22岁女孩过劳死,富大龙:我都没这么拼

电影头条 2021-01-13 10:11:10

这个新闻真的让条姐很震惊:

一位22岁的PDD员工,在凌晨一点半,猝死在加班后回家的路上。

“22岁”已经足够震撼了,但如果将这个数字转换为“1998年出生”,又是什么感觉?

条姐只觉得心痛。

但更让人心痛的,是这样的言论:

围绕着图中的言论有很多争议,我们暂且不去说它。

在条姐看来,这些话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在于它可能代表了资本家的价值观。

而是在于,它很可能代表了你我这样的打工人的心态。

是不是,现实就像他们说的。

不拼命,就是贪图安逸?

只有拼上命,才有可能不被所谓的内卷大潮卷掉?

不用向死而生,已经成为一种奢侈?

过去,条姐一直认为娱乐圈是最需要拼命的地方。拼脸,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环。拼演技,拼努力,拼人脉,拼资源,拼底线…拼命。说起拼命,很多人都会想起刚刚从风口浪尖上下来的影帝——富大龙。

当上“最穷影帝”,富大龙花了几十年。当上“最佳嬴政”,他只花了不到20分钟。这是因为,他在《大秦帝国之纵横》中出演的秦惠文王,表现出了历史上大秦的魄力。特别是这张著名的照片,给了他“在逃兵马俑”的绰号。

实事求是地说,这张照片更多应该归功于化妆师。富大龙作为演员到底有多敬业,其实更多是体现在其他作品里。我们来看看《紫日》。一部太多人听说过,但没多少人看过的作品。在这部作品里,富大龙饰演的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他在电影里的扮相,大家已经很熟悉了。

后来影片去国外展映,外国观众都在问导演是不是真的找了一个农民来演。要知道,这种气质上的表现,并不完全是因为皮肤黝黑。更因为,这个形象有着只属于农民的糙粝感。你找再优秀的化妆师,都很难给流量小鲜肉做出这种感觉。化妆师也许能涂出黝黑的皮肤,叠出手掌上的老茧,化出风吹日晒下皲裂的皮肤纹理。

可荒地农民那既淳朴又狡诈,既忠诚又诡谲的眼神,化妆师是没法用美瞳还原的。富大龙是怎么做到的呢?很简单,他真的去了农村生活。他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河北农民,待在河北一个小村庄的农户家里,下地干活,学习农活知识,念叨收成。一个多月后,导演再见到他时,就知道这个角色不能再给别人。

再说说《天狗》。《天狗》的主角叫李天狗,是个退伍的跛脚军人。跛脚的角色不难演,难的是让人看不出来你在演。跛到什么程度?走路时什么节奏?好的那只脚怎么迈?不下点功夫,你连拐杖都用不明白。

富大龙是怎么演好的呢?他从进组之日起就跛脚走路,习惯人物的状态。直到拍完戏,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会正常地走路姿势了,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过来。

为了在影片中讲出地道的山西话,他把所有的台词摘录出来,找当地的农民一字一句地学,不停地听旁边人说,随拍随学。尤其是当看到儿子心爱的小羊被村民残忍地杀死时,他不解、愤恨、隐忍、欲哭无泪的表情入木三分。在拍摄之前,他把人物的行为逻辑捋得很清楚。原著,人物小传,当时当地的规定情境,都内化于心。

不仅帝王农民可以自由切换,爷们儿和旦角儿也是表演自如。看看下面这张剧照,还能认出这是富大龙本龙吗?

这是影片《进京城》的剧照,讲的是徽班进京的故事,富大龙在这里饰演一代名角儿岳九。无论是吊眉、身段儿,唱腔还是“踩豆子”唱戏的功夫儿,个个儿给你做到神还原。看到这里,你还能记得他曾经演过叱咤四方的秦王吗?什么叫“剧抛脸”?这就是。

看到这里,你应该也明白了,富大龙是个实实在在的体验派演员。体验派的特点就是,他们要演一个角色,就会想方设法地理解这个角色,体验角色的身份背景,所处环境,还有故事经历。这才能最大程度地理解角色。

丹尼尔戴刘易斯,就是一个对艺术有着执着追求的演员。拍摄《最后一个莫西干人》时,他在开拍前几个月住进荒野,过捕猎打鱼的生活。最终学会剥兔子皮,造独木舟等荒野求生的技能,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地道的印第安人。那段时间,他的土枪不离身,即便是在圣诞晚宴上,不是自己猎杀的猎物,他就不吃。

体验派演员似乎总是很拼的,“体验派”似乎就是“玩命派”的代名词。可,真的是这样吗?至少富大龙不是。他是敬业,不是玩命。

现在很多演员一下子轧三个戏,可富大龙连一年一部电影都不能保证。他每接一部戏,必须花相当长的时间去体验生活。他尊重自己的职业,尊重自己作为演员的身份。也身体力行地去捍卫它。

富大龙自认演戏是工作,要靠它维持生活。现在是钱来了就接着,不会像年轻的时候那么排斥。他评价自己就是个“基础演员”,享受演戏带来的快乐,却不是玩儿命的类型。万般角色演绎过,富大龙还是那个富大龙!

对于富大龙来说,观众很重要,但不是全部。“秦俑先生”富大龙非常清醒。他不会为了迎合观众去拍电影。虽然无比敬业,却并不玩儿命。他的理想就是演戏,他也正在实现理想的路上,从不过分偏激。有戏就演,没戏的时候弹弹曲子练练书法。

▶书法富大龙手写的“南无阿弥陀佛”被五台山收藏。如果需要填表,那么富大龙在爱好这一项里可能会挤满了这些词语:古琴、武术、书法、京剧、马术。他还写过电影剧本,写过歌。出过诗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没错了。

▶音乐富大龙对各类乐器都非常精通,尤其是古琴、萧和贝斯。他甚至还组织了一个爱乐者联盟。富大龙表示,他对中西方音乐和乐器都非常喜爱。

▶武术富大龙自小学京剧,练习武术,《隋唐演义》中的舞剑由他亲自上阵,惊艳四座。

一个纯粹的“戏疯子”,又如何能把生活过得这样多姿多彩?富大龙在表演上的付出,目的一直很明确,就是为了更好地理解角色。先理解,再表现。体验,只是为了理解而已。至于体验的过程中受到的皮肉和精神之苦,虽然常见,但只是附加之物,而非目的。富大龙吃过的苦,是他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愿意付出的代价。分寸拿捏得非常好。

演艺圈,愿意承受更多皮肉之苦的演员也多的是,也存在过劳死的案例。可是,并不是所有努力,都得到了相应的回报。我们中的很多人,就像那头眼前始终吊着一根萝卜的驴子。为了吃到这看起来不错的萝卜,背负再重的负担也要前行。

可是,且不说有生之年能不能吃到…你真的确定,自己想要的,只有那根萝卜吗?满地谷草,芦苇,大豆,玉米…不香吗?对于这个问题,条姐还是喜欢富大龙的答案:

我一直希望自己不要太红,千万不要太红。太红了,驴子的负担就会更重。而我,并不爱吃萝卜。

1 评论: 0 阅读: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