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冯小刚上春晚的邀请,21年前的这桩旧案陈佩斯还没放下?

浮世人物志 2020-11-21 19:34:47

陈佩斯缺席的这22年时间里,春晚变得太多了。

1984年,陈佩斯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与朱时茂一起出演了小品《吃面条》。

那年的大年三十,陈佩斯在舞台上“吃”了整整一桶的面条,从此一炮而红,成为了全民皆知的喜剧明星。

可以这么说,在那个文娱节目有限的年代里,陈佩斯所给人们带来的快乐,是最直接、也是最纯粹的。

只可惜,天才的命运总是多舛。

时隔22年后,陈佩斯再次回归了央视的舞台,成为了《金牌喜剧班》的首席导师。

对于全国观众而言,陈佩斯的回归,的确有些太晚了。

可他总归还是回来了。

1、出走的陈佩斯

陈佩斯消失的这些年里,跑去哪儿了?

2004年11月26日,四川成都。

陈佩斯正站在一栋高楼上,想要跳楼。

不过他并不是真正想跳,而是用生命来做威胁,要回那些农民工们被拖欠的工资。

没成想,竟真掉下去了。

不过大家不用担心,这事儿也不是真的,上述的剧情,是陈佩斯表演的一场话剧,名字叫做《阳台》。

这部戏里面有三帮人,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们,贪污、包小三的老板,还有陈佩斯饰演的包工头。

2004年,敢做出这种题材的话剧陈佩斯的魄力,可想而知。

骨子里作为一个东北人,陈佩斯的身上,有股子天然的倔强。

离开央视的舞台后,陈佩斯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话剧事业当中去,作为一名喜剧演员,喜剧自然是他的侧重点,但陈佩斯的喜剧中,从没有轻浮的笑。

更多的,是讽刺的、沉重的笑。

这也是陈佩斯离开大众视线的初衷:站着,也要把钱给挣了。

成都首次表演过后,在接下来的一整年时间里,《阳台》在全国各地巡演,票房突破了6000万。

可以说,这场近乎于破釜沉舟的战役,最后以这个6000万的票房,画上了句点。

可以说,陈佩斯和他的父亲一样,运气总是不好,可总不愿放下内心的那份倔强。

1950年,在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陈佩斯的父亲陈强正随着国家歌剧院巡演,节目是《白毛女》,他饰演的是黄世仁。

演出期间,陈强接了个电话,知道自己的孩子出生了,高兴得不得了,为了纪念这个时刻,便给孩子起名叫“布达”。

后来二儿子出生了,便取名叫“佩斯”,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陈佩斯

在那个年代,话剧多数都是歌颂祖国,以及批判封建思想的主题。

由于陈强的形象限制,在话剧的选角当中,他所出演的角色一般都是反派。

除了刚刚提到的黄世仁以外,他还出演过《红色娘子军》里面的南霸天。

正是因为如此,在那段动荡的岁月里,陈强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一切,陈佩斯都看在眼里。

不久之前,他还是个万众瞩目的明星,却因演了坏蛋,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

所以,要那些荣誉,又有什么用呢?

或许当初正是在这种想法下,陈佩斯才毅然决然地做出了那个决定——出走春晚

2、学不会弯腰

陈佩斯说:这社会太烂,可我命硬,学不会弯腰。

出道这么多年来,为国家的文艺事业贡献了那么多的作品,可陈佩斯从未接受过任何一个官方的奖项。

在易立竞的采访当中,陈佩斯直言不讳地说: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从未拿过奖。

也正是因为陈佩斯的刚正不阿,才给了他状告央视的底气。

1999年,陈佩斯发现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在未经他和朱时茂的允许下,擅自发行了两人小品的VCD。

从开始的投诉,到后来的登门拜访,层层上访,得到的回应永远是回去等等。

愤怒之下,陈佩斯一纸诉讼,将中国国际电影总公司告上了法庭,寻求法律的公正。

最后的结果是,陈佩斯最终得到了16万的赔偿,但也就此断送了在春晚的旅程。

“必须有人要人去说!否则的话,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后人看我们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他们会愤怒,他愤怒不是强权,而是愤怒每一个接受强权的这个人,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丢脸。”

尽管动了“太岁”头上的土,但陈佩斯并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就像他说的一样,总有些话要人去说,总有些事让人去做。

所有的傲骨,都是有代价的,但那时候的陈佩斯,并没有意识到。

离开央视的舞台以后,陈佩斯转战了话剧行业。

他拍的第一部话剧,叫做《托儿》,为了拍这部戏,他几乎把所有的身家都砸了进去。

排练的日子里,陈佩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体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头发白了一大片。

为了让话剧卖得更好,他找来了朱时茂参演,企图用两个人的影响力,撑起这部话剧

本来答应全国巡演三十场,后来硬是撑到了三十三场,演到最后,朱时茂都有点吃不消了。

朱时茂说:“我挺佩服他的,我是个喜欢放松的人,但他是个有追求的人。”

在那个话剧市场并不高涨的年代,陈佩斯硬是凭着自己的执念,从话剧这条道路上杀出了一条血路。

3、不演戏光坐着,会被观众骂的

从那以后,陈佩斯几乎与春晚再无瓜葛。

2013年,哈文找到了陈佩斯,希望他能够放下昔日的恩怨,重新回归春晚的舞台。

陈佩斯回绝了。

后来哈文又劝说:“你哪怕不上台,坐在台下看看也好。”

陈佩斯说:“不演戏光坐着,会被观众骂的。”

时隔一年以后,2014年的春晚,冯小刚又找到了陈佩斯朱时茂,希望他们能给个面子,重新“出山”。

陈佩斯朱时茂还是回绝了。

朱时茂给出的理由是,如今的春晚,已经不是当年的春晚,而现在的他们,也很难超越当初的自己了。

事隔境迁过后,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与其砸了自己的招牌,不如让他留在过去。

不过最后朱时茂还是表示,等两人到了七八十的时候,或许会来个收官之作,也算是留个念想。

2020年,在离开春晚舞台整整22年后,陈佩斯66岁,朱时茂比他小一个多月,算起来也66岁了。

别人问陈佩斯:“你还要搞多少年喜剧?”

陈佩斯的回答是:“那就看老天赏我多少年了。”

但愿未来的某天,我们可以再次从春晚的舞台上见到他的身影,喊出那句经典的台词:“队长!别开枪!是我!”

6 评论: 1 阅读:1026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