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的“恶童”张子枫,撕下多少同龄女星的“遮羞布”?

各国好声音精选 2021-04-04 10:31:43

8岁时她就用演技让冯小刚赞不绝口。

12年后她的电影上映两天便收割1.9亿票房,如果不是片尾的介绍,如果我们不是很了解这个年轻演员是谁,我们难以从不同的作品中辨认出她。

这个女演员是真的年轻,但成就一点也不低。

她就是张子枫,在最近的电影《我的姐姐》口碑来看,张子枫可谓人生赢家了。

张子枫是一位01年出生的演员,在许多人仍痴迷于“一夜成名”的奇迹时,她已经是百花奖最年轻得主,还是共青团认可的“五四优秀青年”,这些成就的加持让张子枫并不像一个年轻人,绝大多数的演员终其一生都难以获得任何一个奖项。

张子枫究竟如何一步步获得如今的成就呢?这就要从《我的姐姐》说起。

我的姐姐》是一部现实题材的影片,正如张子枫擅长的那样,影片聚焦于一个家庭,以一个家庭的变迁反射一种极具共鸣的社会现象。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过来,窗帘后的女孩子迎着心情翩翩起舞,全然忘记父亲的要求。

在安然沉浸于自己的心情时,三个人推门而入,女孩旋转起来的身影映射到六只眼睛中。

奇怪的是,三个人脸上的神色隐晦不定,唯独没有对活泼女孩的喜爱。

三个人的身份各不相同,一个是父亲,另一个是母亲,还有一个是计划生育的审核员。

审核员气愤于这对父母的谎报,而这对父母也为女儿的不听话而颓唐,这个家庭理论上不可能再拥有一个孩子了。

迎接女儿的是一顿殴打,父亲气愤于女儿的不配合让所有努力付之流水,自己想要一个儿子的愿望就此落空。

而女儿安然觉得十分委屈,凭什么自己身体健全还要去装瘸子,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换一个“生儿子”的机会。

多年后这段故事依旧存活在安然脑海中,而她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困境:带弟弟。这是整部影片的剧情主线,也是所有矛盾的起源,更是感动无数观众的故事基础。

在“二胎”政策放开后,父母在安然上大学时如愿以偿,终于生出来一个儿子。

可就在儿子还在上幼儿园时,这对父母因为车祸丧生,抚养弟弟的重任落到了安然头上,说是抚养弟弟其实无异于自己养一个儿子。

一个二十出头的单身女孩带弟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安然替观众尝试了,这种感觉并不好。张子枫的演技着实优秀,她能够将安然面对弟弟逐渐转变的态度演绎出来,也能展现出符合剧本设定的角色形象:一个从小被教会独立的女孩。娴熟的演技从张子枫的毛孔里放射出来,让人难以相信她是01年出生的演员。

安然和男友五年恋爱长跑,因为弟弟的出现无疾而终。

大学五年自力更生的安然,竭力逃避原生家庭却不得不面对“亲情”。

抚养孩子本就不易,尤其是一个还未婚嫁的年轻女子。安然打算考研究生,若是要抚养弟弟自己必然要放弃考研;安然恋爱五年的男友已经见家长,准婆婆若是得知安然还要带个孩子,多半也会抗拒。

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摆脱束缚,让自己走在规划好的道路上,安然是不打算要这个弟弟的,毕竟安然对原生家庭的怨愤以及和弟弟的生疏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事实,可亲戚的逼迫让她不得不在找到“下家”之前暂时抚养弟弟。

从某种程度上看,安然的悲剧色彩要归咎于自己的“独立”,一个女性的独立真的有错吗?

如果她不和女医生针锋相对,兴许能换来表面相安无事的和平。如果她愿意向富有的婆婆乞求,说不定婆婆可以准许她带着孩子嫁过去。如果她一开始就愿意带弟弟,或许就能赢得“孝顺”的名号……

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安然作为独立女性的代表,她的性格不允许自己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如果”上,她能够依赖的只有脚下清晰的道路,弟弟的出现让这条道路模糊起来,安然的所有抗拒均是出自对未来的恐慌。

亲情终究是亲情,始终是“血浓于水”的深情。对象会因为一次分手就此不见,会在乎自己的爱情影响到父母给予的关爱。弟弟却会雨夜爬着窗户奶声奶气说着“本是同根生,不要太着急”,代价是从棚子摔到地上。

安然在适应了弟弟的存在后,对弟弟的态度逐渐发生转变。这其实很好解释,安然的抗拒除了对未来的恐惧外,还有潜意识里的认知会让她难以接受。

在潜意识中,安然依旧向往家庭,想要给弟弟家的温暖,这份情感和安然对家庭的抗拒截然相反,或者说潜意识中对家庭的向往让安然用浮于言表的态度表示反抗。

语言和动作可以作假,安然依旧要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

同姑妈的几次谈话让她刷新对父母的印象,对车祸细节的回顾让她明白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地位,弟弟的依赖让她体会到真正的家庭是什么样。

张子枫的演绎下,我们感受到安然的内心变化。举个例子,安然原先对家庭的印象停留在父亲的殴打中,现在的安然对家庭的印象被弟弟奶声奶气的身影填满,时刻站在她这一侧的弟弟让安然感受到来自家庭的安全感。

我的姐姐》是一部很好的现实题材影片,这样的现实题材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底,哪怕一个眼神的飘忽都会导致人物形象的崩塌,张子枫能够驾驭安然这一形象,更多在于两个“擅长”上面。

第一个擅长就是张子枫擅长现实题材影片的表演,或者说是擅长展现人物应有的性格特征。

《唐人街探案》中张子枫树立起“恶童”的形象,《唐山大地震》中张子枫让冯小刚“敢给特写”,而在《我的姐姐》中,张子枫眼神的变化就能向观众交代人物情绪的变迁。

第二个擅长就是张子枫擅长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拿下百花奖后、在《唐人街探案》爆火后,张子枫都有大量的机会吸引流量,可她并没有这么做,在同龄女星在用“年轻”作为演技差的遮羞布时,张子枫悍然将这块遮羞布撕下来,用自己的作品说明成功并不分年龄。

如今的年轻明星都有一种畸形的思想:只要流量足够,就能成为好演员。

杨超越爆火后参演影视剧惨遭滑铁卢,The9成团后不温不火只能在综艺中当个综艺咖,都是年轻的女星,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

我不认为同龄女星中谁能有嫉妒张子枫的资格,她已经超越同龄人太多,只能成为一个被仰望的存在,她的成功可以复制,但绝对不是一群成日想着引流的女星能够复制的,想要当一个好演员,不妨去看看张子枫是如何演戏的。

我的姐姐》能打动人心,张子枫的表现更让无数观众沉浸于情绪无法自拔,尤其是那些有着姐姐或弟弟的人,张子枫的表演宛若将我们曾经在心里愤懑过的情绪一吐为快,那些看似不合理的人物设定,恰恰是我们真正走过的心路历程。

张子枫如今才20岁,不仅塑造了“地震女孩”、“恶童”、”元气少女“等形象,同时她能够轻易从一个个角色中跳出来,迅速融入下一个角色之中,她不是一个天才,她只是用自己的努力证明演戏其实并不难。

那些抱怨着演戏难、转型难、眼神戏只属于老戏骨的同龄女星和粉丝们,是不是应该寻找一块新的遮羞布了?

文 | 杨

文章由FancyMusic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0 评论: 0 阅读: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