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高口碑是有原因的,这2个情节改编,被赞比原著更巧妙!

电影生活 2021-03-31 11:56:19

最近景甜和张彬彬主演的《司藤》在《山河令》、《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等热播剧中杀出一条活路,并且热度一路飙升,不只是景甜和张彬彬两位主演,就连剧中一众配角也都获得了许多的关注。随着剧情的深入,这部剧也快接近尾声,关于这部剧的讨论反而越来越多,尤其是剧中秦放和司藤“我和我的太姨奶奶之间的故事”的亲属设定以及出乎意料的反转,让观众在震惊之余又感慨编剧的改编精妙。

司藤》根据尾鱼原著小说改编,本身拥有粉丝基础,不过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改编是否符合原著以及改编是否合理其实是一个难点。合理的改编以及超越原著的改编会让一部作品实现质的飞跃,不合适的改编则很可能毁掉一部剧的口碑,也毁原著。而《司藤》无疑是近期小说ip改编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

1、司藤与秦放亲缘关系改编

在《司藤》原著小说中,司藤和白英本是一体,但由于司藤遇到了渣男邵琰宽司藤内心产生了挣扎,进而分化出了白英,两人分体之后白英和邵琰宽成亲,司藤劝诫白英不成反被白英杀害,尸身被埋于达那。而秦放在原著中是白英和邵琰宽的孩子,也就复活司藤的关键。换句话说,司藤和秦放是有亲缘关系的,从辈分来看,司藤算是秦放的太姨奶奶。所以司藤和秦放也被观众调侃为“我和我的太姨奶奶的故事”。

在原著小说里司藤是睿智又强悍的存在,关于她和秦放之间的情感关系描绘得并不多。而在电视剧中,编剧加重了秦放和司藤的互动戏份,两人之间很多逗趣有爱的互动让观众忍俊不禁,这对cp也越来也招人喜欢。

尽管司藤和秦放辈分差得比较远,但是对观众来说,本质上秦放也算是司藤的后辈,如果电视剧这种无法绕开伦理这一层关系,即使有些观众能够接受两人在一起,但是还是会有些观众无法接受这种亲缘关系恋爱在一起的设定。

所以编剧的改编难点就在于,既要不破坏原著基础设定,不改变秦放复活司藤的关键这个设定,又能让秦放和司藤没有血缘关系,还要合乎情理就很考验编剧的功底了。

而最新的剧情里编剧无疑给观众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秦放被白英重伤危在旦夕,司藤为了救秦放却无法将力量输入秦放体内,经过探寻秦放潜意识才知道秦放原来是当年司藤依附而生的擎天树的后人!

不得不说这个设定就很牛了!一来让剧情合乎情理,撇去了伦理束缚,二来又增加了“藤缠树”的概念,既不会魔改剧情又不会显得突兀。并且编剧为了让这个设定被观众接受,在前期就开始大量铺垫,比如在开始的几集里就提到了藤缠树,还有司藤和秦放找到邵琰宽的后人,却发现邵琰宽的后人长得很丑,和邵琰宽天差地别,这些其实都是在暗示秦放不是白英的孩子。

而最近的剧情里,编剧又通过白英的回忆,把这些坑又都填上了,比如白英在屋外听到邵琰宽和正房起争执,听到正房给邵琰宽戴了绿帽子,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幕其实就是在填坑,只能说编剧心细如尘。

并且在官方晒出来的海报也暗示了秦放是树,白金是鸟等信息,只是那时观众没有注意到,如今才发现原来都是编剧的妙笔。

2、丘山情感线改编

除了司藤和秦放亲缘关系的改编,剧版《司藤》对一众配角的故事线也进行了扩容。比如赤伞的故事线,还有秦放初恋、秦放的亲人女友,瓦房命运以及颜福瑞戏份的改编等。颜福瑞是除了男女主之外最为讨喜配角,而剧中对丘山也进行了相应的改编,让丘山这个人物变得比原著更复杂,让人又爱又恨。

丘山在原著中是一个刻板印象的反派人物,而剧版给他增加了很多人性的复杂面。他在剧中是秦放的好友,是爱护徒弟的好师傅,也是残害虐待司藤,并追杀司藤的始作俑者。

最新剧情里解释了丘山为什么如此痛恨刈族,他因为年轻时喜欢上一个叫做长生的刈族,结果导致师徒被杀害,他也因此痛恨所有刈族,进而异化了司藤,并在司藤幼年时虐待司藤,破坏司藤感情,对司藤赶尽杀绝。

这个人物可怜又可恨,从回忆里可以看出他曾经有想过靠近司藤,但是他内心的矛盾以及他对刈族的恨导致了他性格中的反复无常。他异化司藤,却不知道擎天树也异化了,树上的白金也异化了,所有的因果都在他这里种下,只不过丘山当局者迷,并且执迷不悟。

如此,就会发现编剧对《司藤》这部小说的理解真的很透彻,据说剧版的结局和小说也会有所不同,我们就先期待一下吧!

0 评论: 0 阅读: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