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片没有专业演员,《喜丧》却揭开了国人人性最“丑陋”的一面

青石电影 2020-10-18 07:42:53

这几天,韩国的一部电影《老妇人》可谓是近期最热的一部电影了。

无论是电影题材本身,还是关于这部电影自身的故事,都很值得让人好好讨论一番。

《老妇人》这部电影老孟之前也聊过,讲的是一个69岁老人被29岁的助理理疗师侵犯后的故事。

电影从老人受到侵犯后想要维权讲起,通过97分钟的时长,从多个角度来展现了老人想要维权的艰难和无奈,甚至到了影片最后,也没有对这个侵犯案的结果给出一个定论。

《老妇人》里对“老人”这个议题有多层次的渲染,它的出现,也让我们再次对韩国电影的大胆和勇敢感到钦佩。

事实上,近几年的国产电影在对现实问题的讨论上也相当犀利,尤其是青年导演在议题上的选择,更是让人觉得惊喜。

就比如本文要说的这部:

喜丧

喜丧》是青年导演张涛自编自导的小成本独立电影,也是他的长篇处女作。

影片中的全部演员均为非专业演员,却一举拿下了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节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

和《老妇人》一样,《喜丧》聚焦的也是老人这个议题,但和《老妇人》关注的是更为隐秘的老人遭受侵犯的话题不同,《喜丧》讲的几乎是每个人身边的故事,真实到让人无地自容,就像不穿衣服照镜子。

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老妇人》道出的是“人之常情”下难以启齿的隐秘,那《喜丧》则是揭开了人性里最自私最“丑陋”的一面。

86岁老人林郭氏,住在鲁南张庄的一栋老宅子里。

她身体还算硬朗,家中的日常生活都可以一个人应付得过来。

老人一生有6个子女,可没想到丈夫早早去世,最大的13岁,最小的才9个月。

出于对孩子的疼爱和不舍,她没有改嫁,靠着要饭乞讨,一个人拉扯大了6个孩子。

如今6个孩子都已经长大各自成家,有的成家立业过不用再窝在这小山村里,有的出去看世界一去便再也没回来。真正能和老人时不时见上一面的,只有二儿子、三儿子和小女儿。

而和老人一起在这老宅生活的,还有孙子小道。

小道是老人小儿子的孩子,小道的妈妈生下他就跑了,老人的小儿子也从此没了消息,扔下了小道给老人抚养。

老人喜欢听曲儿、听书,一个人吃饭时会打开收音机。老人还信佛,每天必须对着观音像拜上一拜。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可意外来得就是这么突然。

这天,老人一如既往的起床,洗脸,擦拭老照片、送小道出门,然后准备拿些稻草出门。

不料才走出门口没几步,老人就摔了一跤。

这一摔,身体是没什么大事,不过老人的三个子女倒是都赶回来了。

为了防止老人再出这种意外,子女们商量着要送老人去敬老院,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把“道理”说明白了。

“娘,你还是去吧,在家谁伺候你啊”、“你还记得疯子大娘吗?自己死在家里,过了好几天才被发现,满身都是蛆”、“敬老院定金也交了表也填了,娘,你就看着办吧”......

但老人习惯了老宅的生活,而且一时间敬老院床位紧张,也没有多位的空位给老人,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

没几天,老人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这回还没出房门就倒下了。

就这样,三个子女再次聚在一起,商量着老人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小女儿体恤老人,提出再带老人去医院看看,可二儿媳却心疼看病的钱,嘴上直说:

“病是老病,看了也没用。”

但是不去医院,一边三个子女又都各自有家庭要顾,不愿意留在老宅照顾老人,另一边敬老院的床位还没空出来,该怎么办?

这时老人提出,在等床位的这些日子,轮流去三个孩子家住,一来可以多和孩子孙子相处,二来也不用担心无人照顾。

无奈之下,老人的挨家轮住的生活开始了。

老人最先到的是二儿子家,才刚到家坐下,二儿媳就打起了老人老宅的主意。

老二一家的日子也不容易,虽然老二本身是老师,但乡下地方,薪水很少,儿子说着是外出打工,可自从出去后就再也没往家里寄过一分钱,反而留下了儿子女儿给老二两口子照顾。

而且老二一家准备给儿子盖新房,可家里没钱,于是就想用老房翻新给孩子,自己老两口则搬到老人的老宅去住。

但老人担心老四回家没地儿去,也担心孙子小道无家可归。

于是老儿媳妇就开始了大倒苦水,这边埋怨儿子女儿把孩子扔给她带,那边又抱怨要照顾老人腾不开手。

明里暗里,全是说给老人听的话。

老人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临走去往老三家之前,她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老儿媳妇,临行前叮嘱的最后一句话,还是“我儿,盖屋要小心,别累着了。”

老三家在城里,住着楼房,开着小车,新媳妇还是个年轻的“城里人”。

可这新儿媳对老人,可一点都不客气。

老人随身带的行李被她直接丢到楼下储藏间,家里的沙发上,有划出来给老人的“专属座位”,老人吃饭有专门的碗筷,就连摆放的位置也都极其“讲究”。

日常相处甩脸色都是常事,还把老人洗干净晾在沙发座上的手帕用夹子夹了丢到老人房间的窗台上。

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之后更是在家里女儿逃跑去浙江打工后,指着老人一通骂,大喊着要找老人算账。

日子实在熬不下去,老人提前离开老三家,去到了小女儿家。

小女儿一家日子过得也很紧巴,丈夫在家守着一个小卖铺,自己起早摸黑的在外摊煎饼,儿子在外跑长途,儿媳带着孙女在家。

老人来了,只能挤掉原本儿媳孙女的房间,将就住在小卖铺里。

小女儿其实是孝顺的,她为了照顾老人,每天早一小时收摊,回来给老人煮饭,也会想着给老人买点肉加加餐。

但安生日子没几天,又生变故。

先是老人因为神经错乱得了笑病,总会不受控制的哈哈大笑,一旦情绪有波动,情况就更明显。

然后是女婿在清点小卖铺货款时,发现少了50,小女儿虽然嘴上说着不会是老人,但还是找了个机会问了出口。

老人没有争辩,立刻应下是自己拿了50块,说完之后,之前还说没关系的小女儿换上了埋怨的口吻。

到这,小女儿家的糟心事还没完,女婿在送老人看病的路上,被骗子讹了钱。

可当她向哥哥们提出再筹钱给老人治病,却没想到三家人不仅都不愿意再出钱,还为此大打出手。

紧接着,小女儿在外跑长途的儿子出了车祸,人没了。

而老人的病情日益恶化,大小便失禁,加上“不合时宜”的笑病,老人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儿女们的辛酸老人都看在眼里,她提出不再挨家住了,要回老宅。

临走前,老人把围巾给了重孙女,手上的桌子给了刚失去丈夫的孙媳妇。

兜兜转转,老人又回到了老宅,但老宅却不再是从前的老宅了。

因为老二一家搬了进来,原本属于老人的房间没有了,老二一家清理了堆放柴火的房间给老人居住。老人不合时宜的笑声让他们感到厌烦,也不再让老人和他们同桌吃饭。

到最后,老人被赶到了牛棚居住,一块木板,一盏油灯所有,老儿媳妇在喂牛的时候,顺带给老人带饭。

但这次回来,老人好像变了。

之前她很抵触去敬老院,如今却是每天都问:“敬老院来信了吗?我儿。”

问得多了,老二一家被问烦了,盛怒之下还打碎了老人日日拜祭的观音像。

终于,敬老院的“命硬”的老婆婆去世了,老人一家终于等来了床位。

可要住进敬老院的凌晨,86岁的林郭氏吞下了一把老鼠药,就此结束了她悲惨的一生。

老人去世后,因为年岁已高且儿孙众多,子女们给老人举办了“喜丧”。

喜丧”指的是人家之有丧,哀事也,方追悼之不暇,何有于喜。而俗有所谓喜丧者,则以死者之福寿兼备为可喜也。

喜丧”办得好不热闹,台上穿着暴露的女人大跳艳舞,和村里的老汉上演不堪入目的场面。

台下,老人的遗照摆在中间,周围一圈穿着丧服的孝子贤孙们兴奋地鼓着掌,似是完成了老人的心愿。

故事从老人等床位开始,一直到人去世都还没结束,尽管片中在老人去世之后也是唱歌唱戏,好不热闹,可纵观老人生前最后一段日子,却怎么也和“喜”字挨不上边。

老二一家见钱眼开唯利是图,老二家的媳妇每次出场,都几乎可以说是“泼妇”“怨妇”的形象,片中她唯一一次对老人露出笑脸,是在老人把传家宝玉镯给她的时候。

接下玉镯,她笑盈盈的再问老人:“还有什么好的吗?再给我点。”

老二看起来唯唯诺诺,大气不出,却在影片接近结尾时问出了所有孩子想问而不敢问的话:“娘,你恨我不?”

老三媳妇的刻薄和老三的懦弱也是显而易见的,而小女儿则是完完全全的有心无力,自家的生活都一团乱,又哪来多余的经历照顾老母?

一直以来都把老人当包袱的子女,只想着怎么丢掉老母亲这个累赘,却没想过为了养大他们,老人受了多少罪。

而子女们就算做的再差,做的再错,身为母亲,却也从来没想过埋怨孩子。

老人在影片里的话并不多,除了求菩萨保佑的话,片中仅有的几次谈话倒是把她这一生都说尽了。

老二一家想要她的老宅,口出恶言:“老的还没伺候好呢,小的又在外面作恶!”

老人说:“我儿,盖屋要小心,别累着了。”

老三儿子家的女儿想要出去看看,她问老人,当初为什么要让老三离开张庄。

老人说:“儿大了不由娘,心野了,让他去外边瞅瞅这个世界吧。”

小女儿看着老人病重受罪,问她:“娘,你想死吧,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老人说:“唉,不想死也得死。”

小女儿的儿子意外离世,留下孙媳和年幼的曾孙。

老人说:“一个人的日子不容易,你还年轻,再找一个吧,日子比你想象的还长呢。”

送老人去敬老院前一晚,老二蹲在地上哭了,他问:“娘,你恨我不?”

老人说:“我儿,别老说些傻话,把这些给你们姊妹几个分了吧。”

老人吃下老鼠药倒地之前,还在像已经破碎的观音像许愿:“菩萨保佑孩子们都平平安安”,倒地时,手上也还是攥着多年前的一张全家福。

虽然电影全部是由非专业演员演绎,但是却真实到令人头皮发麻。

影片的结尾,小女儿和女婿在小卖铺地上的角落,找到了丢失的50块钱。

二儿媳摘下了一直戴在头上的头巾,原来老二媳妇也已经是一个老人了,她在操持着家务的时候静默无声地摔了一跤,和影片开头的林郭氏一模一样。

同一个房间,一个倒在了门外,一个倒在了门里。

这是不是意味着,老二媳妇的将来也会像影片一开始的老人一样呢,印证了那句“谁都会老”,新的循环又开始了。

影片的故事说简单也简单,说丰满也丰满,108分钟塞得满满当当。最妙的是开头和结尾的呼应,有点《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味道。

喜丧》被王家卫称为残酷版的《东京物语》,电影在豆瓣上收获了8.5的高分,是国产电影近10年里排名前十的剧情佳作。

可惜的是,豆瓣上看过的人不多,仅有1万多人,评价的人数也不过8000多人。

但《喜丧》,真的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青石电影编辑部 | 老孟

本文系青石电影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0 评论: 0 阅读: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