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次主持春晚,无数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却为儿子退圈10年,62岁的她惊艳归来

百旺茉莉 2021-09-13 20:57:22

最近播出的《央young之夏》看了吗?

平时一本正经的央视主持人,在舞台上大秀才艺,立刻惊艳了全网,而其中最让人惊喜的,莫过于倪萍了。

还记得前两年,《脱口秀大会》上的倪萍还被质疑身形臃肿,状态憔悴。

而如今62岁的她,站在舞台上神采奕奕,依稀不减30年前的风采。

不仅如此,她还紧跟潮流,在自制的脱口秀节目里,大秀了一把“吐槽”的功力。

直戳撒贝宁的“凡尔赛”:“我知道你是北大保送的了,所以接下来你就可以别说了。”

调侃李梓萌说错字被罚钱,目前“已不得不贷款上班”,瞬间笑翻全场。

最狠的莫过于针扎康辉:“他50岁,看上却只有40多岁,可惜他20岁时也是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如今的央视一哥一姐们被吐槽得连连求饶,网友也乐得感慨:“是‘倪’姐来了!”

而在最后,倪萍也不忘吐槽自己:“我以前有两把刷子,一把是煽情,一把是熬鸡汤,可惜后来这两把刷子不好使了,台里优秀的后生也越来越多,我就很机智地提前退了。”

一句自嘲引得无数欢笑,可了解她的人明白,当年她离开央视,背后藏着怎样的心酸。

作家亦舒曾说:“有时一个人的成熟,就是曾以为过不去的日子,如今都能娓娓道来。”

倪萍便是如此。她将人世浮沉用如今的温柔和幽默化作落在人们心底的笑声。

01

1959年,倪萍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市,她原本叫刘萍,但因父母离婚,她从小跟着妈妈生活,便随母姓改叫“倪萍”。

家庭的破裂没有影响倪萍向上的劲儿。1976年,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山东艺术学院,并在随后几年迈入电影圈子。

《山菊花》里美丽善良的桃子。

剧情片《女兵》中坚毅的女主角周忆严。

作为演员的倪萍,散发着一种知性美,不仅在圈内广受好评,更是引起来自电影界外的目光。

当时央视《综艺大观》急缺一名女主持,导演看过倪萍的电影后,决定让她来试一试。

成为央视主持人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对于已在演艺界取得成功的倪萍来说,无疑是个两难的抉择。

最终,倪萍勇敢放下了鲜花与掌声,决定突破自己。

有“小春晚”之称的《综艺大观》是无数优秀主持人角逐的舞台。当时和倪萍竞争的主持人中,就有后来同样为人所知的杨澜。

在吐字流利、打扮洋气的杨澜面前,褪去演员光环的倪萍,在所有人眼前就是一个不懂得穿搭的“山东土妞”。

倪萍第一天上班,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同事们相互招呼着去吃饭,留着她一个“外来户”留在空荡的办公室。

这一幕的让向来坚强的倪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也更让她下定决心要证明自己。

首次主持时,倪萍因为不是科班出身,说不出铿锵的播音腔,但却以一种亲切真挚的语调,抓住了全国观众的心。

“观众朋友们,我以前也跟你们一样在电视机前,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

倪萍这个“门外汉”踏上央视的演播间之前,央视节目的主持人早已养成了一本正经的风格,虽专业却不免显得拒人千里。

曾有人说:“当时的主持人尤其是女主持,特别倾向于光鲜、洋气。毕竟生活刚刚变好,谁也不愿沾着土腥味儿。”

倪萍却用一种乡土情打破这惯有的格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午饭还被抛下的倪萍,立刻迎来了导演的拥抱:“晚上上哪儿吃去?”

这标志着倪萍成功从演员过渡到了主持人。此后几年,她迅速成长为央视首屈一指的女主持人

13次主持春晚,端庄美丽的形象刻在了一代人的记忆之中。

赵本山那句名台词“倪萍是我梦中情人”,无疑说出那个年代无数中国男观众的心声。

除了日积月累的主持功力,倪萍丰沛细腻的情感也让人印象深刻。

尽管被质疑为“刻意煽情”,但正如赵忠祥所说,“不是煽情,而是性情”。她每次主持时的流泪都是真挚情感的流露。

就连日后被称为“央视一姐”的董卿,也在《朗读者》上不掩自己对倪萍的景仰。

“曾经我也像你们一样,坐在电视机前,认认真真地,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她眼睛里绽放的光芒,嘴角洋溢的笑容,那最朴素又最动人的语言,最善良又最充沛的泪水,深深打动了我。”

当时的倪萍,风华绝代。

也正因如此,当她与另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相遇时,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

02

1980年,倪萍的事业和情感同时面临巨大的转变。

倪萍与一位山东公务员结婚。然而,迥异的性格让这场婚姻难以为继,最后当她前往央视、暂别自己的演员生涯时,也挥别了这一段谈不上幸福的婚姻。

就在这之后不久,陈凯歌进入了她的世界。

在执导《黄土地》《孩子王》《边走边唱》等电影后,陈凯逐渐成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他身上散发的文人气质和才华深深地令倪萍折服。

两个正值巅峰的人走到了一起,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天作之合。而倪萍更是无所保留,台上她是万千瞩目的主持人,可到了陈凯歌面前她就甘愿低到尘埃里。

每天一下班,她就赶到和陈凯歌同住的出租屋里,为他洗衣做饭,一做就是6年。

陈凯歌父亲生病住院时,她更是悉心照料,以至于全病房的人都以为她是儿媳。

然而,倪萍的全心付出没有得到对等的回报。两人聚少离多,倪萍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期待一个电话远超一切,等待他的归来像迎接盛大的节日”。

她迫切地想要陈凯歌给出承诺,可对方却从不提结婚的事情,最后显然不耐烦了,就对她说:“我是个不婚主义。”

尽管如此,倪萍仍坚持留在他身旁,以为有朝一日能改变他。

直到有一天,陈凯歌主动找到她,却是诀别:“我爱上别人了,我对不起你。”

那段时光,就像倪萍在自传《日子》里所写——“极度悲伤难过,肠子被灰洗过了。”

失去爱人的她,仍是最富盛名的女主持人,可周围人只以为她身前身后热闹,却不知道热闹散后,她的人生是怎样的杯盘狼藉。

但她知道,无论遭遇了什么,生活永远是自己的。细数悲伤于事无补,向前走才能让生活翻篇儿。

不久后,倪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记者王文澜。

王文澜曾问倪萍,如果结婚了,最想做的是什么?

倪萍回答说,想要回山东照顾姥姥,这么多年在北京工作,都没有机会回去见她老人家。

3个多月后,王文澜带着倪萍来到北京郊区的一个农村,原来他已在这儿盖了个四合院,方便倪萍把姥姥接过来。

倪萍惊喜万分,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没有陈凯歌天马行空的才气,却有着一颗真正为她着想的心。

然而,上天仿佛有心捉弄倪萍。就在两人结婚后的第二年,刚出生的儿子被诊断出先天性白内障,可能危及生命。这让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了阴影。

03

1999年的春晚倪萍的微笑依旧温暖和煦。

但谁也没有想到,春晚结束时她说出的那句“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孩子的病情不断恶化,她强撑笑意地主持完春晚后,便从央视辞职,踏上漫长的求医之路。

她独自带着孩子跑到美国,本来还有些英语底子的她,因为焦急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个哑巴似的指手画脚。

而为了凑医药费,她卖了房子,四处借钱,还不得不重回演员的行列。

为了钱,她什么都愿意做。为了一场戏,哪怕再远,只要片酬能超过机票钱,她就毫不犹豫地动身前往。

更糟糕的是,因为孩子的病情,她和王文澜的婚姻也走向破裂。离婚后,她独自担负照顾孩子的责任。

重担之下的倪萍,成为每个剧组中最拼命的那一个。

出演《泥鳅也是鱼》时,为了更好地塑造泥鳅这个角色,她整整一个月不洗头。

最后头发结块,挠也挠不动,全身都馊了。那时候,她人还没出现,全剧组就都知道倪萍来了。

《雪花那个飘》里,有个镜头是让角色泡在河里。

40多岁的倪萍,在没有任何防冻措施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就扎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河里。

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上,评委甚至不敢相信倪萍是演员,“你不就是导演找来的农民吗?”

10年求医,儿子的病情逐渐好转,倪萍却因为透支身体,落下一身病。

当医生终于宣布孩子可以出院,并且表示“只需要结婚时再来复查”时,倪萍有气无力地对儿子开玩笑:“你60岁再结婚吧,妈妈再也不想来医院了。”

倪萍曾在书里写道:

“我曾想过不生孩子、不成家就好了。那我在每次直播前,可以先洗个澡、喝杯咖啡,再精精神神地去演播厅。

晚上回来,喝一杯红酒,翻一本闲书。哪儿像现在呀,给全家蒸上包子,熬上稀饭,抹把脸就提溜着裙子去上班了。”

但随后她又对自己说:“如果没有家人在家里等着我,我在台上说的也不是给人听的话了。”

家庭的意义大抵便是如此,你可能为此而失去许多,但你守护的,迟早有天会守护你。

当你的内心可以承受很多,回头看时你会发现,自己已负重走出了很远。

04

2014年,55岁的倪萍重返央视,主持公益寻亲节目《等着我》。

曾经惯以煽情的她,在这档满是挚亲分离的舞台上,却充满了历经繁华后理性的克制。

有人感慨她如今衰老和臃肿,质疑她到了这个年龄,还要上台赚这个钱。

但正如一位制作人所说:“倪萍在节目里挣的钱,还没她捐的多。”

感于双眼失明的孩子张家骏对音乐的渴望,她现场就将自己几万块的钢琴送给了他。

为了帮助患白化病的女孩,她把自己的画拿去拍卖,换来的钱全部捐赠给对方。

因为身体的病痛,在《等着我》的直播间,她只能坐着主持。原本说好了主持两年,而她一坐就是4年。

她说:“人就应该善良,如果连最基本的善良都没有,首先苦的不是别人,是你自己。如果你满眼都是黑的,你的世界肯定就是黑的,连一丝亮光也看不见。”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而正是身处苦痛而热忱不减的心性,让倪萍的人生得到诗意的栖居。

拼命拍戏的岁月里,倪萍遇上了导演杨亚洲,那个最终与他携手余生的人。

相守十余年,倪萍熬过了酸楚,迎来了清欢。丈夫说她:“脚下踩着抹布,手里捧着书,这书不是美食秘籍,也不是生活大全,而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门罗的小说。”

闲居时,坐在厨房中间的小圆桌上看书,煮上朋友送的玫瑰花,倾听花朵在水中的响动。

或和丈夫在浴室硬木板上铺画纸画画,用过的颜料随手在浴缸里冲洗,率性而洒脱。

经得起讲究,也过得了将就,和家人一起云卷舒缓,就是倪萍在岁月沉淀中修练出来的智慧。

记得2008年时,在倪萍人生最至暗的时光里,99岁的姥姥离开了她。

倪萍对姥姥说:“挺住啊,怎么着也得混个百岁老人。”

“天黑了,谁能拉着太阳不让它下山?你就得躺下。” 姥姥说,望着倪萍憔悴的脸,又轻声地安慰她,“孩子,不怕,多黑的天到头了也得亮。”

这句话陪伴倪萍走到如今,也借由倪萍慰藉当下的我们。

0 评论: 0 阅读: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