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为啥那么火?《大话西游3》为啥这么水?

阿獠聊电影 2022-06-23 08:55:32

《大话西游》尽管一直有着褒贬不一的争论,但却丝毫不能否定其现象级电影的地位。

而它之所以在上映若干年后仍然被不断提起,并事实上被作为一座港片的丰碑来定义,这有它所处那个时代追捧它的必然性,当然也多多少少有一些好事者与死忠对它的过度解析与拔高。

刘镇伟的履历表来看,他是位票房高手这不假,因为《赌圣》《东成西就》等许多卖座片出自其手。他对于港式喜剧的把控还是游刃有余的。但若非要说他的电影有多少文艺气息与艺术价值,这个就非常牵强了。

连他自己都承认,《大话西游》的拍摄是一个边写边拍,到后来甚至是有些失控的一部电影。而影片才上映时票房也是非常惨淡,这与之后的火爆是有鲜明反差的。所以《大话西游》更像是一部无心插柳的作品,连它的主创者都没能预料到它咸鱼翻身后释放出来的无穷爆发力。

而这座无限拔高的丰碑终究还是需要一个掘墓人的。虽然之后的跟风作品出了一部又一部,但无非都是扯着前传、外传的旗号打着一次又一次的擦边球,因为的确没人有这个胆量来挑战这样一部无可撼动的“五指山”。

这样一个重任(脏活)最后还是交到了原创者的手上。又或者说介于刘镇伟这几年陡崖般下滑的竞技状态,他若是再不使出杀手锏的话,江湖地位就朝不保夕了。

而从成片质量来看,再不榨干“大话西游”这最后一滴剩余价值的话就没机会了,这也许才是刘镇伟真正的目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部经典的终结权原本就应该属于它的缔造者。这许多年来一直不忍痛下杀手也许是刘镇伟的仁慈,影迷们还是应该抱着“早死早投胎”的期待值来迎接这个悲剧注定的到来。

毁经典的方式有很多种,令人遗憾的是,刘镇伟这一次似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对于他这种“敬业”的滴水之恩,我们也只能以涌泉的“口水”予以相报。

毁经典技术哪家强?还看镇伟使出七伤拳!

1、毁梦中情人

《大话西游》的男粉丝数量应该要略占多数的,这主要得归功于紫霞仙子。

《西游记》原本是有关四个男人一匹马公路旅程的故事,打妖精对于小男孩们也许还有些号召力,而对于男青年们日益旺盛的荷尔蒙分泌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而紫霞的出现,恰恰弥补了这重要的一环。

紫霞几乎是所有男性的梦中情人。她纯洁、可爱却又不乏豪爽与狡黠,她古灵精怪却又饱含一种执着与傻气的单纯;对仇人她毫不手软,对爱人她却柔情似水;她遇事果断、敢作敢为,可面对爱情时她百转千回,最终仍然选择了奋不顾身……

她就是给予至尊宝三颗痣的人。从此后至尊宝变为了孙悟空,从男孩变成了男人,也从山贼变成了行者。每个男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自己的紫霞仙子,她也许不能陪伴你最终走下去,但一定会在心海深处的小岛上等着你,一次次的回眸,一次次的遥望……

朱茵成就了这个角色,而这个角色也成就了朱茵。

并不是所有女演员都有如此这般的幸运,唐嫣算是踩到了一个超级大坑。在这样一座女神雕像的面前,她惟一的价值就是衬托前者的伟大。在唐嫣的表情里我们只能看到紫霞的可爱,却完全无法读到紫霞那决绝的勇气。

朱茵演绎的紫霞有着一种外柔内刚的气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笑与嗔都释放出芬芳的个人魅力。这是大多数男人梦中情人的样子,亭亭玉立、小鸟依人,同时又不失爽朗与霸气。她有一股亦正亦邪的侠气,这也正是她能收服白晶晶与春三十娘为徒的人格魅力,而并非仅仅靠武力折人之心。

反观唐嫣版的紫霞,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不惜牺牲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行事武断且幼稚,生生将紫霞的智力水平拉回了五百年前。这是一种历史性的倒退,也让男性影迷嗤之以鼻。

2、毁镜中映像

如果说男性影迷一遍遍反复重看《大话西游》是为了追忆心中紫霞的话,女性影迷喜爱这部电影却并不是为了至尊宝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至尊宝显然不是一个这样的意中人,他贪婪、自私、胆小、猥琐,只是凭着油嘴滑舌与小聪明在世间混迹,只是到了片尾他才得以醒悟,化身为爱情悲剧里的情种。他变得安静与沉默,虽然披着一件放荡不羁的外衣,内心却已经如死灰一般的寂静。

女孩子是不会爱上这种流氓与浪客的,她们之所以为《大话西游》所感动其实仍然是在紫霞的影子里顾影自怜、悲悲戚戚。至尊宝这一形象的受众其实仍然是男性影迷,他们在至尊宝的身上看到了镜中的自己,那个年少轻狂、无所顾忌却又为之追悔不已的自己。

周星驰非常完美的演绎了这一角色,前半段没心没肺的讪笑与后半段撕心裂肺的苦笑在信手拈来的星式表演下来得那么的深邃与刻骨铭心,让人看后有一种深深的无奈与共鸣。

年轻时我们看《大话西游》以为它是一部先喜后悲的笑中带泪式高级别喜剧,成年后我们一次次的重看却发现它自始至终都是一出难言的悲剧。

而韩庚演的那算个什么?东施效颦般的山寨模仿秀?

尽管他竭力模仿着周星驰的表情、动作与台词,但在3D眼镜下却只能达到纸片般的二维效果。他并没有让至尊宝这个角色鲜活起来,反而让这个极具生命力与感染力的经典角色在观众的诧异声中一步步走向死亡。

他毁掉了我们镜中的映像,毁掉了我们曾经的过往。他整部戏除了向紫霞要亲亲就没了任何更多的追求。他变回了那个浅薄而轻浮的至尊宝,没有了哀愁,甚至丢掉了想成为一名山贼的理想。

他不会在梦里呼喊紫霞的名字七百四十一次,因为他根本就没爱过,也根本没有失去过爱。他让至尊宝丢掉了灵魂,也让观众迷失了记忆中的航迹。

3、毁画风

《大话西游》原有的画风粗糙而浑浊,充满了西域的粗犷与蛮荒世界的野性,这无疑又是一次误打误撞式的胜利。

90年代录像厅的简陋硬件与盗版光碟的低劣分辨率让这部奇奇怪怪的电影抹上了一层水粉画般的颗粒状画面质感,也让这部粗制滥造的电影有了似野兽印象画派一般荒谬与怪诞的画风。

再配上奇形怪状的简陋化妆与衣衫褴褛的劣质服装,更让这部纯恶搞喜剧有了一种暗喻人间妖魔鬼怪无处不在的讽刺意义。

总之,《大话西游》那录像厅时代的画风让观众在嘴上大骂的同时却又奇异的唤醒了大众心里深藏的那一丝恶趣味。你那忧郁的大漠,唏嘘的土墙坯子,神乎其技的布景,还有那残阳如血的城头,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而反观《大话西游3》,在电影院里以3D高清格式放映,却给了意图前来怀旧的观众一种难以名状的不适之感。

那小清新式的化妆、光鲜亮丽的补丁、一尘不染的大漠、柔和温婉的光线,以及演员们细皮嫩肉的高分辨率皮肤质感,都让观众感到迷茫与困惑。

这还是困难重重、前途险恶的西行之路么?这还是山贼与妖魔横行无忌的蛮荒之地么?这还是至尊宝在凄冷月光下拔出紫金宝剑的那一片粗砾沙漠么?

那一条取经路应该荆棘满地,那一片荒漠不应该细沙如雪。

20年后的摄影与布景技术让前后两部电影有了天上地下般的画质差别,却在情怀这张王牌上起到了反作用。仿佛20年前我们向佛祖取回来的经是歪歪斜斜写在了竹简上,而20年后的经书却工工整整的印在了丝绸之上。经文还是那些经文,由老和尚吟诵出来的沧桑之韵却幻化成了小鲜肉念叨出来的索然无味。

4、毁造型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如果妖有一颗仁慈的心,那他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

妖就应该有一副妖的模样!《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化身孙悟空的造型一度让我们根本认不出那是周星驰。

“刚看到如此丑陋造型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拍,我就马上去拍,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拍完了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猴毛“咣”一下,很亮、很柔,这样观众出来一定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猴毛,就证明上面那个是假的……”

其实作为观众的我们一开始也是拒绝的,我们还沉浸在上世纪80年代六小龄童那美猴王经典造型的幻想里,我们心目中的齐天大圣是英明神武、完美无暇的,怎么能是这付面部扁平、獐头鼠目的形象?这完全是在毁童年偶像啊!

慢慢的,我们接受了这样一位平凡而落魄的孙悟空,也接受了这样一位无奈而凄凉的孙行者。因为他更像是我们周遭的凡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他就是我们自己,充满了生活的烦恼与痛苦。他抓乱自己的头发与胡须,犹如望向未知旅途而惶惶不可终日的我们……

而在《大话西游3》里,六耳猕猴有着眉目清秀的脸庞,梳着潮范儿十足的杀马特,还穿着丝丝入扣的铠甲,手握雕梁画柱般的金箍棒。这让我们不禁感叹,这是富二代来体验民间疾苦的么?

而当牛魔王、红孩儿、沙僧、猪八戒等一干妖怪无一不是清一色的青春小鲜肉扮相出镜时,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这还是妖他妈生的么?这真他妈的~~人妖啊!你妈贵姓啊!?妈贵姓啊!?贵姓啊!?姓啊!?啊!?……

5、毁神曲

据说爱上《大话西游》的人有一半是因为爱上了片尾曲《一生所爱》。虽说有些夸张,但单论此曲的经典程度,却丝毫不输于它所跻身的这部电影

卢冠廷的这首片尾曲,唱尽了情为何物,道尽了生死相许。它已如血肉般融入了《大话西游》的风骨,使二者骨肉相连、万难分离。

所以不管是周星驰导演的《西游降魔篇》也好,刘镇伟的《大话西游3》也罢,当剧中人物唱起这首歌曲时,终究让人觉得不是那个味儿。

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翻唱无非是为了营造一种无厘头的喜剧效果,却很难再一次引发观众的共鸣。因为这首歌终究是为一部爱情悲剧片而生的,它原本就不应该被拿来不断的恶搞。

6、毁老梗

“爱你一万年”被《情癫大圣》二次利用了,“菠萝菠萝蜜”也被《越光宝盒》捞干油水了,刘镇伟还能从《大话西游》里榨取什么剩余价值呢?

虽说对于自己的前作品拥有合理合法的继承权,但我们仍要管这种肆无忌惮的炒老梗叫作“拾人牙慧”,尽管这是同一个人所丢下的无尽财富。这些散碎银子真的能让开创者永世衣食无忧么?

在《大话西游3》里我们眼睁睁看着刘镇伟奢侈的搬出整箱老梗儿来,再逐一痛下杀手,鲜血淋漓的砸碎它们。忠粉们已经从心痛逐渐过度到了麻木,从不忍目睹转至冷眼旁观。

大话西游3》最令人惊诧的是它居然把前作的故事情节完整的重放了一遍,虽然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故事,但用的几乎全是老梗儿。

它们的出现只能令老观众们浅浅尝到一丝怀旧的滋味,却丝毫引发不了哪怕一次的会心一笑。从唐僧的叽叽歪歪到“only you”,从秦祥林到小甜甜……

刘镇伟在毁老梗的道路上孑然一身的前行,走到了完全没朋友的死胡同里,还屁颠屁颠奋不顾身的往悬崖里跳去。没人试图拉他一把,因为他已经在“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吸金大法”里走火入魔了。

7、毁结局

《大话西游》脱俗于传统港式喜剧的经典之处在于它那与众不同的结局。

它充满着宿命论的悲剧色彩,也层层叠叠圈套着悖论般的无尽循环;它让影片的格调与周星驰早期王晶式屎尿屁喜剧完全不同,也在深度上远超刘镇伟以往惯有的恶搞喜剧。

正是这个结局使得这部悲喜剧成为了这两位港式喜剧之王的代表作,也无形中成为了他们各自前进路上的沉重比例尺。

悟空在紧箍咒(制度与约束)所带来巨大的肉体痛苦下不得不放手紫霞(自由与爱情)离他而去,继而需要承受更大的心理痛苦。这种双重叠加的苦痛使他此生的刻度永恒的定在了那痛彻心扉的一瞬,而之后的脱胎换骨其实已是另一个心智的重生,只是那一刻的极度悲怆将永远烙印在记忆之中,万世轮回都无法忘却。这是一种极致的悲伤,何其苦哉!

而之后边关城头一幕,莫不是给这种悲凉以些许的安慰,以灵魂附体的方式了却这一段刻骨的遗憾。当观众聊以慰藉之时,却又以抱得美人归的夕阳武士幽幽一句“他~~好像一条狗耶”给予观众心里最后一击: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失去的心爱之物将永远失去;你我终将如丧家之狗一般在苦海独航,默默上路,追寻化解自我苦楚的一页真经。

大漠苍茫,前途迷惘,一行背影如孤帆般萧瑟远去,《一生所爱》的旋律响起。一丝彻骨的忧伤由心而起,永难散去。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一生所爱隐约,在白云外……

《大话西游》的剧情混乱而无序,充满了各种逻辑漏洞,笑料也颇多低俗与恶心,然而这样一个结局硬是让一俊遮住了百丑。没了它,这部电影将沦为教科书式的反面典型与笑柄。

然而,居然就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硬是要改写一个无法复制的结局,这是何其勇与何其蠢的壮举啊!

《大话西游》时刘镇伟将编剧署名“技安”也许是出于一种自信,而到了《大话西游3》时仍旧署名“技安”这便是一种逃避!

你想忽悠新影迷?化成灰我们也认得你!这个骂名你是甩不掉的。

刘镇伟试图对结局改弦更张让我们看到一段全新的悲剧爱情,然而这种套路他用得太多了,本次六耳猕猴与青霞所能带给我的感动甚至还不如《情癫大圣》里唐僧竖起的那三根手指,更何况他还要硬来一个三口之家其乐融融的伪大团圆结局。

更严重的是这个新结局让前作的主角至尊宝与紫霞彻底靠边沦为了配角,这让忠粉们情何以堪啊!原本预想的情怀重温之旅居然沦为了情怀毁灭之夜,这种心理落差的确让人惊诧与无语。

毁经典的最高境界便是将观众的情怀击碎一地,这是刘镇伟本次七宗罪里最该判极刑的一项。

观众究竟要以何种心态来对待这位《大话西游》的缔造者呢?

毕竟他曾经阴差阳错的铸造了一座丰碑,毕竟他曾给我带来无数的欢乐与心动,毕竟他在我们的青春迷途上立起了一面镜子,毕竟他让我们站在分离的路口时懂得去放手,也在重逢的街角处学会了坦然的握手……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我们终将埋葬遗憾,西天取经,各行各路。

刘镇伟带给我们的美丽与哀愁已经化为我们心灵里的一部分,这份珍贵已然永恒,任随何人都不能带走,包括他那个游戏人间的灯芯兄弟——技安。

0 评论: 2 阅读:325
评论列表
  • 2022-06-25 17:23

    别拿3来比,不配

  • 2022-06-25 08:33

    现在火不火都不重要 只要有人看有钱收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