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批评他,但不代表我不喜欢他

电影解忧酱 2021-09-15 12:45:36

2006年,发生了两件让潘粤明至今都记忆犹新的事。

那一年,32岁的他与26岁的大连女孩董洁,在《红衣坊》片场相遇。

那一年,他还在一个书摊儿上,随手买了本书,名字叫《云南虫谷》。

女孩儿是好女孩儿,书也是好书,潘粤明看了都动心。

但15年后,物是人非。

当初,在飞机上看书看得津津有味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能出演书里的“胡八一”,

就像他想不到刚刚出现在他生命中,这个跟百合一样纯洁的姑娘,将带给他难以言喻的痛苦。

前两天,我在文章《孙俪、潘粤明:实力派也翻车,怪谁?》中批评了潘粤明身材管理不好,容易出戏。

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

粉丝嘛,玻璃心能理解,听不得一点点批评。反倒是潘粤明,面对调侃和质疑,照单全收,在微博上道歉:“会在后面的工作中,严重注意对自身饮食及身材的管控!”

这是潘粤明一贯的自省,他习惯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在厮杀激烈的娱乐圈,想要存活,像他这样老实是不行的。

我还记得,和董洁离婚的第2年,潘粤明还在采访中自省:“我本失败。”

01

1974年,潘粤明出生在老北京南城的胡同里。父母都是正经公务员,中规中矩、老实本分。

父亲正统,喜好书法。

不到3岁,潘粤明就在父亲的教育下拿起了毛笔和画笔,还特地正正经经地穿上衬衫毛衣,到照相馆拍了张照片。

不愧是长在皇城根儿下的孩子。

虽然是黑白照,还是能看见清秀的五官,和隐隐透着的一股根正苗红的劲儿。

也许就因为这股劲儿,初中时他被选中担任北京电视台少儿节目《七色光》的学生主持。

这让原本内向的他感受到了舞台的魅力,甚至开始寻找演戏的机会,小小年纪就跑了不少龙套。

△1994

但再正气的小孩,到了青春期,也可能会叛逆。

高中时,恰逢摇滚乐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全中国的年轻人。潘粤明也喜欢摇滚,还不顾父母反对,学着人家谈起了恋爱。

为了跟女孩多待会儿,他会把她抱到自己自行车的梁上,满大街转悠。遇到暴雨,淋了个落汤鸡。

两人相视一眼,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1996年,22岁的潘粤明复读了一年,还是没考上中戏、北电。

但为了女友,他放弃了去上海戏剧学院和出国深造的机会,留在了北京。最后去了北师大,读影视制作,打算从台前转行幕后。

这一年,16岁的董洁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上了两个节目。

一个是《丰收夜》舞蹈节目的女主角,另一个是赵丽蓉小品《打工奇遇记》里的小宫女。

命运的齿轮转动着,悄无声息又仿佛有迹可循。

上大学后,学费动辄一万多,潘粤明家里虽是双职工,还是供得颇为吃力。

碰到情人节,买不起礼物,他就跟女友讲道理:“巧克力要40块钱,算了吧,我以后一定给你买。”

为了给女朋友买礼物,潘粤明什么活都接。

一有空就拿着手写的“名片”去“扫楼”,见人就推销自己:“场记我会做,副导演我也会做,你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

然而,这段初恋还是因为没钱而告吹。

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1999年,之前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25岁的他被第六代导演路学长看上,出演电影《非常夏日》。

电影拍完,导演路学长说:“潘粤明以后肯定能成大器。”

导演说的对,没过多久,潘粤明就拿下“第七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但导演想不到,有些男人的命运并不掌控在自己手里,还跟他遇到的女人息息相关。

毕竟“红颜祸水”的故事,千百年来一直流传着……

02

2000年春晚,20岁的谢霆锋牵着20岁身着婚纱的董洁,在春晚上唱了一首歌《今生共相伴》。

21世纪的钟声响起,董洁在歌声中盈盈一笑,清纯的模样,不知惊艳了多少人。

这一幕,定格在无数人记忆中,也打动了为新电影《幸福时光》选女主角的张艺谋。

春晚,成为谋女郎。

董洁就像天选之子一样,拿到了上天给的绝佳人生剧本。

2003年,董洁又穿上民国校服,出演《金粉世家》里的冷清秋。

白玉无瑕、清冷恬静,人如其名。

她站在那里一转身,就是戴望舒的诗里,那个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的姑娘。

而同一时期的潘粤明,虽然不像董洁一样,红遍大江南北,却也正蓄势待发,靠着《京华烟云》里的“富家公子”和《白蛇传》里的许仙,名气大涨。

2006年,两人终于在《红衣坊》的片场相遇了。

刚恋爱时,潘粤明会拿出从小被老爸鞭笞出的技能,每天画一幅带有爱心的花,带到片场送给董洁

爱情的开始,总是甜蜜又让人无法自拔。

恋爱第三年,两人便顺其自然地奉子成婚了,可意外也在这时发生了。

2009年,潘粤明在福建屏南拍电影时发生车祸,车子从20多米高的悬崖翻了下去,肺部受到严重挤压破裂。

躺在崖底奄奄一息时,潘粤明强撑着身体,摸出手机,找到妻子和孩子的照片,痴痴地看着,静静等待救援。

董洁得到潘粤明病危的消息,急得快哭了,半夜两点多赶到医院。潘粤明从ICU出来,早上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她守在床边,靠在扶手上打盹。

医生给他换胸管,董洁眼看着肺里的血顺着管子流出来,心疼地眼泪唰唰往外流。

潘粤明感动地心想:我不管成什么样,有一件事我做对了,就是娶了一个最好的老婆。

那几年,潘粤明的微博全是秀恩爱。

董洁怀孕的时候,他怕她低头看书不方便,念给她听;怕她出门忘记带钱,他会在董洁的衣服口袋里都放上零钱。

然而,再感人至深的爱情,也终究会被平淡的生活打磨殆尽。

03

潘粤明康复后,两人一起上节目,董洁潘粤明:“从来不给我送花”。

潘粤明操着一口京片子,大剌剌地说:“我从不买花儿,自己也不过生日,我就这样一人儿。”

需求不同,两个人自然也聊不到一起去。

潘粤明喜欢物件,买了个玉坠,如获至宝,但董洁却无法理解。

潘粤明试图说服她:“玉的形成要3-5亿年,只有有缘人才能被选中,况且这里面储存了多少信息人类怎会知道,说不准都是外星人的秘密!”

董洁说:“你是应该跟外星人联系联系了!”

后来,狗仔拍到一组照片。

年轻的潘粤明夫妇与导演鄢颇挥手告别,两人笑脸相迎,客客气气。

等到导演走远了,董洁的脸色垮了下来,像是在生气地说着什么。

潘粤明小心翼翼地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6年。

差不多就在这段时间,董洁和王大治,因为一起拍戏相识了。

与认识潘粤明时,一模一样。

再后来,就是媒体曝光了两人离婚的消息。

刚开始没人信,结果第二天,10月20号,董洁工作室就发了正式声明,宣布离婚。

信上说:“身为男人,你怎么就不能勇敢的告诉大家,你们的分开是因为你的嗜赌成性、粗暴无理?”

“嗜赌成性、家暴、人品败坏、性无能......”字字带血,杀人诛心。

随后,一张潘粤明在赌场的照片在网络上疯传。

10月21号,潘粤明在网上做了回应。

矛头却没指向董洁,而是董洁的经纪人。

他说:“如果说我是个赌徒,我承认!我用我的一生赌这个家庭的幸福,可是我赌输了!”

也许“冷清秋”的滤镜在观众心里实在太完美了,人们本能地相信董洁潘粤明便成了那个千夫所指的靶子。

那段时间,潘粤明从幸福的顶点跌落地狱。

婚姻失败,事业停摆,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他反思、自省、向内折磨自己,整个人散发着悲凉、颓废,自暴自弃。

但从没说过董洁一句不好。

中年男人的失意,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和像气球一样被吹起来的肚腩上。

潘粤明发胖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不过,真相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5个月后,明星们躲都躲不起的一个人,意外地帮潘粤明洗清了身上的脏水。这个人就是卓伟,内地第一狗仔。

那天,王大治和董洁在屋里亲吻,陶醉到连窗帘都忘了关。

卓伟蹲守在对面,轻而易举拍到了视频。

潘粤明被记者追问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说:“我不愿相信,如果是真的,就祝福。”

2014年底,潘粤明状告董洁经纪人任佳莺诬蔑、诽谤的案子,在法院终审。

法庭上,任佳莺没顶住,把责任推给了董洁。她说:“董洁委托其他宣传团队做的声明(嗜赌声明),我不知情。”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任佳莺刊登致歉声明,并赔偿潘粤明4000元。

潘粤明胜诉。

04

清白是回来了,但婚姻和儿子,都已经离他远去。

董洁不让潘粤明看儿子。

潘粤明无奈,但也没辙,只能每年2月5日都在微博上给儿子庆生。

有人问他离婚后为什么不删以前发的秀恩爱微博,他说:“我想让他知道,他是因为爱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参加《天天向上》时,汪涵问他:“现在跟顶顶在一起的时间不是特别多吧。”

听到这句话,潘粤明的眼眶瞬间红了。

背过身去,小声答了句“对”。

当初跟儿子在一起的时光犹在眼前,只是难再续。

离婚第二年,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访谈节目《光荣绽放》中反省自己。

“我不是一个浪漫的男人”

“我在感情里活着”

“我本失败”

“我以前没有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几乎每个采访他的记者,都旁敲侧击,想从他嘴里撬出点什么,但他几乎不聊这段经历,即使聊起也从不说对方一句坏话。

但他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在采访中摸摸后脑勺,把心里藏不住的疑惑说了出来。

“不应该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2016年,董洁带着儿子顶顶上《妈妈是超人》。

在一次跆拳道课程上,全部孩子都是爸爸陪同一起上课吗,只有顶顶是董洁陪伴。

老师问顶顶:“你爸爸呢?为什么你是由妈妈陪着呀?”

在众人玩味的眼神中,小男孩体面地说:“我爸爸工作要好长时间,都没办法来看我,只有妈妈、姥姥和姥爷在家照顾我。”

旁边的董洁像是松了一口气。

后采时,节目组问:“顶顶在你面前会问关于爸爸的问题吗?”

她似是而非地说:“没有办法,我们都要接受现实,我也要接受现实,顶顶也要接受现实,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命运。”

潘粤明自然看到了节目,深夜发微博:“真要面对现实,敢不敢把真相讲出来。”

董洁没有回应。

05

后来,在《跨界歌王》的舞台上。

潘粤明用一块布条蒙住了眼睛,唱了一首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

歌词里唱道:“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闻不得女人香。”

回首往事,满目疮痍,潘粤明唱的嘶哑,声音里透出沧桑。

但他不知道,人生就像过山车,跨过低谷,也许就是一片坦途。

刚参加完《跨界歌王》,潘粤明赋闲在家,没活可干。突然接到电话,有部网剧想请他来演。

这是2017年,网剧刚刚兴起,比起大制作大投资的正经电视剧,算是个不入流的新兴事物。

潘粤明看了剧本,来了兴致,完全忘了自己当年演的剧从来都是在央视播出的。

因为经费紧张,成本不足。这部剧一没有原著IP,二没有流量小生,三没烧钱营销。

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豆瓣评分高达9.1,创国内烧脑高分记录,播放超15亿。

这部网剧叫做《白夜追凶》。

潘粤明重回事业巅峰。

网友追捧他:“一个靠演技走红的男人。”

豆瓣上有个评论很多的帖子——《盘点潘粤明演技爆表的8个瞬间》。

他一人分饰一对双胞胎兄弟。

弟弟俏皮、头脑简单;哥哥沉稳,心思缜密。

一样的脸,可观众一看就知道,他演的是哥哥还是弟弟。

沉寂多年的潘粤明终于咸鱼翻身。

后来,他的路顺了很多。

《怒晴湘西》《龙岭迷窟》《云南虫谷》......因为14年前着迷鬼吹灯系列,他一口气签了主演5部的合约。

还被拍到有位疑似女友,就是《白夜追凶》里饰演赵茜的尹姝贻。

两人像是恋爱多年了。

也许是年纪渐长,心态平稳,逐渐没了世俗的欲望。

闲了还会捡起小时候的书法、画画技能,在微博上与网友切磋。

《龙岭迷窟》的片头几个大字,就是他自己写的。

心宽体胖,境遇不同往日,潘粤明肉眼可见地变得平和、快乐。

这也导致他变得越来越放飞自我,越来越胖。

其实早在2年前,潘粤明就在知乎上关注了“演员是如何减肥的”话题。

但这几年下来,似乎收效甚微。

只希望潘老师能再接再厉,毕竟接下来还有不少片子,我会为了他去看。

我之前批评潘粤明身材管理不好,是对他作为一个演员的要求。

但对于潘粤明这个人,我自然是喜欢的,因为他真正的魅力是在受到生活的暴击和背叛之后,依然选择守住自己心中的善和爱。

即使这在别人看来,有软弱之嫌,他也从未动摇。

这样的男人,值得。

0 评论: 0 阅读: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