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的“悲哀”:被时代抛弃的时候,连招呼都来不及打

好歌献给你 2022-01-14 10:44:56

熬过了“七年之痒”,走过“十年之约”,走红了20多年的《快乐大本营》,最终以令人意想不到、甚至有些难堪的方式,曲终人散、黯然退潮。

从昔日首屈一指的王牌综艺,到悄无声息的停播谢幕,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长寿节目,被时代抛弃的时候,连一句道别的招呼都来不及打,这也是快本的“悲哀”。

因为没有向观众们告别,所以何炅和吴昕在晚会上演“穿越人潮拥抱”时的画面,才格外温馨美好,弥足珍贵。

何炅、谢娜、维嘉、吴昕和杜海涛组成的“快乐家族”主持群,几乎就是《快乐大本营》的代名词。

很多人都不理解,这5个“人生赢家”,怎么就“作”没了一档王牌综艺?

经营20余载,逐步成为国综天花板,开创电视节目真正意义上的娱乐时代

1997年7月11日,《快乐大本营》首期节目开播,年仅21岁的李湘搭档李兵亮相节目。

要知道在《快乐大本营》出现之前,内地“娱乐综艺节目”的代表是正统的《综艺大观》和《曲苑杂坛》。

虽然内容不似新闻那般严肃,可主持人正襟危坐的风格,以及形式单一的节目内容,都让当时的“综艺”显得不那么娱乐。

快本出现前的观众,是被动的接受;快本之后的观众,则成了被讨好的对象,观众想看什么,节目就做成什么样。

如此对比之下,跳脱传统框架和内容的快本,给人眼前一亮的新鲜感,足以将其捧上收视宝座。

这也是为何快本开播不久,收视率最高时能攀升到骇人听闻的66%的原因之所在。

当然,快本的封神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尽管当时有年轻貌美、业务出众的李湘坐镇,可随着后来男主持的频繁更换,也让节目一度面临差点“流产”的局面。

直到何炅的加入,与李湘组成“双保险”的黄金搭档,才让“快本”安稳下来。

1999年,随着李维嘉加入外景主持,快本的主持团队从“二人转”逐渐变成“三人行”。

千禧年之后,谢娜加入主持团队,节目初步树立起了“主持群”的概念,这也成了快本的一大特色。

不过,这样稳固的组合却在2004年的时候骤然终结。节目元老李湘宣布离开快本舞台,这也是快本开播之后遭遇的第一次严重危机。

与此同时,当时的快本还面临另一个棘手问题——“定位不明”。

因为融合了杂技、歌舞、访谈等多种舞台形式,整个节目看上去更像是一场“大杂烩”,种类繁多,却毫无特点。

当所有人以为失去主心骨的快本将陷入一蹶不振时,没想到的是,快本却迈入了真正崛起的“快车道”。

随着2006年吴昕、杜海涛的加入,大家熟悉的“快乐家族”正式成立。

在五人主持团成立之后,快本开始邀请明星来参与游戏、互动等形式,欢乐的形式和气氛,让“全民娱乐”的势头迅猛发酵。

换言之,快本带起了综艺节目娱乐化和平民化的特质,并成为日后许多节目所能借鉴的指引。

在娱乐和资本两个领域,快本和湖南卫视走在国综前列,这种超前的娱乐意识,不仅让湖南卫视逐步成为内娱综艺的“领头羊”,也让快本成了湖南卫视的金字招牌。

尽管当时的综艺还未形成燎原之势,但论及数量,其实已不在少数,可为何《快乐大本营》能够突出重围,创造一个个收视神话,成为观众心中难以取代的“国民综艺”?

因为敢玩、敢变,够新颖、够大胆!

当大家还满足于依靠单一的小品、相声等传统内容来取悦观众时,快本已经在摸索着如何创造出“新”东西来吸引大家。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早在2004年,快本就陆续推出了“歌词接龙”、“谁是卧底”等游戏环节。

而后开始邀请明星嘉宾,快本又充分发挥“娱乐精神”。

像是后来言承旭林志玲隔空感动落泪、张翰与女友连线的深情一幕、佟丽娅陈思诚现场公开恋情等等,放到现在,随便拎出一个都能成为爆点话题。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快本闹腾、太疯,但对于曾经的年轻一代来说,快本也真正将“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这句话落在了实处。

曾有一个说法:衡量一个明星红不红,就看他上没上过《快乐大本营》。即使没有酬劳,快本依旧成了明星们挤破头也要争取的绝佳舞台。

从国内的实力派梁朝伟、周星驰、周杰伦,到贝克汉姆、LadyGaga等国际大咖,众多大腕儿的内地综艺首秀,几乎都贡献给了快本的舞台。

2013年,《爸爸去哪儿》火爆大江南北,明星嘉宾们带着孩子集体参加快本。当期节目迎来五千万人观看,直接让快本拿到了吉尼斯纪录。

这样的盛况,让大家以为快本能够一直保持“综艺霸主”的位置。然而却忽视了一个问题:时代在变,观众也在变。

这种变化又是无声无息的,快本的危机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滋生。

巅峰跌落有迹可循,“王者综艺”疲态渐显,“变味”的快本不再纯粹

回顾《快乐大本营》20多年的命运,出现过两个重要时间点,也直接成了决定快本成败的分水岭。

一个是2004年,这一年,快本成功打败了众多老牌综艺,成为娱乐节目榜单上名列前茅的卫视综艺。

也正是从2004年开始,快本加快了前进脚步,野心尽显,邀请的明星阵容更大牌,互动环节更多样,涉及话题也更犀利。

这个情况持续到2014年攀升至顶峰,也是节目的“黄金十年”。

2014年又是一个转折点,借用网上的一句评论:2014年以前,快本是一片绿草,生机盎然;随后就是荒草丛生,到了不得不重新开荒的地步。

彼时的内娱综艺时代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当年的综艺市场“内卷”有多厉害呢?

仅仅是第一季度,各个卫视加起来就推出了近二十档新节目,着实像打了鸡血一般。

就连央视也开始大刀阔斧的研究起了新节目,一口气推出了《中国好歌曲》《出彩中国人》两档新综艺。

其他卫视也不甘落后,其中更不乏好声音、跑男等系列团综高歌猛进。

“得综艺者得天下”,综艺节目的种类也越来越多,亲子、竞技、励志、音乐、喜剧、真人秀等多个细分类型,呈现出扎堆混战的局面。

在这种“百花齐放”的情形下,综艺圈的厮杀越来越激烈,谁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综艺节目市场再无淡旺季和黄金档之分,大家着眼点不再仅仅是砸钱,而是要和观众“玩起来”。

相较之下,局限于“棚内综艺”的快本的模式逐渐过时,小打小闹的游戏环节和户外真人秀紧张刺激的对抗相比,也就失去了优势。

快本受到冲击的最直白的一个象征,就是跑男的出现。

作为一直想把湖南卫视拉下神坛的浙江卫视,凭借《奔跑吧,兄弟》迅速“上位”,全明星常驻+明星客串的形式,将快本一向引以为傲的“明星真人秀”拉下了马。

“快乐”已经不是唯一想要追求的要素了,观众不再仅仅只是观众,他们是被各个节目组打上标签的群体,更是各类综艺节目能否生存的决策者。

而观众一方被不停更新的内容刺激着神经,眼光渐渐变得刁钻、挑剔,审美也不断提高。

就算再念旧的观众,在如此内卷的环境下,也难以抵抗新鲜感的刺激。

老观众被瓜分,新观众懒得考古,老牌综艺《快乐大本营》随波逐流,渐渐显露疲软态势。

在各方的夹击之下,《快乐大本营》不再是唯一的王牌,“综艺王国”被一点点蚕食。

当然,为了吸引观众,快本也曾尝试自救,缩小访谈内容比例,加大游戏占比,扩大邀请嘉宾阵容,试图“以量取胜”。

可是当这些游戏出现时,却被网友扒出抄袭韩综创意,快本成了“游戏的搬运工”。

此外,快本面临的不仅仅是外部冲击,还有内部竞争。

在高收视、高回报的推动下,湖南卫视又相继推出《天天向上》《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等高话题综艺。

新节目在对抗其他卫视的同时,也收割了原本属于快本的热度和流量。

加之网综大军也层出不穷的搞出新花样,又给行将就木的快本来了重重一锤。

雪上加霜的不单单只是节目本身遇冷,就连“快乐家族”的主持人团队也屡屡陷入非议。

先是杜海涛在某盛典上,众目睽睽之下给韩星做出跪地行为,激动得语无伦次,一系列举动惹来观众不满。

尽管事后发文道歉,但网友们并不买账,一眼望去全是批评。

一向把大大咧咧、疯疯癫癫的风格作为资本的谢娜,在金鹰奖现场口无遮拦,让康辉直言不讳指出:“我觉得和她没有办法正常沟通”。

置身于风口浪尖的谢娜,也让大家开始重新审视这位“一姐”的业务能力。

如果说上述因素只是伤及快本皮肉,那么“决策失误”,才是将节目推向万劫不复的根本。

曾将“服务大众快乐”为己任,将“娱乐性”作为核心属性的快本,却在流量和资本的裹挟下,渐渐变味。

节目不再关注“观众”想看什么,而是把注意力放在“粉丝”想看什么上面

快本开始拥抱流量,甚至依附流量,靠流量而生,迷失自我的快本逐步沦为一档“追星节目”。

谈及后半程的快本,大家讨论最多的关键句变成了:以前的快本是“谁上谁火”;如今的快本成了“谁火谁上”。

本末倒置的操作,让快本不止一次陷入“势利眼”的非议之中。

尽管节目组一再解释,辟谣这些所谓的无中生有的争议,可事实却不容他们辩解。

早在2010年的时候,朱时茂和他导演的《戒烟不戒酒》主创与节目组沟通上快本,最后被节目组以一句“腕儿不够大”拒绝。

事后,朱时茂愤而发文称:“大本营,今天给我气着了,我永远也不看这个节目”。

每当邀请的明星嘉宾较多的时候,就能明显看出,镜头多少完全取决于明星的咖位大小。

最著名的一期就是为了捧当时的亚洲巨星朴有天,马天宇、李易峰、陈伟霆沦为背景板。

到了2020年,凭借《想见你》跻身新一代当红小生的许光汉,将自己的内地综艺首秀奉献给了快本舞台。

而当期节目中的罗云熙、檀健次、谭松韵等人则沦为陪衬,镜头都少得可怜。

与此同时,快本的收视率“节节走低”,全网排名跌至谷底,广告招商同样频频缩水。

从制造明星到依附流量,向流量妥协的快本逐步沦为通告综艺,明星们带着目的参加节目,草草了事。

游戏环节不够拼,采访部分不敢问,捧高踩低的做法让观众嗤之以鼻。

原本“以不变应万变”的做法早已过时,自知没了竞争力的快本,隔几年就有些新举措,可是收效甚微。

谢娜怀孕暂别快本舞台时,节目先是加入新人李浩菲、丛日新,可惜两人表现平平,草草收场。

而后又选入新人黄明昊,希冀借着《偶像练习生》和Justin的人气掀起一波热潮,奈何几期节目下来效果欠佳。

再后来谢娜二度怀孕,快本让张雨绮、古力娜扎、丁程鑫轮番代班。

凭借“浪姐”的热度和时代少年团的流量,有过短暂讨论,可是后劲不足,话题度收效甚微。

不过最后“快乐家族”仍把丁程鑫收编,因为流量就是收视率的保证。

流量偶像入局,再一次证明一件事:快本已从“制造明星”,变成了“依附流量”。

看似紧跟时代潮流,向流量靠拢,自以为拿捏住了观众口味,实际上对于流量明星的追捧,只是大势已去后的回光返照。

只顾着流量和热度的快本,从“娱乐至上”演变成了“娱乐至死”,最后穷途末路。

沉迷流量,向饭圈低头的快本也中了饭圈的毒,将自己置于难以回头的境地。

看清节目掌握流量密码的粉丝们,遵循着“谁红请谁”的原则,为了让自家爱豆能在节目中多受照顾和曝光,于是饭圈粉丝们纷纷走起歪路——开始送礼。

而后“快乐家族”不仅被曝收受粉丝许多贵重礼物,其中不乏像金条、名牌包等奢侈品,吴昕、海涛还被曝光在二手平台兜售粉丝所送礼物。

一石激起千层浪,谁也没想到陪伴了大家20多年的快本背后,竟有如此不堪的一面。

“快本主持人收礼,官媒亲自下场批评”,让本就摇摇欲坠的《快乐大本营》彻底站到了悬崖边上。

到了2021年,娱乐圈“去流量化”,一向依赖流量的快本首当其冲。

2021年10月9日本该播出的快本停止播出,官方给出的回应是:快乐大本营,升级改版。

直到《你好星期六》的播出,大家这才看懂了“升级改版、更新换代”,原来是停播换新、主持团队大换血,这也让大家终于承认:快本就此别过。

新节目现在已经播出,与高讨论度相悖的是差评如潮,效果堪堪,大家便愈发怀念《快乐大本营》了。

只是这份“想念”,只会更加证明:曾经的快本有多辉煌,如今被悄无声息地抛弃,就有多悲凉。

原来所有的馈赠,早已被标好价码。连声“再见”都没来得及说的《快乐大本营》,不辞而别,匆匆谢幕。

当《快乐大本营》不再快乐,当节目回不到当初单纯为快乐服务的模样。唯一的结局,便是被时代抛弃时,连声招呼都来不及打。

1 评论: 5 阅读:1117
评论列表
  • 2022-01-18 07:37

    快乐大本营挺播了?[点赞]

  • 早没了当年的纯粹了,到后期越来越势利,失去收视率是必然的

  • 2022-01-16 09:10

    早该滚蛋,毒害了多少人

  • 2022-01-16 08:24

    一半原因是杜海涛那一跪

  • 2022-01-14 23:49

    这几个渣渣早该滚蛋,马桶台更应该早就关闭[笑着哭][笑着哭][笑着哭][呲牙笑][呲牙笑][呲牙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