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素汐与李洋离婚6年:一个身陷“出轨”丑闻,一个抱病单身

尚键 2022-06-22 11:50:07

“我觉得‘红’这个事对我来说不是很有吸引力,这是一句实话。我有这个能力。”

娱乐圈哪个明星敢直截了当地说出这样的话?——任素汐

任素汐

最近还在电视上播出的《亲爱的小孩》热度居高不下。

女主角方一诺将自立骄傲的母亲形象验进人们的心里,她对女儿禾禾的爱令人感动,被事业、家庭压着令人揪心。

方一诺的扮演者就是任素汐

在演影视剧前,她演了10年话剧

《驴得水》上演5年,在舞台上重现200多场。

从一开始极少的观众,到后来一票难求,再到人们听到“主演任素汐”,便蜂拥买票。

任素汐当了5年“张一曼”,也为自己赢得了“小剧场女王”“免检演员”的称号。

你可能知道《无名之辈》里那个身体残疾却性格彪悍的毒舌女;

知道《半个喜剧》里性格飒爽的都市女青年莫默;

或是《银河补习班》里不让丈夫拿儿子“做实验”的馨予。

但你知道在荧幕之外,与母亲姐姐相依为命,在重组家庭讨生活的任素汐吗?

10年无名始翻身,却因为一个男人,被朋友骂“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任素汐

01

温馨生活被打破

1988年出生在山东莱州的任素汐自小学弹钢琴。

她很喜欢在叔叔伯伯们面前表现才艺,还把这比作“登台演出”。

周围人有时候打趣,说小丫头长得不是特别漂亮,想要登台,就要苦练技艺。

被调侃得多了,喜欢舞台的任素汐练琴的时间与日俱增。

可还没等小姑娘的愿望实现,灾难先来。

父亲被诊出了癌症。

听到这个消息时,10岁的任素汐还不清楚癌症的可怕。

她只是看到了母亲整日的以泪洗面,和父亲越来越瘦的身体。

为了延长丈夫的生命,任素汐的母亲倾尽全力。

日日陪伴在医院里,让大女儿住校,将小女儿寄养在周围人家。

花光积蓄,之后变卖东西,母亲还向亲友借了不少钱。

今天在这家吃饭,明天在那家做作业。

为了不给母亲添负担,任素汐学着察言观色,也手脚勤快,生怕邻居讨厌自己。

要说在那段时间,小姑娘最害怕什么,那就要数“直面父亲的悲观和自责”。

很多时候去到医院看望父亲,病床上的男人总是在伤心,说些悲观的话,也会说“对不起”。

他觉得自己拖累了妻女,应该被早早放弃。

这么沉重的情绪是10岁的任素汐所不能承受的。

每次看完父亲,她都会躲在角落压抑地哭。

可是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母亲还在砸锅卖铁地筹钱时,抗癌1年的父亲匆匆撒手人寰。

02

寄人篱下受冷落

失去了一个亲人,任家的生活也没有好转到哪里去。

本来一贫如洗,又有债主不断登门。

任素汐看着母亲弹头哈腰地道歉,说着“等我工资发了就先还一部分”的话。

也看见要不到钱的债主啜口唾沫踢开大门,骂骂咧咧的离去。

那一年冬天,为躲债主,任素汐个姐姐随着母亲东躲西藏,尝尽人情冷暖。

好像坏日子就没有尽头一样。之后没多久,任素汐迎来了更加无助的时刻。

父亲离世与家中状况惨烈严重打击到了母亲的精神,她开始情绪不稳。

一点小事就能激起母亲的脾气,让她对着自己与姐姐大喊大叫。

好好吃着饭她也猛然摔掉碗,一个人去到屋里小声地哭。

姐姐告诉任素汐,咱们要听话,妈妈只是太累了,不要让她生气。

一边还债一边照顾家庭,生活把曾经温柔的女人磨得面目全非后,母亲带着女儿匆匆再嫁。

那一年任素汐13岁,除了自己的亲姐姐外,她又多了个姐姐和弟弟。

重组家庭有4个孩子,继父作为一家之主,更有发言权的他明目张胆地偏心。

任素汐与姐姐在这里过得并不开心,但她不能说也不能闹,不然母亲会很为难。

虽然继父没有对任素汐姐妹动过手,但他在精神上让两个女孩过得压抑。

儿童节继姐收到花裙子;过年继弟收到压岁钱。

姓任的两姐妹什么也没有,她们没有存在感,好像被彻底无视。

一开始的时候母亲还会抱怨,但时间长了,也听多了女儿说的“没关系”,她就真的“睁只眼闭只眼”。

家庭环境十分影响一个孩子的身心发展。

任素汐的初高中时代,一层不变的衣服,一层不变的发型。

走路弯腰驼背,与人说话不怎么抬头。

不敢与人争执,也不敢替人出头。

到后来,与人直视的勇气她好像都丧失了。

03

违背母亲进中戏

一直老实隐忍的任素汐第一次违背母亲,是在她高中毕业的时候。

任素汐的成绩很好,母亲与老师也对她抱有不小的期望。

本来按照母亲的意思,她应该在志愿栏里填上有名的师范类院校。

毕业后当老师,端着个铁饭碗,未来就会有保障。

任素汐偏不。

母亲可能忘记了,她家不漂亮的小女儿最想的,就是站上舞台,展现自我。

任素汐没忘。

在志愿栏里写下中央戏剧学院。

直到录取通知书到来,任家人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孩子很有主见。

本以为自己会遭到母亲的责骂,没想到母亲连脾气都没有发。

“以前觉得你什么事都要我操心,现在你要走你自己的路,我就不插手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开心些。”

直到这时候任素汐才开始回忆,其实曾经自以为母亲只会听之任之的岁月里,原来也隐藏着母爱。

2005年,17岁的任素汐满怀信心来到中戏导演系。

不是她不想学表演,而是导演班的学费要比表演班便宜很多。

还在做着终于离开家可以天高任鸟飞的美梦,一脚踏进校门,任素汐就被满眼的美女晃得头晕眼花。

“幸好我报的是导演系,可以不看颜值,否则会没有出路的吧。”

她只有这样安慰自己。

认认真真上课,好好琢磨自己的剧本。

别看任素汐不爱说话,她骨子里的韧劲也能为她吸引来一批朋友。

李洋就是十分欣赏任素汐才华的人。

他是表演专业的同学,偶然间看到了任素汐的剧本,感兴趣的他想要演一演。

居然有人主动要求出演自己的本子。

任素汐非常开心,一个导一个演,两人慢慢靠近。

也是因为李洋任素汐会经常在表演班出入。

小时候想自己登台表演,长大后看别人在台上演出。

心中也有遗憾的任素汐对演戏有兴趣,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大二的一天,任素汐正在后台帮同学做场务工作。

耳边传来一声:“不会吧,她不来了吗?”

听着动静,任素汐知道应该是有演员来不了。

任素汐,帮帮忙啊,这场话剧你熟悉的,我们差个演员。”

一个师姐带人过来,不顾她摆手拒绝直接上妆,之后登台。

虽然大家没有在一起排练过,但任素汐就像个天生的演员。

04

导演班学生演话剧

气质一变,全身心投入的她能接上搭档们的词,也能做好动作临场发挥。

演出可以说是十分完美,在掌声中, 台下的老师夸她是个“好苗子”。

第一次接触话剧任素汐喜欢上了这种表演,之后还主动去演。

在学校喜剧小品大赛中,非科班的她还凭一部《人之初》,压到了无数科班学生,拿到了最佳演员奖。

应该是被话剧打通了“任督二脉”,任素汐的演技进步神速。

2009年毕业,走出校园的她没有成为把专业当饭吃的人,而是开始以演话剧为生。

因为知道自己的颜值并不出众,她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磨练演技上。

年少时遭受的苦难,那些不如意,让任素汐有着丰沛的情感感知力和超高的共情力。

这为她的舞台表现增加了不少感染力。

成功没有什么十分有效的捷径可走,无非一步一个脚印,一动一行汗水。

2007年,德云社的“扛把子”郭德纲看中了任素汐的表演才能,邀她出演《唐伯虎点秋香》。

任素汐在台上精湛的表现力让幕后的“郭胖子”摩拳擦掌,差点破了自己的惯例——不收女弟子。

带着《如果,我不是我》《狐狸小晶》等作品相继现身。

2011年,一直在话剧界摸爬滚打的任素汐再次小小出名。

她拿到北京电视台喜剧幽默大赛最受欢迎女演员奖。

还凭借在《三人行不行》里的精彩演出,将第三届“风马牛”戏剧节最佳女演员奖搂在怀中。

05

因《驴得水》迎来春天

2012年,任素汐的春天被点亮了。

周申带着自己的荒诞话剧《驴得水》找上门来。

“我这里有个角色,有点复杂,我想找你来演。”

一看剧本,任素汐就被“张一曼”的与众不同吸引。

有着足够的表现张力,对角色也有自己的理解方式。

任素汐第一次带着《驴得水》出场的时候,观众少得可怜。

当她演第二场的时候,观众明显多了一些。

第三场、第四场,直到后来演了200多场。

任素汐的“张一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

她在台上仅抬手撒了把盐,情绪表现恰到好处,台下观众就能哭倒一片。

《驴得水》大火了,任素汐引领了一段时间的话剧潮流。

人们给她冠上“小剧场女王”的称号。看话剧,就认任素汐

除了观众被任素汐征服外,还有一个人同样为任素汐倾倒。

他就是李洋

这个男人一直支持任素汐演出,也愿意照顾任素汐的生活,两人感情始终深厚。

2014年,刚在台上演出完准备谢幕,李洋在众人的惊呼中捧花出现。

单膝跪地深情告白,感动得无以复加的任素汐流着眼泪说我愿意。

与恋人修成正果,事业上再创佳绩。

2015年话剧任素汐话剧《蠢蛋》初登台,台下座无虚席,就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06

离婚被骂,靠演技自救

从2014年到2016年,任素汐忙到飞起。

她将所有的时间都给了舞台,留给家庭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很多。

李洋体谅妻子的工作,也心疼她太过辛苦,经常去探班,接送其上下班。

在这段时间里,还有一位同样为了话剧事业忽略了家庭的男人出现。

那就是任素汐的舞台搭档,李洋的朋友——董博

毫无预兆,从爱情话剧《学一学鸽子》的舞台上下来,任素汐就像丈夫提出了离婚。

之后她从家里搬了出来,开始单独居住。

尽管李洋最开始不同意,但任素汐不退让,两人最终断了夫妻缘分。

因为离婚的打击太重,李洋的一只耳朵还出现了失聪情况,最后回到老家养病。

一心扑在工作上,任素汐因为周申将《驴得水》改编成的电影,进入了新的发展空间。

2016年《驴得水》公映,外在表现满是风情,内在心理却很单纯的张一曼深入人心。

“驴脸女主”任素汐首战电影圈子大获成功。

在《提着心吊着胆》里演“从头假到脚”的黑心拜金女。

看《无名之辈》,她是“一心求死”,毒舌到极点的高位截瘫女马嘉祺。

有人说这部剧里的任素汐,坐着轮椅只凭一张嘴,就能用演技拿到最佳女演员奖。

这样的赞美无疑是对她演技的肯定。

而在2019年,网上的一则视频,引起了“任素汐新恋情”的话题。

视频里任素汐董博举止亲密,聊得十分开心。董博说着话还喝了任素汐的奶茶。

本来离婚了的女人就要慂追逐爱情的权利,但这两人“有些不一样”。

任素汐2016年离婚,董博2017年离婚。

之后网上又有一则帖子,直接将任素汐顶上风口浪尖。

这则帖子是董博前妻马琦雅的好朋友发的。

她大喊“渣男渣女”,说任素汐插足了自己朋友谈了十年才有的婚姻。

之后马琦雅也下场,说在自己在婚内就已经发现了董博任素汐之间不对劲。

董博与马琦雅

当时她也质问过董博,得到了董博的承认。

任素汐的前夫李洋这时候也叫起了“苦”。

他说离婚前任素汐没有给他一个必须分开的理由,只是一句“我对不起你”。现在看来,她应该是喜欢上了别人。

随后马琦雅给了任素汐八个字——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对此任素汐没有多的回应,只是说“戏如人生那也是戏,我更喜欢做我自己”。

毕竟距离离婚已经过去3年。

当年没名气时没人关注,也没人叫屈,如今任素汐火了,绯闻也起飞了。

任素汐究竟有没有婚内“出轨”,至今存疑。

近两年里,人们越来越多地在荧屏上看见任素汐的身影。

2021年和李晨搭档的电影《荒原》上映,人与自然对抗的10天惊心动魄。

和周雨彤、孙千、白宇帆共同出演《我在他乡挺好的》,她是在异乡仍霸气不减的女总裁纪南嘉。

2022年搭档刘敏涛出演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回廊亭》,一句“凶手就在这回廊亭中”,激起不少观众的汗毛。

和秦昊、聂远、谢可寅出演《亲爱的小孩》,“方一诺”稍显压抑的生活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任素汐还是那个任素汐,她用“整容般的演技”,让人们折服,从而不关注她的私生活,只看她的角色。

2022年,任素汐已经34岁了。

面对镜头,悄悄垒砌50亿票房的女人大方随性。

虽然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但她依旧相信爱情。

如果要再婚,她说自己更在意爱人与自己是否精神契合,有同样的三观。

相信她之后还会为观众带来更多优质作品,也相信她会过好自己的生活。

0 评论: 0 阅读: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