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赚15亿,坐稳水饺界第一把交椅的大娘水饺,为何陷入关店潮?

王小帅商业视界 2021-04-03 23:04:38

老话说,好吃不过饺子

作为中华传统美食,饺子从家家户户的手工制作到规模化生产,发展成最具国民度之一的中式特色快餐食品。

这也让一些水饺店应运而生,成为餐饮界中独特的一抹亮色。

这其中,最为典型的当属吴国强创立的——大娘水饺品牌。

当年大娘水饺鼎盛之时,连锁店开遍全国各大商场。

年营业额高达15亿,旗下员工7000多人,可谓坐稳了水饺界的第一把交椅。

可惜好景不长,仅仅几年时间,大娘水饺便轰然倒台。

据吴国强发表的公开信披露,2014年,大娘水饺的营业额直降10%。

而2015年,大娘水饺的业绩又在2014年的基础上再降10%。

曾经门庭若市的大娘水饺渐渐无人问津,就连吴国强也被迫离开了自己一手打造的大娘水饺。

从如日中天到黯然收场,令人唏嘘的故事背后,大娘水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水饺巨头的诞生

1985年,年仅32岁的吴国强一头闯入常州餐饮界,想要在美食的江湖里谋求一席之地。

然而,兜兜转转一大圈,吴国强赔得灰头土脸,一下子欠下50万的外债。

在那个年代,50万元宛如一个天文数字,但吴国强不服输。

1996年,吴国强孤注一掷拿出全部身家。

他在常州商厦美食园开设了一家饺子店,还从东北请来一位老大娘当厨师。

既然是大娘主厨的饺子店,吴国强干脆给小店起名为大娘水饺。

出乎他意料的是,大娘水饺刚一开张,生意便异常火爆。

当地人都觉得吴国强卖的饺子,皮薄馅大童叟无欺。

无数食客吃过一次后,就自发安利亲友大娘水饺。

以致许多人不惜驱车数十里,专门慕名来大娘水饺打卡。

日进斗金的生意,让吴国强不仅快速还清了债务,还赚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就连整个美食园的人气,也在大娘水饺的高热度下间接火爆起来。

眼看生意越来越好,吴国强不禁动起了开设分店的心思。

一开始,吴国强采用总部自营模式,在常州当地开设了几家分店。

消息传出,许多路远的食客立刻一阵风般赶到大娘水饺的分店打牙祭。

结果吴国强的分店开一家,火一家,高峰期甚至出现了食客排长队等位的现象。

红红火火的生意,引来了各路人马垂涎。

一些商人忍不住使出各种手段,极力要求加盟大娘水饺品牌。

对于吴国强来说,加盟的商人越多,越有利于大娘水饺品牌的推广。

更何况他还能赚上一笔可观的加盟费。

但加盟同样会带来一个现实的问题,那便是加盟商良莠不齐,可能存在潜在影响品牌的风险。

思来想去,吴国强决定跟加盟商约法三章。

但凡想加盟大娘水饺的商户,都必须按照总部的要求真材实料做水饺。

所有加盟店出品的水饺,都必须保证每只水饺重量达到20克。

确保消费者无论在哪里购买大娘水饺,都能吃到同样优质的食品。

各路商户一听,马上欣然答应。

一时间,大娘水饺遍地开花,门店数量急剧增长。

鼎盛时期,全国各地的大娘水饺门店多达450家,每年营收额超过15亿元。

堪称名副其实的水饺巨头。

二、引狼入室的决定

惊艳了整个餐饮界的财务报表,引得一些投机客纷纷模仿。

一时间,水饺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倒逼着吴国强开始思考如何保证大娘水饺的领先优势。

思来想去,吴国强决定引入资本。

这或许是因为加盟店的成功,让吴国强认为只有将大资金灌注到企业里,才能助力大娘水饺做大做强。

巧合的是,当时欧洲最大的基金CVC恰好对大娘水饺十分关注。

一听说吴国强有意引入资金,CVC马上自告奋勇主动找吴国强合作。

他们给吴国强开出看似非常丰厚的条件,表示只要吴国强同意CVC加入,就能得到一大笔钱及自由自在的生活。

CVC的一席话,说得吴国强怦然心动。

2013年,吴国强做出了让他后悔不已的一个决定,引入CVC接手大娘水饺品牌。

吴国强自己只保留10%的股权,退居幕后担任大娘水饺的企业顾问。

吴国强本以为,CVC的到来必将促使大娘水饺再创辉煌,谁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吴国强的预料。

CVC接手大娘水饺后,马上引入大批根本不懂水饺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

这些经理人从节约成本的角度出发,将大娘水饺的重量从每只水饺20克改成17.5克。

同时将水饺100多种原材料减少到了40多种,并将汤品的主料减少10%,从而让水饺的整体成本降低了10%。

与此同时,CVC的经营团队还对大娘水饺的人事架构进行了大幅改革。

他们将裁撤了大量经验丰富的一线人员,以便减少人力成本支出。

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体现在终端,就是大娘水饺的品质骤降,而售价却保持不变。

发现了端倪的消费者,立刻用脚投票纷纷脱粉,以致大娘水饺的加盟店出现巨额亏损。

如此一来,加盟商们坐不住了,纷纷选择关店退场。

仅2013年至2015年短短两年间,大娘水饺企业利润就大幅下降了20%。

从全国中式快餐服务企业第三、中国连锁饺子馆中第一的位置重重跌落。

大娘水饺品牌的没落,吴国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多次与CVC高层沟通,要求他们更换经营班子,让企业健康发展,但换来的却是自己被边缘化。

2015年,大娘水饺的资本方干脆连公司年会都不许吴国强参加了。

可吴国强哪肯轻易出局,他立刻以自己是企业顾问为由,要求进入年会会场。

谁料资本方竟然派出20多个保安将吴国强拦在门外,险些引发激烈冲突。

年会事件让双方的矛盾彻底公开化,CVC索性一把撕下最后的遮羞布,高调将吴国强踢出大娘水饺。

而吴国强也不甘示弱,跑去网上发表了《致全体大娘人的一封信》。

吐槽CVC先整垮了俏江南,如今又想用洋快餐的一套管理办法管死大娘水饺。

然而,饶是吴国强在网上强势发声,只有10%股权的他却再也无法改变大娘水饺日落西山的命运。

CVC一见大娘水饺走了下坡路,立刻变本加厉榨干大娘水饺品牌最后的价值。

然后将商誉尽失的大娘水饺随手扔给格美集团,自己套现离场。

尽显资本嗜血本性。

可怜大娘水饺品牌,就此黯然失色,迅速淹没于快消品的洪流中。

据调研数据显示,2016年,大娘水饺的负债率高达70%。

待到2020年,大娘水饺似乎又想恢复加盟形式,在网上高调打出加盟广告,并给出极度优惠的加盟费,却应者寥寥。

据大娘水饺官网显示:

截止2021年一季度,大娘水饺曾经遍布全国的加盟店,除湖南、江西、广东、北京有零星小店外,几乎全部萎缩到江浙沪一带。

门店数量也由鼎盛时期的450多家,降到272家,再不复昔日风光。

其实,当初吴国强将大娘水饺交给资本时,就注定大娘水饺的悲惨命运。

因为资本没有如吴国强一样的创业者初心,他们只会用资本运营的方式,最大程度攫取品牌价值。

一旦品牌失去价值,这些资本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品牌丢弃。

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继续完成资本永不眠的逐利之旅。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梨院月夜

0 评论: 1 阅读:219
评论列表
  • 2021-04-05 04:56

    资本就像消耗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不是自己生的怎么会心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