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新片惹哭众人:男人可以又丑又老,女人绝对不行

你好吴所畏 2020-11-22 12:45:47

赵薇发起的女性独白剧《听见她说》上映了,看完第一集《魔镜》,我深切地感到“这不就是我的心声吗?”

活在“他审美”中的女孩齐溪,每天花两小时,化最精致的妆,花三小时照镜子,再花几十分钟拍照P图,发朋友圈。

付出6小时的时间精力,只为了得到评论区里那一句“宝贝你好美”。这是她一天最开心的时候。

可卸掉妆后,她无比迷茫:什么是美?谁定义了这种美?我塌鼻梁,大腮帮,两眼眼距宽得像太平洋,骨架还大。我美吗?

“他审美”下,齐溪活在深深的容貌焦虑中。为了迎合“美”,她每天穷尽心思装扮自己,可越迎合,越厌恶自己真实的容貌。镜子里的倒影美得像女明星,她深深感叹:多丑啊。不自信,迷失自我,焦虑压抑,浓妆艳抹,粉饰太平……她喜欢同学会上的称赞,喜欢曾经看不起她的男神的追捧,喜欢校花的嫉妒。可唯独,她无法喜欢自己。她问镜子:“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难看的女孩?”“是我。”没有化妆和P图,她什么也不是。生活被化妆压缩到逼仄,她停不下来。双眼皮贴无意掉落,她浑身发抖;卸掉妆后,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丑陋的女人。在这个“颜值”盛行的世界,人们信奉“好看就是正义”。无论择偶,求职,求学,机会总是留给长的好看的人。单一的“他审美”体系下,“好看”精确到眼睛多大,鼻子多挺,下巴多尖。

可这世上有多少天生丽质的美人?太罕见了,小眼睛塌鼻梁双下巴,不符合“他审美”的女孩更多。没有人知道,她们为了迎合“美”,付出了多少努力去学习化妆,P图,健身,穿搭,整容。可任何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评价她们,从脸到胸到脚后跟,仿佛拼尽全力去迎合“美”,就是为了取悦他人。这真的对吗?就像《魔镜》中齐溪自问:一定得是巴掌脸吗?一定得是九头身吗?一定得是筷子腿吗?一定得高吗?一定得瘦吗?一定得白吗?一定得有胸有屁股还得瘦吗?是谁定义了这样的标准,这样的标准又是为谁定义的呢?

01

是谁引发了容貌焦虑?

芒果台综艺《你怎么这么好看》,节目组邀请几位对容貌不自信的素人女孩,由几位明星“改造”她们的外形。有的明星深受刻板偏见之苦,比如范湉湉曾被群嘲“太肥像大妈”,可当她有机会评价美,她也成了群嘲别人的那一方。

女孩衣柜里有几件造型夸张的衣服,一位明星发现后大笑,还把衣服拿给范湉湉看,她捂住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导致女孩的审美遭到群嘲。喜欢小众类型的衣服,有什么错呢?别人热爱的服装爱好,有什么好鄙视的呢?可是这档节目,就是把单一审美当成绝对正义,去强迫,约束素人女孩改变自己迎合审美,如同灰姑娘的姐姐削掉脚后跟,血肉模糊地穿不合适的鞋。女孩坦然自己对容貌自卑,明星们却嘲笑她过度P 图美颜的照片;职场白领工作太忙没时间打扮,明星们硬是要她学化妆美容健身;中年妇女被儿子嫌弃“不漂亮”,明星们非要她迎合年轻人的审美;全职妈妈忙于养娃疏于打扮,明星要要求她给丈夫道歉……《你怎么这么好看》在豆瓣上获2.2低分,有网友质疑:为什么要求所有人都是你们想象中应有的样子?为什么女人必须得有女人味?就像《魔镜》中齐溪说:“一定得又白又瘦”,我质疑的不是又白又瘦,而是“一定”。

讽刺的是,就在齐溪说这话时,弹幕飘过一大片“皮肤好差”“鼻子好塌”“气色真的好难看”。连为女性发声的独白剧,都遭受到“他审美”的质疑,可想而知,生活中活在单一审美下的女孩,承受着多么大的容貌焦虑。女明星江映蓉因为身材健美,不够“白幼瘦”,遭到网友恶意的攻击,团队要求她“做好身材管理”。江映蓉不理解,她非常喜欢自己的身材,健康就是美。反观一些艺人为了瘦,选择极端的减肥方法,甚至不吃不喝,对比起来,还是自己的黑皮肤和翘臀更可爱。

“胖和瘦更多是个人审美,是一种状态,审美不应该单一化。”瘦了就能获得幸福吗?美了就能赢得天下吗?迎合了“他审美”,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吗?并不是。我们之所以迎合审美,只是为了单一审美之下的缓解容貌焦虑,藏在这份焦虑背后的自我否定,才是单一审美的真正源头。

02

容貌焦虑,自卑和从众心理的产物

“穿着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高兴地走在街上,这时耳边传来一句:那个穿裙子的女的好丑。一瞬间,自信全盘崩塌,从此以后,我再也没穿过那条裙子,也再也不认为自己好看。”容貌焦虑的源头,青春期就已经埋下。17.8岁的青少年追求同一性一致,渴望被他人认同,如果经常被排斥拒绝,同一性混乱,就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所以,青春期的女孩特别爱美,她们愿意为了交朋友,花很大精力梳妆打扮,好让自己加入某个团体,赢得他人的喜欢,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这个时候如果总被人嘲笑“丑”“肥”“土”,被团体拒绝,被他人拒绝,形单影只,受尽羞辱,创伤在记忆里留下阴影,足以影响一生。

从青春期步入成年早期后,我们开始具备自己的视角,价值观也逐渐成熟,但不代表我们可以不再为他人的意见动摇。因为步入社会后,在群体无形压力下,我们会不由自主与多数人保持一致,这种随大流的心态,被称为“从众心理”。个人的能力,信心,自尊心,社会赞许多寡,和从众程度息息相关。青春期对外表感到自卑的女孩,相比对外表比较自信的女孩,更倾向于为了争取他人好感,做出一些迎合别人的行为。男女两性中,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从众,她们热衷于逛街购物刷抖音,有太多机会被“他审美”体系下的穿搭妆容影响,卷入到单一的审美体系里,为别人的好评拼尽全力打扮自己。有人盲目从众,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喜欢什么,当真以为这种单一的美,就是美的全部定义;也有人策略性从众,为了谋职升职,不得不把自己打扮成别人喜欢的样子,来获得更多机会。

无论哪一种从众,都扩大了“他审美”的影响力。由于从众效应引发的群体认同,只要有一个人认为“这就是美”,就会有更多的人信以为真。因为群体认同背后,藏着“不被认同的恐惧”。害怕孤立,害怕排挤,害怕被否定……为了明哲保身,我们将自我个性淹没在他人评价里,压抑得快要窒息。最终,我们成了扼杀多元化审美的始作俑者,又成了单一审美体系下的牺牲品。

03

如何摆脱容貌焦虑?

西英格兰大学外貌研究中心教授尼古拉.拉姆齐等人,多年研究发现,许多人都会对自己的外貌感到焦虑,其中包括“兔唇”等天生生理缺陷者,也有相貌平平的普通人。他指出,这不是外貌本身的问题,而是一种外貌带来的心理障碍。《魔镜》中齐溪喜欢照镜子,其实可以作为一种自我疗愈手段,通过反复夸奖自己“很美”,来潜移默化提高自己对外貌的正面认识。这也是为什么:觉得自己丑的人,总会越看自己越丑;对外貌自信的人,总会越看自己越美。通过学习化妆,健身,美容,来提高他人对自己的积极认识,也是有效的缓解容貌焦虑策略。《外貌心理学》研究证明,化妆可以弥补缺陷,让人变得更加自信从容,但过度依赖化妆,又容易让人觉得不化妆不敢见人。

有的时候,我们会把外貌上的修饰,看成“隐藏真实自我”的手段,觉得卸了妆没有人会爱自己。但把它当作一种生存技巧,帮助我们争取那些有利于我们的评价,由内而外树立真正的自信,其实更有助于我们接纳真实的自己。“我”还是那一个我,但“我”看待自己的角度变了,对外貌的看法也会相应改变。这世上没有一张完全相同的脸,所谓美,不是去制造单一的审美体系,而是从不同的脸上发现不同的美丽。大眼睛迷人,小眼睛温柔;尖下巴好看,双下巴可爱;大胸女孩性感,平胸女孩干练。就像齐溪在《魔镜》采访中说:漂亮和自信,我愿意选自信。自信的人是独一无二的,她相信自己不可取代,而且,她一定是漂亮的。点个在看,愿你拥抱一份独一无二的美。

0 评论: 0 阅读: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