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番外80:来自陆绎的安全感,别担心,一切都由我来处理

Sunshine的小世界 2020-08-01 10:09:44

瞧着脑袋都要低到地上的姑娘,陆绎抬起她的头,四目相对,认真的说道“今夏,我很高兴你能如此珍视它,所以不要觉得没面子,但不管怎么样都要以自身安全为第一,知道吗?”

“知道了,我又不傻,再说今天就算没有手铳,还有大杨在呢,没事儿的”像是想起什么,又很担忧“大人,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小事儿,你没事就好,别怕,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嗯?”

“嗯!大人最厉害了,有大人在,我什么都不怕!”今夏笑眯眯继续说“大人,这些是给我准备的吗?”

“……”陆绎只笑不语。

“是不是嘛?”

“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一口一口往嘴巴塞着糕点的姑娘,笑得甚是开心,可不就是很有意思吗?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今夏就把桌上的糕点消灭完了,端起陆绎刚递过来的茶,“咕咚咕咚”几口下肚,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

“有这么好吃吗?怎得这般爱吃糕点?”

今夏一听糕点就来劲了,恨不得他下次能多备一些才好,絮絮叨叨“糕点当然好了,不禁味道好吃,还能填饱肚子,这样的美食自然是多少都不嫌多……唔——”

突如其来的吻,炙热缠绵地落在今夏唇上,唇齿相依,相爱的两人久久才分开。

陆绎拢了拢今夏耳边的几丝碎发,声音透着无限温柔“如夫人所言,味道果然是好——”

“大人不许说了”今夏上手捂住他,转移话题“岑福跟莫大人呢?”

“管他们做甚?”

“不是啊,大人,你看我刚把人押回六扇门审讯,你这边马上就收到状告我的信息了,这不明摆着就是找我们麻烦的么?我怀疑这就是一个套,大家一起商量应对之策!”

陆绎笑了笑,拍了拍她“瞧把你给聪明的,放心吧,已经让莫然去六扇门提审孙老六了,等会儿一起去看看”

“为什么不直接让岑福跟我一起带过来呢,还让莫大哥单独跑一趟——”随即脑中灵光一闪,马上夸赞“大人不愧是大人,真厉害!”

今夏这夸奖对陆绎显然而言很是受用,得意的挑眉一笑。

岑福进来说莫然已经把人带到诏狱了,让陆绎这就过去,今夏乐呵呵的跟上,刚走出办公间就碰到了杜炜,显然是来找陆绎的,阴阳怪气的问“看来岑校尉很是速度嘛,这么快就把人带过来了,不知陆大人可审讯出结果了?”

“这审讯的事情就不劳杜大人费心了,等结果出来陆某自会拟文连带证据一并奉上,杜大人可还有其他吩咐?”陆绎很是冷冽的开口。

杜炜很是看不惯陆绎这副眼中无他的样子,又不好明面过不去,皮笑肉不笑“既是如此,还请陆大人尽快给出结果,毕竟事关百姓状告公职人员,不容忽视”

三人来到诏狱审讯室的时候,尚未上刑罚呢,惯偷孙老六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一看今夏还感觉自己看到了救星一般。

“袁捕快,按照大明律例,我偷得那点东西完全不至于来此地呀,你那手绳最后也还你了,你快给解释一下,放我出去!”

说起这个今夏就来气,到底不能在一众锦衣卫面前做出有损形象的事,“敢情你还知道有大明律例的存在啊,三番五次的偷人家东西,你这就是罪有应得,说!为什么要状告我!”

状告?孙老六一脸懵“姑奶奶,什么状告?我几时状告你了?”

“还不说实话!”今夏上前一步目光清冷的盯着他。

“我真冤枉呀,从被你逮住,直接带回了六扇门,审讯的时候你也在场的,再就被锦、锦衣卫带到这儿了,我如何状告你?”

“大人,这?”今夏抬眼望向陆绎。

“岑福!”示意岑福把杜炜给的状告文书取了过来拿给孙老六看,陆绎开口“既然你说不是自己状告的,上面的笔迹跟手印如何解释?”

孙老六感受到陆绎这浑身散发的寒气,磕磕巴巴“大、大人,小的完全没见过这个东西,绝对没有在上面摁过手印,还、望你明察!”

“从头至尾把你这次偷窃到被抓的细节阐述一遍!”

拿到孙老六的阐述供词,陆绎查阅了一遍,直接吩咐“岑福,把这个给杜大人送过去”

今夏急忙掏出自己带来的文书“大人,这是缉拿孙老六的文书,还有我手铳的审批文书”

陆绎看了她一眼,自然知道她这是想要当证据的,“你收好吧,不用这些!”

“啊?”今夏不解。

莫然笑着解释“你这平日里机灵的很,难道没看出来这不过是杜炜给你家夫君找的麻烦啊”

不想今夏多想,陆绎皱了皱眉“就你话多,把人给带回刑狱去吧!”

“真是过河拆桥!”

全然没理会莫然的抱怨,陆绎看着有些沉默的今夏,原来还真的是自己给大人添麻烦了,“在想什么呢?”

今夏闻言扬起笑容“在想等下去吃什么啊?已经过下职的点了吧!”

“嗯,那你好好想,现在陪我去把这个案件的卷宗写一下”迎上今夏不解的眼神“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案子,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完的,以免落人口舌”

今夏一边吃着新备的糕点,一边瞧着案桌前执笔的陆绎,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看不够呢!

“夫人要是饿了呢,就再吃一些糕点,别一直这么盯着我看,也解不了你的饿”陆绎头都没抬一下,一边奋笔疾书的说道。

“咳咳、我就是在想大人为何怎么都看不够,还是这么好看”

闻言的陆绎手中一顿,终是抬头笑看着眼前的人,也不说话。

今夏这才反应过来,糟糕,自己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只好转移话题“大、大人,你要不吃糕点?”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不让你看我”

“我、我——”怎么都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再说了,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我移不开眼神了,不是吗”

事实是如此,但能不能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这下今夏是真的一脸无语了……

注:本文由Sunshine的小世界原创,欢迎关注,一起分享成长。

1 评论: 0 阅读: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