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家班3大打星,有人是“超级替身”,有认识洪金宝的“教父”

苟且得观世界 2022-01-14 10:09:40

文:思琦说

1979年,以成龙为首的“成家班”正式成立,又称“成龙国际特技队”。

除了成家班之外,另有以刘家良为首的“刘家班”、洪金宝为首的“洪家班”、袁和平为首的“袁家班”等最具代表性。

正是这些老牌打星们的倾力奉献,才缔造了香港功夫片的辉煌时代。

如今,虽然功夫片已经跌下神坛,老一辈打星也已日薄西山,但他们的传奇故事,仍在坊间流传。

本期,思琦带大家一起走进成家班的3位当家打星,有人是洪金宝的“教父”,有人是“超级替身”,有人曾是“七届泰拳王”……

一、“邪恶反派”冯克安

冯克安成家班的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演技精湛的老戏骨,曾出演过诸多经典作品。

冯克安1950年出生于广东,家里兄弟姐妹多达11个,他在家中排行老七。

冯克安之所以能够进入演艺圈,主要得益于他有位做导演的父亲——冯峰。

那年,10岁的李小龙还叫“李龙”,他的电影处女作《细路祥》,导演便是冯峰。

凭着父亲强大的人脉,冯克安从小就跟着刘家良、唐佳等武术大师学习,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功夫。

自6岁开始,他接连出演了《同捞同煲》、《星月争霸》、《小孤女》等电影,妥妥的一枚童星。

但相比红得发紫的妹妹冯宝宝,冯克安的名气小了许多。

上世纪60年代,张彻加入邵氏后掀起了“新武侠热潮”,冯克安便开始从武行做起,此间曾接触过咏春、洪拳、少林拳等多派别的武术,所学驳杂。

与此同时,他还跟着众多导演学习了编剧、拍摄、剪辑等方面的知识。

70年代初,20岁出头的冯克安多才多艺之人,长相却让人不敢恭维。

喜欢邵氏电影的朋友,想必都对冯克安出演的角色记忆犹新。

影片中的他,不但长得贼眉鼠眼,邪魅的笑容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正因为长着一张恶人脸,冯克安的戏路受到了很大限制,只能扮演穷凶极恶的反派角色。

却也正因为这副长相,每当他扮演坏人时,总能做到游刃有余,驾轻就熟。

邵氏期间,他参演了《小煞星》《龙虎斗》《十三太保》等多部功夫片,坏人形象深得众多导演赏识。

通过多年的学习,冯克安加入成家班之前,便已经掌握了很多电影方面的知识。

那年,洪金宝打算自己执导一部功夫片,但他担心经验不足,因此迟迟不敢尝试。

这时,他便问“前辈”冯克安:“您觉得我能做导演吗?”

眼看这位小兄弟踟蹰不决,冯克安便鼓励他:“肯定行呀,如果你想拍,我来帮你写剧本。”

就这样,洪金宝成功献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三德和尚与舂米六》,上映后赞誉满满。

多年后,当洪金宝在节目中谈及往事,仍由衷敬佩地表示:“冯克安就像是我的教父一样,我跟随他好多年,拍摄了好多电影。”

加入成家班之后,成龙同样对冯克安敬佩有加,两人虽然戏里经常演死对头,生活中却情同手足。

此间,两人合作了《龙少爷》、《师弟出马》、《警察故事》等多部功夫片,两人的精彩对战,直教功夫迷们大呼过瘾。

除此之外,冯克安出演的《洪拳小子》、《赞先生与找钱华》、《无招胜有招》等作品,也足见其深厚的武术功底。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传统功夫片渐渐跌下神坛,冯克安于1995年拍完《鬼巴士》后,自此退出了影视江湖。

直到2002年,受周星驰之邀,儿孙满堂的冯克安因为技痒难耐,于是他决定复出过过戏瘾。

在《功夫》一片中,冯克安扮演“天残地缺”中的“地缺”,武力值爆棚。

但当两人遇到技高一筹的“神雕侠侣”时,最终未能逃脱被灭的命运。

此后的演艺生涯中,冯克安接连出演了,《锦衣卫》、《一代宗师》、《夺帅》、《叶问2之宗师传奇》等电影,在摇摇欲坠的功夫片中再现风采。

2016年3月2日,冯克安因食道癌在香港去世,享年66岁。

如今,冯老前辈已走6年,而《功夫》中的那句经典台词,是影迷对他的哀思: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二、“火星怪人”蒋荣法

提到蒋荣法这个名字,熟悉的人肯定不多。

但说到成家班的“火星”,功夫迷们便不会陌生了。

成龙的诸多作品中,一位高大威猛且傻萌的大汉特别醒目。

尤其他那张大嘴,更是成了每次出场的重要标志。

他便是蒋荣法,成家班中不可或缺的金牌配角。

1954年,蒋荣法出生于上海,小时候非常调皮捣蛋。

为此,母亲将他送到唐迪创办的“东方戏剧学校”,与程小东等人成了同门师兄弟,主要学习北派功夫。

8岁那年,蒋荣法参演了胡金铨执导的电影《和我痛饮》,和“七小福”中的的成龙不期而遇。

因戏结缘,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为今后的紧密合作奠定了基础。

上世纪60年代后期,随着戏剧文化失去市场,东方戏剧学院也因此迎来了低谷期。

1966年,邵氏打算开辟“新武侠”先河,正积极筹拍《大醉侠》。

为了找合适的小演员,导演组将眼光瞄向了于占元的“七小福”。

由于当时和于占元没谈成,只好转向唐迪。

看过《大醉侠》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忆犹新,此片中的童星们,便有程小东、徐忠信、蒋荣法等人。

进入影视圈后,蒋荣法凭着过硬的武术功底,开始从“龙虎武师”做起,其实就是所谓的“替身”。

少年时期,蒋荣法已经长得人高马大,但他的相貌经常被同事们嘲笑。

更有好事者,戏称他为“火星怪人”。

那年,导演打算在制作剧幕时加上蒋荣法的艺名,便问他的意见。

由于没做好当“正式演员”的准备,蒋荣法呆立一旁,一时无计。

最后,导演跟他提议,何不将“火星怪人”中的“怪人”去掉,以“火星”做艺名。

自此,蒋荣法用“火星”之名闯荡演艺圈,而且一用便是一辈子。

效力嘉禾期间,火星参演了《精武门》、《龙争虎斗》、《死亡游戏》等功夫片,但都是些打酱油的角色。

直到成龙的“成家班”成立,火星才迎来了演艺事业的春天。

火星和成龙从小就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因此只要成龙拍片,都会带上他。

1982年,成龙决定捧红这位好兄弟,便在《龙少爷》中为他安排了男二号“阿勤”。

该片中,两人俨然一对欢喜冤家,一起打架一起泡妞,尽管争吵不断,最后却联手御敌。

此后,火星献出了诸多滑稽搞笑的角色,每一个都令人印象深刻。

有如警匪片《A计划》中,他是队长“马如龙”的得力手下,频频犯错,总让人给他“擦屁股”。

《A计划》之所以能够成功拍摄,火星功不可没。

在拍摄跳钟鼓楼那段戏时,距离地面高达15米,一个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为此,成龙迟迟不敢往下跳。

后来,在大师兄洪金宝的鼓励下,成龙虽然鼓足勇气跳了下去,但也因此受了重伤。

为了赶进度,火星自告奋勇地以替身身份拍了那段戏,拿到了5000元的奖金。

要知道那个年月,这份奖金便已经是很多白领一年的工资。

此外,火星还是《警察故事》中爱出错的“大嘴”,也就是所谓的“猪队友”。

1986年,成龙创建了“威禾电影公司”,对火星的扶持力度更上一层楼。

在功夫片《扭计杂牌军》中,火星成了男一号,另有高飞、刘嘉玲等人为之做配。

遗憾的是,该片票房惨不忍睹,令成龙苦不堪言。

可即便如此,成龙依旧对这位好兄弟不离不弃,继续带着他出演了《新警察故事》《双龙会》《飞鹰计划》《重案组》等影片。

1992年,成龙拍完《飞鹰计划》解散成家班,诸多成员开始分崩离析。

而此时,他仍将火星带在身边,可见兄弟情深。

千禧年之后,随着内地影视业的崛起,香港功夫片几乎完全失去了主流市场。

年过半百的火星,他已经将自己和演艺事业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从未萌生退意。

前后几年时间里,他出演了《神枪手与智多星》《宝贝当家》《怒火街头》《巨轮》等多部影片,身手依然矫健如初。

前不久,当火星再次出现在屏幕时,年近古稀的他已经胖了一大圈,再无昔日雄风。

但他仍坚信自己还能打,能够为功夫电影贡献一份力量。

事实上,洪金宝、成龙、李连杰老牌打星都老了,火星又岂能不老呢?

而那些看着香港功夫片长大的观众,亦同样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被生活的油盐酱醋逐渐稀释……

三、“七届泰拳王”卢惠光

相比上述两位成家班成员的“歪瓜裂枣”,卢惠光长得高大俊朗,身手更为不俗。

而他在成家班的地位,影迷朋友更是有目共睹,被戏称为“成龙的死对头”,以及“成龙的御用保镖”。

1959年,卢惠光出生于泰国,从小就是个武痴,把李小龙当成终极偶像。

孩提时期,他经常偷偷练习跆拳道和泰拳,将沙袋和双节棍当成“玩具”。

练习数年后,他想着验证一下自己的功夫到了什么境界,便向同学发起了挑战。

结果,对方将他打得遍体鳞伤,输得惨不忍睹。

此次铩羽,卢惠光终于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却也让他更加努力练功。

20出头时,他不远千里来到有着“东方好莱坞”之誉的香港,梦想着在这片土地干出一番事业。

刚到香港,卢惠光迫于生计,曾做过酒吧吧员、打杂等工作,什么苦活累活都做过。

上班之余,他还拜在“拳神”苏世龙门下,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提升。

彼时,香港盛行比武,每年都会举办擂台赛,而且奖金颇为丰厚。

1984年,25岁的卢惠光参加了香港泰拳比赛,和曾经的泰拳王不期而遇。

在众多质疑声中,初出茅庐的卢惠光,几个回合便将泰拳王打得落花流水,成功系上了金腰带。

此后,他又连续6次拿下该赛事的冠军,成为享誉拳坛的“七冠王”。

虽然是实力雄厚的泰拳王,卢惠光一家的生活质量却并未得到很大的改善。

凭着一身硬功夫,他在一家高档迪斯科得了一份安保的工作,收入还算不错。

在那家迪斯科,经常有大牌巨星光临消费,成龙、李修贤等人便是常客。

某次,恰逢成龙和李修贤正在包间闲聊,房门突然开了,进来的便是卢惠光和他的一位朋友。

原来,卢惠光的朋友知道成龙和李修贤均是电影界大佬,便想着为他们引荐卢惠光

搞笑的是,看中卢惠光的并非擅长武术的成龙,而是“文人”李修贤。

在李修贤的带领下,卢惠光跟着他拍了几部电影,但由于没上过专业的艺人培训班,因此表现差强人意。

无奈之下,卢惠光回到了原来上班的地方,再次和成龙相遇。

那时,成家班已经人才济济,但成龙知道他是“七届泰拳王”,求才之心若渴。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跟着我吧!”

听闻此话,卢惠光喜不自禁,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次日,成龙便将卢惠光签至麾下,并让他兼任私人保镖。

卢惠光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和成龙的签约,一签便是30年。

做保镖之余,卢惠光也会成龙被安排到片场学习如何控制力道。

因为成龙很清楚:对于一个没有演戏经验的实战高手来说,很容易伤到同事。

刚开始的数年时间里,卢惠光虽然也出演了多部电影,但大多扮演一些戏份不多的小跟班之类的角色,谈不上什么影响力。

直到参演《醉拳2》后,凭着那惊爆观众眼球的“一字马”,才自此打响了名气。

该片中,除了卢惠光的“惊天一字马”之外,黎强权的“凌空三连踢”也堪称一绝。

此后的《宝贝计划》、《少年阿虎》、《新警察故事》、《雷霆战警》、《古惑仔》、《尖峰时刻》等多部作品中,影迷都能欣赏到卢惠光的出彩发挥。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连杰和谢苗主演的警匪片《给爸爸的信》中,于荣光、卢惠光和倪星,三大功夫反派齐上阵,凌厉狠辣的腿功逼得李连杰节节后退,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该戏打星阵容之强大,堪称空前绝后。

功夫片的鼎盛时期,卢惠光的敬业程度备受赞誉。

据悉,在拍摄《麻雀飞龙》时,赵文卓由于控制不好力道,一脚踢中了卢惠光的脑袋,导致他当场休克。

待悠悠醒过来,卢惠光并未住院治疗,而是顶着伤拍完了那场戏。

参拍《杀出香港》时,同样是因为对手力道把握不好,卢惠光被一拳击裂了眉骨,鲜血顿时汩汩流出。

或许是“入戏太深”之故,待卢惠光把那段戏拍完,半条河水都被染红了。(拍摄地点在河内)

谈及卢惠光的实战功底,看过《A计划续集》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忆犹新。

该片中,他和成龙的打戏堪称教科书级别。

刚开始,两人拳脚相加,卢惠光明显占尽了上风。

但因为剧情需要,最后“无奈”被成龙逆袭。

兜兜转转间,卢惠光成龙鞍前马后了30年,兄弟情深应该不言而喻。

然而就在2009年,自打“龙嫂”林凤娇接管公司后,便遣散了多位成家班的老伙计,卢惠光同样位列其中。

根据香港法定的裁员计算,卢惠光将会拿到50万港元的遣散费。

可现实是,他只拿到10万元。

为此,面对媒体时,他冷心地丢下了一句话:“不想评论,天在看!”

失去成龙这棵大树之前,卢惠光也离婚了,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的他,经济上十分拮据。

据报道,当年为了送两个孩子出国,他甚至动用了积攒多年的棺材本。

就连带孩子到公园玩,也是去免费的地方。

如今,卢惠光已经63岁了,年过花甲的他,仍不断在演艺圈中寻找机会。

常言道: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明星大腕也好,普通百姓也罢,为了生活,无论如何也要紧咬牙关,继续砥砺前行……

0 评论: 0 阅读: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