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新入职就被同事性侵,强奸犯却升职加薪不耽误?!

英国报姐 2020-05-27 10:55:28

一个刚刚走出校园、进入职场的大学毕业生,获得了一家国际大公司的offer,这几乎就等同于,光明的未来向TA敞开了大门。

但Taylor Gilbert的故事却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走向,

她22岁满怀憧憬地进入大公司,入职两周后被强奸,之后五年里不断地被不同男性同事性骚扰。

这与她想象中的职场截然不同,高端大气的国际公司,实际的工作环境却是充斥着酒精以及性交易、性骚扰、性侵犯的厌女文化。

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不仅没有带来任何的提升和成就感,反而把她打下了十八层地狱。

五年后的现在,她身心崩溃、疾病缠身,在职场上被处处针对,不得重用,而那些强奸她、骚扰她的男人们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入职两周后被男同事强奸

当你搜索“Indeed”时,网页会出现“全球第一的工作搜索应用”、“全球领先的招聘网站”等字眼。

毫无疑问,这是一家在求职网站领域里做得出类拔萃的大公司。

对于任何一个刚刚毕业、还没有经历过职场生活的人,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大公司的offer绝对是终极目标了。

22岁的Taylor Gilbert在2015年进入这家公司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做梦,这完全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工作。

那时她刚刚从克利夫兰搬到纽约,这份工作不仅是她职场生涯的开始,更是她独立新生活的开始。

虽然当时年轻的她手里积蓄并不多,要在一个像纽约这样的大都市里生活多少有点拮据,但她并不在意。

理由当然还是因为这份梦想中的工作,任何一个有类似经历的人应该都能感受到那种兴奋和激动。

第一份工作就收获了一个好的平台,就算眼下生活拮据一点,但这份工作一定能成为自己辉煌职业生涯的起点,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会一点点好起来。

她的预想很美好,也很合理,她真的有能力靠自己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生活。

示意图

但现实连这样合理的期望都要打碎,那个她梦寐以求的好工作、大公司其实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泥潭。

一批又一批的新入职女员工就是滋养这个泥潭的养料。

2015年7月,Taylor刚刚入职两周,从纽约被派到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参加一个新的培训。

7月23日晚上,她和一群同事去聚餐,之后又一起去了公司的酒吧,这是一次性质类似迎新会的公司团建活动。

等她喝完回房间的路上,在电梯里她遇到了Aaron Schwartz——当时公司的高级经理。

电梯里的人渐渐减少,到最后只剩下喝醉的她和这个Aaron。

男人径直走向她,开始对她进行性骚扰,当时的Taylor被对方这样的举动震到整个人僵住,再加上她喝了酒,没办法保护自己。

通常情况下,她会推开别人,说“放开我”,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只是僵住了。

电梯开到她那一层,Aaron问,“我可以送你回房间吗?”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说,“不用,我很好”。

但对方并不把这样的拒绝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个已经喝醉的女人早就成了他的囊中物。

示意图

Taylor因为酒精的影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我记得的下一件事就是他在我的床上,压在我身上侵犯我,我感觉极度无力。”

即使是在神智时有时无的情况下,她依然在不停地拒绝,

“我不停地说‘我真的醉了,我真的醉了’”

但强奸犯并没有停下,等到Taylor真正意识回笼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地板上有她的内衣,而浴室的垃圾桶里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强奸犯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备而来,他带着避孕套去参加迎新会,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要在迎新会上狩猎新入职的女员工。

这个女生可能是Taylor,也可能是她们这一批新人中的任何一个,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7月25日,强奸发生的两天后,Taylor去了医院,在医院她做完了一整套强奸检测(rape kit)。

这种检测由专业的医护人员进行,目的是从受害者身上收集证据,证明受害者遭受到性侵犯。

检测不仅可以收集受害者身上的生物样本和具体的伤口,还会通过受害者的医疗历史、情绪状态,详细还原袭击发生的过程和造成的伤害。

之后她又联系了斯坦福德的警察,又做了一套强奸测试。

测试结果是切切实实的性侵犯。

在医疗记录和测试结果确凿无疑的情况下,警方安静如鸡,什么都没做。

在之后的五年里,他们也依然毫无作为,直到五年后的现在,这个案子再次被受害者提起诉讼,媒体报道,事件影响力扩大,斯坦福德警方才说:警局正在调查这起强奸案。

充斥着厌女文化的大公司

在事件发生当时,受害者Taylor并没有向公司报告这件事。

因为老实说,作为一个刚刚来到大城市完全没有站稳脚跟的年轻女孩,刚入职就遭遇了这样的事,她完全被吓呆了。

而且现实状况也让她无法舍弃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她不能让任何事情危及自己的未来。

当时的她可能以为这次强奸只是某个人渣的个体行为,但直到她在这家公司待得久了才发现,整个职场的大环境就对女性充满了恶意。

在Taylor的描述中,这个公司充斥着无处不在的厌女文化。

提倡在每个月的“欢乐时光”(类似团建聚会)里大量饮酒,

公司经常举办“饮酒马拉松”(有时候会称为“培训课程”或者“定向训练”),

鼓励女性员工和男性上司上床,以性资源换取潜在的升迁机会。

这种把女性当做性物品的文化在Taylor所处的销售部门尤其盛行,因为这个部门是男性主导的。

他们会频繁举办“欢乐时光”,女性越是受欢迎,越能“睡得开”,往往就会得到晋升。

女性屈从于男性的环境被一再纵容,在这样的文化里,女性被视为性对象,高度物化,

那些对潜规则说不的女性,等待她们的就只有被排斥、被边缘化,被解雇或者被迫辞职。

(来源:VICE)

“男性上司尤其会把狩猎目标对准女性新员工,

其中很多女孩刚刚大学毕业,正开始要从事第一份工作,她们渴望得到上司的认可和赞同,这是人之常情。”

彼时刚刚入职的Taylor在经历过被强奸的痛苦之后,为了不让自己的前程断送,选择了忍气吞声,没有提出指控,也没有把这件事报告公司。

但她没有想到这家公司的厌女文化之浓厚,

示意图

之后的一年里,在多次来自不同同事的性骚扰,以及在纽约办公室看到强奸她的那名经理、恐慌症发作之后,她终于向直属上司汇报了那起袭击。

2016年3月2日,上司和她进行了一次详谈,

这位女性上司大概的意思就是:表示同情,但拒绝进一步调查,她甚至没有向更上一级报告这件事。

而之后Taylor把这件事告诉更高级别上司后,她得到的回应仍然是毫无回应。

强奸犯高枕无忧、受害者身心崩溃

2015年发生的那一次性侵对于受害者Taylor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她自那之后就患上了偏头痛,并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些都是有医疗文件可以证明的,警方也确认了她的病情。

除此之外,厌女文化充斥的职场环境让她的健康进一步恶化,

包括慢性偏头痛、红斑狼疮、类似中风的症状等等,这些疾病都是在Taylor被强奸后才出现的。

身心崩溃的同时,她在职场上也是走得异常艰难。

职场性骚扰示意图

2019年,她向公司提出,考虑到她的健康状况能不能在家工作,公司的确批准她在家工作了一段时间,

但在她进一步要求额外的住宿条件时,公司的最后通牒到了。

2019年8月,HR给了她三个选择:自愿辞职、被解雇或者继续长期残疾。

要不就离开公司,要不就忍着病痛继续在这个公司里熬着工作,二选一。

Taylor选择是继续留在公司死磕,她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她离开?!

但公司却丝毫没有改变,甚至对她这个受害者的态度坏得变本加厉,2020年2月,公司政策备忘录更新。

核心可以概括为:禁止把性关系作为升职加薪的基础。

而这则备忘录的最后一句是: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任何人。

也就是明摆着说,五年前的那一场袭击,强奸了Taylor的强奸犯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公司也不会对她遭受的歧视和骚扰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不仅如此,强奸犯的待遇还不只是这样被保护。

受害者因为被强奸事业尽毁时,强奸犯却被提拔高升,被派去了下一场“欢乐时光”,捕猎最新一批入职的女性员工。

本周一,Taylor在曼哈顿的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包括Aaron Schwartz(2015年袭击她的强奸犯)、她的前任直属上司、HR还有一个前同事。

Indeed公司在媒体报道后很快做出向媒体发了一份声明。

大意是:我们也是2019年11月才知道性侵指控的,我们知道的时候也很惊恐,马上就让被告(强奸犯)滚蛋了,

被告已经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

那些说我们公司充斥着厌女文化的描述,我们是绝对不同意的,这是对我们这里成千上万员工的冒犯。

(来源:theregister)

后续媒体想知道,强奸犯到底具体是啥时候离开的,公司代表表示:除了之前的声明,不会再发表任何评论了。

基本就是四个字:无可奉告。

事情发展到现在,似乎已经成了Taylor独自对抗一个个庞然大物的战争,

她不仅要对峙侵犯了她的强奸犯,还要对峙包庇纵容骚扰侵犯的公司,甚至是对峙无所作为的警方。

五年的时间里,哪怕她是一个完美受害者,拥有所有的记录、证明、医疗鉴定书,

但无论是公司、还是警方,仍然都没有站在她这一边,他们似乎天然地站在了强奸犯的立场,想都不想地选择保护施暴者。

五年前的案子,前两天媒体采访斯坦福警察局代表的时候,代表说的还是:正在调查这起强奸案。

五年过去了,警方都没查出个所以然,而纵容厌女文化、捕猎新入职女性员工的公司也没有改变。

Taylor却从身心到事业被毁了个彻底,有人可能会问,都已经这么惨了,Taylor干嘛还要坚持跟公司死磕,离开重新开始不好吗?

但事实是,仍然有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女孩像曾经的Taylor一样怀着憧憬的心走进职场,

想要在这样一个大公司、高平台里大展拳脚,却没有想到,她们早已被群狼环伺,被当成了性对象,成为了日常被骚扰、被侵犯的猎物…

Taylor坚持跟公司死磕到底,也许不只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其他女性不再为这样的环境所侵害,她虽然人微言轻,但至少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能够让一些女孩听到,保护她们不被伤害…

1 评论: 0 阅读: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