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美丽人生》!父亲惨死集中营,他靠演技救下百名孤儿

英国报姐 2020-07-07 12:21:55

新冠疫情的来临,让我们很久没有好好接触外面的世界。也是在这个如此艰难的时刻,我们才发现,我们是那么需要艺术来点亮生活。

80年前的法国,一位后来享誉世界的艺术家用表演,治愈了无数父母辈残杀的孤儿的心。

2017年电影导演Jonathan Jakubowicz正在为新的电影写剧本,他对世界上最伟大的默剧演员,剧作家Marcel Marceau,充满兴趣。

他的艺术成就影响到了如今流行文化的方方面面。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源于他的招牌动作;大卫科波菲尔学习他的表演方法。

Marcel Marceau和MJ

街舞中的poping从他的表演中演变而来;漫画《日式面包王》里的夏多,原型就是他的舞台形象。

Jesse Eisenberg在电影中饰演Marcel

Marcel被称为表演艺术的大师,他只用最简单的手势就能表达深刻的情绪。这些都令这位导演着迷,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Marcel获得了如此高超的艺术造诣。

在挖掘Marcel的生平时,他才惊讶地发现,在获得全世界的极高赞誉,收获了无数弟子和粉丝时,Marcel真正的辉煌却不为认知——他是从二战大屠杀中拯救了上百名孩子的英雄。而他的武器,就是表演。

Marcel Marceau生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父亲和祖父都是屠夫,他从小就在肉铺里帮忙,但心中却有更喜爱的事情。

五岁那年,母亲带他去看了卓别林的电影,他被默片里滑稽的肢体语言吸引,从此励志成为一名默剧演员。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在几家小酒馆中兼职做喜剧演员。

马塞尔会用牙刷当小胡子,一会模仿卓别林,一会有趣嘲笑希特勒。年轻高傲的Marcel一心把自己扎进了表演中,以至于忽略了窗外的枪声。纳粹正在逼近法国。

中年时期的Marcel

1938年11月9日,犹太人大屠杀的开始。德国的大街小巷传来尖叫声,玻璃破碎声,枪声。火在烧,数万女人男人被拽着头发到大街上殴打,然后整车送往集中营。

德国几乎所有的犹太教堂被烧毁、超过7000间犹太人的商铺被砸烂。那些玻璃掉落在夜里,被火把照亮反射出的幽光仿佛一地水晶。

这天被德国人成为“Kristallnacht”,既水晶之夜。在破碎的窗框背后,躲藏着很多亲眼看着父母被抓走的孩子。没有人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数百名犹太小孩就成了孤儿。

与德国隔河相望的斯特拉斯堡中,Marcel被他的表哥叫去帮忙。当时法国已经出现了很多准备与纳粹对抗的民间抵抗组织,他的表哥就是犹太抵抗组织的领导之一。

组织的一位富有的赞助人,从纳粹手中高价“买”下了123名父母被送往集中营的孤儿。希望法国能有人能帮忙把这些孩子,藏在自己所有的斯特拉斯堡城堡中。

表哥想让沉迷默剧的Marcel给孩子们表演,让孩子们受伤的心得到一点慰藉。

Marcel并不是个天生的圣人,他起初觉得让自己去逗孩子,是表哥看不起自己的表演事业,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街头卖艺的小丑。但当第一次看到满眼都是恐慌的孩子们被密不透风的卡车偷运到法国时,Marcel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刺痛了。

有的孩子脸上很脏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几个男孩梳着传统犹太教的鬓发,一个女孩抱着小熊娃娃。在几天前,他们和自己差不多,是父母庇护下有着奇奇怪怪梦想的小鸟。

一夜之间他们什么都没了,车上的孩子半数在哭,还有一些或呆滞或恐慌,站在Marcel的面前,用受伤的眼神偷瞄每一个抵抗组织的年轻人。

一群法国接收的犹太儿童

Marcel终极不是狠心的人,他同意了给孩子们表演的请求,并加入了抵抗组织。他跟孩子们接触时却发现非常多问题。

这些可怜的孩子都吓坏了,他们的家没了,这个陌生的城堡是哪里没人知道。对于组织里的女性还勉强可以接触,但像Marcel一样的男性,孩子们会低下头不理,甚至有个孩子害怕得瑟瑟发抖。

100多名儿童大部分是德国人,还有一些奥地利人,说德语的他们一点也听不懂工作人员的法语。

Marcel尝试和一些孩子讲意第绪语(犹太人使用的语言)或德语,但刚刚到新场所的孩子们还很认生,只有少数几个和他交流。

语言障碍和心理障碍的双重困难下,Marcel决定不再尝试用语言沟通,他在饭厅一脚自顾自地表演起来。Marcel对着一个正在盯着他的孩子,做出一副悲伤的表情,然后一只手从下向上一拂,变成了一副笑脸。

这个动作后来变成了Marcel以及默剧表演中的经典动作,但那时,他最大的成就,就是靠它让那个孩子笑了出来。

一次小小的成功后,几个孩子也大胆地偷过来看,Marcel开始表演更多的东西。他用面包做船火柴,示意孩子们吹灭上面的火柴。

小朋友弱弱地吹出一口气,Marcel却好像表演得像被大风刮过一样,连连后退。他又示意让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向他吹气,他一下子被得东倒西歪,一下子表演在狂风里边打滑,边前进。(这就是太空步的由来)

其他人的笑声吸引了其他还在为新环境紧张的小孩,一个个好奇的小脑袋挤上前去,然后每个人都在Marcel滑稽的样子面前笑弯了腰。

Marcel也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优秀的演员,不该是被束之高阁的艺术品,只能供少数人欣赏。当孩子们对他的小节目露出笑容,甚至有的小朋友主动跑来和他搭话时,Marcel第一次感到了表演的意义。

让人笑,然后更坚强的活下去。

孩子们快速和Marcel熟络起来。Marcel给他们表演,教他们表演。和Marcel在一起玩耍时,可以暂时忘掉失去父母的伤痛,越来越多孩子敞开了心扉。

但事情还在不断变坏。Marcel 17岁那年,希特勒入侵法国,位于边境的斯特拉斯堡岌岌可危。并扩大对犹太人的迫害,作为“优化”雅利安人的一部分,儿童也将被大批关进集中营杀死。

早在柏林,盖世太保就对斯特拉斯堡藏匿犹太儿童的事情有所耳闻。为了争夺“123个人头”的荣誉,几个党卫军军官已经把目标瞄准了Marcel和孩子们所在的城堡。

被盯上的犹太抵抗组织成员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123名儿童全部转移到其他城市。但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听从Marcel和其他人的指示,并学会如何躲藏纳粹。

一周多的时间里,Marcel和孩子们一起做紧急情况演习。他会贴上小胡子,装成希特勒的样子,说一些滑稽的德语。告诉孩子不要怕,我们来玩个游戏。

他还会他也教孩子们还模仿动物装死,用默剧表演让焦躁的孩子安静,当给出“纳粹来了”的信号,大家就要学Marcel一样不说话,玩藏猫猫。

电影《美丽人生》中,教孩子躲纳粹的情节,真的就在Marcel的世界上演。

美丽人生

德国人正不断接近斯特拉斯堡,现在必须离开了。Marcel和朋友们把100多名孩子伪装成法国童子军,剪掉男孩们的犹太发型,改变在公共场合的饮食习惯,不能再做礼拜。

在犹太新年的前一周,Marcel和犹太抵抗组织的朋友们,分批次带领123名儿童向南方迁徙。行军途中,他们走在还没沦陷的法国,最后一次放声唱着圣歌。

孩子们被顺利送往法瑞交界的里昂。不久后,斯特拉斯堡被德军占领,6月,巴黎沦陷。法国不再有任何一片土地对于犹太人来说是安全的。希特勒说“自由和民主的发源地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

对于这些从德奥逃过来的孩子是如此,对于在生活在法国的犹太人Marcel和他们的朋友也是如此。在危机存亡之际,Marcel不再只是一个逗孩子们笑的表演者,而是生的最后一线希望。他将利用一切才能让孩子们逃出法国。

他把自己的犹太姓氏Mangel改为法国姓氏Marceau。Marcel和表哥一起给犹太儿童们伪造护照,能改名字的就改名字,因为犹太小孩会被丢去德国工厂,而其他种族的童工是犯法的。

名字不好改就改年龄,年龄太小的孩子纳粹也没办法送到劳改营。

犹太人被修改过的护照

但Marcel面临着更大的麻烦,1942年,克劳斯·巴比被任命为里昂盖世太保的头头,外号“里昂的屠夫”。以折磨和谋杀犹太人、儿童和抵抗运动成员为乐。

Marcel的朋友数个被枪决,一些抵抗组织的成员打算去暗杀盖世太保。但Marcel意识到这是一场仅靠民间力量根本无法打赢的战争,这个恶棍死了,还会有下一个。

既然大家随时都会死,不如在向死而生的路上,多救一些人。Marcel认为眼下把孩子们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往安全的国家才是最重要的事。

但邻近的盟国不是被占领了,就是自顾不暇,不再接收难民。Marcel提出把孩子送到瑞士去,作为中立国,他们不接受成人但会帮助所有求助的儿童。

坐火车前往,一定会在边界被拦住。他们只能坐车到离边界最近的地方,然后带着孩子徒步翻越阿尔贝斯山,到达山另一侧的瑞士。

Jesse Eisenberg在电影中饰演Marcel

这中间的过程充满了惊险。每次他都会扮演成童子军的教官,告诉检查的人员他们只是去森林里进行童子军训练。他的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能力很强,从没有被拆穿过。

遇到纳粹突击检查时他就让孩子们唱他之前教过的“万福玛利亚”。纳粹打死也想不到犹太人会唱基督教圣歌。

他还发现纳粹从来都不会检查野餐箱子里的蛋黄酱三明治,因为觉得会弄脏手套和制服。于是Marcel就把很多孩子的无法伪造的证件夹在面包中间。

Marcel每次带领30名孩子前往瑞士,数次在大雪中徒步阿尔卑斯山。期间还被追上来的纳粹追杀。那时他就让孩子玩“藏猫猫的游戏”,躲过纳粹搜查队。

他生长在法德边境,有时遇到德国兵,Marcel还会装作是德国人与他们攀谈,让他们放自己过去。

十几公里的路程中,孩子们坚持不住时,他就会用哑剧或扮小丑的方式安抚他们。然后趁天黑将他们送入瑞士境内,等待那里的救助人员把孩子们接走。

Marcel一生拯救了100多名犹太儿童,从法国到瑞士。二战期间,纳粹屠杀了一百五十万名儿童,而他的表哥和法国犹太抵抗组织总共保护了1万多名幼小的生命。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在家附近被盖世太保抓走,他托人寻遍了,才打听到目的地的名字——奥斯维辛。那是1944年,没人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每周,Marcel会坐在火车站,等从波兰开来的列车,期待着迎接父亲会回家。很多年之后,他才知道父亲死于毒气室。

Marcel加入戴高乐的自由法国军队,继续抗德。

在军队里,抵抗组织里,孤儿院里,他还在为人们表演着自己的绝活,努力让人们微笑。不同的是,Marcel再也不是那个高傲自私的年轻人,他的表演有了生的力量。

Marcel葬于巴黎著名的拉雪兹公墓

战后,Marcel重新回归默剧舞台。除了2001年因人道主义工作被授予沃伦堡勋章外,他至2007年去世,也再没有提起过二战的往事。

2001年沃伦堡勋章颁奖仪式

但过往的经历早就融入了他的血液,流进了他的表演中。人们认为喜剧是“伤痛+时间+笑话”,Marcel的默剧也是如此。

人们终于明白,Marcel的成功不光是因为天赋和才华。更因为他表演的,就是自己的人生。

Marcel创造了著名的形象“Bip”,一个面色忧郁,穿着囚服一样衣服的,高礼帽上插着一朵温柔的花的小丑,带他走遍了全世界。

Bip在台上诸事不顺,做任何事都会倒霉。但当台下的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Marcel就仿佛得到了欣慰。

“我不会谈论过去。我为我的父亲哭泣,我也为数百万死去的人哭泣……命运允许我活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给世界上奋斗的人们带来希望。”

不管我们将要面对什么黑暗,至少这一刻,我们还笑着。

9 评论: 2 阅读:396
评论列表
  • 2020-07-07 19:49

    伟大的人,同时也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 2020-07-07 15:13

    一个高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