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请就位》里,“爹味”十足的影评人

木柚的娱乐观 2021-11-24 23:51:12

从综艺的角度来看,《导演请就位》是成功的,一波三折,冲突不断,话题有了,流量也有了。

可当换个角度,又不同了。

“火大”和“想吐槽”是很多自媒体影评人看完后的最大感受。

我作为一个观众,也有同感。

第一个点,是圈子内的互捧和护犊子现象。

学院派相国强面对评委和观众的“看不懂”十分不屑。

“他看不到(我深刻的东西)。”

相国强的北电一名同事站出来说,“相国强导演他是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的,我敢保证地说一句话,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技术上面不会成为问题”。

电影学院毕业就等于技术没问题,这个推论未来太激进了吧。

何况技术没问题也不等于片子质量好啊。

包贝尔的《哪吒》完成度比较高,点评的时候,现场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型夸夸群,甚至可以称之为捧捧群。

好是可以夸,但不要夸得太过。

就像一些影评人说的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拍出了一部旷世神作呢?

弄得我都想说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懂的都懂。

看人下菜碟,《导演请指教》不是头一家。

第二个点,高高在上。

我知道专业人士会进行审美训练,他们拥有一套美学体系、逻辑体系和语言系统。

但这并不意味着专业人士就能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来启蒙大众。

我记得在一节拉片的课上,老师对其中一个镜头侃侃而谈,不停赞叹其高深,而班里同学却只有一个看法:过度解读。

老师对我们也只有一个评价:不学无术。

这是在讨论艺术,不是在做单选题,既然我们都有各自的看法,既然我们都无法说服对方,那为什么不能让这些看法共存呢?

我不李姐。

说好的多元论,怎么到一些“专业人士”那里就要变成“一元论”呢?

赵文迪说,“我们要告诉你,你们才能从正确的入口进,才能从正确出口出。”

这句话简直爹味十足。

相国强的《哪吒闹海》各种炫技,碎剪、跳剪、手持摄影、移动镜头统统用上,结果连个人物动机都没交代清楚,导致观众看得“一头雾水”。

他说,“电影是会被误解的。”

所以,这就是你各种解释的原因吗?那我们还看啥电影啊,反正都“一头雾水”还容易被眩晕,不如就搬个凳子听你讲书吧。

毕志飞的《新小城之春》被骂得狗血淋头。

毕志飞介绍《小城之春》的历史,被孟中批评:

又是名人名言,又是“新词”(我们国内有些小玩闹造出个新词“媚雅”——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又是各种历史人文知识,像我这种门外汉很快就懵了。

但是好在,我有搜索引擎。

孟中说,“八十年代姜文把《小城之春》送到了法国电影手册的主席”,这话并非事实。

From 豆瓣

详细内容,大家可以看毕志飞做出的回复。

“新现实主义”是意大利的电影运动,和法国人没啥关系。

另外,毕志飞说,“东方跟西方的美学理念,西方好多时候是写实主义,但是东方的这种意境,这种留白的,其实让我们可以去脑补很多不同的东西”,孟中给换成了“西方电影是写实的,东方电影就是写意的”,并加以批判。

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网络喷子的嘴脸。

也就是这一瞬间,我突然不讨厌纯粹的高高在上了,我讨厌故弄玄虚的高高在上。

你要是想启蒙我,那就不要欺负我读书少,随意搪塞我,毕竟我又识字,还会上网。

0 评论: 0 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