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3位太太17个子女,300亿家产成争端,霍家何去何从?

橙子娱界 2022-01-12 20:08:52

霍英东去世至今15年,留下的300亿家产终于还是成了最大争端,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11年,霍家就爆发了第一次争端,不过局势并不明显,如今霍家已经一分为二,原本保持中立的霍震霆也和二弟霍震寰站在了一起,老三霍震宇则是和姐妹霍丽娜、霍丽萍同一阵营。

接下来,他们这场争产大戏一定会越来越精彩,而最终的赢家会是谁?这一场轩然大波会让霍家从港澳第一豪门中退场吗?

时间回到几十年前,看看霍英东是如何组建这个家庭,如何让这个家族一直繁荣下去的?

1930年,7岁的霍英东丧父,家里所有的重担都落在母亲一个人的肩膀上,霍英东亲眼看到母亲为生活操劳,下定决心以后要让母亲过好日子。

即便生活困难,母亲依然从不落下对霍英东的教育,砸锅卖铁也要供他读书,年少时,霍英东就一直是半工半读,在各种地方打工赚取生活费和学费。

在艰难的读完高中之后,原本还想供霍英东上大学,但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了,只好放弃这个想法,霍英东开始出社会讨生活。

一开始他只能在工地上给人当苦力,搬运、卸货,这些事情都是卖力气的活,有时候一天下来累到第二天起不来床,但是到手的钱还不够生活,于是,霍英东在母亲的支持下,就开起了杂货店,靠着做小生意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也正在此时,经过母亲的介绍,霍英东认识了第一任妻子,也就是他的原配吕燕妮,当时吕燕妮只有19岁,但是内心却坚定的跟随着丈夫,为霍英东生下三子三女六个孩子,分别为:霍震霆、霍震寰、霍震宇、霍丽娜、霍丽萍、霍丽丽,吕燕妮不仅共同支撑霍英东的事业,还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霍英东发展道路上,吕燕妮是除了他母亲之外最重要的女人,也是霍英东家族中最重要的人,霍英东凭借积累到的第一桶金又开始转向航运和驳船业务,迅速在港澳两地积累了一定的资源。

五十年代的香港百废待兴,各个地方的人涌入香港,但这个弹丸之地根本容纳不了那么多人,于是住房一时之间疯涨,那些房地产商将一栋楼一起卖,但是很少人买的起,霍英东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先让这些购房者付一部分钱,等到房子盖好之后就分期来付款,不仅可以解决工程的款项,还可以让更多人买得起。

果然这一招受到极大的推崇,原先的售楼方式被全部废除,都采用这种办法,霍英东也趁着这个机会赚了一波,不过就在此时,他的婚姻出现了一点问题。

随着霍英东的事业越来越成功,他也开始参加各种商业活动,有一次,他遇到了那个只有16岁的少女冯坚妮,并且深深爱上了她。

当时所有人都劝阻霍英东,尤其是他的母亲,母亲认为霍英东本就是有家室的男人,这样做是在背叛婚姻,但是霍英东却不管不顾,一定要和冯坚妮在一起。

冯坚妮也很理解霍英东,并没有要名分,和霍英东相恋多年都没有正式过门,甚至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霍英东母亲去世,冯坚妮的名字才出现在家族名单中。

为了给冯坚妮正名,霍英东正式宣告冯坚妮为第二任妻子,但是他也知道不管怎么说吕燕妮也是自己发妻,一定要顾及到她,于是就立下规矩,只有吕燕妮生的儿子将来才可以经商,其他的孩子一律不可以经商。

有了这个明令,吕燕妮开始原谅霍英东,并且一起继续操持这个家。

冯坚妮为霍英东生下霍文斌以及霍文逊,而跟着冯坚妮随嫁过去的霍文芳,则成了霍英东的继子。

一直等到1968年,霍英东娶了三太林淑端,这个家庭关系变得更加复杂,霍英东依然没有给三房太多家族利益,只是给了她一个名分,林淑端自知和其他两房太太斗争得不到好处,于是干脆放弃这个想法,安安心心过自己的阔太生活。

她先后为霍英东生下四个儿子,分别是霍显光、霍显扬、霍显强、霍显旋,这四个儿子平时很少出现,甚至没有任何消息。

这一直是三房的理念,只要低调一点就没错。

1978年9月25日,霍家长子霍震霆大婚,新娘是美丽的港姐冠军朱玲玲,这场婚礼空前盛大,轰动了整个香港,光是酒席就摆了三百多桌。

在婚礼的现场,霍震霆也成了全场焦点,意气风发,十分有魅力,而同样作为霍英东之子的霍震寰,却显得有些低调,商界只知有霍震霆,不知有霍震寰。

实际上这全是霍英东的安排,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这两个儿子,他们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他们有怎样的秉性他一清二楚。

在很多人看来,霍震霆霍英东最为器重的一个儿子,不管出席什么活动,都是带着霍震霆参加,还有在晚年他最看重的体育事业也交给了霍震霆来打理。

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在霍英东的遗产执行人中却没有霍震霆的名字,也就是说,霍震霆没有任何遗产分配的权利。

霍英东生前,把这些问题想得十分透彻,将所有利益都均衡分配了。

早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霍英东将所有重心放在体育事业,长子霍震霆成为他的王牌,一切霍英东不便于参加的活动,全部都是由霍震霆代为参加,慢慢的,就将霍震霆推向了自己精心布置好的计划中。

霍震霆也不辱使命,将父亲交给他的任务很好的完成了,体育界的大佬们,都深知霍震霆就是代表了霍家。

霍震霆性格开朗,喜欢外交,体育事业对他而言再合适不过了,不过生意上的事情反而是不太合适。

霍英东的二儿子霍震寰,同样深受霍英东的喜爱,霍震寰和霍英东不仅外形很像,性格也极为相似,霍英东将生意上的事全部交给了霍震寰,并且在霍震寰刚接手的时候,还给予了很多的帮助,更是手把手带着他成长,霍震寰刚进入家族企业的时候,霍英东让他在自己办公室办公,大小事宜都是亲自教导,这让霍震寰学到了很多商业上的技能,并且继承了霍英东的商业头脑,将商业上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

了解霍家的朋友都知道,霍震寰是几个儿子中最低调的,他尤为神秘,喜欢在平静中暗藏力量,属于闷声发大财这一类型的。

三儿子霍震宇则有些不同,他将利益看得比较重,也比较大胆创新,所以霍英东把南沙项目和一些高科技企业给了霍震宇。

生前,霍英东安排好这些,可以说几十年来相安无事,霍震霆虽然没有得到太大的利益,但是名望却是几个儿子中最高的,他一度被誉为是霍家接班人,还有霍家第三代接班人也是出自于他们家的霍启刚、霍启山。

霍启刚在霍家第三代的地位,可是首屈一指的,在进入家族企业之前,霍启刚就积累了不少的资源和人脉,进入家族企业之后,他慢慢接替了父亲霍震霆的位置,开始打理家族的体育产业,就在2021年12月,霍启刚当选香港新一届功能团体界别立法会议员。

霍启山也同样很优秀,2012年便接任南沙开发建设项目的负责人,并且为霍家规划的发展项目作出巨大贡献,他和哥哥霍启刚携手,共同为霍家的体育和南沙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2006年,84岁的霍英东去世,留下一个诺大的家业,还有至少300亿的遗产,不过,霍英东早在生前就做出了安排,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安排到头来还是出现了问题,留给霍家的,是更大的考验。

对于一个豪门来说,或许争端是很难避免的,但是要怎么将这些争端化解,这才是每一个家族成员需要去做的事情。

2007年,霍英东的妹夫蔡源霖离世,霍英东的妹妹霍慕勤无力监管霍英东遗嘱,把一切事宜全数交给霍震寰和霍震宇,这两兄弟本就是利益对立方,一场“遗产争端战”开始打响。

2011年,霍震宇把霍震寰和霍震霆,兼带姑姑霍慕勤告上法庭,控告的理由是霍震寰私吞家产,其中包括七亿银行存款,七亿海外股份,还有家族企业“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的350股普通股。

霍震寰当然不认,霍震宇也不示弱,两兄弟就这样走上了对抗之路。

一直等到2012年,三兄弟才初步达成一致协议,但是霍震宇不愿意就此和解,他们再一次因为南沙项目爆发矛盾。

如今十年过去,这个纷争升级,他们原先未解决的问题也将在法庭上进行解决。

到底这场利益争端会怎样处理?

其实回过头来看,霍英东的每一个安排都很有深意,至于二房和三房,不允许他们的子女介入商业上的事情,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在保护他们,同时也是在保护家族。

在这里就必须要说到霍英东的继子霍文芳。

虽然有霍英东的明令禁止,但霍文芳却并不遵从,而是一意孤行闯入商界,早在1987年的时候,霍文芳就去往东北,以霍家的名义洽谈一项在当地拆烂船的生意。

当地政府看到是霍家人,想着慎重一点,于是就打了个电话给霍英东霍英东一听十分恼怒,告诉当地政府“文芳和你们谈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也和我没有关系,希望你们慎重考虑”。

碰了一鼻子灰的霍文芳回到家里,马上又遭到霍英东的指责,没想到霍文芳却告诉霍英东“我就是要自己做生意”,霍英东怒火只飚,大喊“你要是执意要去外面做生意,我就和你脱离关系”。

这下霍文芳害怕了,于是好几年都没有碰过生意上的事情,结果等到1991年,他不仅再次做起了生意,做的还是走私的违法生意。

那一次,霍文芳在国外被逮捕,而霍英东并没有马上将霍文芳救出来,而是过了半年,才把他给捞出来,但是出来以后,父子俩关系也彻底破裂了。

霍英东甚至在报刊发表声明,正式与霍文芳断绝父子关系,他的任何生意都与霍家无关。

从此以后,霍文芳几乎沦为霍家边缘人,但他自己并不承认,因为霍英东的儿子这个标签,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好处。

在安分了几年之后,霍文芳开始走捷径,首先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基金,然后到处筹募资金,并且把手伸向了娱乐圈,很多娱乐圈的明星们看到是霍英东儿子的公司,都深信不疑,谁知道这却是一场骗局,金巧巧和田亮等人都被骗了一定的资金。

驰骋商场多年的霍英东明白,实际上要让这个家族的商业帝国更加井然有序,那么真正的掌控人越少越好。

但是如今事态不断发展,证明想要完全安排明白是不太可能的。

不过回看霍英东一手创立的顶级豪门,想想也是极为不易,另外,霍英东晚年一直在政界努力,他把名声看得比赚多少钱更重要,所以才会在之后将体育事业和南沙项目放在重心。

到底儿孙们能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这应该是霍英东弥留之际想的最后一个问题。

0 评论: 1 阅读:680
评论列表
  • 2022-01-13 16:47

    人家又以你何关?人家私事你又何必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