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冰,“急功近利”终将付出代价

资讯评论家 2022-06-22 11:38:31

徐峥:“贾冰是少有的,演电影的时候没有小品痕迹的小品演员”

程野:“我也是个喜剧演员,我在你面前就是个小学生,你不是老师级别的,你是大师级别的。”

郭德纲:“属于贾冰的喜剧时代到了。”

让郭德纲、徐峥,程野等人都赞不绝口,能挑起一个时代的喜剧演员。

到底有多强?

2018年,《欢乐喜剧人》第四季结束之后,贾冰以喜剧大师的身份,步入大众视野。

片约不断,名气越来越大,片酬也越来越高。

别人参加春晚,是处心积虑,求爷爷告奶奶。

贾冰参加春晚,跟回自家探亲差不多一个性质。

4年时光转瞬即逝。

那么,属于贾冰的喜剧时代真的来了吗?

从4年间的春节档电影和电视来看,似乎真的来了。

但这个时代,到底还能不能持续更久的时间,还要打一个问号。

早成者未必有成

很小的时候,贾冰和喜剧。

可以说是毫不相干了。

出生沈阳,爹妈都是老师。

还是优秀教师中,最有人气的两位。

几乎没有人讨厌当语文老师的贾妈妈,她虽然跟不上孩子们的潮流,但课程有趣。

几乎没有人讨厌贾爸爸,虽然他早年间当班主任,会在教室门一米的地方瞬间变脸,板个脸背个手慢慢悠悠出现。

但生活上,从来都是能帮则帮,成绩也远超其他班级。

几乎所有人,都讨厌贾冰

为什么?

小时候爸妈忙,不着家。

早早断了奶,放在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身边。

后来上学回到爸妈身边,贾冰永远是最后一个被接走的。

爸妈得对学生负责,所以哪怕幼儿园离他们的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路。

贾冰也得等到下课后,才能回家。

放养的结果,就是叛逆+淘气。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

孩子再长大点,二老就更发愁了。

管得了事业,就管不了孩子。

管得了孩子,就得放下事业。

更何况这会儿的贾冰已经跟脱缰的野马一般。

你看我,我看你。

最后达成共识:送进部队做真正的男子汉,让教官帮着带带孩子。

当兵离家的时候,我妈穿着高跟鞋,跟着火车,一路哭到了天津。

——贾冰

事情进展得还是比较顺利的。

按照剧本的发展,贾冰未来的生活应该是在部队与炮筒为伍,结婚生子。

最后带着大红花荣归故里。

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过着普通人应该过的生活。

晚达者未必不达

但命运这东西,总会存在各种各样的意外。

晚达者,未必不达。

入伍之后,文工团有活动,下基层表演节目慰问新兵。

作为东道主,炮兵团也需要亲自参与。

一群小年轻大眼瞪小眼,你推搡我,我拉扯你,谁都不爱揽这么个上台的机会。

最后贾冰以英雄的姿态,接下了这个活。

回到宿舍,瞅瞅自己的体型和嗓子,唱歌跳舞那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思来想去,唯一能搭上边的,也就小品了。

那时的他,哪懂什么攒包袱,抖包袱。

沈阳小伙儿自带的幽默感,这就派上用场了。

创作了小半个月,还真就写了个名叫《招演员》的剧本。

演出当天,赢得了满堂喝彩。

文工团长惜材,一顿饭的功夫,将贾冰从炮兵团撬到了文工团。

这一待,就是整整8年。

这8年,同龄的战友日复一日,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贾冰在文工团这个比较肥沃的徒弟中生根发芽,悄然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走向。

抛却繁重的外衣之外,运用自己通用的底层逻辑,支撑起了小品领域的思维大厦。

当台柱子,靠优异的表现拿下4次三等功,1次二等功。

26岁,贾冰退役。

被浙江曲艺杂技总团高价聘用,抱上了铁饭碗。

2年后,从基层小弟,成为了“浙江曲艺杂技团团长”。

9年后,成为了“浙江曲艺杂技总团副团长”。

按照编制来算,杂技总团的曲艺团团长,就是正科级别的干部。

副团长,相当于副处级。

这一年,贾冰也就才35岁。

激流勇退,开出了璀璨的花

出生在小天地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粗茶淡饭,风调雨顺就是他们的野心。

出生在城市的普通人,忙忙碌碌,三点一线。

能拥有金钱,房产,就是他们的野心。

人的野心会随着位置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35岁已经身居高位,衣食无忧的贾冰

对人生的理解,突然塌陷了。

他开始反思自己做过的一切,思考如今的生活,是否真如想象中那样有意义。

“真正热爱舞台,热爱喜剧的我,每天也不用演出了。”——贾冰

然后突然意识到。

这些年自己所谓的理想,被安逸的生活磨平了棱角。

年轻时的决心变成了安心,安心变成了随心,最后退化成为了无心改变。

这些年,贾冰用于维持工作的时间,远比创作的时间多得多。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或许,是时候回归初心,做出改变了。

2016年,身居高位的贾冰重新回到了舞台。

参加了东方卫视一名叫做《笑傲江湖》的栏目。

但这次回归,并没有溅起很高的水花。

能看出来,整个故事的台词,形体动作基本上没有一个是没有异议的。

整体也衔接流畅,叙事简洁利落。

可惜久未登台的贾冰,在刚入戏时舞台表演痕迹偏重,一些走位稍显刻意,演技张力并没有完全爆发。

所以在这个节目中,贾冰的节目虽然笑料不断,却并没有进入总决赛。

这次的败北,让贾冰心中的胜负欲和表演欲全燃烧了起来。

回到家中,他做了一个让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也不能理解的决定。

“裸辞”,从头开始。

是的,为了让自己回归初心,能毫无后顾之忧地享受舞台和创作。

贾冰在事业的黄金时期,选择了辞职。

他想成为一个破釜沉舟的演员,而不是在办公室身居高位的领导。

技惊四座,口碑爆棚

2017年,无官一身轻的贾冰参加了《笑声传奇》。

技惊四座。

主题新颖,作品利益深,大量搞笑且高质的包袱。

将身上的喜剧人效果渲染浓厚,极大地加强了故事的喜剧性。

最后还能催人泪下,引人深思。

近些年的喜剧作品中的包袱陈旧,跑偏的段落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作品比比皆是。

这么一对比,贾冰和他的作品作品,就像一剂强心针。

既有开心麻花式的,依靠情节演进和纯语言包袱来逗笑观众的桥段。

也有辽艺式颇受争议的依靠耍贱卖萌、下限卖丑来逗笑观众的行为。

让观众耳目一新,显得极其可贵。

最终,贾冰和蔡明打成平手,摘得第一季《笑声传奇》总冠军,晋级“传奇笑将”之列。

2018年,贾冰第一次登上春晚,他搭档的是大家熟悉的老演员潘长江和蔡明。

随后参加《欢乐喜剧人》,正式开启了所谓的“贾冰时代”。

从弹幕能看出来:贾冰的人气很高,观众很买账。

为什么?

可能单看他一个人的表现,不一定觉得他有多厉害。

但跟现有喜剧人一对比,差别就出来了。

以宋小宝、刘晓光、小沈阳、文松、宋晓峰等为代表的辽宁民间艺术团。

他们每个人的特点,观众都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宋小宝:丑角式微笑,处处作妖。

刘晓光:说话大喘气,玩梗一绝。

文松:娘们唧唧,秀下限到登峰造极。

宋晓峰:反差代入感极强,又彪又可爱。

这些特点,都成为了他们的标签,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标签和任务型规格,再去构建节目。

贾冰,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正常地说话,正常地做事。

会根据剧本和现场,时而卖萌,时而搞怪,时而嗲里嗲气。

不仅避免了标签,还放大了喜剧的效果。

所以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他属实是惊艳了很多观众和圈内的喜剧人。

菀儿当时看的时候,内心那叫一个心潮澎湃。

从来名利地,易起是非心

好的说完了,咱们说说不好的地方。

以下言论仅代表菀儿一个人的观点,你杠就是你说得对,轻点喷。

其实看过《欢乐喜剧人》的观众,都能感觉到。

舞台上大多数参赛者,都在拼命淡化节目中的煽情成分。

不管是开心麻花,德云社,辽宁艺术团,爱笑会议室,都在尽量把悲剧内核,往深处去掩埋。

道理很好理解,观众看小品,就是为了图个开心。

当你点开一个喜剧节目,观看一个喜剧电影,你的初衷是什么?

是笑,是想忘掉生活里大大小小是是非非的烦恼。

贾冰,偏偏看中煽情。

以极其贴近生活的角度,去煽情。

记得以前有个嘲讽欢乐喜剧人的短评说:

这看的是欢乐喜剧人吗?这不是悲情喜剧人吗?

贾冰出场六期节目,每一期最后都要煽情,观众席的大妹子,大兄弟们个个泪如雨下。

这样的作品适合春晚,却不适合商业化。

菀儿认为,贾冰本人,是有这方面的认知的。

所以在2018年之后,除了了2020年以"喜剧大魔王"身份,参加喜剧竞演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第六季》之外。

贾冰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

面对铺天盖地的称赞声,他沉淀自己,以更好的姿态面对观众了吗?

恰恰相反,他陷入了一个怪圈。

拼命证明“贾冰时代”的到来,却越来越跑偏的怪圈。

急功近利,终将付出代价

在疯狂夸奖,肯定贾冰之前,网上还有一个热搜。

给大麟子的生日信里,郭德纲写了这么一句话。

“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有人夸你,别信。有人骂你,别听。”

郭德纲明白的道理,贾冰并不懂。

德云班主的盛赞,已经说了好几年。

那么,贾冰的喜剧时代真的来了吗?

每次参加春晚,都和一线主流大咖合作。

温情泪下,教育意义极深,精彩绝伦。

比如和潘长江的《学车》,和韩雪的《爱回家》。

他让观众笑完懂得珍惜,懂得金钱的利弊,然后稀里哗啦地哭。

但离开春晚,又找不到合适舞台的贾冰,便开始转型演员的行列。

这很正常。

全中国的喜剧演员,都在成名后迫切地脱掉喜剧的帽子。

肖央的《误杀》,任素汐的《无名之辈》,贾玲的《你好,李焕英》;

沈腾的《夏洛特烦恼》,常远的《温暖的抱抱》,于谦的《老师好》。

他们每人每年最多贡献两到三部作品,不能再多了。

贾冰,一个人挑起了“演烂片”的大梁。

来,上证据。

2019年,他小试牛刀,演了两部。

一个是跟人气小生,一个是跟曾志伟。

两部加一起,都没能超过及格线。

2020年三部作品,《囧妈》表现不错。

可这部电影整体不如预期,还承受了很大的争议。

剩下两部,一部被打出了2星的低分。

另一部,播出至今没评分。

据说是因为打低分得太多了,导致系统不显示。

进入2021年的大门之后,贾冰更是一个猛子炸到了烂片堆里,怎么扑腾,也扑腾不上来。

一年内,参演了8部电影

这数量,别说在喜剧演员中没人能比了。

纵观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到比他还高产的人存在。

一个演员一年一部戏的水准,和一年八部戏的水准,怎么能比呢?

数量多了,成本和质量肯定下降。

太过于证明自己,急功近利,拼命消费粉丝,不爱惜羽毛。

终将付出代价。

除了大咖云集,导演争相炫技的《我和我的父辈》;

以及陈建斌演技爆炸的《第十一回》之外。

评分,简直是一言难尽。

平均分2颗星,部部扑街,部部被吐槽,部部被粉丝喷出新高度。

烂一次,能说是偶然。

这么多次,粉丝想为他辩解都难。

是烂片无非就是几个原因,剧本一般,制作周期短。

贾冰就是客串,走个人情,很明显没有投入精力来演。

喜剧演员平时对小品的表现形式更最注重语言,把这个特点当做电影的重点就使电影有一种小品感。

这种几个小时的小品,而且还不是用心制作的,只能被贴上烂片的标签。

电影都尚且如此,电视剧领域,更是灾难。

最近新出的良心巨制《冒牌财神爷》。

剧情之离谱,演技之狗血,简直是把粉丝当韭菜割。

遭遇绑架事件,被抢劫,不报警,就要靠主角解决。

合法,但有病。

这传输的是个什么价值观菀儿看不懂。

贾冰在影片中的贡献,就是时不时抖一些找不着北的包袱,尴尬到脚趾扣地。

团队就没人劝劝他吗?

好好搞喜剧创作,它不香吗?

结语

事业巅峰期辞职,从头开始搞喜剧。

在台上摸爬滚打闯名头。

好不容易创出了个一二三,难道就是为了离开戏剧舞台。

消磨路人缘,不爱惜羽毛,扎堆演烂片吗?

活跃在演艺圈,却不算是真正的演员。

乍看之下每年都有几部电影电视剧上映,产量颇高,可是经不住细品。

只要主演有他的名字,必定是烂片,成功率百分之八十以上。

清一色的差评,均在2分上下徘徊。

这不是美妙的乐章,而是灾难来临前的预警。

当时代想抛弃一个人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会打。

希望肖老板,且演且珍惜吧。

0 评论: 0 阅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