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片名与内容不符!但导演强推张子枫的“野心”,周冬雨怕吗

影像温度 2021-04-04 12:15:38
一、周冬雨张子枫一起追梦!

2021年清明节,张子枫电影感动了多少人。有人感叹,卫生纸哭成了面膜!

时间回到27年前。

1994年的一天,2岁的周冬雨在母亲韩芳的怀抱里,但是不幸降临,父亲发生车祸,离开了她和母亲!

看着哭成泪人的母亲,不懂事的周冬雨也跟着啼哭,对一个女孩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此时,张艺谋,这位16年后改变周冬雨命运的恩师,正在山东济南拍摄电影《活着》,巩俐、葛优、姜武、刘天池他们经常一起讨论剧本。

此时的张子枫离出生还有7年。

1996年,4岁的周冬雨被母亲带到另外一个家里,母亲让她对一个面容慈祥的男人叫父亲,这个男人是母亲在开店和卖保险时候认识的。

周冬雨这一年有了自己的继父,一位慈爱的父亲。

此时,梅婷为了和自己偶像张国荣一起主演叶大鹰的《红色恋人》,与中戏闹出矛盾,选择退学。

章子怡、刘烨、秦海璐、袁泉,一起走进中戏的大门,开启大学生活。

这一年,张艺谋拍摄了第一部都市题材电影《有话好好说》,“谋女郎”瞿颖、姜文成了剧中主角。

此时,一个叫黄晓明的19岁青岛小伙考入北电,他认识了同学赵薇。

张子枫的伯乐冯小刚拍摄了电影《永失我爱》,请来徐帆和郭涛作为主演,票房惨败,他和王朔开的公司随即破产。

张子枫这时还没有出生。

2001年8月27日,懦弱、敏感的9岁女孩周冬雨在石家庄的家里,准备着开学前,自己上小学三年级的学习用具。

这一天,河南三门峡市的湖滨区医院,一个小女孩张子枫出生了,作为供电局工人的父亲非常开心,张子涵好奇欣喜地看着这个啼哭的妹妹张子枫

长到3岁的张子枫渐渐成了家里的开心果,她能歌善舞,学习电视剧里的角色惟妙惟肖。

2005年,母亲带着4岁的张子枫参加了河南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一位评委说,这样的天赋,应该去北京发展。

2006年,母亲动心了,一家人商量,姐姐张子涵留给爸爸,她辞去文员工作,带着5岁张子枫去北京发展,住在远房亲戚家。

2007年,15岁的周冬雨考入石家庄20中,她有了想学舞蹈的梦想。

张子枫此时在北京接拍一些广告和电视剧,经典的美的豆浆机广告和情景喜剧《电脑娃娃》里的汪莎莎,让人们对这个小女孩印象很深。

直到2009年,出现机会,冯小刚为《唐山大地震》选角,他要求小演员父母不能陪伴,一个人来面试。

张子枫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家人陪伴的她,一点也不怯场,冯小刚当场拍板:小方登就是你了!

此时周冬雨正在高二就读,为了自己成为舞蹈演员的梦想而做着准备。

2010年7月22日,《唐山大地震》上映,饰演小方登的9岁女孩张子枫走红。

2010年4月,被继父陪伴去南京艺考的18岁的周冬雨,遇到张艺谋团队的一个副导演,让她去北京参加张艺谋《山楂树之恋》的面试。

几个月后,张艺谋在上万张的海选照片中,拿起周冬雨的照片。

静秋就是这个小女孩了!

9岁的张子枫与18岁的周冬雨都遇到了他们的贵人。

后来,“国民妹妹”张子枫,一直追随国民姐姐“周冬雨”的脚步。

周冬雨凭借《山楂树之恋》《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成为90后演员的翘楚。

00后的张子枫、赵今麦、蒋依依、欧阳娜娜、刘浩存,她们追随周冬雨姐姐的步伐,希望有一部扛鼎之作!

直到《我的姐姐》上映,张子枫脱颖而出,她的“野心和贪婪”霸气外露!

二、电影上映的时间与片名意义

我的姐姐》选择在清明档上映,影片整体的阴冷风格与悲怆氛围,符合这个清明节日的气质!

电影内外,张子枫依然是单纯的小女生,尽管她20岁了,拼命地扮演“残忍”与“冷酷”!

张子枫和弟弟的哭泣,感动了多少人!

这位国民妹妹,一如既往地谦和,首映日这天,在朱媛媛、肖央、王宝强面前,她把自己还是当成孩子,与片中弟弟的扮演者金遥源一起蹲下来合影,朱媛媛把她拉到了C位!

这一小细节,被观众看到,张子枫获得无数人好评!

一个人的修养就是从小细节看出来!

我的姐姐》原名叫《踢皮球》,笔者认为,实际上后面这个名字更能体现出影片的内涵与寓意。

滚来滚去的皮球的命运不能自己主宰,而是那个动脚发力的人。

安子恒被姑姑、舅舅、姐姐、抚养的家庭推来推去,如同皮球一样。

实际上,安然何尝不是,她的命运也不能主宰,医院里被拨来拨去,父亲早早送他到姑姑家,姑父偷看她洗澡,表哥把她当成沙包拳打脚踢。

肖央饰演的舅舅吊儿郎当,女儿婚礼,他都没有资格参加。

被命运掐住喉咙的姑姑,也被生活捉弄,无力地来回穿梭到医院与家庭。

所以《踢皮球》更有涵盖性。

我的姐姐》是偏正短语的词语,突出主题“姐姐”,影片修改了片名,显然是鼎力打造“张子枫”这个IP。

我的姐姐”这个名字,正确的逻辑是以弟弟作为第一视觉,弟弟旁白或者眼中的姐姐作为切入点。

但是影片在叙事逻辑上,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完全把张子枫作为第一视觉。

这样的话,实际上《我和弟弟》更符合影片的逻辑,但是“姐姐”这个词弱化了,张子枫这个大IP的感召效应就弱化了。

所以电影编导,在这块做了妥协,牺牲电影叙事逻辑偏差的方式强推张子枫这个大IP,笔者认为,从商业考量上说,这是对的,目前来看是成功的!

毕竟电影人要赚钱,无可厚非!

117分钟片长,电影把三分之二的镜头给了张子枫,这部由女性编剧和导演制作的女性题材电影这样的处理,就是一种呐喊,呼喊这个社会对“女性”尊重与认同!

张子枫在剧中的表演,值得制片方的倚重和信任!

三、《我的姐姐》主题内涵解读

压抑、感动、撕裂、绝望里的残存希望,成为很多观众的观影感受。

张子枫饰演的安然父母因为车祸双亡,这成了电影中人物悲苦命运的重要原因。

尽管安然父亲重男轻女,但母亲包的带有椒粒的肉包子还是她曾经最温暖的记忆,没有了父母,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来说,意味着心灵的流浪。

人物被当作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意味着现实的残酷与无奈。

朱媛媛饰演的姑姑,她有着收留安子恒的心,可是迫于现实,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有心无力。

安然因为父亲改了高考志愿,命运被改变,处于医院残酷的环境中,她奋力挣扎,希望自己命运不被别人摆布,只有电影中的她在奋力摆脱。

舅舅安于现状,混吃混喝,自暴自弃;安然男朋友和父母住在高档社区,不愿意离开温床,甚至和父母说女友去北京考研的勇气都没有。

姑姑似乎有所觉醒,把一个俄罗斯套娃套到另一个上,虽然思想上想着打破与改变,可是无力挣脱,套娃改变了形式,可是被“套”和束缚的现实无法改变。

所以,笔者觉得《我的姐姐》,只有这个姐姐在奋力挣脱现实的命运,凭这一点,电影片名这样突出姐姐,似乎也有道理。

张子枫饰演的安然,一点也不安然于现状,与男朋友、舅舅、单位同事、弟弟、表妹、姑妈的“撕裂”,片中占了大量篇幅,她实际就是一种奋力挣脱,这是对女性的一种积极鼓励,是对女性觉醒的呼喊!

笔者认为,通过主人公的各种“撕裂”来展现人物的抗争和折射人物命运和残酷现实,是电影的主题。

四、几个细节的隐喻解读

细节一:选择成都拍摄。

笔者不知道编导的意图,但是从影片中的色彩与气息来看,这部电影的气质具有麻辣和苦味的属性。

肖央扮演的舅舅早已经麻木,安然的男朋友在父母建造的温床下也希望安逸下去,姑姑在奔波中似乎也麻木了。

“麻”的东西里有着苦,花椒先麻后苦,剧中主要人物,几乎每个人内心都很苦,包括肇事的司机,包括安然!

剧中只有到处与人“撕裂”的张子枫,有着几分辣味,可内心很苦。

麻辣中有苦是这部电影的内在气质,与成都的风味应和。

笔者拙见。

细节二:雨中姐弟踢足球。

大雨中姐弟二人欢快地踢着足球,这似乎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轻松画面,在雨的洗礼下,在满是绿荫的画面中,两个人主宰着皮球,最后皮球定格,影片结束。

开放式的结局,但似乎更多隐喻暗示,这个姐姐大概率不希望弟弟这样被人支配命运,他们也渴望主宰一些东西。

皮球是最好的物像,皮球更多隐喻的是姐弟二人的命运,他们渴望自己命运如同脚下的皮球一样,由自己控制。

细节三:姑姑与张子枫谈论套娃

套娃的本质就是禁锢与束缚,而且环环相扣,外面光鲜亮丽,但里面的套娃永远在固定的模式里,无法见到阳光,也无自由。

当安然告诉姑姑,自己被姑父偷看洗澡,被表哥当成沙包时,朱媛媛把一个套娃套到另一个上,因为不相称,两个套娃有了很大的空隙,不咬合在一起,但里面的终于透出一种自由,能嗅到阳光与空气的味道。

这实际隐喻着姑姑的觉醒,但她似乎无力改变,和安然去饭馆吃饭,还趁人不注意舔碗的镜头已经告诉我们她生活的艰难与困顿。

镜头给了那个套娃几秒钟,实际是一种暗示,人物渴望打破禁锢,但无力改变。

当然,影片的镜头语言很多,比如张子枫在楼顶吹泡泡,父母坟地前的一番独白,都有丰富的寓意。

五、张子枫的“贪婪与野心”,周冬雨害怕吗?

周冬雨凭借《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彻底成为90后女星的第一名。

00后女星里,张子枫凭借《姐姐的你》,可以说一战成名,她的转型很成功,虽然依然无法摆脱稚气与单纯,但是勇敢挑战自己,而且也有了大银幕初吻,感觉时光好快,《唐山大地震》时的小方登就这么长大了!

电影里,她饰演的安然几乎与所有人撕裂和争吵,我们看到了安然的倔强,也看到了张子枫的“野心和贪婪”!

张子枫似乎一夜长大了!

周冬雨害怕了吗?

当然是笔者戏谑之语,作为年长张子枫9岁的周冬雨,希望妹妹张子枫变成“国民姐姐”,她肯定对张子枫这样的进步感到开心。

张子枫即将有多部电影上映,后面有《再见,少年》《秘密访客》《盛夏未来》陆续上演,00后里,张子枫开始发力了!

张子枫的“贪婪和野心”,让人震撼感动!

赵今麦和欧阳娜娜也要加油了!

您看了这部电影吗?欢迎大家发表评论。

0 评论: 0 阅读: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