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生也由不得人,死也由不得人

君先生的书屋 2020-09-16 19:09:31

第一次读萧红的书,字里行间,虽然是最平常不过的语言,却在我心里一点一点蚀出一个大坑,空空落落的直想落泪。

人们常说人生是苦乐参半,有的时候乐观一点,就把吃苦当作成长,斩钉截铁地对自己说只要努力,总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憋着挺着,不敢松懈,不敢退缩,脸上带着笑容,心也要拿钢筋水泥加固,就怕一旦动摇就再难鼓起勇气。

关于人生,说不艰辛是骗人的。如果碰上某个夜深心思彷徨的时候,看到凄婉的文字,不自觉就会放缓呼吸,放松情绪,任由寂寞席卷而来。

“请神的人家为了治病,可不知那家的病人好了没有?却使邻居街坊感慨兴叹,终夜而不能已的也常常有。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小团圆媳妇,一个仅仅12岁而被逼迫其自称14岁的小姑娘,曾经头发又黑有长,梳着很大的辫子,曾经看到小主人公,也会偷着笑,说碗碟很好看,想坐起来弹玻璃球玩,一点也不害羞,坐得笔直,走得飞快,吃饭就吃三碗饭。

她本是一个健康、天真、活泼单纯的小孩子,然而在嫁到了愚昧的家庭中,婆婆认为她是一个怪物,常常在嘴边念叨:哪有女人在婆家吃三碗饭的?并且经常打她。毒打之后,还要“跳大神”,最后是一天连续被扔到沸水中三七。

而站在旁边的人们、亲戚都只是看着,甚至还帮助婆婆撕掉团圆媳妇的衣服,按住她的头,乐此不疲地狂喊着并欣赏这一壮举。小团圆媳妇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看客们越看越精神,本来的困意全无。看热闹的不下三十人,个个眼睛发亮,精神百倍。人们都觉得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心中满怀奥秘,结果小团圆媳妇被活活烫死。

看官们欣赏呼兰河的各种景致,大泥坑的种种悲喜他们看;妇女追打自己的孩子他们看;跳大神的他们看;卖麻花、卖豆腐的他们也看。

总之,看成为了这些乡民们重要的生活方式和古老的娱乐方式以及传播流言的方式。他们看别人的命运,也麻木地看自己的命运。

“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己以为得意。不得意怎么样?人生是苦多乐少。”

呼兰河传》像是一部自传,萧红回忆着出生小城的每一条街每一间房,自家房子每个屋子的摆设,还有那些人那些事,有好的,有坏的,不好不坏的,好的不见得怎样优美,坏的也不会有多可恶,总是命当如此。

哭也由不得人,笑也由不得人。东大街的泥坑,陷了多少次马,也没有人说要去填;漏粉人家的草房歪得一塌糊涂,也没见人说要去修;七月十五呼兰河上的水灯慢慢向下游漂,漂着漂着就灭了一盏;邻家人的歌声,像一朵红花开在墙头上,越是鲜明,就越觉得荒凉。竟是生也由不得人,死也由不得人。

萧红的文字,总是无止尽地沉落下坠,看着让人又喜欢又难过。这样的女子纤细敏感偏偏缺少足够的爱,她童年的时候,父母都不喜欢她,唯一喜欢她的爷爷没多久就去世了,当诺大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却还有一生的路要走,而这一生,荆棘满路,无人相伴,究竟要怎么走呢?

佛家说:你若望向深渊,深渊也会回望你。我只怕,萧红她已在深渊。芸芸众生,各有自己的无奈挣扎,保不准什么时候一个念头就放任自己坠落,跌进无边的黑暗里,永远都不想醒来。

“若赶上一个下雨的夜,就特别凄凉,寡妇可以落泪,鳏夫就要起来彷徨。那鼓声就好像故意招惹那般不幸的人,打得有急有慢,好像一个迷路的人在夜里诉说着他的迷惘,又好像不幸的老人在回想着他幸福的短短的幼年。又好像慈爱的母亲送着她的儿子远行。又好像是生离死别,万分地难舍。人生为了什么,才有这样凄凉的夜。”

0 评论: 0 阅读: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