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刷《大宅门》才懂:白萌堂逼大格格生下“双棒”非报复而是成全

阡陌君 2022-06-23 17:54:46

文|阡陌君

白二爷去詹王府看病,老福晋是偶感风寒,吃了药发发汗就好了。詹王爷夸赞白二爷的医道精明,命下人取谢仪,吩咐要给双份,只因白二爷是头次来。

明明詹王爷对白二爷的医术很满意,谢仪都要给双份,可他却不相信白二爷诊出大格格喜脉的事实;明明白二爷五岁的时候,就会背三十几个秘方,医术了得,可詹王爷却说他诊错了大格格的脉;明明白二爷只是把大格格的实际病情告知詹王爷,詹王爷不仅没好脸,还让人杀了他的马,砸了他的车。

后来是白萌堂亲自去给大格格把脉,只是说无大碍,开几副药就好了。

詹瑜不知道的是白二爷把的脉的对的;不知道白萌堂给大格格开的药竟然是安胎药;不知道他姐姐已是六个月身孕,瞒不住了,肚子越来越大,这个陷阱是白萌堂设不来的;不知道当初砸了白二爷的车马引来白萌堂的不说实话,如今再打胎,怕是不仅孩子没了,大人也保不住了。

白萌堂的那句“当初你们砸我们车马的时候,想没想过我们怎么做人?”让初看《大宅门》的我觉得白萌堂就是较劲。答应詹瑜不把这件事往外说的条件是:赔白二爷的车和马。更让我觉得白萌堂就是为了报复,才逼迫大格格生下“双棒”,让詹王府毫无退路。

21年后再刷,我才发现,白萌堂逼大格格生下“双棒”,不是为了报复,更多的是为了成全。

大格格不受詹王爷待见

詹王爷的二格格是同治十年进的宫,做的嫔妃,詹王爷就带着一家子进了京,在蒙古老家只留下大格格一个人,在那料理家务。

明明她才是王府的大格格,可在世人眼里,詹王爷只有一位进了宫的千金;明明她才是长姐,却被留在老家错过了婚事,成了二十九岁的老姑娘;明明进宫的本该是她,做嫔妃应该是属于她的荣耀,却因为她额娘死得早,詹王爷根本不把她当人看;明明她模样俊俏,貌美如花,却生生被詹王爷给耽误了大好年华。

她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盘,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她累,却无从止歇;她苦,却无法回避。

她的额娘走得早,她的父亲不把她当人看,全家人都进京了,却独独留她一个人在老家料理家务。

起初,她渴望着被父亲想起来,把她接进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

后来,她一次次等不到詹王爷的待见,一遍遍看不见詹王爷的来信,失望攒够了,绝望至极。她在时光里跌跌撞撞地、孤独地成长,一点点地背离最初的模样。

她不再是那个天真烂漫、渴望父爱的孩子,她独自一个人可以在深夜的街道狂奔,也可以在寂静的深巷烂醉,关于詹家的一切,她都不要了,就连詹王爷,她也不要了。

眼不见心不烦,正当大格格稍稍适应一个人独自面对所有苦难的时候,她不要的詹王爷来了,把她接进京。

晚了,迟了,心凉了。大格格原先对詹王爷有多稀罕,如今就有多厌烦。回到詹王府更是无奈之举,被迫而从。

回到詹王府,大格格的日子过得比在老家还令她窒息。至少,在蒙古老家,她还有自由。

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回詹王府。这个牢笼一样的王府,她一天都不想待了。没有一丝温度,冰凉凉的,她虽然身处家中,实际上却是个外人。

每每看见詹王爷,她的心就增加一分恨意,每每听见进宫的二格格的相关事宜,她心里就憋屈至极。何况,詹王爷虽然接她进京了,但对她一如既往地不待见。

她要离开詹王府,离开这个牢笼,离开这个禁锢她的地方。远方有诗固然美好,但即便等待她的是更深的谷底,她也愿意。

白萌堂成全大格格

有时人一旦有了某个想法,会像是种子撒播心田,很快就生根发芽,难以拔除了,执念种植心田,摒除犹为难。

她是一定要离开詹王府的。

她有了贵武的骨肉,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要生下腹中的孩子,以此增加自己在贵武心中的份量,让贵武带她走,带她离开詹王府,离开牢笼。

白萌堂来把脉的时候,大格格一动未动,两眼死盯着白萌堂。白萌堂脸上那一丝很难察觉的冷笑,慢慢“收死”,也死盯着大格格。大格格眼中显出一丝哀怨和祈求的神色。白萌堂似乎不忍再看,掩饰地低头咳了两声。

虽然白萌堂不知道大格格具体的过往,但是他读懂了大格格眼中的祈求,看出了大格格心中的哀怨,更是明白大格格心中对腹中孩子的那份深切的期盼。

在这一刻,他忘却了詹王爷派人杀了白二爷的马,砸了车的怨,他忘了要争那一口气,忘了白家老号进一步有多难,忘了他曾说过就算砸碎了他这把老骨头,他也不退的话。

要成全大格格,要帮助大格格的想法全都涌上他的心头。

他本来就是一个好人、善人。

白景琦被绑票之后,他要动修祖坟的银子。

他跪在祖先面前说了这样一句话:

白萌堂一生遵循祖训,从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白大爷在街上看见了一个席地而倒的老太太,车夫叫他不要管,这年头,这种事多了去,不是冻死的,就是饿死的。

明明知道那个老太太很有可能讹诈自己,白大爷还是把她搭在自己的马车上;明明知道老太太穷困潦倒,支付不起医药费,白大爷还是给她诊脉、开方子,抓药给她;明明知道老太太日后也还不起医药费,白大爷不仅免费给她看病,还拿钱给她生活。

因为白二爷诊出了大格格的喜脉,把詹王府给得罪了。

“二格格”在宫里被慈禧给害了,詹王爷虽然知道这和白大爷无关,可因为怨恨在那里,真真切切地在那里,于是拉上了白大爷垫背,让白大爷落了个斩监候。

明明是詹王爷把白大爷拉下水,让白大爷落了个斩监候,可詹王爷却请白大爷从狱中出来给老福晋看病;明明是詹王府害得白大奶奶听到白大爷斩监候的消息而自尽,詹王爷却想让白大爷不要告诉老福晋大格格生下“双棒”,二格格去世的消息;明明是詹王爷把白家害得家破人亡,白大爷却听从白萌堂的话,诚心诚意给老福晋看病。

白萌堂是这样说的:

治病救人是咱们这行的根本,不管有什么冤仇,也不能见死不救。告诉老大,答应他们,就说我说的。

白家在白萌堂的带领下,医术精湛,医德仁心,他们当善人,做好事,从来都不记回报,别人涌泉相报的恩,到了他们那里便是家常便饭、举手之劳做的事。

于是乎,白萌堂不舍得放弃大格格,他忍不住要把大格格一把。

甚至于,等詹王爷外出回来的时候,他带着白二爷登门“道喜”,还要让詹王爷赔车马。

他看似是在报复当初詹王爷杀马、砸车,实际上是在帮助大格格。白萌堂较劲得越厉害,詹王爷才越把错的脏水往白家泼,大格格才越安全;白萌堂报复得越厉害,詹王爷地矛头才越是从大格格身上移到白家。如此,大格格才有幸免难。

好人不一定有好报

都说好人有好报,真的是如此吗?

并不见得。

白大爷救的那个老太太的儿子朱顺来谢恩的时候,白萌堂是这样说的:

这种事太多了,我一点也记不起来了。这是应当的,谁也不能见死不救。老大是大夫,治病救人是他的根本。

他们白家真的是行医救命,善事做尽。

可是,他们有好报了吗?

白大爷入狱,落了个斩监候,虽然最后被调包救出来。可是,漫漫余生,他只能隐姓埋名,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世人眼里,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白二爷呢?他医术精湛,只是把大格格的实际病情如实说出来,就生生被杀马、砸车。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白萌堂一生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却落了个家破人亡,与世长辞。

以德报怨固然好,但是一味地行善,一味地做好事,一味地当善人。别人就会拿你的善来伤害你,拿你的好当鸡毛令箭,以为你软弱可欺,以为你懦弱无能,以为你只会顺从不会反抗。

白萌堂当好人,与世长辞;白大爷当好人,家破人亡;白二爷当好人,被杀马砸车。他们都是好人,却都遭罪颇多,早早的辞世。

以德报怨,从来不是正能量。

因为有时候,你的原谅,你的纵容,你的善良,只会助长了丑恶。当人人提倡以德报怨,那些恶的人,该多有恃无恐。

都该以怨抱怨吗?

从来不是。要看对方的人品。如关少沂这样的人,绝不能以德报怨。而对詹王爷这样的人,以德报怨,却尚能得到他的一丝感激。

而这一丝感激,便是所有以德报怨的前提。

0 评论: 0 阅读: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