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的大烩菜

往事文摘 2021-07-17 14:14:53

年过完了,可对年的记忆还萦绕在脑海中。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我那时还在上小学。母亲每逢除夕,除了包饺子以外都会做一顿特殊的佳肴,那就是大烩菜。

这种大烩菜很独特,首先把花椒和大料铺在锅底。再就是新鲜的大蒜,一瓣一瓣白嫩嫩的像是莲花在锅底盛开。再就是海带,海带要切得很细,在温水里泡一下,可以令海带既细又脆。母亲切的海带丝像头发,这就需要刀功很高明。可惜到她岁数大的时候,因为眼花了就不再这么切了。剩下的就是豆腐,那时候的豆腐在沸水里煮也不碎,很完整。豆腐需要切开,放进去一点儿肉末儿,然后再用面糊把豆腐弥合上。接下来就是放大白菜的心,心越嫩越好。在选择粉条上,母亲爱用宽粉条,纯绿豆的那种。母亲在水沸的时候才放宽粉条,用筷子把粉条压在锅最底,上面放大白菜。

那个年代猪肉很贵,所以母亲放得很少,肉都切成指头那般大,肥得多。母亲把肉放得很早,有时候肉到最后都烂在锅里拾不起个来。后来我理解,母亲想让肉香浸在锅里当成调料。那时鸡蛋是凭本供应的,至今我还保留着副食本。母亲把鸡蛋摊成薄饼切成一条一条的,放到锅里让汤熏着。在我记忆里还有胡萝卜,其次是黄豆。母亲先把黄豆用水泡上,一般泡的时间很长。在烩菜时,锅里的水就是泡黄豆的水。

我曾询问过母亲,母亲回答,泡黄豆的水好喝滋补人。每次大烩菜,在快揭锅时,母亲总爱放进去一两条小鱼,倒少许的醋,再放几滴白酒,塞进一块酱豆腐。当锅盖掀开的时候,香味扑鼻而来,我们哥几个闻到会醉倒的,欢欣雀跃地端着饭碗等待母亲的分配。母亲去世二十多年了,每到除夕,我就怀念那大烩菜,试图仿照做过,就是一锅烂炖。

我有四个哥哥,没有姐姐妹妹,哥五个每到除夕都要穿新衣。我就等着这天,因为我每次穿新衣后就再也没有新的了。我穿的衣服都是哥哥们剩下的,包括袜子、内裤、鞋什么的。我跟母亲抱怨过,没有用,母亲说我长得太快,买的衣服跟不上我长的速度。有时候,母亲就给我接裤腿,同学都笑话我穿的是冰棍,两色两味。

除夕那天,母亲把新衣服给我看,但不递给我,必须到除夕夜十二点才给我。我穿上后,就能闻到新衣服的味道,那么清香,渗透全身。我一般都要把新衣服压在枕头底下,好像怕跑掉一样。大年初一早晨,我会兴奋地穿新衣,慢慢地穿。穿好以后,跟在四个哥哥的屁股后面,挨家挨户地去拜年,每次磕头时都看着哥哥们跪下,我就站着,我怕脏了我的新衣服。回来后,母亲会数落我,一看你就没磕头,那裤子还是新的呢。

现在没了母亲的大烩菜,也没有了穿新衣,就觉得年都不怎么像年了。

(作者:李治邦)

(周继红摘自《每日新报》)

11 评论: 4 阅读:1488
评论列表
  • 2021-07-23 20:28

    我上面三个哥,我家就我一个女孩,父母很宠我,小时候净捡我哥穿剩下的衣服,全是男款,弄的长大也不像女孩

  • 2021-07-19 12:44

    好文

  • 2021-07-18 22:31

    不错

  • 2021-07-18 21:08

    写得真好[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