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小生:着急圈男性观众,劲敌是叔圈“靳东”

娱乐资本论 2021-11-23 10:58:50

作者|清野 指导|郭吉安

客串电影、接拍古偶、无缝进综艺……相比日常消失的85生、90生,95生可谓是“最有事业心的一代”。尤其横向对比勤勤恳恳拍甜宠古偶的95花,95生更像装上了加速器,不缺流量和作品。

但看似花团锦簇迈大步的背后,95生面临的困境却一点不比95花要少。一方面,偶像赛道竞争激烈,少女口味两年一变,脸和颜值带来的优势随时可能被替代。

另一方面,男艺人在市场活跃的年龄周期虽长,但以30岁为分界,具备明显的分水岭。行业和制作方对于30+男艺人,要求具备能扛主流剧、强国民观众缘等要求,要能让七大姑八大姨夸帅,也要能让爸爸二大爷说一声靠谱够man。所以在这一阶段,还有大量诸如靳东、张嘉译、于和伟这类大器晚成的叔圈熟男加入战局,个顶个战斗力不弱。

因此,对于年龄在20-25岁之间的95生,能否打破圈层实现跨越,核心要看未来5年的表现。

为了进一步探究这一问题,明星资本论盘点了包括刘昊然、吴磊、王一博、王俊凯、许凯、张新成、宋威龙、侯明昊、陈星旭、丁禹兮在内的10位95后小生百余部电影和电视剧,发现95生虽然能扛戏的很少,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小生开始尝试转型、寻求突破。无论是深耕电影圈的刘昊然,还是童星出身却誓做硬汉的吴磊,或是耽改剧爆了又去演警察的王一博等,他们都在转型路上迈出了步伐。

但转型并不容易,这一过程中充满荆棘与诱惑,过去的“流量大前辈”大多数人都回归偶像领域,典型如同85后的李易峰、杨洋等,他们在折腾一番后,还是回来演古偶。不过,也有成功转型的演员,如张若昀、白宇、朱一龙,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95生能否逃过“出走半生,归来仍演古偶”的命运呢?倘若不想随波逐流,95生又如何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内卷”严重,分化明显,95后小生最有“事业心”

目前来看,95后小生“内卷”严重,分化明显。

第一梯队的头部小生,主要有刘昊然、吴磊等。他们有国民度也有知名作品,现在主要专攻正剧和大制作电影,以求获得转型突破,能够成为“第二个吴京”。

作为95后小生的领头羊,刘昊然目前已经跻身电影圈。他靠《唐探》走红,获得多个主流奖项提名,后又凭校园剧《最好的我们》火遍全网。近几年,刘昊然在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电影等中崭露头角,其个人票房高达173多亿,仅次于吴京和沈腾。为了今后能独自扛剧,刘昊然还在做一些突破与尝试。

吴磊是95后小生中的童星代表,从童年时期出演《封神榜》《淘气包马小跳》,到少年时期演绎《少年杨家将》《神雕侠侣》,再到《斗破苍穹》《长歌行》中青年形象,吴磊在荧幕前成长,这也使他获得了更高的国民度。吴磊曾表示想尝试任何类型的角色,目前也在选择更有挑战性、有复杂性的角色。

第二梯队的当红流量小生,主要有王一博、王俊凯、许凯、张新成等。他们出演过大爆剧,凭借着出色的外形条件,收割了一波颜值粉,获得了很多流量。目前他们也在尝试逐渐脱掉偶像外衣,进阶实力派。

如97年的王一博,在《陈情令》爆火后成为顶流。后来一边拍摄了《有翡》《风起洛阳》等剧作巩固流量,同时试水刑侦剧《冰雨火》和公安题材电影《维和防暴队》尝试不同风格。不过,目前已经播出的《有翡》《我的奇怪朋友》都反响平平,王一博还需要打磨演技,用更多好剧证明自己。

99年的王俊凯,是养成系爱豆转型的代表,他有较高的起点,却没有大爆的影视剧作品。此前他主演的《天坑鹰猎》获得豆瓣7.4分,而《解忧杂货店》《上古密约》评分均不及格。近几年,王俊凯也积极往正剧圈靠拢,参演了《我和我的家乡》《794局》、《1921》、《理想照耀中国》等多部主旋律作品,但或是作品未播,或是镜头寥寥,也未能实现真正的突破。

第三梯队的新晋潜力小生,主要有陈星旭、宋威龙、侯明昊、丁禹兮等。最近几年,他们通过一些流量作品获得关注,但整体流量和实力都还有很大上升空间,因而还扎根在偶像圈,出演一些甜宠古偶剧,紧抓女性粉丝。不过,如今新人辈出,他们的替代性高,处境相对危险。

如丁禹兮95年出生,2020年因主演古偶剧《传闻中的陈芊芊》走红,之后又出演了甜宠剧《月光变奏曲》。后续还有多部待播作品,如《十年一品温如言》、《春闺梦里人》、《君生我已老》,基本上也都是甜宠古偶剧类型。

对比之下,99年的宋威龙虽然“红的更早”,曾主演《半妖倾城2》、《凤求凰》、《漂亮书生》等甜宠剧,但始终关注有限。直到2020年初《下一站是幸福》热播,才获取人气飙升。不过,由于宋威龙被不少网友吐槽“像块木头”的演技,这部剧未能成为其形象转折、获取更多观众缘和业内认可的转折点。

可以看到,在影视剧市场,第一梯队的小生有一定话语权,他们的选择权最大,业内对其实力抱持认可。第二阶梯小生话语权稍弱,但凭借流量也获得行业选择权,这两类小生在自身阶层取得一定成就后,均在考虑转型与进阶的问题。而第三阶梯的小生选择空间则被挤压,他们大多选择高密度拍摄作品,继续在甜宠古偶上积累人气以实现升级。

但需要注意的是,年年都有大批有颜有才的“后浪”蜂拥而至。

目前,在影视剧方面,00后演员已有异军突起之势。在电影方面,出生于2000年的易烊千玺,近年来从唱跳爱豆中脱颖而出,成功跨界做演员,并提名了金像奖、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等奖项,成为了00后小生头部。猫眼数据显示,易烊千玺参与电影24部,在整个年轻一代中异军突起。

在电视剧方面。2020年大火的网剧《隐秘的角落》,被认为是三个00后撑起一部剧,其中就有两位男演员。拍摄这部剧时,饰演朱朝阳的荣梓杉才14岁,饰演严良的史彭元才15岁,他们也将角色的演绎得十分到位,获得了主流认可。

除此之外,这几年练习生选秀也诞生了很多艺人,他们也纷纷尝试由男团转型做演员,如范丞丞、陈立农、焉栩嘉、丁程鑫、赖冠霖等均蓄势待发,毫无疑问,这些00后们,大部分会先进入第三阶层,从甜宠古偶起步,开始演员之路,少部分流量更高的可能直接跃升到二阶层,与手握选择权的95后小生直接对垒。

如此,便不难理解为何95后小生是“最有事业心的一代”了。毕竟,年龄在20-25岁之间的他们能否打破圈层实现跨越,就要看未来3-5年的表现。倘若95后小生在5年内没有实现层级上升,或许便会陷入被“市场定型”的尴尬期,再难取得长红。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古偶?

但这样的冒头机会还是少之又少。对于当前95后来说,努力过后,深耕偶像剧或许是他们中大多数的宿命。

这也能从当前大量85生的经历中得到映照。曾经也“鲜肉”过、位于流量顶峰的他们,在经历了数年的转型努力后,流量相较巅峰期下滑不少,但实力转型作品却还未出现。于是,不少人选择归来继续偶像领域,也相对关闭了正剧的大门。

典型如同“四大三小”中的李易峰、杨洋。李易峰在年代剧《隐秘而伟大》播出后,又回归出演古偶剧《镜双城》,杨洋军旅剧《特战荣耀》尚未播出,都市爱情剧《你是我的荣耀》又先入为主,且下一部拍摄作品为古言ip《倾尽天下》......他们都曾努力向正剧圈靠拢,但也都因各种现实因素而横跳回偶像行业。

那么,为什么杨洋、李现等人会转型受挫无功而返?小娱梳理发现, 一方面,这些流量明星长相清秀,依靠颜值优势收割了无数女性粉丝,但他们却还没有一部能展现实力、演技的爆款作品,能够获得大众普遍认可。

另一方面,转型之路充满荆棘,需要耐得住寂寞。而这意味着,这些明星在事业上升期,需要忍受低片酬、商业价值的下降,以及项目团队严格的要求等,这对大多身处物欲横流世界,享受花团锦簇的他们来说并非易事。

毕竟,相比遇上一个优质的爆款正剧,偶像剧获取热度要容易的多。这也意味着商业价值和曝光的快速提升。例如,今年7月份《你是我的荣耀》火了以后,杨洋成为腾讯视频WeTV、月影家居、宝格丽、EVE LOM、喜临门等品牌的代言人,其商务资源直线飞升。

同样地,2018年时,李现的代言还是仅有味全每日C、雅漾等几个品牌。2019年7月,李现凭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大爆。2019年第三季度起,戴尔、荣耀手机、苏泊尔保温杯、伊利、雅诗兰黛、野兽派、美的、京东、中国银联等代言,纷纷扎堆找上李现

不难发现,李易峰、李现等人获得大量优质商务资源,都是在他们出演爆款古偶甜宠剧时期。在尝到甜头后,这些艺人在选剧本时,会更倾向于选择有可能成为爆款的流量剧,很少有人能持续选择高品质剧集,但这并不利于他们突破自我、实现转型。

另外,在爆款剧后,部分艺人或是因为经纪公司的限制,或是出于流量变现的考虑,他们忙于商务、演戏懈怠,并没有提升业务能力的意识,这也容易导致后续作品被诟病。

就拿李现来说,在《亲爱的,热爱的》之后,李现鲜少有成功出圈作品。2021年第12届金扫帚奖名单上,李现无奈摘得“最令人失望男主角奖”。他主演的《赤狐书生》和《抵达之谜》两部电影,票房和口碑双双扑街,因而李现也被吐槽演技不行。

而在此之前,李现也是演出过口碑剧的,如2017年的《河神》,获得豆瓣8.2分。而在打出名气后,他没有选择踏实地深耕高品质影视剧,而选择接演低品质偶像剧。如此一来,前期好不容易获得的口碑又化为泡影,这显然不利于其长期口碑积累和演技提升。

总体来看,在95后小生之前,李易峰、杨洋、李现等流量明星,都因古偶剧或甜宠剧而爆火,并在爆火当年商务资源肉眼可见地提升。后续他们也尝试过转型正剧,以失败告终后,回来继续演古偶甜宠,但也面临制作稂莠不齐、作品扑街的局面。作为前车之鉴,或许95后小生多半也会步他们后尘,最终依然会回归到甜宠古偶路线。

总有人披荆斩棘,达成所愿

转型之路很难,那有人成功过吗?

有,85后的张若昀可谓范例。在口碑悬疑剧《法医秦明》爆红网络前,张若昀也出演了几部古偶剧,如《青丘狐传说》《九州天空城》,但评分都未达到6分的及格线。而《法医秦明》火了以后,张若昀在获得人气的同时,也借此成功转型。

在此之后,张若昀接演的剧基本都是主流剧,如《一刻邂逅》《谍战深海之惊蛰》等,搭档女主也多为实力派青衣演员。2019年,张若昀更是凭《庆余年》获得了更高的国民度,人们在谈起他时也会认为,张若昀是一个稳扎稳打的演员。

实际上,一个男演员能否真正走向主流,实现戏路拓宽、转型实力派,关键不是要看能征服多少女性观众,而是要看能获取多少男性受众。因而,这些小生转型的目标,是获取全年龄、全性别的观众关注,而这意味着要打开男性市场。

如今,一些大爆的流量剧,让一些小生靠颜值与流量打开了女性市场,但男性观众并不会关注。而一些成功跻身实力派的演员,都是用正剧征服了男性观众的,如王凯的《伪装者》、张若昀的《庆余年》、朱一龙的《叛逆者》、白宇《沉默的真相》,这些作品都存在大量的男性受众。

张若昀虽然接过几部流量剧,但所幸他并没有被定义为流量明星,这有利于他获得男性受众。而对于以流量剧出道或者走红的艺人来说,要想实现转型,道路会更加艰难。但还是有朱一龙、白宇等演员,为了撕掉流量的标签去奋力拼搏,而他们也成功了,这也给流量出身的95生打了个样。

前几年,朱一龙、白宇出演耽改剧《镇魂》走红,人们对他们的印象就是流量明星,粉丝群体以女性受众为主。但白宇2020年凭借《沉默的真相》成功转型,观众对其演技也有了新的认识。今年,朱一龙也凭借《叛逆者》,实现了从流量向实力派演员的转型,获得了大量男性观众和官方媒体的肯定。

实际上,演员要想成功转型,就要用作品说话,这取决于演员背后的付出、牺牲与忍耐。

典型如同白宇,《镇魂》爆红后低片酬出演《沉默的真相》,且并非男主。这意味着损失大批流量和收入。

如今看来,为转型成为实力派,这一切都值得。凭借《沉默的真相》转型后,白宇接到了更多的精品剧,如《山海情》《乔家的儿女》《龙城》;朱一龙也在《叛逆者》之后,接演了《1921》《峰爆》《穿过寒冬拥抱你》等正剧。可以看到,获得主流认可之后,他们的影视资源都有了直线提升。

实际上,相对于女演员,男演员的演艺事业期要更久,他们在20~45岁的年龄都有更多角色可选。但这也意味着会有不少大器晚成的实力派演员空降加入战局,典型如张嘉译、吴秀波、于和伟、靳东、王凯等人,均是在30+后借助作品脱颖而出,成为行业认可的主流剧扛把子。超过30岁后,主流影视剧市场对男演员的需求会随之改变,要求他们能扛正剧、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拥有不可替代性和高国民好感度。

这样的需求,相比已经拥有大批粉丝、被打上标签的转型期流量艺人,生面孔显然更易实现并迅速晋升。

目前来看,大多数95生在更具流量优势的同时,在观众缘和演技上又处于劣势。他们或是童星出身,或是凭偶像剧爆火,或者以颜值吸粉,流量标签比起85后只强不弱。在很难拥有大量男性观众缘的同时,他们的底层奋斗期相对更短,因此演技又不如朱一龙、白宇等打磨更久的演员,他们的劣势也更加明显。

这也意味着他们实现转型、摘掉标签需要花费更漫长的作品证明期,期间需要抗拒更多的“偶像剧”诱惑,拥有更多的耐心和付出,才能在正剧圈厮杀出一条血路,在30+以后获得崭新的上升通道。

目前从结果来看,前辈小生们实现这一点的尚属寥寥。那从这一波95后小生来看,他们之中是否有人会耐得住寂寞,为了好剧本而放弃暂时的流量曝光,并潜心打磨演技呢?这还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0 评论: 0 阅读: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