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温情催泪华语电影迎来“亲情大年”

CCTV6电影频道 2021-04-07 11:11:30

4天,4亿!截止到发稿时,4月2日上映的《我的姐姐》票房已破4.7亿,稳坐清明档期票房冠军宝座,打破了中国影史清明档影片单日票房纪录、中国影史清明档人次纪录、中国影史家庭片单日票房纪录等多项纪录,并以领头羊之势带动清明档期票房破8.2亿,创历史新高,成就“最强清明档”。

与此同时,《我的姐姐》斩获豆瓣评分7.2的不俗成绩,并一度登上清明档期各项热搜和影视类话题头条,在今年继《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后再度激起社会范围内的广泛讨论。

那么,这部电影究竟有何魔力,能在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同时,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与讨论?

2021 · 三个冠军引发的亲情电影大年

我的姐姐》讲述了成长于重男轻女家庭环境中的姐弟俩,原本关系冷漠疏离,但在父母车祸离世后,姐姐开始面临抚养弟弟还是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这一艰难抉择的故事。左手至亲,右手自我,这一两难甚至看似无解的抉择将亲情关系、男女平等、女性独立等时代性话题一个个呈现在大银幕上,完成对姐姐安然、安然的家庭、安然所处的社会,乃至银幕前所有观众的一次次犀利提问,而这些问题的不同答案,则成为不同观众之间争论甚至互相指责的社会话题焦点。

社会学家李银河分析,这一抉择背后的逻辑是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人们所面临的个人本位价值观、人生观对传统的家庭本位价值观、人生观的激烈撞击。“目前,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一个现代化的男女人格平等的新秩序正在形成。影片通过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为我们揭示了这个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深刻变化。”

当对于亲情的表述不再流于表面,而直达人文深度、直面社会现实,就很容易引发观众共情,进而引起社会话题的逐一涌现和广泛讨论,完成口碑、票房、社会影响力的三重斩获,并在华语影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我的姐姐》成为清明档票房冠军之前,另有两部电影已经印证了这一可能性,那就是今年元旦档冠军《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春节档冠军《你好,李焕英》。

《送你一朵小红花》是韩延导演“生命三部曲”中继《滚蛋吧!肿瘤君》之后的第二部,围绕两个抗癌家庭的两组生活轨迹展开叙事,用癌症这一特殊的切口切中了当代中国社会情感结构中的家庭亲情与青春爱情,为无情的命运绑上了有情的纽带,将人心人性中的柔软脆弱一点点剥开,并用勇渡难关、笑对生活的温暖力量激励、击中了刚刚跨过2020年疫情的中国观众,为这种情绪打开了一个出口,从而激发了广泛的社会热度,以14.32亿票房勇夺元旦档冠军。

《你好,李焕英》则根据2016年的同名小品及贾玲亲身经历改编,用穿越的方式深情回忆了自己的母亲李焕英。该片在笑中带泪的情绪和温情真挚的手法呈现了细腻无私的母爱和纯粹诚挚的母女情,用最纯粹的亲情力量直击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既是贾玲给她母亲的一封情书,更是给观众母亲的一封情书,感动了大江南北万千观众,成为过年期间全社会最热门的话题,以至于在春节档一票难求,不仅成为中国影史票房亚军,更以53.95亿(截止到4月6日10时)令贾玲成为全球票房最高女导演。

《你好,李焕英》对于《唐探3》的票房反超、《我的姐姐》单日票房连续力压《哥斯拉大战金刚》也证明了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的推断:“文艺片、现实片如果具有影院性,就可能创造好的票房,甚至超过许多视效大片。所谓影院性,就是故事和细节的精准度、呈现和节奏的强度,表演和叙事的完成度以及主题和情感表达的共情度(因而,青年题材的作品具有明显市场优势)。”

到了3月,另一部口碑佳作《又见奈良》上映,讲述了一段跨越60年的异国无血缘母女情,将反战和平的主题插上了亲情的翅膀,用内敛克制的手法让观众以轻松温和方式感受到略带沉重伤感的主题。然而,本片因为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当代性和普遍性的现实关照,因而未能引发全社会的讨论热潮,导致在业内备受好评的同时票房成绩平平。

4月初,我们迎来了亲情与女性话题齐飞的《我的姐姐》,让2021年度的华语亲情电影的热度保持住了“月度化”,也让连续四个月的四部口碑佳作(《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又见奈良》《我的姐姐》)、三部档期票房冠军(《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我的姐姐》)在连续的最强春节档和最强清明档拉开了华语亲情电影大年的序幕。

1923 · 华语电影百年亲情叙事史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看来,当下中国电影市场高票房影片具有两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强烈的话题性和共情度,其中隐含着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就是伦理。纵观中国电影史上很多高票房的影片,几乎都是因为伦理问题而引发的观影热潮。

无疑,上文中提到的三部票房冠军作品《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我的姐姐》都是在鲜明自我风格的类型化基础上——青春类型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喜剧类型的《你好,李焕英》、女性类型的《我的姐姐》,注入了浓重的亲情伦理内核,从而拥有了强烈的话题性和共情度。而这一内核,实际上是中国电影一以贯之的核心叙事模式。

回望近百年之前,明星公司第一部长片《孤儿救祖记》(1923)就以一个豪门恩怨的亲情故事开中国社会题材电影之先河,成为中国亲情电影的鼻祖,激活了中国电影潜在的市场,成为中国第一部在商业和艺术上获得巨大成功的国产片。自此,描写家庭亲情、骨肉分离的题材就成为中国电影市场制胜的因素之一。借《孤儿救祖记》之风,其出品方明星公司此后又接连拍摄了《玉梨魂》《苦儿弱女》《盲孤女》等近似题材的亲情电影。

亲情题材的巨大影响力,在日后的中国影视作品中屡次得以验证。1947年,创下当年万人空巷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取材于中国传统戏曲《铡美案》,通过讲述一个家庭在中国抗日战争巨变之时发生的悲欢离合的故事,表现了对抗战前后中国社会现实的反思,而其本质上则是一部亲情伦理大戏。

1990年,中国内地银幕与荧屏上的两枚“催泪弹”———《妈妈再爱我一次》和《渴望》,无不是履行这一主旨的成功范例。内地于1990年上映的中国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堪称改革开放后第一部令观众记忆深刻的亲情影片,影片主题曲《世上只有妈妈好》传唱至今;同年播出的电视剧《渴望》则揭示了人们对爱情、亲情、友情以及美好生活的渴望,作为新中国第一部大型室内电视连续剧,播出时万人空巷,创下当时的收视巅峰,亦引发了一场关于真善美的全民大讨论。当年还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的尹鸿在《渴望》座谈会上谈道,从《渴望》的家长里短内容和它引起百姓的街谈巷议来看,这是一部大众文化产品。

回归当下的中国电影,特别是近年来的多部“爆款”之作,多以亲情关系为落脚点,并以此成为影片的矛盾内核。从《亲爱的》《失孤》这样的寻亲题材,到《快把我哥带走》中兼具奇幻色彩与现实感受的兄妹情深,再到《我不是药神》中吕受益(王传君 饰)和妻子、刘思慧(谭卓 饰)和女儿的亲情牵绊,以及《地久天长》中两组家庭在时代洪流中的起伏跌宕和《误杀》中对于家庭亲情的可贵性、责任感的展现,无不彰显了华语电影亲情力量一脉相承的叙事传统。

中国影史票房榜同样能说明这个道理。《你好,李焕英》之后,分列在3-5位的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和《唐人街探案3》。《哪吒之魔童降世》重新书写哪吒“叛逆史”中最可贵的一点便是,让他与父母完成了亲情的和解,大幅加重了家庭亲情的力量,从而使得本片成为2019年暑期档合家欢首选;《流浪地球》在开启国产硬科幻元年的同时,将刘培强一家的亲情关系从疏离到和解作为情感主线,让奔着特效而来的观众泪目影院,并将主旨上升到超越家庭的家国情怀,最终成为2019年春节档冠军;《唐探3》则在两部前作的基础上加入了主角秦风的家庭背景介绍,让秦风之父这一神秘人物成为悬在观众心头的“达摩克斯之剑”。

从1923年的《孤儿救祖记》,到2021年三部档期冠军,亲情力量近百年来从未间断对中国电影创作与观众审美的重要影响,其根源则来自注重家庭伦理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在这种力量的驱动下,中国亲情题材电影在与其他类型不断融合中,在中国电影工业化、产业化发展中,一步步关注中国现实,弘扬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

(文章来源:1905电影网)

1 评论: 1 阅读:212
评论列表
  • 2021-04-07 12:03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选择在春节档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