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马晓晴贾宏声同唱崔健《假行僧》,歌词预示出两人的命运

仇意 2021-02-18 21:22:27

提起马晓晴贾宏声,当今主流观众大概已不知何许人也。

毕竟,贾宏声已在10年前从自家窗口一跃而下,选择以这种决绝方式告别人世。

马晓晴也早已淡出影视圈,年过半百泯然众人。

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们是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一代影坛精英。

两人交集于1990年由年仅55岁便因癌症去世的天才女导演张暖忻执导的国产佳片《北京,你早》。

影片中两人饰演一对经历分合终成正果的情侣。

01

《北京,你早》讲述了北京99路公交车上一个司机和两个售票员之间的故事,展现出社会变革期间,一代青年面临的内心彷徨与命运沉浮,豆瓣评分8.1分。

影片以小人物命运映现大时代气象,主题深刻发人深省,基调清新余味深长,上映后一举获得香港国际电影节年度十大华语片奖和广电部1989-1990年优秀影片奖。

影片由马晓晴、王全安、贾宏声三位刚出道的新人担纲主演。

没错,中间的那位就是后来执导电影《白鹿原》、人间尤物张雨绮也没能让他收心的大导王全安。

不过影片中他还是个瘦瘦不起眼的小青年。

王全安(右)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王全安在影片中扮演对马晓晴扮演的艾红暗生情愫的公交车司机“邹师傅”,艾红没看上他,却对贾宏声扮演的为她仗义出手的摇滚青年陈明克一见钟情。

马晓晴当时珠圆玉润,而贾宏声高瘦痞帅,两人CP感不错。

因为是摇滚青年嘛,所以艾红在陈明克的影响下也“文艺”起来,两人时不时哼唱几句崔健的《假行僧》。

当时的中国歌坛,崔健和他的歌几乎一统江湖,是广大文艺青年们的最爱。

作为当时青年一员的贾宏声马晓晴,相信对这首歌不会陌生,但他们都没有想到,这首在影片中被他们不时哼唱的崔健经典歌曲,某些歌词竟然诡异地预示了他们未来的命运。

02

贾宏声1967年出生于吉林四平,1985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大明星巩俐、史可都是他的同班同学,后来还与中戏“五朵金花”之一的伍宇娟发展成恋人关系,伍宇娟对他一往情深。

贾宏声天赋出众而星运奇佳,是中戏85级最先出道的一个。1990年,在拍完李少红导演的处女作《银蛇谋杀案》、张暖忻的《北京,你早》之后,他迅速成为那个年代最受瞩目、最具偶像气质的青年男演员,大致等同于现在的李现。

随后又相继出演《周末情人》、《极度寒冷》、《苏州河》等一众高品质文艺片。

贾宏声又高又帅,且自带帅痞文艺风格与冷峻偶像气场,不但伍宇娟,周迅也曾为他动情沉迷。

只要愿意,他的未来无可限量。

但就在张杨导演的话剧《蜘蛛女之吻》排练现场,他接触了不该接触的东西,那个能让人丧失思考甚至出卖灵魂的致幻物质。

从此地狱沉沦,挣扎在疯狂与死亡之间。

他曾渴望救赎,也曾尝试自救,2000年还与张扬合作了一部以自身真实经历为蓝本的电影《昨天》。

但“昨天”始终如影随形无法摆脱,2010年7月5日下午6时许,贾宏声身着浴袍在北京朝阳区安苑北里小区14层家中一跃而下。

我无意中发现,他的生命轨迹与《假行僧》的歌词有某种诡异的对应关系。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贾宏声的确从南走到北,从阳光灿烂的白走到深不见底的黑。他也的确让人们都看到了他,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又曾如何痛苦绝望与挣扎自救。

他对所有人,包括他的生身父母都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本质上贾宏声是个沉浸于艺术和自我精神世界中的人,他渴望探索一切和得到所有,所以他无所畏惧地奔跑,即便迷失方向,直至坠落深渊,不恨也不悔所有的选择。

要爱上这样的人的确需要勇气,因为你始终看不透也最终得不到他。

他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所以终于“远走高飞”,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贾宏声去世后,他的家人委托他生前的工作单位—中国国家话剧院发表声明:“贾宏声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可能是我们谁也给不了他。他去寻找了,让我们静静帮他走好……”

03

马晓晴1968出生于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1岁就被谢晋导演看中出演《啊,摇篮》中的小保育员湘竹,并连续出演七部电影,一跃成为那个时代最受人瞩目的童星之一。

那时的马晓晴还很瘦,小姑娘的表演灵气四射,中弹后缓缓倒下的那个镜头令人动容难忘。

1986年,她不顾家人反对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

可是上到第3年,她又做了一个令人错愕的决定—退学。

马晓晴之所以做出退学决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峨影厂的米家山导演请她出演电影《顽主》,但学校不放;二是她考进了美国旧金山音乐艺术学院,对方提供一年9200美金的奖学金,但校方也不同意在校生留学。

其实真正的深层原因是,生有一张乖巧面孔的马晓晴却任性叛逆,本来她就对学校当时的教学方式很不认同,觉得刻板套路,遇到校方阻挠一气之下索性退学,只身独创北京演艺圈。

她还是有才情的,参演《顽主》获1989年金鸡奖最佳女配唯一提名。

1997年凭借电影《我也有爸爸》中的出色表演获第17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成了当时风头最劲的女明星。

《北京人在纽约》中的“宁宁”一角也清新灵动,令人印象深刻。

但她的感情之路并不顺遂。刚到北京奋斗的那些年,她和京圈导演路学长生情并同居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无缘牵手,最终以分手告终。

2014年路学长因病去世,年仅49岁。据说在他病重之时,马晓晴一直在身旁照顾。

2000年之后马晓晴逐渐淡出影视圈,离开北京回到故乡上海。2002年,马晓晴自编自导电影《花店》,但最终没能拍成;2006年,执导了电影处女作《少女》,但都没有什么反响。

她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多年来也始终形单影只。

近年来,马晓晴在社交网络上“复出”,不仅憔悴瘦损与之前形象判若两人,还配图清奇画风大变。

看到这个当年曾喜欢的女明星变得如此陌生,又不禁联想起她唱过的《假行僧》。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这两句歌词,无形中仿佛也对应了马晓晴的现实人生。

年轻时的马晓晴足够美丽也足够幸运,但这些年来她到底走过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又经历了哪些沧桑世事,相信无人得知,也无人能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曾经光华的表象下,她也在受罪,受着和我们同样生而为人都在受着的罪。

或许那伤更深,痛更烈。

在无人相伴的深夜里,独自流着谁也看不到的泪……

我是仇意,欢迎关注

0 评论: 0 阅读: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