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独活不是长生,这是丘山最后才知道的事情

笙箫默影视解忧铺 2021-04-06 13:40:55

司藤、白英与丘山总归有一战,这是避无可避的劫难,当然没有赢家,相当于是三人一起“同归于尽”了,但对他们来说,这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解脱了。

司藤是最幸运的那个,因为她还有秦放这个寄托,白英的最后一眼还是忘不了那个她爱了恨了一生的邵琰宽,戏台着火,她与邵琰宽也算是演绎了另类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对于白英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而丘山,他一生厌恶极了苅族,始终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生都汲汲以求要除掉天下所有的苅族,认为自己是替天行道的主,自负的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悬门正宗。

他就像一个固执己见,始终带着偏见的糟老头子,是司藤不幸的根源。追其过往,丘山的变化是因为他年轻时的一场变故。

年轻时的丘山爱过一个名叫长生的苅族,一个笑起来特别好看的姑娘,她说她也唤为独活。可是有一天,等他醒来发现长生灭了星陨阁,那么多的流血牺牲,还有他的师傅在内,丘山亲手了结了长生的性命,从此也心性大变,认为所有的苅族都其心必异。

所以无论司藤做了那么多善意的事情,他的徒弟颜福瑞如何的苦口婆心,丘山固执地要除掉司藤,他活了那么久,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目标,相当于他的信念,如果长期筑起的信念一旦崩塌,怀疑自己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所以即使自欺欺人,丘山也不会去承认和相信。

这也反映了丘山虚伪的一面。当他要死的时候,他想着的人还是长生,那个叫独活的长生,他说了两遍“长生,独活” ,然后留下了一滴泪,当时不知为何意,反复看了细节,明白了,丘山并非真情错付,他也没有爱错人。

长生与独活其实是两个人,准确地来说,是像司藤与白英那样,只是没有司藤的分体能力,所以是长生与独活共用一具躯壳,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人格分裂”。

那么就是独活灭了星陨阁,临死之前,温柔唤着丘山的那个人是长生,也不是求饶,她除了最后唤他的名字,还能怎么样了,毕竟独活造的孽,她也必须承担着后果。

只是丘山明白得太晚了,如果说长生必须承受着独活造的孽,那么丘山也要接受他应得的惩罚,他利用司藤杀了那么多的苅族,这其中也有好有坏,不能以偏概全。

其实如同长生最后说的那样,丘山因为当初那场变故,已经无法去明辨是非了,而长生也是他滥杀无辜的一个借口。最后,他将永远在自责与愧疚当中得不到救赎,因为他意识到是他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

1 评论: 2 阅读:11252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