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破3亿!朱媛媛用眼神演戏绝了,跟张子枫的对手戏看到泪目

蓓蕾娱心 2021-04-04 22:18:49

张子枫、肖央、朱媛媛等主演的电影《我的姐姐》首映2天,就取得票房破3亿(截止蕾姐发文时数据)的好成绩!(豆瓣评分也获得7.4的好成绩。

老戏骨朱媛媛、00后小花张子枫2位演的两代姐姐,为影片贡献很多泪点。蕾姐观影中对2位出生在不同年代,却有着相同悲怜命运的姐姐感触颇深。

她们都是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面对被“强加的姐姐”责任,2位女性做出了不同的妥协跟挣扎。

姑妈想传承这份姐姐的担当,姐姐却不甘屈服性别对命运的不公~

朱媛媛演的姑妈向命运妥协,一辈子被“长姐如母的道德绑架”,在这份强加的责任面前,结婚前家里将所有好的都给了家里的男孩,结婚后仍旧摆脱不了照顾弟弟的责任。

姑妈年轻时也曾有过追求和向往,还曾为追求自由,学习俄语到国外寻求发展。

可惜,刚刚展开的翅膀仍旧被家人给拽了回来,当姑妈想说服安然接受姐姐牺牲的命运时,她也有太多的无奈和心疼。

弟弟安子恒:姐姐,你等等我不行吗?

姐姐安然: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啊

弟弟安子恒:我只有你了!

安然、安子恒姐弟俩这段雨夜聊天,不知触动了多少人内心的无奈,看似姐弟俩第一次交心,恰好也是姐姐安然不屈服“强加”责任的态度。

真正令安然彻底爆发崩溃的,是她从医院辞职后,遇见一位不适合再生育的产妇,已经生了2个女儿孕期间已不适合继续保胎,家里人为了要个男孩,不顾产妇生命安危,强行转院保胎。

看到这一幕,一下刺痛埋藏在安然内心的绝望,她疯狂地对产妇一家人大喊:“不能再生了,你已经有2个女儿了,为什么还要生?这是谋杀,儿子就这么好吗?为什么啊。。。”

安然歇斯底里的呐喊,更是她对性别不公的声讨,还有对自己从小到大被爸妈讨厌的委屈。

张子枫这段哭戏非常有层次感,将悲宣泄得非常有感染力,看得出作为00后小花张子枫演技的进步,从以前妹妹式的天性表现角色,到这次转型有演技内涵的表现,姐姐真正长大了。

不同于张子枫姐姐这个角色挣扎式的表演,用眼睛演戏的老戏骨朱媛媛,表现力真的太绝了!

朱媛媛张子枫,有段30s无台词的对手戏,却令蕾姐看到泪目~,这一场30s无台词的戏,姑妈朱媛媛把对姐姐张子枫的无奈和心疼表现得淋漓尽致。

全程没有一句台词,却把两代女人的惺惺相惜,演绎得淋漓尽致。朱媛媛本身就有属于那个年代姐姐的质感。

姑妈的金句台词:“我是姐姐,从生下来那天就是,一直都是”

这句台词同样不知刺痛多少人的内心,长姐如母!姑妈就是被这句话束缚了一辈子。姑妈流不尽的泪水中,向上望的眼神有对青春的回忆,还有道不尽的委屈。

反观肖央饰演的舅舅,一个一辈子都坐在麻将桌的男人,婚姻失败干啥啥不成,就是个典型的废柴。

尽管如此他依然过得潇洒肆意,当安然问他当男孩的感觉好吗?听得出安然有些羡慕舅舅。

虽说舅舅是个不靠谱的男人,也曾在安然最无助的时候,帮助过她,所以安然打心眼里喜欢舅舅,还渴望舅舅如果是她爸爸就好了。

女性天生就是一颗温暖的心吧?安然想要挣脱束缚的过程,一次次被弟弟安子恒幼小无辜的温暖所打动。

对弟弟从开始的排斥,到后来2人相依为命,每当弟弟靠在姐姐身上,影片总是用温情的氛围感,强调人性温暖的一面。

影片中还有一个小细节,姑妈拿着一个个套娃,对每一个套娃都说一句俄语,此时姑妈的眼中闪着光,那曾是她年轻时仅有的未来。

套娃一个套一个,暗喻姐姐的一生被弟弟,被家庭永远套住的禁锢,而姑妈接受了这样的命运安排。

“姑妈是好人,但好心不一定办好事”最终安然对姑妈说了她的选择。虽然电影结局没有明确交代姐弟俩的未来,用开放式结局给所有观影者一种可能性的答案。

影片结尾,王源演唱的片尾曲《姐姐》插进来的时候,用歌声将姐弟俩的未来升华,真的是一种开放式结局的升华。

张子枫姐姐剪短发,安然这个角色是她成长转型作品,做惯了妹妹原本还担心自己不像姐姐,好在她的可塑性和爆发力很强,从此告别“子枫”成为“姐姐”。

作为00后小花中比较有前途的女演员,2021年除了《唐探3》《我的姐姐》外,张子枫还有4部新电影要上映,《秘密访客》《再见少年》《中国医生》《夏至未来》

演姑妈的演员朱媛媛,是个非常低调的实力派演员,24岁时凭借《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获得优秀女主角奖。

去年在《送你一朵小红花》影片中演易烊千玺的妈妈,从“国民媳妇”熬成了妈妈辈,朱媛媛对角色的塑造功力也是出类拔萃的。

《我的姐姐》不光是一部讨论女性在日常社会所面临的困境矛盾,以及原生家庭所映射的亲情故事,更是一部激励我们所有人要有勇气改变困难现状的作品。

人生太短,大家都很忙!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面对波折记住姐姐的一句话:“我命硬!打得赢要打,打不赢也要打”

关注@蓓蕾娱心 获取更多娱乐吃瓜趣文~ 欢迎评论区聊天

0 评论: 0 阅读: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