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女星出轨被骂上热搜:错失影后的她,真的“德不配位”吗?

赵丹丹 2022-06-22 14:30:04
知名女星出轨被骂上热搜:错失影后的她,真的“德不配位”吗?

2019年5月14日,一则“任素汐出轨”的微博被顶上热搜。

在此之前,她刚刚凭借《驴得水》《无名之辈》在电影界站稳脚跟。

人们纷纷赞叹她的演技,称其有着一股“老艺术家”的风范。

这样的她,却被拍到出轨同剧组的男演员董博

两人同喝一杯奶茶,出入酒店,行为举止十分亲密。

图片来源:娱界大叔

不久后,董博前妻和任素汐的前夫纷纷出来放料。

董博前妻称,任素汐董博在2015年通过话剧认识。

两人私下来往十分频繁,而当时董博任素汐都是已婚。

他们一起合作电影《提着心吊着胆》,话剧《学一学鸽子》,因戏生情。

2016年,任素汐和丈夫李洋结束婚姻。

次年,董博与妻子正式离婚。

“婚内出轨”实锤,任素汐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人骂她“德不配位”,有人骂她“小三”。

“出轨事件”从此成为她人生中的污点。

任素汐的事业一度陷入沉寂。

她选择了不回应。

一年后,当她再次回归,却手捧荣光。

她凭借《我和我的祖国》获得第七届“文荣奖”最佳电影女主角奖。

同年,再次凭借《半个喜剧》提名中国电影金鸡奖影后。

任素汐有关的热搜词条,从“出轨”变成了“演技”。

脱离私人生活,女演员任素汐,或许更值得探讨。

任素汐,生在山东莱州。

港口城市,海风徐徐,人们齐坐在桌前,喝酒跳舞撸串。

任素汐的家里,常常也是歌舞升平。

父亲拉二胡,母亲拉手风琴,姐姐跳舞,她唱歌。

一群文艺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四下一片祥和。

可直到任素汐11岁,父亲患癌,家中只剩下了数不尽的账单。

妈妈天天往医院跑。

任素汐被寄住在邻居家,吃着百家饭。

这段寄人篱下的日子令她刻骨铭心。

既对世态炎凉体会更深,也学会了察言观色,把握不同人的心态。

不久后,任素汐的父亲病逝。

这种感觉于她而言,“就好像天塌掉了。”

家里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

在此前,父亲一直是任素汐的精神支柱。

“我的人格雏形就是他给我的。”

他教她要乐观,要有趣,要学会给他人温暖。

父亲走后,任素汐开始逼着自己学会独立。

“我一下子对很多事都有了一种倔强,得让人觉得我有力量。”

她为自己穿上一身带刺的铠甲。

母亲再成家后,面对继父的偏心,她也能淡然处之。

17岁那年,她为自己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大选择——考中戏。

亲戚都劝她不要读艺术,既花钱还没前途。

任素汐的妈妈却表示支持。

“她喜欢干什么我就让她干什么。”

2005年,她顺利考入中戏导演系。

大二时,她阴差阳错间与舞台剧结缘。

她崇尚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追求真实自然,但是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认可。

饶晓志曾经就以“她还太小了”为由,刷掉了来面试的任素汐

毕业后,她只能在各种话剧里出演着只有两三场戏的配角,前途渺茫。

直到2010年,在人艺小剧场,导演周申看到了任素汐

他惊叹道:

“我从2000年进戏剧学院,从没见过有人在舞台上能完成这个,多多少少都带一点作戏,而不是生活。她真的在台上生活,她在舞台上演戏既是角色又是她自己,跟她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终于得到认可。

任素汐知道,自己坚持的“真实”是正确的。

那时周申正在准备话剧驴得水》。

女主角人选,他第一个想到了任素汐

任素汐不是标准的美人脸,甚至长相被不少人诟病。

当幸运落在这种人头上时,往往容易被大家质疑“凭什么”。

任素汐丝毫不在意这类风言风语。

她用演技说话。

在北京先锋剧场,当话剧驴得水》完美落幕。

观众们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任素汐

她把角色演活了。

人们更愿意相信——

任素汐就是张一曼,张一曼就是任素汐

她们身上有着共通的倔强,以及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

驴得水》后,任素汐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小剧场女王”。

可掌声背后,还有苦楚。

这部话剧任素汐整整演了五年,近200场。

每一场,任素汐都全身心投入。

她还给张一曼写《一曼日记》,幻想她的前世。

她把这种方式称作是给角色“填肉”。

抽耳光,痛哭,自杀......

每次入戏再出戏,都是伤神又伤身。

演完后,她忍不住说,“张一曼把我掏空了。”

1米73的她,从120斤掉到了99斤。

这是“凶狠”的体验派做法。

因为常常走不出角色,她还去看了心理医生。

她才突然意识到——

一个好演员不但要会演,还要学会拿得起放得下。

2016年,《驴得水》作为电影上映。

任素汐,真的火了。

她的微博粉丝噌噌噌涨到了100多万。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个剧场出身的女演员。

她不再能像从前那样安安静静的创作了。

她需要拍各种宣传照,受邀上各类电视节目。

可这偏偏是她最怕的两件事。

在内心深处,她觉得那都是假的。

呈现出来的东西都不会是真实的自己。

她的微博签名依然是——出门,上台,演戏。

6个字,概括着她成名后最期望的生活。

她一度不参加综艺和真人秀,怕会影响自己塑造角色。

“如果我把自己当演员,除了作品推出的时候我出来宣传,别的时候真的别有我的消息。没事儿就蹭个热度,上个热搜,绝对会影响演员塑造角色。”

可自打进入演艺圈后,这便注定是一种奢侈。

2018年,《无名之辈》将任素汐推上了又一个巅峰。

她扮演的马嘉琪被“封神”了。

这个孑然一身,因车祸失去双腿,对活着失去希望的角色,令无数观众泪如雨下。

任素汐为了增强角色的代入感,常常在片场坐一天都不动。

一直坐到全身麻痹,她还在对自己说“再撑会儿吧”。

天台的雨戏,任素汐被水淋,被绳绑。

一遍又一遍,连导演饶晓志都泪湿眼眶。

任素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马嘉琪的腿是没知觉的,我不能抖”。

整部电影,任素汐表现了超强的台词功力。

自此之后,她成为了票房质量的保障。

大众纷纷说,“有任素汐的戏一定不会差。”

面对表扬声,她是开心的。

“《无名之辈》没有什么遗憾的,我和章宇为角色付出了很多,为整部戏花费了很多时间。我深知,其实我没有那么好,但也没有人家说的那么糟,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哪个程度上。”

她向自己,也向观众许下承诺。

“要像做一个百年老店一样去演戏。”

她不接烂戏,对赚钱没有太多欲望,也不想做大明星。

她对过于热烈的声音,是恐惧的。

更向往过一个小老百姓的生活。

所以当网上出现一些夸大和虚假报道时,她会直接发微博回应。

她澄清自己并非演过600场驴得水,而只有不超过200场。

她否认了为演戏抽过自己1500个耳光的传闻。

最后,以一句“我不怕被捧杀,我自己只要不捧杀自己没人能捧杀我”表明立场。

不来虚的,不装矫情,这或许就是任素汐

但经历三番五次的误解,她也会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有些话是我说的,但都是有前言后语的,单摘出来就显得特突兀,可能人家也不是坏心,就为了有点击率,导致我现在说话也很小心,以前我真是跟谁都掏心掏肺的。

很多报道说我演10年话剧多么不容易,其实根本没那么不容易,反而是挺快乐的,我不想有什么人设。”

任素汐,的确是一个好演员。

但好演员的春天,却来得总是很缓慢。

在如今这个崇尚白幼瘦的审美时代,长相曾一度成为她事业的阻碍。

她没有娱乐圈里很标准的女明星模样。

“不好看”“驴脸”“马脸”等都是她身上的标签。

大众对她长相的批评,总是多过了赞美。

在导演和编剧挑选角色时,也常会因为“长得不好看”而忽略了她。

2018年9月,她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曾吐露心声。

“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他们不来找我。”

原因就是长相过于普通。

这导致她不得不站上舞台,公开推销自己。

“我来这里是有私心的,我来的原因就是想告诉大家,我的演技很好,请大家信任我。”

值得一提的是——

在2018年一月初,任素汐曾表示,“肯定不会参加这类节目”。

倒不是不屑。

而是她认为,“节目专注于表演的部分一定不如别的琐碎的东西多”。

不够真实,就会演员尴尬,观众也尴尬。

短短8个月的时间,任素汐被市场打脸,不得不做出妥协。

“以前一年365天我大概能演300场,现在一年才演几十场。”

她对目前选择流量高于选择演技的市场,感到悲伤。

“我想做好作品,但在这过程中遇到了瓶颈,没有人抛好剧本给我了,那我是不是要主动去争取?”

她的团队开始为她去寻找更多与“演技”有关的综艺。

时间愈久,她也懂得了去接受这个圈子里的东西。

曾经厌恶拍照的她,也早已在娱乐圈的沉淀下,学会了坦然接受。

话剧舞台到大荧幕,任素汐完成了一个身份的转换。

她不仅仅是个“女演员”,也是“女艺人”。

双重标签下,她需要接受的考验也更多了。

她作出了改变,也低头接受了市场。

站在如今的位置,回望过去的自己。

任素汐说,“现在来看,目的是达到了,确实有更多剧本找到我了。”

可好演员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0 评论: 0 阅读: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