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小说家》:有梗有噱头有卖点却空洞的视效大片

刘小黛 2021-02-16 12:48:35

e

文/George

刺GAI周延 - 刺

以下影评有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小呀小橘子,爸爸给你打怪兽,爸爸来救你了……”这是春节档电影刺杀小说家》里反复出现的一首儿歌。雷佳音饰演的关宁苦寻被拐的女儿小橘子6年,最终在自己“弃恶从善”的转变过程中,发现女儿的踪迹,而这首歌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

“视效大片”、“小说改变现实”是《刺杀小说家》宣传时的主打卖点。电影也企图从“关宁寻女”和“空文(路空文为董子健饰演)弑神”两条故事线的叙述,来形成某种观点,即“弃恶从善终得好报(关宁线)”、“坚持梦想终可翻身(空文线)”。从而给观众的心灵以某些慰藉,同时也希望强大的特效给观众带来视觉享受,可谓“野心不小”。然而细细品味,会发现故事勉强说得过去却难成为经典,甚至显出“外强中干”的疲态。George观点一:视效若无助于主题,则砸钱无意义再强大的视效,若不能够有助于主题,又有什么意义呢?关于本片可以从两方面来看。首先,本片的世界观分为小说中和现实中两个,小说世界被赤发鬼残暴统治,本片的视效把小说世界做成战乱、阴翳、压抑的景象,无疑是成功的,有助于路空文“凡人弑神”的主题。

现实世界中,于和伟饰演的反派企业家李沐在一次演讲中,全息投影的大手从观众头顶掠过,仿佛企图操控一切,视觉效果再次助力了主题的表达。可惜的是,现实世界中,未对李沐的野心再做任何交代,进而也无法再支撑任何更加宏达的主题,顶多是一个表达不完整的“为父报仇”。其次,如果视觉效果拉慢了影片节奏,则沦为美丽却无营养的棉花糖。麦基在《故事》一书中有一个关于故事“序列”的观点,非常契合对于当下爱用特效这一现象的解释。例如警匪片中警察和坏人之间的追逐,就算这场你追我赶的打斗游戏再精彩,对于整个故事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序列”,而整个影片是由上百个“序列”组合起来的。《刺杀小说家》中,空文来到赤发鬼统治的城池,看到了各个坊间的战争,尤其是白翰坊被火攻的一场战役,视觉效果令人赞不绝口。可是仔细回想,“坊间的战争”不过是赤发鬼统治小说世界的伎俩,顶多算是个故事背景,空文在“火攻”过程中参与感极弱,仿佛是一个带领观众“参观特效”的导游。警匪片中警察如果抓住小偷,至少为故事提供了进展,可是本片中的“火攻”,顶多加大了对虚拟世界的渲染。George观点二:过多的巧合无法助力主题的完成一部影片的核心主题需要借助主角的行动来表达,《刺杀小说家》中,关宁本来企图通过“助纣为虐”的方式找到女儿,却意外通过“弃恶从善”找到。

在这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巧合,即关宁在两江市遇到了拐卖女儿的于昌海和女儿小橘子,于昌海这个巧合是推动剧情的关键,小橘子这个巧合则事关主题。一般来说,只有主角的主观能动性是一部影片表达主题的基石,例如他的努力、转变、顿悟等等。可是人海寻人,如大海捞针,本片中关宁“弃恶从善”算是做出了转变,编剧让他恰巧寻得女儿也算说得过去,但还让他在两江市遇到仇人于昌海,这种利用巧合推动故事发展的做法,从一个侧面佐证了编剧的功力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有一种观点,George深以为然,那就是除了黑色幽默的电影以外,一部电影中最多只出现一个巧合就够了。George观点三:小说究竟能否改变现实没有交代清楚《刺杀小说家》中,最后关宁替路空文完成了小说的结尾,小说主角战胜了赤发鬼,现实中,关宁和杨幂饰演的屠灵也将李沐绳之以法。

但按照电影前半段的调性,似乎是想要表达一个超越现实的主题,即小说能改变现实,小说中赤发鬼死掉,现实中李沐也死掉。可是到了电影的结局,李沐却是因为下属屠灵的“良心发现”而被抓,主题的走势从“超越现实”回归到“现实”,George深深觉得被忽悠了。退一万步说,回归“现实”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完成度却太潦草。

李沐的被擒,全赖屠灵的转变,可是屠灵的转变却又非常生硬,仅仅是被关宁感动以及知道路空文的身世。给George的感受就是:我给你讲个笑话,你可别哭,最后,真没哭。因此,《刺杀小说家》的主题在“超越现实”与“现实”之间摇摆徘徊,最终沦为一个有梗、有噱头、有卖点却故事空洞的视效商业大片。

0 评论: 0 阅读: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