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传雄:这个时代,配不上你

诗酒不貮 2021-10-14 14:52:11

”我曾以为我不会再出唱片了,直到有一天,在异乡的街头,我听到了一首自己的歌,这首歌在大街小巷不停地被播放着,因为这首歌,改变了我,这首歌让我相信,只要坚持下去,哪怕在冰天雪地里,也会开出美丽的花朵。”(小刚·周传雄

在后来的很多日子里,每一次看见周传雄清瘦的身影,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这位曾红极一时的“情歌教父”,不应该就这样被掩盖在尘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只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周传雄所经历的那些,我们无法一一感受,其中甘苦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2004年7月,35岁的周传雄在新加坡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对于这一场个人演唱会他已经等了太久,他在舞台上三次落泪泣不成声,他看着人群中廉价地狂欢,用自己消瘦的身体禹禹前行。

周传雄:这个时代,配不上你。

多年以后,周传雄在那个三级的县级城市里,站在露天商演的舞台上,用着廉价的音乐设备,面对着一脸麻木冷漠的围观群众,也许从这一刻起,他成了“悲情”的代名词。

台上的周传雄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利落的黑长裤,背景布上印着四个大字“情歌教父”,清瘦的他站在前面分外扎眼,他努力地用心地唱着,围观的群众一脸淡漠,几乎没有人认真听他唱歌,只是争先恐后地拿着手机拍来拍去,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只有嘈杂的回声。

黄昏中的周传雄,如同一个孤独的游子,融进那无边的天色中。

21世纪伊始,台湾偶像剧《薰衣草》开播,引起了无数人的追捧,女主梁以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与男主季晴川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人可谓是青门竹马。

“等你二十岁生日的那天,也是薰衣草花开的季节,为了你,我一定会回来的。”梁以薰紧紧握着薰衣草瓶,心中期待着爱情的到来。时光匆匆,人潮汹涌,两只薰衣草瓶经历时光变迁,依然保持着那份纯粹的感情。

这部电视剧的两首主题曲:《花香》与《幸福的瞬间》皆出自周传雄之手。在这部剧中,他也客串了一个角色,那就是挖掘被雪藏季晴川的音乐人小室敏雄,他说,“你生命中难道没有值得你珍惜的人吗,听你这种没有感情的音乐,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此时,距离周传雄走红还有几年时光,这句台词似乎预示了什么,但又有几人听出其中的无奈。

好的人生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好的人生用一生治愈童年。周传雄无疑属于后者,在他的记忆中,父母似乎每天都在吵架,他完全没有感受过家庭带来的温暖。他从小喜欢音乐,但父母不以为然,认为没有什么前途。

1985年,周传雄的母亲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父亲也随之离开了家,他成了没有人要的孩子,留给他的只有“小刚”这个乳名,那个时候的他敏感而脆弱,父母希望他坚强一些,因此给他取名小刚。

没有了父母的庇护,周传雄只能自食其力,他成了一位工读生,一边打工赚钱,一边上课学习,小小年纪,便尝尽了世间苦涩,装修工人、服务生、搬运工、摆地摊,不可尽言。

不过,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机,1988年十九岁的周传雄参加了台湾校园歌曲比赛,凭借自己出色的嗓音,成了小虎队的第一批候选成员,但是他放弃了这个机会,因为他要做李宗盛、罗大佑那样的创作型音乐人,而不想走偶像路线,他认为偶像路线是走不长的。

当年,吴奇隆、苏有朋与陈志朋组成小虎队,一出道就火遍两岸三地,第一首单曲《青苹果乐园》连续五周登上冠军榜,小虎队彻底火了,成了整个华语地区乐坛偶像。

与这样的机会擦肩而过,周传雄心中是否有些许遗憾,我们不得而知,但他的心中有一个执念,正如后来他说得那样,“我想我应该算执着。我会问自己心里的声音,我是喜欢这样子,还是喜欢那样?那时我希望当一个创作歌手。”

三十年后的今天,小虎队余势犹存,周传雄却艰难度日,从这一点来看,他着实不是一个聪明人。

当时,19岁的周传雄一腔孤勇,用“小刚”这个名字推出了自己的原创单曲《尘烟》,“记得去年夏天在椰子树下的情景,我背着沉重的吉他远离旧日地方”。干净的白衬衣,微卷的头发,脸上没有一根胡须,戴着斯文的眼镜,一身文气荡漾,如此美好。

次年,周传雄发布了专辑《双子星的对话》,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专辑。同年,又推出了他的第二张专辑《终于学会》,曲风舒缓悠扬,但没有掀起涟漪。跟出道即巅峰的小虎队相比,周传雄寂寞了太多,但他依然没有沮丧,埋头创作,不问前路。

1992年,小刚发布单曲《哈萨雅琪》,传唱度很高,奠定了他“创作型歌手”的地位,犹记得曲子的旋律,“记得否,我为你唱的歌,再次拨动琴弦声音已暗哑,野风啊 请别为我哭泣,这样的时节不适合哀愁的心情”。

简单直白,直击心扉

那时,张信哲正红,但要去服兵役,公司开始力捧小刚,给他制定了同样的发展路线,这一次小刚没有拒绝,彻底火了一把,连在服兵役的张信哲都在唱他的歌。

可惜事情总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人的命运的也是如此。张信哲服完兵役后,沉浮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走出了低谷,1993年他唱了李宗盛多年写下的一首歌,火遍大江南北,大街小巷都在放,这首歌就是《爱如潮水》。

经过权衡之后,唱片公司决定再次力捧张信哲,小刚遭到了了雪藏。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纵然心中有不舍,但又有何奈何?特别是对于一个创作型的歌手,雪藏就意味着结束,但是他自己并没有认命,正如他自己所说,“写的歌没人听可以,我写给自己听”。

果不其然,其后的3张专辑全都石沉大海,几乎没有任何回声,周传雄也经历了人生的最低谷。从高峰到低谷的失落与无助,还有不知如何自处的尴尬,最难的时候只能寄居在姐姐家,金钱上的艰苦还能接受,寄人篱下的感觉更加艰难。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香港艺人大肆侵占台湾艺人的生存空间,台湾本土的唱片公司疯狂包装新偶像歌手,而周传雄这样专心搞原创的歌手几乎失掉了所有的市场,《我的心太乱》就是创作在那个时候。

“夜里难以入睡,用什么可以麻醉。情绪太多,怎堪面对。我的心太乱,要一片空白。你若是明白,让我暂时地离开。”

此后,小刚所在的唱片公司被收购,他没有继续出唱片,转身选择去英国深造,主要进行音乐与语言的学习。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时间从来不会等任何一个人,等到周传雄学成归来,华语乐坛早已变了模样,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也不为过。这一次小刚变成了周传雄,他一改昔日奶油小生的形象,留起了半长发与络腮胡子,从创作歌手变成了音乐制作人。

光影陆离,浮世万千。周传雄不改初心,一直用音乐坚持自我。在做音乐制作人之初,他饱经怀才不遇之苦,写的歌无人问津。

新世纪来临,外界更加浮躁,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没有人愿意听他浅酌低吟。有人劝周传雄放弃,另谋生路也好,但他只是落寞一笑,不作任何回应。

21世纪来临前夕,有一家唱片公司找到周传雄,希望他能为歌手张克帆制作一首转型歌曲,他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用了半年的时间制作出了《寂寞爆炸》,一经发行就爆火了,张克帆成功转型,也给了周传雄莫大的信心。

从《寂寞爆炸》开始,周传雄一战成名,成了圈内的知名音乐制作人,他的曲风温婉抒情,温暖人心,传唱度极高,属于周传雄的时代来了。

《记事本》、《秋天的海》、《出卖》、《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等。《记事本》让陈慧琳的事业如日中天,被翻译成多个语言版本;《出卖》让那英打开内地市场,击败王菲的《寓言》拿到金曲奖最佳女歌手。

“他的那些歌词,那些曲调真的能够深入人心里面去,尤其是晚上一个人静静地听的时候。那种郁结在心里,无法跟人说的心事,被他的歌声猜透了,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那个角落。”——有歌迷如是说。

纵然时光流逝,20年后那些作品依然盘踞在各大金曲榜中,从歌手到制作人,这条路他走了将近十年,回首来时路,依然沉淀着苦楚,他说,“从出道以来,我就自诩为一个创作者,记录下生活每一段精彩的时刻。我毕生的志愿,就是希望在我的生涯里面,能够留下十首在50年后还能传唱的歌”。

2001年,周传雄来到内地,帮满文军制作专辑《我需要你》。走在陌生的北京街道上,没走几步就会听见路边店里传出来的歌声,“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那一刻,周传雄浑身战栗,他站在北京街头的黄昏下,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听着大街小巷传出的《黄昏》,似乎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沉思,尽管大都是些来自盗版的专辑,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振奋。

不再有迟疑,也不再有彷徨,周传雄重拾歌手身份,这次内地之行让他浴火重生。此后,便有了我们听到的那些传世经典,《男人的海洋》、《关不上的窗》、《寂寞沙洲冷》等,这些歌奠定了他“情歌教父”的地位。

三年后,在新加坡,周传雄举办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他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他已经等了太久,在演唱会期间,他三次落泪泣不成声,《黄昏》拯救了他,也带给了华语乐坛更多不可或缺的经典。

这一年,周传雄已经35岁,他化身寒冬向着西北的窗,看着台下为自己而来的歌迷,热泪盈眶,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光,然后命运要又一次跟他开了个玩笑。

命运反复,向来无常

2014年,周传雄被确诊幽门螺杆菌严重超标,因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1.78米的周传雄瞬间瘦到了40公斤,唱歌的事情难以为继,只能被迫痛苦地暂时离开歌坛。

面对暴瘦的周传雄,外界各种声音夹杂其中,有关怀也有质疑,还有人说他吸毒,说他自甘堕落。

再次复出之后,华语乐坛更是风起云涌,不见了多少老面孔,又有多少新人在其中。大病初愈的周传雄,在镜头前卖力地歌唱着,身体依然消瘦,但精神好了很多,也许经历了病痛后,他有了自己的顿悟。

年过半百,这位曾经的“情歌教父”,在三四线城市商演走穴,想来多少有些心酸,但他的歌声依然真诚,笑容更加坦荡。生活的苦,只能自己去体验,只要能唱歌就好,也许这就是他自己的想法,事情回到了最初,才能找到自己的初心。

今年周传雄走上了《天赐的声音》的舞台,一身白衬衣仿佛又回到了30年前,52岁的选秀歌手与坐在导师椅上23岁的孟美岐成了人们视线的焦点。一曲《我难过》唱罢,周传雄转身悄然离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被资本与流量裹挟的娱乐圈,好的作品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重要,时代在浮躁中越来越潦草,真正做音乐的人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世事浮沉,人生颠倒,如同南柯一梦。周传雄是一枚沧海遗珠,没有绯闻,没有关注度,本人低调近乎卑微,除了音乐再无其他。

2020年,九月初秋,一首新歌悄然而出——《不畏惧的少年》,正是出自周传雄之手,赤子之心,跃然纸上,这一个早已不再年轻的少年,只能在歌声中追忆自己的少年锦时,回念曾经的白色衬衫与清白面庞。

乐坛辜负了小刚,辜负了周传雄,但他终归没有辜负音乐。

周传雄:这个时代,配不上你。

0 评论: 3 阅读:220
评论列表
  • 2021-10-14 21:12

    真正的音乐人

  • 2021-10-14 21:00

    男人海洋,冬天听暖风,不开心的时候我的心太乱,开心的时候蓝色土耳其,悠哉的时候寂寞沙洲冷,坐公车的时候末班车,时代耽误你了

  • 2021-10-14 19:49

    有段时间反复听他的那首隐藏,他的音乐一般普通不懂的,真正喜欢音乐的都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