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主母》:任雪堂为什么要回来,这部剧不需要男主!

漫小文 2021-11-24 23:16:37

失踪了整整7年的任雪堂回来了。

不早不晚,刚刚好在沈翠喜因为“谋杀亲夫”的罪名被秋后问斩的时候回来了。

如果再晚一点点,任家就真的家破人亡了。

沈翠喜本来是跪着的,看到突然出现的任雪堂,她先是呆若木鸡,然后不敢相信到跌坐在地上,再到确认眼前的人就是她的丈夫,任家家主任雪堂,消失了7年的男人,他没有死,他回来了,毫发无伤地站在他面前。

沈翠喜失控了,谋杀丈夫的罪名她都敢承担下来,即将行刑也没让她退缩。此时此刻,面对自己的丈夫,这个本以为已经“死”了7年的男人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崩溃了。

任雪堂看着受尽折磨的妻子,满眼心痛,他解下自己的披风想给妻子披上,沈翠喜一把推开他,继而不停地捶打他,这么多年沈翠喜受了委屈终于在这一拳拳的捶打中尽情地发泄出来。

任雪堂的另一个女人,他一生的挚爱曾宝琴看着这地上相拥的一对人,一时之间内心五味陈杂,说不出话来。

回想任雪堂出差办事前给两位女人的两封信。

曾宝琴,他是这么承诺的:

琴妹,见字如晤,半生飘零,心有忧恐。为兄心有余力不足,未能庇护左右,少年情谊,青梅竹马,生死相随,既已许诺,自当践行,白首同心,唯君一人,异日举业有成,当效窦滔之举,山高水长,自在逍遥。

沈翠喜,他是愧疚加敬重,也是做好了安排的:

贤妻翠喜,自汝于归,贤良端谨,家门庄肃,吾于汝却多有亏欠,心中难安。吾思虑再三,男子生于世间,当齐家治国平天下,当挥剑斩情丝,妥善安置曾氏,不复令汝神伤,保你一生安泰。

看看这个自相矛盾的男人,对外室,他说自己要效仿窦滔,意思就是要宠妾灭妻,心里只有曾宝琴一人,要带着她山高水长,自在逍遥;而对妻子,他敬重她贤良淑德,持家有道,自己亏欠对方良多,余生要断了情丝,安置好曾宝琴,不再让沈翠喜神伤,要保她一生安泰。

对这两个人,任雪堂都做了诚意满满的安排,结果呢?一走就是7年。

在这7年里,他不是不能回来,而是不想回来,就这样把诺大的任家交给沈翠喜,也不管那个为他十月怀胎,即将生产,还没进他任家大门的曾宝琴

这样的男人何其自私。

可以这么说,任雪堂这种男人,他既做不到对原配妻子的尊敬和维护,也做不到对心爱之人的守护和一心一意。

两个女人都对他倾心相待,而他都辜负了。

女人,遇到任雪堂这样自私的男人,就是一场灾难。

辜负贤妻,懦弱自私

任雪堂沈翠喜唤为贤妻。

沈翠喜也确实当得起贤妻二字。

她父母双亡,9岁投奔任家,跟着任老夫人学缂丝。

成年后,虽然她也喜欢任雪堂,无奈任雪堂心里只有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曾宝琴

为了任家,任老夫人逼着沈翠喜任雪堂成亲,沈翠喜为了任家,跪在任雪堂面前用女子的名节求他给她一条活路。

因为全府上下都知道沈翠喜以后是要嫁给任雪堂的,如果任雪堂不娶了她,她以后都没脸活了。

任雪堂这个人怎么说呢?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懦弱。

他爱着曾宝琴,还想着法子跟她私奔,在他心里是爱情大过天的。

可是,当沈翠喜一求他,他就心软了,和沈翠喜成了亲。

成亲之后,他也没有收心,得陇望蜀,又心心念念了曾宝琴好几年,最后还帮她赎身,把她养在山塘街。

沈翠喜做了任家的大奶奶之后,缂丝,管家,打理生意,样样都井井有条,旁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沈翠喜做了这么多,无非是为了任雪堂一句肯定的话。

但是任雪堂对她总是很冷淡,甚至养了外室,把家里的生意全部交给妻子。

他想拥有齐人之福,家里大奶奶不同意,外室也不甘心做个小妾。

两个女人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任雪堂得到消息,去伏击张彪,不料自己反遭官府暗算。

在中箭之后,任雪堂做了一个决定,如果书砚没有找到他,他就不回任家了。

反正家里的两个女人,他谁都不想得罪,既然不好处理,那干脆躲起来。

如果只是两三个月的逃避问题还可以理解,可是任雪堂一躲就是7年,光是在山上寺庙就躲了三年。

他难道不知道家里没有了他这个家主,无夫无子的沈翠喜会被关进宅院里,一生不得出;他不知道,沈翠喜会因为一个名节的事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他全都知道,比起辜负贤妻,他的自私和懦弱占了上风。

任雪堂的渣不仅仅在于他已有家室,还养着外室,而是当他的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躲起来,让沈翠喜出来替他善后。

遇袭的时候,他还让书砚回家报信说:要害任家的是官家的人。

从这里可知,他知道是官府要和任家作对,对于家大业大的任家来说,这是很危险的信号。

结果呢,他还是躲起来,让沈翠喜一个人面对内忧外患。

辜负挚爱,扔下孤儿寡母

任雪堂看似对曾宝琴不错,毕竟帮她赎了身,还要接她回任府。

在去抓张彪之前,任雪堂也写信给曾宝琴告诉她:白首同心,唯君一人。

结果呢,还不是一走就走了7年。

当时曾宝琴都快要生了,也准备进门做他的小妾。

任雪堂失踪了7年,抛下孤儿寡母7年,他难道不知道曾宝琴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过得下去?

他当然也知道,他把全部的问题都抛给了两个女人,他相信大奶奶沈翠喜不会放任曾宝琴不管。

但是,沈翠喜当时的处理是去母留子,曾宝琴不得不去找师兄李照帮忙。

所以说,任雪堂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孤儿寡母他都能抛下。

还有他试探曾宝琴那段,他自己都三心两意,凭什么要求一个下过大牢,受过水刑,进过行院,吃尽了苦头才活下来的女人要跟着你任家患难与共?

男人啊,就是这么渣,自己一边想要齐人之福,一边又摇摆不停,还想着别人对你死心塌地,凭什么啊?

这样的任雪堂不知道曾宝琴看上了他哪点,如果不是任雪堂抢先一步帮曾宝琴赎了身,曾宝琴和李照在一起都比和任雪堂强多了,至少李照是一心一意待她的。

论担当,不如任如风

任家二爷任如风,有名的纨绔子弟。

自从任雪堂失踪后,任如风就担起了任家的责任。

论担当,任雪堂这个做大哥的还不如任如风。

7年的时间里,任雪堂打着找张彪的借口,躲在外面不敢回家。

沈翠喜被人诬告,任如风下狱,任家姨娘敲登门鼓鸣冤,一头撞死在衙门口,这一切都是因任雪堂而起。

很难想象一个一家之主,会因为处理不好自己的感情问题而逃避了7年。

不得不说这部剧的男性角色远没有女性那么出彩,一个任如风也是大哥在时靠大哥,大哥回来就遁走的那种。

在面对危机时,女性往往比男人更有力量。

任雪堂失踪7年,任家没有倒下,反而发展得更好,如果不是知府陷害,任家基本不需要男主人。

在感情上也是,两位女主,曾宝琴沈翠喜都敢直面自己的挚爱,爱就是爱,无怨无悔。

但是,当爱情不再美好,或者说当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躲起来的往往是男人,而女人通常比自己想象的更有力量。

在约定俗成的认知里,男人往往喜欢当一家之主,在感情中也喜欢出击和主动,但是当一段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男人们的处理方式就是逃避,而真正有力量去面对问题,去勇往直前解决问题的却是女人。

任雪堂在面对青梅竹马的挚爱和任劳任怨,克己持家的大奶奶时,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和处理,才能让两个女人都满意。

别人都羡慕他尽享齐人之福,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内心有多苦闷。

沈翠喜任雪堂的做法就是逃避,不处理,不想要麻烦。

曾宝琴,他喜欢享受爱的过程,却不愿意承担爱的后果。

男人的逃避,让女人不得不面对。

在那个对女性极为苛刻的世道,沈翠喜曾宝琴代表的是一种不屈不挠的反抗力量。

任雪堂回来了,表面上看因为他消失了7年,这两个女人已经处成了惺惺相惜的好姐妹,两个人同患难,共过苦,更理解这个世道对女性的恶毒。

但是任雪堂回归任家,他要面对的问题其实和他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从未变过。

一个当家主母和一个小妾,没有男人的时候,她们可以不争不抢。

当男人回来了,即使没有爱,也会因为男人多去了你的房间几次,多给你买了几个金银细软而争风吃醋。

当然沈翠喜经历了魏良弓,已不再把任雪堂放在心上,可是一个大家庭里,那些下人呢?看着男主人的宠妾灭妻,怕也会捧高踩低吧。

最后,破局之人依然是沈翠喜,她提出和任雪堂和离,帮这个为难的男人做出了最优的选择。

离开任雪堂无疑是沈翠喜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她离开了深宅大院,做了个锋芒毕露的自己,比一生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强多了。

曾宝琴,这么多年都独自过来了,她对任雪堂还剩多少爱,也许只有她自己清楚。

0 评论: 0 阅读: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