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这渣男也能被捧为顶流

独立鱼电影 2024-02-07 12:41:04

最近,家暴话题再次引爆全网。

近有广东女子在离婚冷静期间被丈夫杀害。

经检方查明,涉案男子长期实施家暴,多次威胁受害人,并扬言要杀害其家人。

不久前,还有惊动全网的谷歌杀妻案。

涉案人陈某,已经被指控涉嫌将妻子殴打致死。

被捕后陈某再未露面,并借医院治疗之说辞,对出席庭审一拖再拖。

究竟为何杀妻,网上众说纷纭。

出人意料的是,杀妻嫌疑人陈某居然被不少网友捧成相亲顶流。

「如果没杀妻,这男的是相亲顶流吧」

「遇到这样的相亲对象,做梦都要笑醒」

的确,从长相到学历,再到家庭背景,条件都不差。

但即便条件再高,也无法掩盖他犯下的残忍罪行。

事实上,许多家暴男看上去都像是公众眼中的「好男人」。

比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安嘉和。

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外科医生。

美剧《大小谎言》里的反派,也是一个高大英俊、工作优越的商业精英。

但背地里,却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家暴男和强奸犯。

最近,一部新片的男主同样拥有体面的工作,迷人的外表。

在外人看来,夫妻生活似乎也幸福美满。

可事实上,丈夫对妻子进行了长达数年的精神控制和家庭暴力,最终导致妻子吞药自杀。

今天,就让我们撕开这个渣男的真面目——

《爱与森林》

L’Amour et les forêts

本片的男主是法国男神级演员,梅尔维尔·珀波。

无论是22年前在梁家辉主演的《情人》中惊艳露脸。

或是在侯麦的《夏天的故事》中扮演在感情中摇摆不定「坏男孩」。

还是在《双面劳伦斯》中气质独特的变性人劳伦斯。

珀波深邃迷人的双眼,英俊倜傥的外表,十分具有魅力。

但在本片中,他的恐怖指数比《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安嘉和更高一层。

要问为何。

因为,珀波饰演的银行家格雷格同样对妻子充满猜疑。

—你去哪儿了?

—在学校,之后我去兜了一圈。

—别把我当白痴,你去哪儿了?

控制不住情绪时,他会使用暴力手段威胁对方。

砸东西、抓头发、推搡……还会死死卡住妻子的脖子。

狰狞涨红的面目表情,可不就和安嘉和一模一样。

不过,格雷格的段位更高一些。

他十分擅长在精神上折磨自己的妻子。

某天,妻子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回来吃晚饭。

等晚上回家后,在拥抱过程中,他闻出妻子身上沐浴露的味道不太一样,就认定她是出轨了。

无论妻子如何解释,他都不听。

格雷格单方面认定,妻子是一个不忠女人,并要其对此付出代价。

这就是真相,你个婊子。

我一定让你付出高昂的代价。

于是,格雷格开启了自己的双面人生。

白天,在孩子面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一家四口的生活好像永远充满阳光,没有一丝阴霾。

他对待妻子也一如往常,热情,爱惜。

如果不是偶尔几个只存在瞬间的意味深长且阴鸷的眼神,没人能看出这对夫妻处于异样的状态中。

但一进入黑夜,格雷格就化身魔鬼。

他禁止妻子睡觉,不停地在她耳边询问「那个男人」的名字。

并一遍一遍将自己编造的,能想象出的最肮脏的偷情故事复述给妻子听。

他要求妻子承认自己真的有这样做,并补齐其中的细节。

最终受不了的妻子,随便说了一个在加油站看到的人。

她以为这样就能结束这一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进一步的折磨。

格雷格先强迫妻子在地图上指出他们都去过哪里。

然后不顾她的反抗,按照其「承认」的偷情姿势,强奸了自己的妻子。

家庭暴力,绝不只局限于肉体暴力这一点。

精神控制这类的伤害由于不存在「实体」的伤口,很容易被人忽略。

殊不知,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折磨,也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妻子名叫布兰奇(维尔日妮·埃菲拉饰),是一名小学法语老师。

由于夜夜处于精神高度紧张,她一度在课堂上晕了过去。

可即便这样,丈夫依旧没有停止审问。

实际上,她确实出轨了一次。

不是卡车司机,而是一个住在森林里的男人。

只是,她之所以会这样做,并非真的爱上别人,而是出于报复丈夫的心理。

丈夫实在是太令人窒息了。

布兰奇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几近真空的生存环境撕开一个口子,求得一丝生机。

他们二人的感情,其实开始得非常仓促。

彼时,布兰奇正处于情伤之中。

她的孪生妹妹为了帮她走出痛苦,便拉着她参加了一个派对。

派对上,格雷格看到她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海景,就主动上前搭讪。

两人一来二去聊得非常投机。

气氛正浓时,音乐响起,格雷格拉起布兰奇跳舞。

肢体上若有似无地触碰,进一步催化了两人之间的火花。

在一场酣畅淋漓的「互动」后,两人很快就确定了关系。

妹妹觉得这样的关系进展太快。

而且布兰奇太「恋爱脑」了,格雷格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很快,她就因为怀孕结婚,并搬到另一个城市。

起初,夫妻二人的生活十分幸福。

格雷格事业有成,对布兰奇爱护有加,让外人很羡慕。

没人能想到,这样一个男人竟是PUA大师。

格雷格悄悄地用各种方法,将妻子隔离在一个只有他的孤岛上。

首先,他切断了布兰奇与家人的连接。

起初,格雷格说是公司安排调动,他们才不得已搬家,远离了布兰奇的家乡。

阴差阳错下,布兰奇从丈夫同事口中得知,当时是格雷格主动申请了工作调动。

回家后,布兰奇只是想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已,没想到格雷格率先发难:

你想离开对吗?

你想回到你妈妈身边。

然后他又态度突转,说自己只是太爱布兰奇而已。

因为布兰奇的妹妹总是给她带来非正面的影响,自己才想带着布兰奇离开。

接着他又开始自责,说一切只是因为害怕布兰奇离开,并表示现在立马辞职,陪她回家。

一套下来,搞得布兰奇心软了。

之后,每一次布兰奇写信给妹妹,格雷格就会装作好奇在一旁大声读出信件内容。

这就让布兰奇很难再写一些私密的内容。

其次,格雷格在最大程度上阻碍布兰奇的社交。

他会随时随地给布兰奇打电话。

如果对方没有及时接起,他就会一直打到布兰奇接电话。

他会以自己工作比布兰奇忙为理由,完全将她的生活绑在孩子身上。

这样,她就没有机会参加其他活动,认识其他人。

他还坚持要求布兰奇坐校车上下班。

这样,就可以准确掌控布兰奇的行动时间。

后来布兰奇的妹妹送了一辆车给她。

格雷格就会以安全为由严格掌控加油的容量,以此来限制妻子的行动。

最后,他还在精神和感情上封锁布兰奇

如果布兰奇在外面表现得开心或在朋友中表现得耀眼,格雷格就说一些轻贱自己的话。

以此来刺痛布兰奇,达到让对方妥协的效果。

他还会用两个孩子来威胁布兰奇,让她用天生的善良与母爱来绑架自己。

就这样,格雷格一步步将自己窒息的感情注入布兰奇生活的各个角落,再一点点摧毁她的精神。

可能有人会问:

格雷格第一次出现端倪的时候,布兰奇为什么不及时止损?

因为,这种婚姻中的精神控制最可怕的一点是「以爱为名」。

某天格雷格在广播中听到了关于分析家暴者特点的节目。

他觉得自己就有这样的前兆,于是他崩溃地向布兰奇示弱,剖析自己可能要变成一个坏人。

然后跪在地上,乞求布兰奇不要放弃爱他,不要离开他。

布兰奇并没有给出他想要的回馈。

于是,格雷格开始反向指责:

杀了我的,是你的沉默,是你的疏远,是你的不体贴。

如果你对我有一丁点的爱,你就不会让我那样对待你。

你一定很不爱我,才让我变成了这个怪物。

格雷格看来,自己所有的暴力行为都是因为自己的爱没有得到回应。

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展现出自己控制欲很强的一面。

像是在两人初识的那个夜晚,他让浑身赤裸的布兰奇按照自己想要的姿势走上楼梯。

像是他看见布兰奇手机中还未来得及删去的前男友照片,会不断要求布兰奇讲述她上一段感情的故事。

还像是两人婚后搬家,他自顾自以「放不进货车」为理由,让布兰奇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梳妆台。

包括布兰奇怀孕后明显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但格雷格却故意忽视她的情绪,直接求婚。

这种独占欲,对于当时处于热恋的布兰奇是享受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过火。

而且,事后格雷格都会用弥补的形式来满足她。

比如那个梳妆台,格雷格就偷偷请人搬了回来。

如此行为,让布兰奇感受到自己被爱包围。

等到后来她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一个孤立无援的状态。

但我第一次从外面看到我的处境,像一片废墟。

最终,精神崩溃的布兰奇选择自杀的方式来解脱。

幸运的是,悲剧没有发生。

布兰奇被及时送往医院救治。

医护人员也从布兰奇格雷格的反应中,看出了她需要帮助。

于是,在医生、同病房的女性病友的帮助下,布兰奇联系到了自己的妹妹。

也在他们的鼓励下,布兰奇选择直面婚姻中的痛苦,寻求法律的援助开启自由的新生活。

布兰奇是幸运的,但现实生活中的很多女性并非都能如此。

还记得几年前那两位因为不堪家暴而离家出走的贵州农村女子吗?

明明是受害者,却最终因为「重婚罪」犯了法。

全国妇联曾公布过一组数据:

在全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女性遭受家暴

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

然而,因为取证难、易驳回、入刑难等因素,这些遭受不堪经历的女性毫无他法。

2021年,曾有某律师事务所曾发布一份报告。

数据显示,在其所选取的1073个案件中,被法院认定为家暴的只有6%。

逃脱肉体上的暴力已经如此艰难,更何况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伤害。

好在,近几年随着社会观念的进步,司法体系的完善,以及福利系统的建立,处于暴力中的女性有了可以更大走出的可能性。

正像片中向布兰奇施以援手的女律师所言——

这是一场战争。

很难。

但只要坚持,就有胜利的希望。

0 评论: 0 阅读: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