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背后的男人,凭借中国风获封乐坛词圣

夜听訫语 2021-07-18 19:42:28

华语歌坛的“最强”组合回来了,方文山在和王力宏直播连线时透露:“有人在问周杰伦新专辑,前几天已经拿了DEMO给我,已经在写词了。 ”

这些消息真的让二人的粉丝喜大普奔。

本期我们就来聊一聊方文山

在众多华语歌手中,周杰伦这个名字俨然因为成为早些年华语流行音乐的代名词。

《Jay》里的《完美主义》、《黑色幽默》;

《范特西》里的《爱在西元前》、《开不了口》、《双截棍》;

《七里香》里的《我的地盘》、《七里香》、《止战之殇》

除了每张专辑里的周杰伦自己的硬作曲,更少不了方文山这个名字。

方文山,外表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是有点丑的男人,但文笔之下却有着难以形容的美。

有人说没有周杰伦就没有方文山,其实我想说,没有方文山又怎会有周杰伦

黄舒骏说:“在这个年代,如果没有周杰伦会更寂寞。”

姚展雄说:“在我看来,如果缺少方文山周杰伦必定会更加寂寞。”

可见二人之间更多是一种互相成就。

文儒若秀,曲不开。

词轻如羽,风即来。捻花作笔填古诗,语不惊人誓不休。

他不帅,他很出名,他沉迷在字间,涟漪在韵里,轻步于歌坛四方。

他的词方方正正如本人,他的文轻轻快快朗上口,他的性格沉稳如山。

他四十岁才出道,成功花了他的头发,成功让他愁多了一撇胡子。

方文山出生在台北偏远小镇,父母都是靠体力养家糊口,而且除了方文山还有三个孩子,这样的童年他过得很平庸。

周杰伦在《听妈妈的话》里唱到:“为什么别人在那里看漫画,我却在学画画,对着钢琴说话。”

方文山呢,别说学钢琴、画画了,家里连他上幼儿园的钱都没有。小时候读书其实算是十分不用心,成绩也很差。

数学英语基本没有及格过,但是唯独语文方面非常的优秀,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偏科,而且是那种非常严重的。

自己写不过瘾,有时候甚至还会适当地帮助身边的同学写作文。

要是有这功夫花在数学和英语上也不至于天天回家挨骂了。

那时的他,有很多空闲时间,他把这些时间都用来看书,看电影。

看来看去,他发现好书也有,坏书也不少,有些文章甚至还没他写得好,于是他开始尝试写作。

其实,方文山周杰伦更“草根”。

成为填词人之前,他做过高尔夫球童、机械维修工、物流送货司机、安装防盗系统的工人。

方文山可以说是,尝尽了底层小人物奋力挣扎的人生百味,他跟大多数默默无闻的人一样,从事过各种艰辛的职业。

说不定如果没有这段吃苦的经历,也没有后来他天马行空的创作!

“我既不是天才,也没有伟大志向,从小到二十多岁,都没有露过什么锋芒”,方文山曾如此评价自己。

这个世界上,像方文山这样平平无奇、走上街头立马就会被湮没至芸芸众生的人,随手一抓,还有一大把。

某天,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我的作文水平那么好,为何不能去写剧本呢。

后来,方文山发现虽然电影市场发展的不好,但是香港、日本、台湾三地的音乐行业发展的却很不错,各种唱片都被卖到爆!

为了能够尽快成为音乐界的一员,方文山制定了一个计划:先写他一百首歌,然后投放市场试水。

结果,100首歌词,99首石沉大海,只有1首歌得到回应。

回应这首歌的人是著名歌手吴宗宪

1997年,方文山吴宗宪的唱片公司签约了。

周杰伦方文山“不打不相识”。

两人同时签入吴宗宪的阿尔法唱片公司。

一次吴宗宪询问方文山周杰伦创作的曲子如何,方文山表示“一般”。

不料周杰伦就在门后,听到方文山的评价,从此将方文山打入“不懂音乐”的黑名单。

每逢周杰伦的歌要抖擞各色异域风情时,方文山就会一派意象词铺陈开来:

《忍者》里,居酒屋、神龛、鹅卵石、玄关、味增汤、庭院假山、京都、榻榻米、神社、忍者、角落、暗箭、幕府、山手线,伊贺流忍者、武士刀、茶花、樱花、烟雾、隐身。

严格来说,歌词没什么叙事剧情与情绪变化,只是铺陈出画面感,听者自然入戏。

华语乐坛,打造过流水一样的榜单。

可以让人脱口而出的经典歌曲俯拾即是,不假思索就能想起的巨星自然也不胜枚举。

但是,可以让人记住名字的作词人不多,方文山算其中一个。

在当今“古风横行”的世道,会用“之乎者也”就能凑出一首的“古风”歌。

方文山古风词可不是这样。

古文翻译讲究信雅达,现代歌词作为词的衍生,也应符合信雅达。

方文山的走红,自身实力是主要原因。

但某个角度来说,是吃瓜群众普遍缺乏古典文学教育的原因,导致歌词创作古风泛滥,伪唐诗宋词大量出现。

许多人对歌词的美、意境、厉害的理解仅限于“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炊烟袅袅,烟雨葱茏,加上唐诗宋词的影子,就问你画面美不美,就问境界高不高,就问你厉害不厉害。

这种浓厚的中国风,词藻之中带着的唯美画面。事物之中暗含的深意,让人感受到了新世纪国风流行歌曲的真正面貌。

是那种既没有矫揉造作,亦非无病呻吟的哼唱,而是真正的中华词心。

在一次访谈中他说:

在我认为阅读是投资报酬率最高的事情。

我对汉字很有热情,虽然不是学者,可我有很浓厚的兴趣。

谈到创作,他认为创作来自一个人的价值观,古典诗词就是他创作的灵感和土壤。

词人作词正如同匠人造物。

不管是中国的匠人还是日本的职人,创作出作品,在使用方面考虑的是工艺,而在精神层面考虑的则是艺术。

“你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故事可以说的人,就要去坚持自己的梦想,这个过程中都会有故事,因为坚持梦想的过程中一定会有挫折,每个挫折就是人生风景的区块。”

1 评论: 0 阅读: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