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剧场”明日重张,总制片人戴莹详解四部新剧秘要

影艺独舌 2021-10-12 22:05:05

10月13日,爱奇艺“迷雾剧场”第六部剧集《八角亭谜雾》将正式上线。

总导演王小帅、花箐,导演花箐,主演段奕宏、郝蕾、祖峰、吴越、邢岷山、白宇帆、米拉、李煜等。一桩19年前的凶杀案,让一个家庭就此支离破碎;19年后,相似的案件再次发生,这个家庭又该何去何从?

去年“迷雾剧场”第一季上线后一鸣惊人,观众至今对《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记忆犹新,两部剧在豆瓣分别获得了8.8和9.1的高分,“国产悬疑剧颇具电影质感”的现象亦引发广泛讨论。

第一季上线仅半年,便吸引了内地超过6800万爱奇艺会员观看,成绩斐然。同时,“迷雾剧场”的剧目还发行到日本、韩国、新加坡等海外地区,市场反响极佳。

开局精彩,“迷雾剧场”自然要延续下去。《八角亭谜雾》《致命愿望》《淘金》《谁是凶手》成为第二季的主力军。内容层面,风格有没有变化?此次为何没有改编紫金陈的小说?主创层面,又如何考量?带着诸多的问题,我们对话了“迷雾剧场”的总制片人戴莹。

制片人戴莹

早在“迷雾剧场”前,戴莹便制作了《无证之罪》。有了成功经验,她便有意识地将几部悬疑剧集打造成品牌“迷雾剧场”,第一季制作耗时三年多。

虽说有第一季的制作经验,但“迷雾剧场”第二季并没有让她感到轻松。第一季珠玉在前,观众的期待值自然被拉高,所以第二季必然要有所突破。

01·迭代和创新,四部剧视角皆不同

独舌:“迷雾剧场”第二季即将上线,第一季的热播曾掀起关于"中剧崛起"的讨论,也经历了一些排播上的起伏,今年第二季在创作指导思想上有无升级、变化?在生产、制作上有没有引入新机制?戴莹:对于“迷雾剧场”整个品牌,我们今年做了一个升级。首先是“迷雾剧场”的logo,去年是二维魔方,今年做成了潮玩类型的三维图标,更具象化。对于小魔方,我们未来还会做很多衍生,甚至会有些拟人化的互动。这属于剧场本体上的升级。

迷雾剧场”第一季(上)和第二季(下)的LOGO变化

另外,第二季“迷雾剧场”四个剧集的视角都不一样,类型层面也有较大突破。先从《八角亭谜雾》说起。一家人在案件的影响下,人物的命运和性格,都发生了巨大变化。19年后,案件再生,这就需要一家人重新面对过去的伤痛,直至达成和解。

《八角亭谜雾》没有那么类型化。如果你是标准的悬疑粉,看到第三、四集,就能猜到幕后真凶。但到那时,你关注的不再是“凶手是谁”,而是人物一系列行为背后的内在驱动因。这才是《八角亭谜雾》的魅力所在。

说到《致命愿望》,我们在悬疑的基础上加入“手机APP许愿”的设定,创作理念既具现实性,又有未来感,这种“二分之一现实悬疑”的类型在国内并不多见。

至于《淘金》,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犯罪悬疑片。过去是要有案件产生,才会有悬疑的故事,而《淘金》把人物放到一个极端的环境下,聚焦人在金钱和欲望面前所展露出的人性、冒险的勇气,以及对亲情的守护。

相比较之下,《谁是凶手》是一个标准的悬疑类型剧,节奏感较强,由几个单元串联而成。大部分悬疑故事都聚焦探案过程,很少描绘受害者是如何治愈心结的。《谁是凶手》通过受害者的漫长追凶路,展现他们如何走出心理阴影,坚持正义。

独舌:变化不小。去年“迷雾剧场”中的案件还是比较核心的,今年似乎有了“悬疑+”的感觉,加入了不同的元素。《八角亭谜雾》和去年“迷雾剧场”中的剧集似乎没有一个能对标的剧集,和《隐秘的角落》也不大一样?

戴莹:从大气质上来看,《八角亭谜雾》和《隐秘的角落》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很大不同。《隐秘的角落》里有家庭气,《八角亭迷雾》也很生活化。《隐秘的角落》里有一个很极致的母亲,在《八角亭谜雾》中祖峰扮演的父亲,亦有一个极致的父爱展现。但在整个视角层面上,定会有所不同。

独舌:《八角亭谜雾》有个时间设定,剧中的第一起凶杀案发生在19年前。案件的追诉时效通常是20年,这样的时间设定也是为了增强剧情的紧张程度吗?

戴莹:对,的确有这样的考量。

独舌:《致命愿望》是悬疑+科幻,和第一季的《在劫难逃》类似,并且都是五元公司制作,这两部剧是同类型吗?

戴莹:算是,对比《在劫难逃》,《致命愿望》的科幻感会更重一点,未来感也会更强。

独舌:听完介绍,感觉案件总体的烈度有所下降。但围绕案件所产生的的话题更丰富、更复杂,是这样吗?

戴莹:案件的紧凑、起承转合仍值得期待。像《淘金》开场,陈飞宇所饰演的角色就在找哥哥,兄长下落不明,都属于剧情钩子。

02·任务艰巨,一年时间做完第二季

独舌:“迷雾剧场”第二季就只有《八角亭谜雾》《致命愿望》《谁是凶手》《淘金》这四部剧吗?为什么没有像去年那样连出五部?

戴莹:观众对“迷雾剧场”这个品牌有一定的期待度,所以我们宁缺毋滥。

独舌:这四部剧,是不是去年第一季“迷雾剧场”播出完毕后才开始制作的?

戴莹:启动的工作会更早,否则来不及。第一季最后一部《沉默的真相》,播出完毕已是去年10月份。如果那时候才来筹划第二季,今年肯定没法上线。实际上,在2019年,“迷雾剧场”第一季开始做后制,我们就在对第二季进行筹备与剧本修改,然后再去与合作方洽谈。等到第一季上线后,有了信心,公司也加大对此品牌的投入。因为事先有储备,所以能迅速孵化,让第二季的项目顺利在2020年开机。

独舌:去年“迷雾剧场”第一部《十日游戏》在6月份上线,今年第一部《八角亭谜雾》在10月13日上线,是不是第二季的制作时间更宽裕?

戴莹:我们几个团队都在全力制作,尽力提速,最快能保证在10月份上线。始终是在保项目,让项目做到最成熟。第一季“迷雾剧场”前后做了三年,之后用一年的时间迭代出第二季。要保持制作水准,又要保证一个制作的时间,就我们电视剧目前的工业化水平来看,任务艰巨。

独舌:“迷雾剧场”第一季,与陈奕甫、辛爽等新导演有过合作。第二季的导演中,加入了王小帅这样屡获国际大奖的导演,这是有意为之吗?还是因为档期紧迫,需要成熟导演来操作?

戴莹:第二季的导演阵容还是比较丰富的。让王小帅导演加盟,该想法由来已久。从电影《地久天长》后,他就已经有了做网剧的想法,自那时起我们就在碰内容。这次的《八角亭谜雾》是爱奇艺、冬春、万年三家公司一起合作,韩三平也在,算是强强联合。

谁是凶手》的导演孙皓曾执导《庆余年》。之后,他想自我突破,大家一拍即合。

《淘金》的导演是蒋卓原,我看过他之前的作品,觉得这位导演的视听能力比较强,且审美较好,所以就把《淘金》这个项目给了他,他也有比较强的创作欲望。提及淘金,大家会想到西北地区,其实历史上云南也有一些淘金客,恰巧导演本就是云南人,我们希望拍出不一样的地域风情。

致命愿望》导演杨苗,包括制作公司五元,是我们“迷雾剧场”一起走过来的伙伴。更早之前,我们还和杨苗合作过《灭罪师》,算是老朋友。四部剧集的导演,有电影在国际上获奖的大导演,也有爆款电视剧的导演,也有新导演,还有老伙伴,所以导演构成还是很丰富的。

迷雾剧场”和爱奇艺的特色是多元,勇于给新导演、新团队机会。我们内部也会鼓励做创新的内容,并给到一定的试错成本。我们有可能会看到一个惊喜,在专业的判断下不断发掘新导演。同时,市场反响让大家看到了希望,相信会有更多更优秀的主创团队愿意与我们合作。

第一季的《在劫难逃》就是由五元文化承制

独舌:王小帅虽然是国际级导演,但对于做剧,他也是一个新人。作为电影导演,他制作的多是文艺片,会担心他的文艺风格与悬疑剧有所冲突吗?

戴莹:我和他交流时,发现他非常有想法。当我们一旦产生分歧,只要说出核心诉求,他也能理解和接受。这一次,小帅导演也邀请了花箐导演一起来执导《八角亭谜雾》,花箐导演有较强的电视剧制作经验。所以此次,小帅导演主抓剧本,花箐导演在策划的后阶段进入剧本创作。现场拍摄由花箐导演主抓,小帅导演也会亲临执导,两个人有商有量,合作过程非常理想。

03·第二季海外同步上线,《隐秘的角落》海外版权已售出

独舌:此次的“迷雾剧场”是否统一招商?目前的招商情况如何?

戴莹:今年的招商还是很理想的,因为第一季的成功,有了大踏步式的前进。“迷雾剧场”形成了品牌效应,招商的表现非常好。

独舌:“迷雾剧场”第二季有没有海外同步播出的计划?

戴莹:有的,会在我们的海外站同步。我们已经做了海外版的海报,过段时间会发布。“迷雾剧场”第一季在海外的播出效果比较理想,所以我们第二季也会在爱奇艺国际站同步。

独舌:第一季的“迷雾剧场”改编了紫金陈的两部小说,《坏小孩》和《长夜难明》。第二季就没有了,紫金陈的小说版权还有吗?

戴莹:紫金陈的小说版权,我们还有储备,合适的时候会再合作。整个市场都喜欢追高,一个作者出来,大家都去追。其实我们这个市场还有很多的璞玉等待发掘。目前我们已经在孵化很多好的作品,等我们做出来的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沉默的真相》改编自紫金陈小说《长夜难明》

独舌:《淘金》中的陈飞宇是主演之一,他这次出演,在形象上做了很大改变,您觉得他完成度如何?

戴莹:他是一位很优秀的年轻演员。当时,我们力邀飞宇出演,这个人物设定就是一个年轻人,对淘金的事完全不懂。他要去淘金队找他的哥哥,所以他得有青涩感,很年轻。飞宇在形象以及心智上,都较为符合。《淘金》这个项目很辛苦,我们在云南拍摄,每天要爬两个小时的山才能到达外景地。飞宇每天也是灰头土脸的,整个拍摄期,飞宇都很享受。

独舌:虽然“迷雾剧场”第二季的主题仍然是悬疑,但几位导演都经验丰富且有各自的风格,作为总制片人,您是否会规定他们保持在一个相近的风格范畴中?

戴莹:不会,如果这么去规定的话,剧集就没有特色了。倘若要求他们风格统一,就不会有《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的视听表现。导演的魅力、功底,就体现在各自独特的风格上。项目初期,去选定一位导演,制片人心中就应该清楚,他适不适合“迷雾剧场”。当导演开始拍摄后,每部剧集的调性与风格都会应运而生。

独舌:第二季“迷雾剧场”不仅制作精良,并且还有很多知名演员,每部剧的成本会不会很高?

戴莹:“迷雾剧场”本身就是主打短剧集,并且演员的片酬是有上限的,现在对于剧集的成本把控更加合理、完善。

独舌:第一季哪些剧目已经售出海外翻拍版权了?

戴莹:第一季的翻拍发行情况,目前是《隐秘的角落》,已谈妥了美剧及日语电影授权,《在劫难逃》的美剧授权也在商谈细节。

【文/崔汀】

0 评论: 0 阅读: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