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看《蜗居》:年轻女孩儿,一定要远离宋思明这样的男人

枕藏写影视 2022-09-22 20:24:10

初看《蜗居》,三观跟着演员的五官跑,只觉得宋思明那样的男人超有魅力:

权势、名利、财富、才干、气质、沉稳、儒雅……

他身上,有太多闪光点和令人沉迷之处。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海藻,或许在小贝宋思明之间,选择的也会是宋。

如今30岁,再看《蜗居》,恍然一梦!

有太多迷途人执迷地发问,宋思明究竟有没有爱过海藻?

在这个问题之前,不如先弄清楚海藻和宋思明都是什么样的人!

宋思明:市长秘书,沉稳睿智,外在儒雅,中年成功男性代表。

郭海藻:普通沪漂,平凡小白领,长相身材一般,中规中矩一朵小花。

如果不是工作关系,海藻所在的公司与宋思明有业务往来,这两人是八竿子的平方都打不着的。

宋思明是对海藻一见钟情吗?

并非如此!不过随口一提,打趣而已。

两人的孽缘,还要归于海藻的老板,见风使舵的陈寺福。

不过是谈论的饭桌上坐着一个异性,宋思明多打量了海藻一眼,顺带提了一句,陈寺福便在以后的交际里明里暗里把海藻推往宋思明那边。

25岁的海藻,遇到42岁的宋思明,是双方的欲望劫难。

这两人关系的递进,是由钱引发的。

宋思明开车带海藻一起出差的途中,海藻接到了自己姐姐的电话。

宋思明察觉海藻接完电话前后的表情差异,询问着是不是有什么困难,热心表示自己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海藻无辜又淡然地说,自己姐姐需要钱。

根本不需要周转,宋思明的车里就有现金两万。

其实在这一刻,两人的相互试探已经心知肚明了。

宋思明是高官,海藻却连私企高管都不算,自己的家事有什么值得在一个大人物面前提起的呢!

海藻的心思:他愿意帮我,那就是对我有意思!

宋思明的心思:她肯接受我的帮助,那就是同意我的意思!

宋思明不单纯,海藻也绝非无辜。

两人的关系加深,是海藻第二次向宋思明借钱。

海藻的姐姐买房需要用钱,海藻的男友小贝不肯借,这让海藻心里对小贝隐隐不满。

海藻再次把寻求帮助的双手伸向了宋思明

在海藻眼里,6万块钱很多很多,而对宋思明而言,这连区区小事都谈不上。

宋思明对海藻说,

“我已经过了为钱烦恼的年龄了。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工具,不是最终目的。我已经不需要金钱来装裱自己,所以说,钱对我没有什么根本的意义。”

这就像实现经济自由后的马某某面对镜头背后的亿万普通人说着,“我对钱不感兴趣!”

宋思明的这份云淡风轻,只在海藻这里有。

在原配宋太太面前,宋思明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优越感。

两次借钱,让海藻和宋思明的关系趋向明面。

一个“慕强”,一个“护弱”。

一个“贪财”,一个“喜色”。

财色交易,夹带着些许朦胧情欲,最终纠葛在一起。

海藻的风格用现下流行词来说就说“纯欲风”,表面清纯如水和内心欲望似火,让宋思明深陷其中。

她的出现,实际是中年宋思明欲望的投射。

宋思明年少时有一个仰望的女神,但当时他一无所有自认为配不上,而时间也没有给他机会,没两年女神便因病去世了,自此,白月光永留心间。

海藻,像是“菀菀类卿”的周边平替。

宋思明对拥有海藻,出发点是拥有成功的标准套餐。

如他所讲:“一个男人,一生总得有一辆好车,若干知己和一个情人!”

海藻所象征的情人,其实就是成功套餐的标配元素之一。

没有海藻,还会有海草、海带、海珊瑚……

宋思明借钱给海藻时说:“人之所以慷慨,是因为Ta拥有的比挥霍的多!”

两个阶级差异的人,居高临下者占据绝对优势与主导。

对世事洞若观火的宋思明,海藻在他面前就是一个一眼即可看穿的透明玻璃人。

他需要这么一个人来彰显自我。

在海藻的视角,宋思明事业有成又温情。

在宋太太的圈层,宋思明只是一个靠女人和老丈人上位、抛弃糟糠之妻的凤凰男。

他的无情无义,恰应了那句——“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高干出身的宋太太及其家族,对年轻的宋思明授之以鱼和渔,宋思明才得以实现阶层跨越。

宋思明成为手握权柄的渔人,他便开始了从年轻新鲜群体里挑选异性玩物。

海藻,就像一条不名贵但有趣的小鱼,被宋思明以大玻璃缸、新鲜氧气、充足鱼食喂养着。

她幸运,是海藻。

若不幸,则是《扫黑风暴》里的麦萌萌。

养你,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你。

说到底,不过都是一玩物!

宋思明而言:

白月光女神,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昂贵佛跳墙;

宋太太,是多年慢火熬成的粥;

海藻,是一锅开水煮成的清汤挂面;

在这之后,谁又是宋思明性之食谱的其它需求,谁也说不准!

宋思明代表的野心凤凰男,极其一致地功利——

“年轻时需要垫脚石,中年时需要强心针,到老则需要扶着拐棍。”

宋太太对宋思明看得透彻:“他这人一辈子不说一句废话,不做一件错事。所有的人或事,都是他棋盘上的棋子。”

走过半生的夫妻,宋太太完全看得到宋思明的凉薄与自私。

他们之所以不离婚,一少半是宋太太的情分,更大一部分,是宋太太的沉没成本太高太高!

宋思明并非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因为与海藻的欢爱,他连女儿的生日都能忘记。

宋太太是一个蚌壳,自己忍半生疼痛磨出的珍珠,被别人挂在脖子上炫耀。

守寡式婚姻和诈尸式育儿的生活里,宋太太有的是:湿了的枕头、凉了的心、空了的屋子……

很多女性喜欢宋思明,其实并非喜欢宋思明本人,而是迷恋演员张嘉译的演绎。

同样的条件,把张嘉译换成一个地中海、啤酒肚、满嘴金牙的油腻老男人,还会有人沉醉其中吗?

所谓喜欢宋思明,掠过表象,不过是喜欢宋思明提供给海藻那样不用辛苦便能拥有高阶层的浮华与物质,不付出,尽享受。

海藻式女孩儿遇到宋思明,本质就是欲望的浩劫,彻头彻尾的悲剧。

在最没有分辨力和定力的年龄,遇到最具诱惑力的东西。

海藻仅沉浸在享受里的时光太过短暂,短暂到腹中孩子都尚未孕育。

她沉沦在享受代价的余生里又太过漫长:丧失腹中子、失去子宫、失去精神支柱……失去到余生再也无法弥补和填满。

还是那句每看一遍都触目惊心和时刻警醒的话——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枕藏*本文由枕藏原创。更多影视文章,记得点赞加关注!

0 评论: 1 阅读:44
评论列表
  • 2022-09-24 13:51

    好文[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