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重生之门》总制片敦淇:悬疑剧创新领先半步就好?

娱乐独角兽 2022-05-12 22:38:44

作者| 糖炒山楂

作为《重生之门》总制片人,敦淇正在感受观众追剧的“乐趣”。这是即使《甄嬛传》也未曾带给他的体验。

他发现深耕细琢的制作,如剧情紧凑、人性拷问、酷炫设计、运镜转场,都会在剧播出后被观众感知;他也发现,“观众的的确确在进入所有的人物,每个人身上所背负的戏剧功能都被观众反复用放大镜去看”。

这种沉浸式和“千头万绪”,是悬疑剧追剧的最大特质,而严谨考究的细节,支撑起了观众不断展开的想象力。

正在优酷热播的《重生之门》,俨然是市场新爆款。截止目前,该剧已经超10次拿下猫眼热度、灯塔舆情热度等榜单日冠,优酷站内热度突破10000。微博上人物、细节、剧情的话题频频登上热搜;弹幕上网友们纷纷拿起了“祖传八倍镜”。

廖双是反派吗?许正清是先生吗?面对观众持续发散的思维,他不止一次感慨:“观众太可爱了”。而在敦淇看来,观众在追剧时热衷于放大的小细节,也在倒逼从业者更加深耕细琢匠心制作、更加具有职业人的操守。

从业十余年,敦淇一直非常坚定要做精品剧。跟随郑晓龙导演拍戏11年、到加入阿里影业带领自制剧团队摸索至今,他愈发懂得“宁缺毋滥”背后的深意:即在镜头前呈现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件衣服、每一个道具,都应该是有效的,而不是去堆砌无用的东西。

《重生之门》的突围里有稀缺题材的红利,但更重要的其实是细节打底的工业化生产。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影视行业已然进入到一个比较困难、愈发需要静下心打磨作品的年份里,探索它的突围也更具有“普遍适用性”。

题材红利与短板:魔幻现实主义的落地

题材、剧本、主创、制作、宣发,敦淇在很多个场合强调过“木桶效应”,长板与短板的故事想来大家也都熟悉,不过具体到强类型的悬疑题材中则又有很多门道。对于敦淇来讲,从《重生》到《重生之门》,是一次跨越。

2020年3月,《重生》在优酷上线,虽然凭借着真实感、强视觉冲击和张译的表演加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对于敦淇来讲同样是有遗憾的:创新性融入的文艺范风格,同样引发了习惯了强情节快节奏的悬疑观众的质疑。

到了《重生之门》,敦淇在很多次采访中都强调了一句话:“一招鲜吃遍天”。很显然,他仍然坚信创新是破局之道,无论是曾经的风格化,还是如今的稀缺题材。在他看来,创新性的题材就像是房地产的地基式的存在,至关重要。

所以有了国内首部盗窃悬疑题材。

2019年《旁门左道》的剧本出现在敦淇面前时,他一眼就相中了“盗窃世家”这个点,并有了以此为基础搭建一个“重生宇宙“的想法。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题材红利是真的,但创作上的难题也是真的。

敦淇给到的创作关键词,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酷炫的镜头语言。

魔幻现实主义,更常见于文艺作品中,通过略显夸张的表达手法、刻画一个光怪陆离的虚幻世界,但最重要的一定是“变幻想为现实而不失其真实”。具体到影视化中,便是如何通过丰富细节让这个魔幻的盗窃世界落地,具有现实的真实性。

比如多次在剧中出现的摩斯密码,原剧本采用的其实是更小众的盗窃世家的暗语,但是考虑到摩斯密码在《寄生虫》等多部影片中出现,具有更高的认知度,也更能够让观众产生共鸣,才在改编中进行了统一替换。

“很多东西并不能临场发挥,一定是有备而为之。”据敦淇介绍,整个剧本打磨历时9个月之久,影视拍摄涉及1827场戏,所有的这些其实都是打磨细节。包括在剧本创作时期就把很多的现场调度写进去,只有前期做好足够详细的方案,才能在现场及时解决这些问题。

他科普了一个小知识。一般来讲,20集左右体量的悬疑剧,在拍摄中单集是40-50场戏,但是《重生之门》单集平均下来达到了60-70场戏。“这在悬疑剧里是一个比较高的层次,但也是这个题材必须要这么做的。”

敦淇解释道,和《重生》的文艺范不同,《重生之门》追求的是一种极致的强情节快节奏所带来的压迫感。这其实是题材红利也是“短板”的地方:相比大部分刑侦悬疑题材命案枪战的紧张刺激,盗窃题材需要通过营造更强的压迫感和紧张感,来让观众沉浸其中。

悬疑剧创新:领先半步就好

近年来,悬疑题材大爆发、优质作品频现,观众对内容的判断和审美同样在快速提高,对于创作者来讲也意味着需要更高的逻辑推理能力。

《重生之门》并没有采用常见的单元剧模式,而是层层嵌套不断接近主案件,这本身就尤其考验主创团队的讲故事功力,需要一个个钩子不断牵引着观众抽丝剥茧一点点靠近真相,而稍有不慎则会引发弃剧狂潮。

在敦淇看来,所谓“悬”,其实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预判观众的预判之后的持续反转,这也恰恰是《重生之门》最吸引人的地方。

睡莲、金库、裸贷、走私,一个个案件相对独立却又彼此勾连、并不断牵扯出新的线索和人物,吸引着观众继续追剧;而其中每个案件的反转和嵌套更是令人拍案:睡莲案的目标是金库,金库背后却是文件;校园裸贷背后是电信诈骗,诈骗犯却又是走私案的成员……

当然,所有的案件又紧紧勾连着庄耀柏、洛神案,引导着观众欲罢不能。“我们讲开枝散叶,只有所有的枝叶都在主枝干上才是有效的。”

同样令观众感到过瘾的,还有剧中旗鼓相当的正反派力量。罗队和庄文杰配合默契、脑力担当,剧中的反派也没有困于传统套路,丁生火狡猾狠辣、“猪头”们蠢萌搞笑、李安福道貌岸然,高科技加持下的他们是高智商犯罪的典型。

“这种斗智斗勇显然是高级的”,敦淇说道。

对于观众来讲,这无异于一场剧集版的大侦探游戏。每个人物都带有疑问,每一次盗窃都是相对完美的犯罪现场,每个案件都扑朔迷离而环环相扣,而不断被观众拿着八倍镜找出来的细节、推理,则成就了追剧中的幸福感。

“悬疑剧创新,领先半步就好。给到观众意料之外的东西,也给到他们追剧时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在悬疑题材的创作上,敦淇正在摸索出自己的一套心法。

当然他也在不断汲取过往的经验教训。比如《重生》中网友反馈的小人物、小案件的结局不够完整,此次在《重生之门》的创作中便格外注重这一点,虽然每个案件层层嵌套,但也都注意给到了案件结果,注重观众追剧时的舒适性。

罗坚与庄文杰:如何先别人一步形成CP感?

爱之、恨之、怒其不争……双雄对决、互相救赎的设定不算新颖,但这个五月,罗坚和庄文杰显然搅动着太多人的心绪。他们是如何出彩的呢?

在敦淇看来,盗窃世家的题材红利,在两个人物间架构起了一种“非对方不可”的、“化腐朽为神奇”的救赎关系。庄文杰掌握的技能,被校园霸凌的经历,罗坚插科打诨背后是重情重义,“这些都让他们总能够先别人一步,与对方形成一种CP感”。

镜头一点不吝啬于去展现他们的关系,每一场猫鼠游戏里的极限拉扯、两人在多起案件分析中的“隔空对话”、罗队的老父亲姿态和对庄文杰的保护,都是观众追剧的乐趣。

对于诠释人物的张译和王俊凯,敦淇的满意更是溢于言表。

据他透露,其实在剧本创作时喜剧风格还不是特别清晰,这更多是张译和导演在现场碰撞出来的。“大猪小猪落狱盘”,猪头案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结束了,观众也牢牢记住了罗坚戏“猪”的名场面。

虽然是首次和王俊凯合作,敦淇也直言自己听到了市面上的各种声音,但在他看来王俊凯完成度非常高。金库中庄文杰的抽搐式表演,更是让敦淇眼前一亮。

他以当年《幸福像花儿一样》之于孙俪的贴合度,来类比王俊凯庄文杰:“这个角色与小凯身上的一些气质、外在形象,契合度真的非常高”。“他才刚刚在这个行业展露自己的才华,我们的观众对新演员还是要有更多的耐心”,敦淇指出。

除了两位主演,这部剧也真正做到了群像出彩。廖双是否为反派的分析贴,挂满了微博、抖音等各大平台;田小洁饰演的丁生火老谋深算,入木三分……每个人物都走进了大众心里。

敦淇给到的群像关键词,是“雨露均沾”。简单来讲,便是每个人物都要有他的戏剧效果,肩负起一定的功能性;同时要做到每个人物都有始有终。是以九个月的剧本打磨里,在人物角色上同样是一个“该合并合并,该拆解拆解”的过程。

胖头孙的出场便埋下了计算机高手的伏笔,也在王雪的案件中展现;至于林芷悦,敦淇以疑问句回答她的功能性:怎样的家庭背景会和庄文杰青梅竹马?“这可能是下一季里很重要的点”……

“每个人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符号,而不是把主演弄好了就行”,敦淇强调。小人物见大光辉,他们往往在节点中起着重要作用,而只有丰富的细节、和立住了的小人物,才能把一部戏顶起来。

据敦淇回忆,和徐洁儿(饰演李淑婷)聊起角色时,他就借用了《甄嬛传》中的夏冬春做比喻,“她的戏份可能不是太多,但却是这段剧情的戏眼,是推动剧情的矛盾中心点”。他将这种人物称之为“小而美”,情绪饱满、链路完整、画龙点睛。

敦淇也相信,“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桥段会被大家所遗忘,但鲜活的人物永远会被观众记忆。” 就像时至今日,仍然有人记得夏冬春被赏一丈红,也会有人牢牢记住了那个酷帅骑着摩托车的美女盗贼,至死都向往着光明。

从“重生宇宙”到“行业重生”,行业老炮儿的思考

“风格上推陈出新、人物上立体丰满、剧情上让观众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然后你是非常用心地去做这件事,逻辑的缜密性让观众认可,这大概就是悬疑剧成功的要素”,敦淇总结《重生之门》的出圈之道。

其实《重生之门》只是一个切口,让大众去走进这位行业老炮儿的影视布局。敦淇的目标很宏大,他想要打造一个“复仇者联盟” 那样的宏大宇宙,而身在平台也让目标有了落地的可能。而重生系列,便是他想要构建的大宇宙里的第一步。

对于「重生宇宙」,他已经有无数想象:比如要先把口碑建立起来;再比如既然要搭建宇宙,那剧中的人物是否有延展性、剧情是否有连续性,包括正在拍摄的剧也是发生在青城市的地域IP。

“我们就是要构建一个在同一个地域发生的系列故事,可能这些故事的风格并不相同”,敦淇解释道。不过他也强调,“这是一个需要量力而为的事,最重要是先把每一部分作品立起来。”

随着《重生之门》热播,《重生之道》《重生之路》的创作已经在路上。此前他也曾透露,下一部或将围绕着庄耀柏的故事展开。“群像里的某一个人物,或许将成为下一季的重点,有点像漫威动画,每一个影片都有自己的主题,但是串在一起又是一个整体。”

“先把重生系列做扎实了,把品牌立起来了,再去开疆辟土。”而据他介绍,目前团队已经完成开发的还有改编自T大的《打火机与公主裙》《炽道》,而未来或许还将进一步开发他的其他作品。这又属于T大影视系列化的打法。

而立足行业环境,敦淇则直言:行业的确进入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时候,也是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我觉得这个行业回到了2012年之前,大家要更加静下心深耕细琢作品。所有人都要真正去接受市场的考验。”

据敦淇透露,目前自己手里的项目已经回到了2012年的创作习惯里,选择最适配的好演员、卯足劲打磨剧本、前期筹备把细节真实化。“真正的好内容,往往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内容这件事是急不得的。”

谈及民营公司的困境,敦淇觉得现阶段最重要的就是活下来。“内容的背后是人。选择最有能力的人,有想法、有创新,也有专注于做事的耐心,我们要把这些人才牢牢留在我们这个行业。当这个行业向阳而生、‘重生之门’开启之后,这些专业人才也将专注深耕细作、打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不过他还是强调:“不要太夸张行业现在的这些困难,更多还是要用长远的眼光去看待行业的改变,同时对这个行业树立坚强的信心。”

0 评论: 0 阅读: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