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小子》爆红27年后:释小龙向左,郝劭文向右

精读君 2021-04-06 10:40:39

3月20日,由释小龙主演的电影《燕赤霞猎妖传》上映。

首日票房1.7万,很快上线视频网站,但网播的效果同样没激起太多水花。

电影质量我们不得而知,但因主演是释小龙,这样的成绩不免让人惊讶。

谁能想到,昔日“最火童星”如今的票房,会“惨淡”至此。

释小龙的爆红,还得追溯到1994年《笑林小子》。这部功夫喜剧片,是释小龙郝劭文合作的开端。

那些年,靠着释小龙功夫和郝劭文的搞笑,这对活宝组合称得上两岸三地最知名的童星

而今,距离《笑林小子》上映已经有27年,当年的童星也迈入而立之年。

世事辗转,两位昔日“顶流”从搭档变成好友,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01

一身正气的“少林小和尚”释小龙,是身怀真功夫的。

1988年出生的释小龙,原名陈小龙,出生于河南登封市的一个武术世家。

长到2岁时,他拜方丈释永信为师,成为少林俗家弟子,赐法号“释小龙”。

父亲陈同山认为释小龙是练武的好苗子,所以对他要求十分严格。

2岁多起,每天凌晨四五点,释小龙就会被强行从床上拉出来练基本功。

扎马步、下腰、压腿、绕着少林寺跑步,这些成年人都未必能承受的高压训练,释小龙小小年纪就要做到。

释小龙父亲对孩子有多狠呢?

父亲一直不愿意回看当年的录像带:

“一看我就把它关掉了,现在一看,我对小龙的训练是太严格了,太狠了,也不知道心疼孩子。”

而拧不过爸爸的释小龙妈妈,从来不敢旁观训练,都是躲在一旁心疼得直掉泪。

所幸的是,释小龙的确是既有天赋又有毅力的孩子。

4岁时,释小龙就在武术节中,获得少林通臂拳、罗汉棍两项优秀大奖。

后来,他随着少林寺访问团,到台湾交流佛学文化,碰到了人生的贵人——导演朱延平。

朱延平看过武术表演后,相中了这个长相可爱又有实力的释小龙,于是邀请他拍《笑林小子》。

拍《笑林小子》的时候,释小龙4岁多,相比“耍嘴皮子”的郝劭文释小龙的戏份辛苦许多。

进组的第一场戏,释小龙就要拍飞檐走壁,于是他被威亚吊上了半空。

导演回忆,当时的释小龙很害怕,边跑边哭,眼泪都甩到导演身上。

旁观的父亲陈同山,却丝毫不心软,只在旁边大喊:“释小龙,做个男子汉!”

导演朱延平简直惊呆了:“才4岁,做什么男子汉啊。”

旁人看不下去的严格,释小龙其实早就习以为常,更在多年后感谢父亲当年的“狠心”。

笑林小子》上映后的成功,让释小龙郝劭文这对搭档一炮而红。

之后,他们又趁热打铁合作了《乌龙院》、《十兄弟》等多部喜剧片。

释小龙成了全国“功夫小子”的代名词,也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童星的十来年,释小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剧组度过,他取得了成就,同时也失去了校园、同龄玩伴等本该有的童年。

直到2003年,当时风头正盛的释小龙宣布暂时息影,远赴美国留学。

从2岁到15岁,步履不停的释小龙,终于过上了渴望的自由生活。

3年留学岁月,是释小龙对童年缺憾的弥补,但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他演艺事业的分水岭。

学成归国后,释小龙再次踏入演艺圈,也很快参演了多部作品。

但成年后的释小龙,却让很多观众大失所望,甚至有人将他列为“十大长残童星”之一。

从以配角身份参演《叶问2》,到今年主演《燕赤霞猎妖传》,释小龙的作品大多反响平平。

归国后引发最多讨论热度的,还是与何洁的那段恋情。

不过,重启的事业虽然不太顺,但因为父母擅长经营,早早把片酬拿去投资,如今释小龙的经济状况很好。

高尔夫、赛车、旅行、健身,是他最常分享的日常。

从昔日顶流到如今渐被遗忘,释小龙其实想得很开:

“小时候可能不是自己的选择,但现在明确了是自己的爱好兴趣。

演戏已经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这行。”

或许过气,或许无人问津,可昔日的功夫小子,正在朝着自己想要的人生迈进。

02

和少林寺长大,有武艺傍身的释小龙不同,郝劭文算是老天爷赏饭吃。

郝劭文90年出生于台湾,3岁时,因长相呆萌可爱拍了一个果汁广告,之后被导演相中开始演戏。

长相讨喜,郝劭文演起鬼马诙谐的搞笑小和尚,可谓得心应手。

那些年,郝劭文“臭屁文”的形象深入人心,给观众带去无数欢笑。

有媒体报道,小小年纪的郝劭文靠着童星身份,早早就为家长挣下了千万资产。

转折发生在03年,妈妈认为只有读书,才能让他在成年后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

于是13岁的郝劭文,在巅峰时急流勇退,告别娱乐圈,重返校园。

妈妈在认真为郝劭文的人生考虑,所以郝劭文和演艺圈彻底隔绝,享受普通孩童的校园时光。

遗憾的是,无忧无虑的校园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父母投资失利,到郝劭文高中时,家里不仅积蓄赔光,还债务缠身,母亲更因此患上抑郁症。

为了给家中减轻负担,郝劭文开始半工半读,卖冰、做寿司、打扫卫生,各种五花八门的兼职他都有尝试。

考上大学后,郝劭文选择了和演戏完全不沾边的运输管理学系。

但他的求学之路并不顺畅,或许是外出打工耗费太多精力,4年的大学,他读了6年,最后还因学分不够,无法毕业。

离开演艺圈后的郝劭文,没有过上舒适无忧的生活,反而渐渐跌落“谷底”。

于是很多媒体经常喜欢用“落魄”、“颓废”等词形容他。

但实际上,郝劭文真的有那么凄惨吗?

父母的确不善经营,导致家庭经济状况下滑,但爱子之心从来不假。

小时候,假如有人对郝劭文说“你很红”之类的话,妈妈就会劝阻:

“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说红不红这种事,这不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概念。"

后来退圈读书,也是站在父母的立场,为孩子未来打算才做下的决定。

也因此,虽然四处打工,但郝劭文没有怨言,更没有因落差而自暴自弃。

后来上节目,被问当年赚到的千万身家哪里去了?

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别讲了,妈妈听了会难过。”

阔别多年,郝劭文重回荧屏,自然不复当年盛况,找上门的剧本大多是小配角。

这些年里,给观众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里那个暗恋沈佳宜的同学。

童星定律”在郝劭文身上应验,人们为他唏嘘难过,但换个角度想想,郝劭文的人生已经是很多人的遥不可及。

幼年爆红,举国闻名,成年后学业不顺,重返舞台,仍然综艺、戏约不断。

相比那些长年徘徊十八线,拍戏几十年还买不起房的演员来说,他已足够幸运。

从社交平台上,郝劭文发布的动态来看,他的生活颇有一番自得其乐,外界猜测的萎靡和颓丧更像无中生有。

人生总会起起落落,过去辉煌,现在黯淡,并不代表生活只剩伤春悲秋。

正如谈及过去辉煌,郝劭文所表达的态度: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如果总是活在过去、叹息失去的话那岂不是太累了?”

过去辉煌的“臭屁文”渐行渐远,如今的郝劭文在自己的生活里肆意翻腾。

03

你有没发现,童星长大后若还在拍戏没翻红,别管他真实生活如何,总会被添上“长残”、“落魄”等标签。

这些标签,近似于给童星打上“失败”的烙印。

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源于我们都太怕平凡。

作家梁晓声到某大学举办讲座,一名大一男生公开表示:

“如果在三十岁以前,最迟在三十五岁以前,我还不能使自己脱离平凡,那么我就自杀。”

梁晓声想不明白:

做一个平凡的人真的那么令人沮丧么?倘若注定一生平凡,真的不如三十五岁以前自杀么?

泯然众人,这个略带贬义的词,自带伤感,尤其让年轻人避之不及。

可其实,绝大多数人,都终将走向平凡。

童星“翻红”失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凄惨;一生注定平凡,同样不必太过恐慌。

正如周国平说:

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

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

笑林小子》过去了27年,释小龙向左,郝劭文向右。

曾经的最佳搭档,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但却殊途同归,都在创造独属自己的圆满人生。

参考资料:

新男人装:《郝劭文:我不是那个爱耍流氓的小和尚了》

北京青年周刊:《释小龙:我早熟,但29岁意味着成长》

0 评论: 1 阅读:699
评论列表
  • 2021-04-06 12:30

    在拣垃圾、睡大街[笑着哭][笑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