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料影帝44岁仍租房住、吃路边摊,宁可穷死也不拍烂片!

果酱音乐 2020-11-21 21:00:21

前几天有个网友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条视频。

视频上是曾经凭借《天狗》斩获中国金鸡奖和华表奖影帝富大龙

画面里富大龙穿着朴素,走进一家街边简陋的小吃店买了一个肉夹馍。

买完后边走边大口吃着,一点也不像圈内人。

此情此景让我联想起在看《演员请就位》时,赵薇说了这么一段话:

“哪怕生活困难,他们也不一定什么角色都接的。四五年都没有接戏,但是他们等到接到一个戏的时候,你觉得他这四五年没有白过,,他们真的每天都在琢磨演戏。

这时弹幕里出现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

富大龙

富大龙是个纯粹的戏痴,不图名,不图利。

他从不接广告,也不在乎酬劳有多低,一心只挑优质的剧本。

宁可穷死,也不接烂戏。

他的这种追求,导致长年累月都没有戏可拍。

出道三十五年,他依旧买不起北京的房子,和家人一起租房住。

因为长期没有收入,最穷的时候连他的母亲看不下去了,拿自己的养老金接济儿子。

网上还有传言,说他曾为生活一度送过外卖。

大部分人认识他的脸,知道他演的角色,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比如《紫日》里的男主角。

《大秦帝国》里秦惠文王。

《天狗》中的李天狗。

他的作品不多,但每一部都无可挑剔。

所以很多人对他的角色印象深刻,以至于记不住他的名字。

他可能算得上中国最低调,最不起眼的影帝

但他是一名真正为戏而生,为戏而活的好演员。

富大龙的演戏之路,似乎是老天在赏饭吃,命中注定要吃这碗饭。

1976年他出生在甘肃天水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母对他的家教极为严格,从小就学习武术,京剧,古琴,书法等中国传统文化艺术。

上学时几乎每年都被被评为三好学生。

机缘巧合,他八岁就出演电影《中彩》,10岁主演电影《少年彭德怀》,由此获得第二届中国电影童牛奖优秀表演奖。

他少年时期就得到冯小宁导演的赏识。

冯小宁富大龙说过:“我以后可能找你。”

于是富大龙真的就开始主演冯小宁导演的战争片。

14岁,主演抗日题材电影《战争子午线》,这部片子获得第2届日本京都国际儿童电影节金奖。

16岁,在电视剧《北洋水师》中饰演清末的海军将领少年刘步蟾。

年纪轻轻就出演两部冯小宁指导的作品,是个名副其实的童星。

而且那个时候他的台词功底就已经相当扎实了。

1994年,富大龙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和蒋勤勤,金巧巧是同班同学。

大二时出演经典电视剧《少年包青天》里的一个小角色。

狸猫换太子那几集,大家应该都还有印象吧,毕竟周杰那一版是很多人的童年记忆。

他饰演的就是那个被狸猫换走的太子,在民间流落打工的六子。

他将卖面做生意的小老板,演得又憨厚又机灵。

活脱脱一个底层老百姓的形象。

两年后,他在北京电影学院以总成绩第一毕业。

因为在校期间他几乎没有拍过什么影视作品,所以毕业成绩对他的事业并没有太多的帮助。

彼时蒋勤勤和金巧巧已经在圈子里崭露头角,一个成为当红女星分配到北影厂工作, 一个主演几部电视剧后就准备开公司。

和她们相比,童星出道的富大龙落后了。

他不愿意接不好的戏,更不接受拍广告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工作。

于是他不急不躁,只是静静等待,等待着适合自己的好剧本出现。

直到1999年,富大龙的机会来了。

冯小宁导演打算拍摄拍中美日合拍战争片《紫日》。

这时候的冯小宁已经不是刚和富大龙认识时的冯小宁了,

富大龙上大学的这段时间,冯小宁接连执导了《黄河绝恋》和《红河谷》两部电影,直接将宁静捧上影坛一线的地位。

同时这两部作品也获得国内电影界众多重量级奖项。

冯小宁拍戏有个绰号,叫“拼命三郎”,编剧,导演,摄影,美工,特技替身什么的他都要亲自上阵,对自己作品要求极为严苛。

他找到富大龙,准备让他出演男主角杨玉福,一个抗战期间的河北劳工。

在角色还没定下前,他对跟富大龙说:

“演这个角色需要演员去农村体验生活,但即使去了,回来后也未必能演这个角色,我也不一定会用你”

富大龙听后二话不说,立即去河北农村住下来,跟农民同吃同睡,学他们干活吃饭穿衣打扮,一起耕田除草干农活。

两个月后,又黑又瘦的富大龙回来见冯小宁

冯小宁拍拍富大龙的肩膀,满意地笑了。

那个年代拍戏是真的认认真真拍,往苦里熬。

在拍摄期间,富大龙即使是再危险的爆炸戏也不用替身,样样亲自上。

剧组请来8个民工挖战壕,在酷热难耐的夏天干这活太苦了,挖着挖着陆续跑了5个。

没办法,剩下的战壕富大龙冯小宁一起挖,挖到最后俩人一手的血泡。

至于他的演技,都不用多说。

电影的前半段他几乎没有怎么说话,人物的台词极少,却能将一个农民被战争扭曲的心理表达出丰富的层次。

当他蹲在地上哭嚎,内心已经苦到绝望,令人心碎。

《紫日》拿下夏威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之后,富大龙有四年没有再接戏。

等到《天狗》的试镜机会,还是由于原定的主演陈建斌没有档期才被副导演推荐喊去替补。

富大龙身上没多少钱,翻完剧本后立刻买硬座火车票去山西找剧组,因为这是他想拍的戏。

剧组的人一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都吃了一惊。

谈片酬时,剧组知道他不富裕,表示可以加钱。

他却忘记自己多穷,只说了一句:“我是真心喜欢这个角色,钱随便给点就成。”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找到当地农民,一句一句学地道的山西话。

在国产影片里,敢于如此揭露社会黑暗势和人性丑恶一面的,《天狗》绝对排得上号。

一个复员的伤残军人被派去作护林员,一群靠伐木卖树为生的刁民逼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最后变成一个植物人。

富大龙这个戏痴,他的演技已经达到震撼心灵的程度。

凭此角色,他荣获华表奖和金鸡奖双料影帝

他在电视剧《大秦帝国》和《隋唐演义》的表现也很精彩。

但我认为《天狗》是一部无可替代的经典之作。

富大龙这么有实力,却没有得到大众过多的关注,是因为他为人太低调,不愿意出来抛头露面。

他就是一个本本分分演戏,别的什么都不想的演员。

在接受采访时他说:

“我一直希望自己不要太红,千万不要太红。因为对于我们做演员,我希望塑造不同的角色而言,我的曝光率过大的时候,随时你都被捧为众人之上的时候,你对生活的体验,还有你的这个角色转换,非常不利。”

同时他还表示,“另外一个从我个人的个性而言,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他不发通告,不炒作,没有新闻,不上热搜,不去演大IP剧。

没戏可拍的时候,就在家修身养性。

他精通琴棋书画,写的书法曾被五台山的藏经阁首收藏,出过诗集,散文集和小说。

所以他的古装戏很让导演省心,不用替身摆动作,他自己就能动真格的。

他是一个极讲原则的演员,挑剧本有很多“规矩”。

“我每次接戏最重要的两个原则:一是不重复自己的角色,二是这个人物能够具有比较鲜明的性格特征,不管忠奸善恶,但他一定有强烈的代表性,这样我会觉得很有意思。”

他甚至有点古板保守,认为自己演反派的时候一定要恶有恶报。

因为他想通过自己的角色让观众们明善恶,还要顾虑到屏幕前的孩子们。

他和演员饶敏莉婚后一直和父母住在狭窄的旧房子里,以致于富大龙的母亲经常感到愧疚,觉得委屈了儿媳妇。

后来夫妻二人为了减少老人的压力就搬出来租房住,一直到现在还没买上房。

他曾表示,就算一辈子没有一个剧组再找自己,他也能坚持下去。

他是在这个娱乐圈大染缸里少有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远离名利,享受恬淡,是因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而并不是认为这样的生活方式就一定比其他的优秀。

怎么舒服怎么来,他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喜欢就好。

入行几十年,演员只是一份工作,他和普通人一样,低调和敬业是他的工作准则。

在他看来,这辈子要做到这四个字:心无旁骛。

其实,像富大龙这样的演员有很多,只是我们记得太少。

明明可以凭实力红起来,却不愿意去争取炒红自己的机会,始终低调做人,低调演戏。

他们才是影视圈里最坚实的力量。

他们不应该被观众们辜负。

0 评论: 0 阅读: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