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占热搜两个月,这人兽大片绝了

独立鱼电影 2021-06-07 09:16:25

最近,一个「大型犯罪团伙」吸引了全国目光。

短短40天,作案412起,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680万元。

简直无法无天。

但,至今也没有被捉拿归案。

只因为一个个都是庞然大物——15头野象。

它们本来生活在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如今却突然现身在人类居所。

横行霸道,胡吃海塞,好不快活。

一个多月来,屡屡登上热搜。

如今,这些野象已经逼近昆明。

在人类的引导下,绕开了人类聚集区。

对于这场不可思议的迁徙,更多人是以猎奇的心态,一面旁观一面取乐。

殊不知,整个事情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简单。

不得不承认,这场大象迁徙带来了不少趣闻。

去年,它们就处在了北上的行军之中。

进入2021年后,迁徙速度不断加快。

正式「抛头露面」,是直接在峨山县城的街道上现身……

随后,它们仍没有停下北上的脚步。

根据最新消息,象群已于6月2日成功到达昆明。

并在人类的引导下,绕开人口密集区,于近两天向西南方向迁移,然后又转向西北前进。

如此长距离的野象迁徙,在我国还是第一次!

纵观整个过程,这简直是一部足以让人啼笑皆非的公路电影。

大象们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对各种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都尝试了一遍。

各种无厘头的事也做了一大堆。

起先,迁徙的队伍本有17头大象

可路上有两头老象迷途知返,回到了老家。

真实原因是,它俩喝了村民的酒,酒醒后找不到大部队,才不得已原路返回。

除了「老酒鬼」以外,也有啥都不懂的萌新。

一头小象一口气误食了200斤的酒糟,当即不省象事,掉队了。

但它似乎悠然自得,享受起了难得的独处时光。

一边赶路一边玩耍,直到第二天才「不情愿」地跟上了大部队。

大部队也没干啥「好事」。

赶路赶累了,就要找水喝。

路过洗车行,直接走进去干光了足足两吨的洗车水。

象群中还有特别爱玩的。

在不小心撞坏了猪圈后,发现了几只小猪。

便开始用长鼻子撸起了这种没见过的小动物。

把小猪们吓得不轻。

其他的,还有:

看到洗衣粉,要尝尝味道。

玩酒塞子,玩了半个小时。

看到鸟笼,要给予小鸟自由的(撞坏了鸟笼)。

总之,进入了大众视野中的大象们,各种折腾、闹笑话。

这使得它们一举成了全网的明星。

而这场漫长的迁徙,也被打造成了一场趣味横生的「真象秀」。

奇葩归奇葩,搞笑归搞笑。

这场事件并非只剩下娱乐消遣,其背后还有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要知道,在我国想要见到野生象绝非易事。

这次倒好,一下子就出来15头!

奇就奇在,野生动物一直以来都是对人类敬而远之。

可这回,大象们偏偏一反常态。

从移动路线能看出——

它们就是要往人多的地方去!

大象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虽然目前还没有最终定论。

但还是有专业人士根据具体情况,给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

第一种解释,可能是头象迷路了。

大象是群居性动物。

每个家族中有一只头象统领大局,负责带路。

一般来说,这只头象肩负家族重担,必须得值得信赖。

但这个迁徙的家族偏偏正处于新老交替之际。

老头象刚刚死去,新头象经验不足,暂时还是个路痴。

这才导致整个象群彻底偏离了方向。

第二种解释,是吃的不够了。

看到这,一定有人断定是自然保护区保护力度不够,遭到了人为破坏。

是不是!?

事实恰恰相反。

自然保护区可能是保护得太好了。

来自云南省林草局的统计显示,由于保护力度不断加大,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由1983年的88.90%增至到2016年的97.02%。

森里覆盖率上去了,可这又导致了大象的主要食物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逐步减少。

而另一方面,在保护力度加大的情况下,野象种群数量在不断增多。

作为一个每天要花16个小时进食的吃货。

大象为了生存繁衍下去,逼不得已才活动到保护区外进行取食。

虽然保护区的设置给予了它们大量的生存空间,并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偷猎现象。

但这同时也有点一刀切。

谁说大象就一定只会在保护区内活动?

随着整体数量的增加,一旦保护区内出现食物短缺的情况,必然会有象群走出保护区。

而走出保护区后,它们就得直面人类了。

说到底,野象迁徙事件的背后其实还是那难以调和的人象冲突。

或许,你有所不知。

这15头野象,属于亚洲象。

仅就我国而言,野生亚洲象是比野生大熊猫更为珍稀的物种,数量只有后者的六分之一。

仅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三个州市有分布,总数不到300头。

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之列。

作为一种亚洲现存最大的陆生动物,亚洲象曾一度受到人们的敬畏与供奉。

而如今却面临着何以为家、濒危灭绝的窘境。

一部国产高分纪录片《大象进行时》就借由泰国的象文化分析了这一情况。

作为知名的大象之邦,大象本来在泰国的地位崇高,

一方面,它贵为泰国皇室的象征。

代表着至高的权力与威望。

另一方面,它能被驯养来进行包括搬运、采伐、载人在内的各种劳动。

是人类生活、生产中的优秀伙伴。

2004年发生印度洋海啸时,重型机械很难到达一片狼藉的现场。

当时正是大象承担了许多搜救工作,令人称道。

而专门进行大象驯服工作的人被称为「象人」。

这是一门古老而神圣的世袭职业,也是泰国的骄傲。

在好莱坞大片《亚历山大帝》中,片尾的战争场面有将近一百头战象出镜,训练有素,表现无懈可击。

它们,全都是泰国象人出品。

可即便如此,这样的国宝还是看不到丝毫光明的未来。

面对快速的城市化、机械化。

不仅野象的栖息地不断减少,驯养的大象也再无用武之地。

这甚至影响了原本相依为命的大象象人的关系。

因为大象的食量大,驯养成本高。

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对于大多数象人来说,很难不把眼光放在大象全身上下最值钱的部位——

象牙。

而不忍下杀手的,只好带着大象去城市表演卖艺。

但这其实对于大象更是长期的折磨。

因为大象有着远超人类的听力,能听到各种次声。

城市嘈杂的环境显然对它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当威猛的大象沦为乞讨的工具。

大象之邦,恐怕早已成了虚名。

而人与象的和谐共处,似乎注定是一场无解之局。

人象冲突难以和解时,暴力行为就会在两者之间发生。

在去年7月份,便传出过一则新闻:

象群在普洱市思茅区犯下了致1人死亡的「罪行」。

作为野生动物,亚洲象的危险性绝不弱于自然界中那些肉食性的顶级捕猎者。

体重在2.7吨~5吨的它们,破坏力惊人。

不仅如此,大象的群居性会使它们目标一致。

如果它们感到危险,往往会以一个家族,共十几头大象的群体形式进行攻击。

而且,野象在哺乳期或者进食时,非常易怒。

在云南省内,野象袭人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

据央视2018年的数据。

在20年间,仅西双版纳一地就有300多人遭野象攻击受伤。

更有50多人当场死亡。

而在亚洲象数量最多的印度,相关的惨剧更是多到令人发指。

仅在2015年至2019年5年时间里,印度就有2361人、510头大象死于人象冲突。

对于破坏作物的野象,印度人可没我们那么好说话,都是直接抄家伙动手。

同时,由于大象的智商在动物中名列前茅,有着极好的记忆力,会记住伤害过它的人。

所以它们有时也会反过来报复人类。

经此恶性循环,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样的冲突,又何止是大象呢?

今年上半年,关于濒危动物的热搜频繁进入人们的视线之中。

先是黑龙江鸡西出现东北虎伤人事件。

后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三只金钱豹出逃。

一系列事件将「人兽之争」提到了台面。

在东北虎伤人事件中,有网红为了蹭热度,不顾生命危险到现场围观、开直播。

给专业的抓捕工作带来了很大困扰。

杭州「瞒豹」就更别说了,鱼叔前段时间才骂过。

相关责任方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了钱可以说是连脸都不要了。

这也反映了部分人对于濒危动物的真正态度:

只是抱着好玩、猎奇的心理。

利益相关的,将其视为挣钱机器;

利益不相关的,权当看个热闹。

动物在许多人眼里,哪有尊重可言。

纪录片《我们的星球》

每一个生灵,都有其存在的价值,有其存在的意义。

我们要明白,保护濒危动物,其实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让地球家园里,容纳下更多的伙伴。

当然,保护濒危动物的前提,还是要把「人」放在首位。

在这次的迁徙事件中,前期在人口稀少地区我们没有对象群进行任何阻拦,完全顺应了它们自身的意愿。

但一旦象群接近省会,接近人口密集地区,我们便果断出面。

进行了一系列的投喂、疏散、保护和指引。

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

博大精深的儒家思想在处理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中,绝对是一剂良方。

目前,云南野象迁徙事件仍未落幕。

鱼叔写下这篇推文,也是希望更多的人能持续关注下去。

希望大象们最后能找到理想归的所,并且一路人象平安!

只要人类少些傲慢,多些理解。

社会各界能少些浮夸的炒作,多些有效的举措。

人象冲突的状况就一定能得到改善。

相信有一天,「何以为家」不再是困扰大象的难解之题。

4 评论: 3 阅读:1135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