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雄鹰腾格尔,嗜酒如命跟妻子离婚,女儿的去世让他无心唱歌

清影乱华裳 2021-11-23 22:38:14

腾格尔从草场苍狼转变为欢脱的舞台“二哈”,彻底颠覆了公众对他的铮铮铁汉印象。

年轻时被称为中国第一代原创音乐人、内蒙古最杰出的男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

扬名海内外,极具盛名。

年过半百,因翻唱年轻人爱唱的《我们一起学猫叫》、《芒种》、《爱情买卖》等热门歌曲,被网友们戏称最魔性的翻唱,“原唱听了都坐不住”。

搞笑的歌声之下,其实也蕴含着痛彻心扉的过去。

他因嗜酒如命跟妻子离婚,女儿的去世成他一生永远的痛,59岁放飞自我,种种经历让人感叹不已。

腾格尔用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苦难。

(01)

1960年1月15日,腾格尔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额尔和图苏木,是一个很遥远偏僻的地方。

这块土地孕育了内蒙古最杰出的歌唱家。

腾格尔父母都是当地有名的歌手,对腾格尔寄予厚望,并给他取名“腾格尔”,在蒙语中是“蓝天”的意思。

蒙古人似乎天生就爱喝酒,并嗜酒如命,经常一口饭就着一口酒。

小的时候,腾格尔经常偷家酒喝。

别人家办酒席,他也会欢快地跑去喝上一顿美酒,喝得东倒西歪的回家。

没少家母拿着赶牛羊的鞭子抽,但是他就是想喝酒,只要逮住机会就喝,屡教不改。

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

上初一时,他酒后口无遮挡,自比为国家领袖人物,被校长叫到办公室呵斥一顿,并命令他回家叫家长,腾格尔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伤心欲绝的写了一封遗书,想到县城最高的楼顶上跳下来。

走到半路被他的哥哥─金格尔拦截住了,他才没有跳下去。

此后,腾格尔便无心学习。

三天两头就找借口逃课,喝酒解闷,原本学习不错的他,成绩也一落千丈。

家人都以为他考不上高中了。

1975年,内蒙古艺术学院老师来鄂托克旗招生,腾格尔报名了,因外在条件不错,被舞蹈系成功录取。

“那时候的我几乎什么都不会,只是外在条件不错,所以就报考了舞蹈系。”

舞蹈系每天早上五点就要起来练功,腾格尔只坚持了两个月,就跑到校方面前说:

“我不想学舞蹈,想学乐器。”

学校安排他改学三弦。

腾格尔展现了与生俱来的音乐天分,钢琴上某个键,他只要听了就能完美复制出来,可谓“过耳不忘”。

在艺校的第一年,他苦练技术,第二年就小有名气,学校的领导都很看好他,第三年毕业后,就让刚满18岁的腾格尔留校当老师,教导新生。

“其实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是瞎比划。”

1979年,学校领导安排腾格尔去中国音乐学院进修,到了北京,他见识到大城市的繁华和音乐的多元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音乐这条路还要走的更远。

他决定报考大学,继续学习音乐。

(02)

1980年,腾格尔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这一年才20岁。

到了大学后,老师讲课都是用汉语,他听的是一知半解,时间长了就心情郁闷,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出去喝酒,每次都喝到尽兴,醉的走不动。

为了喝酒,甚至卖血换钱。

腾格尔每个月生活费是40块钱,吃完饭就不够喝酒了,听说卖血给不少钱,就跑去用500ml血换来了70块钱去喝酒。

流出去的是血,喝进肚里的是酒。

大四那年,24岁的腾格尔放寒假回家过年,期间随着哥哥去参加酒席,母亲叮嘱他晚上要记得回家。

他喝得爽快,忘记了母亲的叮嘱,也忘记了回家。

第二天早上,喝得烂醉如泥的腾格尔被朋友喊醒,刚走出朋友家,就看到母亲骑着马挥舞着鞭子向他冲来,一边抽他一边说:

“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回家?”

腾格尔被母亲打得嗷嗷叫,朋友们也都看着他被打,不敢拦着。

那是腾格尔最后一次被母亲打,但不是最后一次喝酒。

大学四年转眼即逝,他在学习流行音乐时模仿邓丽君,因反差极大,赢得了校内的一片喝好声。

腾格尔在天津音乐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民族歌舞团,这个时候,他才25岁,正是大好年华,意气风发时。

1986年为歌曲《蒙古人》谱曲并演唱,一举成名。

“客观地说,那是我歌唱生涯的起点”。

腾格尔的歌曲在内蒙古广受欢迎,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唱这首歌,他在本地名声大噪的同时,爱情也如期而至。

1987年,腾格尔在内蒙古的一次大型文艺演出中,遇见了主持人哈斯高娃,通过这次晚会,哈斯高娃腾格尔彼此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后来,俩人谈起了恋爱。

当时,哈斯高娃是当红演员,而腾格尔只是一名演1场60元的“小歌星”地位不相配,但哈斯高娃很喜欢他。

1988年,经过一年多的恋爱,这对小情侣每天都是蜜里调油,决定要结婚了。

由于俩人的老家相距太远,路又难行,回家探亲要走很远的沙漠,最后决定在北京举行婚礼。

中央民族歌舞团还给腾格尔分了房子。

结婚后,腾格尔依然我行我素,对酒爱不释手。

上世纪90年代,为了喝酒,他甚至在北京和狐朋狗友创建了一个“啤酒协会”,并担任“啤酒主席”。

而妻子哈斯高娃因为他爱喝酒的事,经常与他争吵不停。

喝酒的同时,也不耽误事业。

此后几年,腾格尔创作《父亲和我》歌曲荣获亚洲音乐节最高奖、蒙古最杰出人士“金凤奖”。

在台湾当地掀起了“腾格尔热”,台湾报刊甚至称:

“现场都疯了!从没有听过这么有力道的民族音乐。”

“刮来了强劲的西北风”。

(03)

1993年3月,腾格尔与五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苍狼乐队”。

他们来自美丽的大草原,用相同的情感和音乐语言,开创了独特的音乐风格。

1994年,腾格尔34岁了。

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在电影《黑骏马》担任主演,和本片的音乐创作和主唱,在国外获最佳音乐奖,极具盛名,红遍海内外。

他与妻子斯琴高娃也携手并肩走了六年,期间夫妻关系并不是很融合,经常吵架。

斯琴高娃曾表示两个人之间没有浪漫,腾格尔整天低头忙于歌唱事业。

腾格尔其实很内向。”

只有在喝过酒后,腾格尔才会放肆一点,两个人的“战争”也几乎发生在酒后。

腾格尔先后开了四个“腾家酒楼”店。

在不赚钱的情况下,他打脸充胖子经常请很多朋友来喝酒,几乎全部免单,竟赔了3百多万!

开的饭店也全都倒闭了。

经纪公司知道腾格尔有酒瘾,给他立了个规矩,喝一次酒就罚500块钱,他豪爽地拿出大把钱就预订一百次,这几年,他在喝酒上的钱就高达五六百万。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腾格尔和妻子住在歌舞团分配的平房里,不到20平米的房间很拥挤破烂,连卫生间都是以痰盂代替。

即便如此,他仍将喝酒的主战场挪到了家里。

酒气和烟味终日交杂着。

1995年初,心灰意冷的哈斯高娃腾格尔办理了离婚手续。

两个人相亲相爱了八年,也吵吵闹闹了八年,最后因腾格尔“嗜酒如命”散场。

“啤酒协会”的其它主要成员也相继离婚,可见酒“害人不浅”。

(04)

1997年,37岁腾格尔认识了19岁的舞蹈演员─洪格尔·珠拉。

两个人相识过程很浪漫。

据说,是他去参加家乡的活动时,有位年轻的姑娘给腾格尔献花,腾格尔一眼就记住了她花儿般的长相。

腾格尔主动追求了她。

到2000年,腾格尔已经40岁了,和洪格尔·珠拉谈3年恋爱了,还没有结婚,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老婆也没有,房子也没有,车也没有。”

在他最低落的日子里,女友一直不离不弃陪伴着他。

所谓福祸相依,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反而是转运的起点。

这一年,腾格尔凭借《天堂》彻底爆红了。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

在他的童年印象里,家乡和天堂一样美丽,但现在家乡草原被破坏,沙漠化严重,儿时的家乡在日渐消失,他想通过歌曲来呼吁公众保护草原。

2003年,43岁腾格尔终于迎娶了相恋六年的爱人——珠拉,一个比草原上最美花儿还夺目的姑娘。

一年后,他拥有了第一个孩子,在接到记者关心的电话时,腾格尔初为人父的喜悦透过话筒:

“我的女儿7斤4两,好漂亮啊!”

中年得女的腾格尔,将在10年前就想好的名字“嘎吉尔”给了女儿,(蒙古语里,这个名字意为“大地”)希望大地之母可以保护着她。

还为女儿写了一首《嘎吉尔》的歌。

可悲的是,女儿长到3岁时,被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病毒感染引发急性脊髓炎”腾格尔得知这一坏消息后,推掉了所有活动,专心陪伴女儿在家治疗。

这一年,他的儿子扎班迪出生了。

三年的时间里,腾格尔找遍所有医生,花光了全部积蓄,却始终无法治愈女儿的疾病,只能眼看着女儿像花一样慢慢枯萎。

2010年的时候,年仅6岁的小嘎吉日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腾格尔痛不欲生。

有些人说,腾格尔的名字注定了女儿的离去。

“蓝天和大地怎么相拥呢?”

(05)

50岁痛失爱女,腾格尔几乎一蹶不振无心唱歌,有将近五年的时间鲜有作品问世。

可是他不能倒下,妻子和儿子还在等着他振作起来,于是,他把痛苦深埋心底,决定乐观面对余下的人生,哪怕是为女儿而活。

2013年,腾格尔剪掉一头标志性的长发,真正成为草原上的苍狼。

并带着原创新歌《桃花源》回来了,引起观众热议。

以往的铁骨铮铮的腾格尔摇身一变“萌叔”。

网友们纷纷留言:

“太上头了,陶渊明让这个糟老头子唱活了!”

“听着听着也不由自主唱,贼魔性。”

“腾大爷还是牛!”

他一改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形象,彻底放飞了自己。

比如翻唱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被他唱出了《钢翅铁翼》蔡依林的《日不落》,变成《日不敢落》还有那首《卡路里》变成《卡沟里》。

腾格尔式”的翻唱,让人欲罢不能。

腾格尔唱了很多歌,只有那首《嘎吉尔》从来没有动过。

直到2018年,腾格尔参加一档综艺,酒过三巡,他唱起了内蒙古民歌《送亲歌》,讲的是草原上出嫁的女儿和父母此生无法再相见的离别之情。

一首送女儿出嫁时才会唱的歌曲。

也许在他心中,女儿并没有离去,只是嫁了人,因为路途太遥远了,所以一辈子才没有见面。

后来,他又唱刘欢的《人生第一次》,因为歌词中出现了“铁蛋蛋”,他便介绍了一番:

早些年内蒙古地区医疗条件有限,很多新生儿夭折,生一个死一个,于是父母便会叫刚降生的孩子“铁蛋蛋”,希望小孩不要死。

说完这话,腾格尔低下头,自顾自地说了一声

“对啊......”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随后便唱起了歌,刚唱了两句调,歌声就已带上了哭音,他停了下来,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

“改天吧,今天真的唱不了。”

腾格尔逃回到房间里,他实在说不出来了,害怕一张口就会在他们面前哭出来,在镜头面前强忍着眼泪。

避开众人回到房间后,他一个人坐在床边双手捂住脸,抖着身体啜泣。

“这件事一辈子也过不去了。”

(06)

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总会让你懂的一些事,或许是爱情,或许是亲情。

中年丧女让腾格尔懂得了亲情的可贵之处。

对待儿子─扎班迪十分溺爱。

亲情是多么的可贵,正是它让人远离世界的孤独、悲凉与困苦。

前段时间,腾格尔61岁生日,13岁的儿子罕见露面。

还特地用萨克斯吹奏了一首《生日快乐》,给父亲庆祝生日。

腾格尔听着儿子精彩的吹奏,高兴地又饮了几杯酒。

如今,腾格尔一直活跃于短视频中,参与国家反诈中心短视频宣传公益。

《爱情买卖2022》歌曲,听起来非常上头,脑子里一直在循环着这首歌曲。

腾大爷还是腾大爷,出口即经典。

2 评论: 0 阅读: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