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本》不快乐,《天天向上》收视向下,王牌综艺为啥都不灵了?

票房侠 2021-10-12 20:44:40

一转眼,就到了10月,还没到做年度盘点的时候。但今年我们的王牌综艺太有梗了。

这边厢,24岁的《快乐大本营》官方回应停播传闻:没停播,升级改版。

那边厢,《天天向上》最新一期的收视率已经降到了0.23左右,从七月到现在本就低迷的收视又跌了近三成。

《中国好声音》《奔跑吧》的收视倒比较坚挺,但相比过去,节目出圈的话题越来越少。

前者开播到结束,几乎没有什么水花,热搜最高的一次是baby跟节目疑似撕起来了最后好像又没撕,后者决出五强了有多少人知道吗?

豆瓣评分呢,一个4.6一个5.6。

都是老牌综艺,《极限挑战》评分倒是比上季(4.6分)大幅反弹,一举达到了5.4分的近三季巅峰,但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有些综艺不在的时候观众天天催着复播,结果真复播了,豆瓣6.2,对我说的是《百变大咖秀》。观众的爱会消失的吗?是的。

对于王牌综艺,改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不变又不行。

节目组不断地在老粉与年轻新观众之间做着平衡,收视率和关注度逐渐下降是综艺规律,只是今年来得格外猛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快乐很不易,天天向上更难,有的变不出花样了,有的跑不动了,还有的找来找去发现好声音都被节目找得差不多了。

大概,这就是命吧。

一、年度升级:《快乐大本营

最新豆瓣评分:7.3

尴尬理由:“《快乐大本营》不快乐了”

1997 年 7 月 11 日,《快乐大本营》的首期节目在湖南卫视正式开播,在那个周五晚黄金档,在镜头前还难掩青涩的21 岁的李湘第一次喊出了那句 " 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 "。

从此“快乐就看快乐大本营,不快乐更要看快乐大本营”一度成为全国观众的习惯,节目还是最早启用「主持群」模式的内地综艺之一。效果也最为成功,可以说没有之一。

多位主持人特点鲜明,各司其职,抛梗接梗,笑点不断。回头看,当年笑得那么开心,一是因为年少笑点低,二是那时快本的几位主持人确实处于状态和默契度的巅峰。

当年虽无流量概念,但《快本》是最敏感捕捉到“热点流量”和明星价值的综艺,它在国内综艺节目里跑得最快,是因为曾经是娱乐最前线。

谁的影视剧正热播,谁人气高,就请谁。

当年快本也诞生了许多名场面。

比如,言承旭对林志玲的动情感言。言承旭来播一期,林志玲来播放感言又是一期。

佟丽娅陈思诚也是在主持人的起哄下,公布了恋情。

后来节目还为他们办了一场婚礼,请了双方的爸爸,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拜堂。

《快本》参与了内娱的构建,见证了内娱的爱恨别离,也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明星会老去,但娱乐圈总有新人涌现,流量源源不绝。

但综艺也有老去的一天,即使是快本,也难免成也流量,败也流量。

2021年以前快本的收视已经开始缓慢滑落,老粉不看的理由:流量艺人不认识、话题设置太幼稚排在前二。

最明显的问题还是老化。

快乐家族五个人年龄越来越大,虽然功力还在,但十多年如一日看他们搞笑,难免会腻。

而当节目过度流量化,不但日益套路商业化严重,还由粉丝催生出了《快本》的收礼模式。节目力求向年轻观众靠拢,引进 19岁时代少年团成员丁程鑫,又引发了主持人证的质疑。

加上当下综艺越来越多,短视频崛起,《快本》开始从综艺的开创者,变成了流量模式的追随者,改版升级并非无因可循。

但认真讲一句。快本节目组依然有极强的话题捕捉能力和行动力,对于老粉这仍是一个能逗乐自己的节目,哪怕它越来越套路。接下来就要看,这场声势浩大的改版,能否带节目完成逆袭。

至于快本家族,谢娜上别的节目已经说了,她是不会轻易离开快本的。

二、年度主持人退出:《天天向上

最新豆瓣评分:8.1

尴尬理由:“ 不是主持人出状况,就是收视出状况”

如果说有些王牌综艺的颓,多少和节目品质有点关系。那这一档就绝对不是品质的锅。

可以看到即使经历了2021年的风波不断,节目口碑依然超过8分。

当年节目开播的宗旨是向世界传播中华文化,后来节目经历了被移出黄金档,改在周日22点播出, “天天兄弟”也从最初的汪涵、欧弟、钱枫、田源、俞灏明、矢野浩二和小五,

变成了汪涵、钱枫、大张伟、王一博,到了今年,在那场反转如同悬疑剧般的风波后,钱枫退出。

现在的《天天向上》实际的主持只有汪涵一个,大张伟和王一博成为了驻场嘉宾,但难能可贵的是节目内容依然坚持了节目的宗旨,最新一期更是增加了更多的知识科普,某种意义上,要感谢节目的初创者,让节目概念领先了国产综艺数十年,到现在依然不过时。

但《天天向上》遭遇的悖论是:在改版后品质不坠的情况下,收视率依旧一路走低,说到底是节目已现疲态,保持口碑也很难有当年影响力了。

三、年度拥挤:《中国好声音》

最新豆瓣评分:4.6

尴尬理由:“ 谁能说出本季五强?”

没有周董,又中途遭遇了那英退出的本季《中国好声音》,可能是周五晚最寂寞的收视冠军。

有多少人知道本周五是这档王牌音综最新一季总决赛的?

但2012年夏天,《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刘欢、那英、庾澄庆、杨坤第一次纷纷为选手转身的时候,第一季总决赛可是万众瞩目。

当年节目收视率从开始的1.477,一路飙升,最高达到了6.101。

后来节目进入疲态,周杰伦又成功拯救了节目收视率,但周董救得了一时,救不了节目一世,周董一度给节目带来了热度,但节目口碑却日益向下。

到了本季,被迫创新的节目组搞出了节目开播以来最大的创新:一口气加入了张碧晨吉克隽逸吴莫愁黄霄云等4位导师,有没有效果不敢说,但这肯定是导师席最拥挤的一季。

至于歌手,最大的尴尬还是不是王靖雯晋级引发的争议和韦礼安不晋级引发的争议,而是就算引发了争议也没激发网民更大的讨论热情。

事实证明导师人数再多也未必好使,一群导师抢人抢得热火朝天,抢到的选手实力很卡拉ok,作为观众更容易疲倦。

经过众多音乐综艺的素人选拔,好的素人资源确实已经快挖干了,基本上想来能来的都来过了。

本季主打的是原创概念,但每个上台的选手都说要把自己的音乐唱出来,可能让人记住的歌实在太少了。事实证明华语经典能成为经典是有道理的。

缺少足够亮眼的选手,原创歌还不如经典歌好听,节目就只剩下八位导师的口水大战,问题是最有综艺效果的周董和庾澄庆都不在台上了,导师相声还笑吗?

最尴尬的是就算选手赢了冠军也未必有结果,真要说选手中发展得好的,可能只有周深。

他当年参加了第三季,在那英组内部“内战”中因为那英的选择落败。

结果如今出现在各大晚会和主题曲演唱中,最红的好声音歌手,却是这位16强选手。

四、年度自我复制:《奔跑吧》

最新豆瓣评分:5.6

尴尬理由:“ 13期节目搞了四五次抓卧底,每一次都是蔡徐坤”?

《跑男》大概是最能代表七年之痒的老牌综艺了:收视还在稳稳地夺冠,但已没太多人讨论。人们周六晚习惯性地看节目,内心却早已没有当年的热情,爱情终究变成了“亲情式的陪伴”。

2014年,节目刚在浙江卫视上线时,户外综艺在内地综艺里稀缺的, “撕名牌”还曾经像如今的鱿鱼游戏一样成了民间大热的游戏形式之一。节目最高收视破5、冠名费破5亿等,都曾标志着内地综艺神话。

baby更是“跑男”团最大的受益者——创造了凭综艺一炮而红,一举与赵丽颖、杨幂、倪妮、刘诗诗等并称娱乐圈“85花”。

其间节目先后经历过MC嘉宾王宝强退出,顶替他的包贝尔退出,鹿晗加入,Baby生孩子退出又回归、迪丽热巴“补位”等几次嘉宾“换血”,但总体保持平稳。

直到2019年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同时退出节目,之后的节目不断引入新的顶流,但却再未找回当年的感觉。观众审美疲劳是原因之一。

另一个问题是当大家都疲于比赛,游戏套路却趋于单一,观众看不到嘉宾们如何在真人秀设定的高压情境中爆发出力量,只能看到他们“头脑清醒”地完成节目流程,

新一季节目更是上演了蔡徐坤一人扛起游戏卧底的一幕,但从完成度与欣赏感上,跑男确实已经有些跑不动了。

五、年度尽力了:《百变大咖秀》

最新豆瓣评分:6.2

年度尴尬:“ 百变大咖秀,变不回从前了”

很多人是奔着当年的感觉去看节目的。看了之后观众呼声:节目努力在搞笑,但为什么我笑不出来了!

2012年,《百变大咖秀》在湖南卫视首播,时间被放到了周四,结果这节目愣是靠自己的“搞笑实力”,硬生生地火起来。5季评分均在8.5分左右,“百变五侠”贾玲、瞿颖、白凯南、大张伟、沈凌风云鹊起。

以至于2013年暑期节目停播,成了很多观众的“意难平”。

可是当2021年1月节目回归,万众期待下,“百变五侠”倒是归来了。但无论瞿颖模仿COCO李玟, 贾玲模仿“结石姐”Jessie J,甚至大张伟白凯南再演百家讲坛,都笑果一般。

更尴尬的是加入的新人表演,无论魏大勋模仿王力宏,还是熊梓淇、朱星杰、鞠红川模仿孙楠,都成功做到让人眼前一黑,连台下的捧场嘉宾都看不下去的程度。

而且当年节目最好笑的是百无禁忌,没有谁不能模仿的,如今嘉宾模仿完顶流明星,还要直接在节目里道歉,可是普通观众一脸茫然,啊,他们模仿的是谁?很有名吗?为什么要道歉?

最后大家一起叹气:“回不去了!”

六、年度很安静:《中餐厅》

最新豆瓣评分:4.3

尴尬理由:“ 节目一直很安静”

《中餐厅》的现状再度证明有些综艺证明光靠想法还是不够,要有梗。

节目开播前盘子码得清清楚楚,有综艺女王宁静,有老店长黄晓明,有新晋小花周也,当红的丁真,还有飞行嘉宾龚俊带人气,连赵丽颖都请回来了一期,开播后呢,只想唱一首一直很宁静给节目组。

节目创新也让难以理解,本季第一次没有大厨,结果一众明星真刀真枪做饭就成功暴露了短板。

唯一相对会做饭一点的龚俊又不是全程录制,嘉宾可以带来的综艺效果在节目中也没有被“拉满”。

现在大家开始怀念再次担任店长的黄晓明当年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了,毕竟那是嘲点也是笑点,现在的情况是节目的戏剧性、综艺感全面减少,因为没有大厨美食元素也就是对付对付,节目“经营”的味道也少了。

结果就是节目持续不温不火,话题度锐减,让外界看来今年的《中餐厅》毫无水花。

更重要的是宁静都没办法创造话题了,她本身不是造梗高手,需要有“疯”一些的人逗他,但现在节目里的丁真他们都太安静了,是好孩子,就是不太适合真人秀。

七、年度致敬兄弟综艺:《极限挑战》

最新豆瓣评分:5.4

尴尬理由:“ 这是极挑还是跑男?”

只是看分数,《极限挑战》本季的评分可能是比前面两季好多了。

但是,要知道,前三季《极限挑战》可都是8.5以上的开分啊!

2015年,《极限挑战》第一季播出,孙红雷、黄渤、黄磊、王迅、张艺兴组成节目固定阵容“极限男人帮”。

前四季的导演严敏成为节目灵魂人物。

观众看六个人挑战极限的同时,也在看严敏能将节目创新到什么程度,每当在观众嗅到剧本感的时候,节目组就再次出人意料,比如真的炸了几位嘉宾开了一天的车。加上男人帮的化学反应,当年的鸡条是好看的。

但随着“男人帮”接连退出,现在只剩下王迅呆在节目里,如今的极限挑战阵容重置,新嘉宾邓伦、贾乃亮、雷佳音、岳云鹏负责造梗,每个人都在认真对待这档综艺,但除了每季固定的抄袭质疑,最关键是节目没内味儿了。

前四季的《极限挑战》被称作结构式喜剧,游戏环节像电影一样环环相扣,最后构成一个主题。

如今的《极限挑战》呢,观众表示“嘉宾做任务像赶场”,一个接一个,做完收工,做到最后节目好像可以是极限挑战,也可以是跑男。

年度疑惑:为什么王牌综艺都不灵了?

其实看上面这几个王牌综艺,可以总结出一些规律:比如观众审美疲劳,节目嘉宾更换等。

但有些结论其实是相互矛盾的,比如《极限挑战》《跑男》的节目总结是:嘉宾阵容不能变来变去,经典的才是最好的。

《快本》的总结又是:快乐家族多年不变引发了观众审美疲劳,还是要引进新鲜血液。这又如何理解呢?

但可以肯定是,王牌综艺的疲态背后,就是丰富立体的当代娱乐圈图鉴。

归根结底,是行业环境出了问题,比如国综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同质化严重,哪里有热度就一窝蜂涌向哪里。

所以就导致市场相同类型的节目泛滥成灾,跑男和极限挑战这样的头部综艺都分不清了,互换一下也不觉得违和。

因为如果大家都在用流量化的方式生产内容,结果就是必然的。

这几年国产综艺都一度向流量靠拢,不管棚内还是户外综艺多请几个流量明星就对了,结果什么都没留下,而且观众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偶像啊,事实证明新一代流量不是每个观众都认识,有些观众看到又是这些流量明星不熟就不看了,日子久了造成观众流失。

最关键是如果从上到下都在强调流量,最后所有的综艺就集体走向了失控的结果,哪怕在失控里又偶尔闪着一些优秀的部分。

节目、平台、投资方,都想把蛋糕做大,就按现在流行的简单粗暴的流量模式和套路去做,可观众的需求是多样的,大家都去追逐流量,制造话题、爆点,节目时间越拉越长,节目质量反倒没人在意了,节目不好看不就是必然的吗?

如果王牌综艺都唯流量马首是瞻了,整个行业的水准自然一降再降。

最后一档档王牌综艺如同一个行业的微缩景观,它如此活灵活现地还原出,综艺行业是如何在为了流量追逐流量明星,却一步步失去了流量和品质的过程。

所以我反倒看好这波王牌综艺的改版升级,因为当观众开始怀念从前,那个不需要倍速,综艺不被当作快消品批量炮制的年代,这股情绪最终倒逼了王牌综艺做出改变。

好的综艺,就和经典的小说是一样的,它们都需要剥开最表面那层情爱,去讲更深层的人性、情感、时代。

至今怀念极限挑战第三季,有一期是哈尔滨大桥上,极限男人帮穿着军大衣走过一个个年份标记,回顾自己的人生,先后走到“生命终点”。

整个过程除了音乐没有什么煽情环节,明星们的真情流露却看哭了不少观众。这样的综艺才是动人的。

努力去反映真实、复杂、深刻的人生,而不是将综艺模式扁平化、流量化,这大概就是好综艺和烂综艺的差距吧。

对于《快乐大本营》升级改版,汪海林表示,此次快本改版升级是一个风向标,今后的娱乐节目该怎么做,大家要一起拭目以待,但肯定不是以前那种过于追求流量明星的节目形式了。

不追求虚妄的热度,唯有好内容才能留得住人。

王牌综艺如果不能真正改变,终会被互联网吞噬,也被他们自己的老化吞噬。落日余晖再灿烂,也是近黄昏。

0 评论: 1 阅读:109
评论列表
  • 2021-10-14 08:00

    因为不用心,靠名气而不是靠创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