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徒弟惹恼师父后的回天之术,岳云鹏、孟鹤堂、张鹤伦都用过

内心宁静 2020-11-22 22:25:25

德云社现在已经成了很多人的快乐源泉,不管是相声也好,综艺也罢,只要有他们参与好像就多了一份期待。看了这么多节目以后,总结出德云社一条生存之道,不管怎么招惹郭德纲,只要徒弟们跪下道歉,马上能得到原谅,而且徒弟们把这一招用的也都很熟练。

先说新晋宠徒岳云鹏吧,他跟着郭德纲做节目最多,这招练的也是炉火纯青。

在周六夜现场的舞台上,岳云鹏对陈赫及现场观众们说师父坏话:“我师父穿大牌不好看,他穿大牌就和海鲜市场买的一样。”他正说的过瘾呢,郭德纲悄悄从后台走了出来,陈赫先看到,给岳岳挖坑:“你这么背后说师父坏话,不怕师父骂你吗?”岳岳很豪迈:“我说的是实话,忠言逆耳。”结果不经意间余光扫到了师父的身影,赶紧小眼睛一转:“我师父是个好人,好人呢。”说着在师父面前乖巧的一跪,师父还拍拍他的后背,估计心里想着:“小子,膨胀了啊。”

再说说又帅又可爱的孟鹤堂吧。

孟鹤堂和周九良的相声很好看,编的新段子也好听,有一次周九良说他想火,想了个办法谁红让孟鹤堂怼谁,孟鹤堂就来了句:“吃一口唐僧肉长生不老,骂一句郭德纲大红大紫。”然后就在台上开始叫嚣,周九良拦都拦不住,还特别损:“我骂还不能站着骂,我要跪着骂,一会儿我怕师父打我的时候够不着。”听着是很嚣张,结果落幕后看到了作为主持人的郭德纲,轻轻一句:“老厉害了。”孟鹤堂和周九良秒怂,马上跪下道歉,周九良还不忘推卸责任:“都是他让我说的。”

最后说说小白张鹤伦吧。

张鹤伦是个创作型的相声演员,师父郭德纲也经常夸奖他,在《德云斗笑社》最后一期师父点评徒弟们的时候就又夸他:“知道努力,又用功,我挺喜欢鹤伦的。反正之前咱们说的那得算数,你上家去找我就说活什么的。”师父也皮:“你别看不起我,我也是说相声的。”小白很配合:“我尽量。”师父生气了,喊了一声:“张立民。”眼看着要被摘字了,张鹤伦马上使出德云弟子拿手招式,单膝跪地:“我错了,师父。”

当然以上都是节目效果,逗大家一乐。但是我觉得相比于其他社会团体来说,德云社的小伙们会更服师父管教,师父批评的时候会马上低下头,或者赶紧说:“师父,我错了。”即使他心里可能未必真就觉得自己错了。我觉得这样有个好处就是能听人言,很多人都是年轻的时候棱角分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后才变得越来越委婉圆滑,而德云社的很多人虽然年轻,却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

现在很喜欢德云社,最喜欢看郭德纲和他的徒弟们在一起,节目也好,聊天也罢,都能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盼望着《德云斗笑社》第二季,盼望着德云社相声春晚,盼望着《德云瓦舍》。

0 评论: 0 阅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