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妓女的日常,被禁十年,这片只能偷偷看

阿毛影视m 2021-01-26 21:36:10

尺度比较大的电影,总是容易被贴上标签,以此为噱头吸引眼球。

而很多电影,也误打误撞被归入这个行列。

其实,脱下“禁”这层外衣,影片本身,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就比如,小编今天给你们安利的这部——

《榴莲飘飘》

《榴莲飘飘》曾以七项提名,领跑台湾金马奖,最终斩获最佳剧情片、最佳原创剧本。

而女主秦海璐也因此获封金马影后。

《榴莲飘飘》是秦海璐的处女作,也是她“文艺女王”的开始。

片中,她饰演女主小燕,学京剧九年,没有出路,最后到香港做了妓女。

穿着普通的连衣裙,背着大大的双肩书包。

没有浓妆艳抹,平凡得像一个邻家女孩。

为了上钟接客,基本顾不上吃饭,经常都是随便扒拉几口。

没有抱怨、没有拒绝,从来都是“好的,马上去”。

“老板,先洗洗吧”,一个人洗两回,洗的手和脚都起皮。

尽管前辈教她“可以给客人洗一次,完活就走”。

虽是第一次出演,秦海璐在片中的表演却十分惊艳。

沦落风尘,却让人生不起鄙夷,更多的是心疼。

为了赚钱,她把自己活成了机器。

就连睡觉都没个“正形”。

累到直接趴着。

90度直角。

腿搭着。

最舒服的休息,到她这却满是劳累。

一个人吃榴莲,吃得满嘴苦涩。

还有唱戏的部分,这身段,挑不出一点毛病吧。

秦海璐从小就学过戏曲。

她9岁开始梨园生活,14岁随中国文化友好访问团出访日本26个城市。

其演出的京剧梅派代表剧目《天女散花》中所使用的长绸至今仍是中国最长的记录保持者。

父母工作忙,没空来看她,她心里委屈,常常用泪水发泄。

哭完了,又开始拧巴,较劲儿,玩命练习。

七年的戏校生活,造就她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所以中戏学习期间,身边俊男美女,她不自卑、没压力。

别人想家想得泪眼汪汪,愁毕业愁出路,她还是一样没心没肺。

就连这部《榴莲飘飘》,也是班主任使了激将法,她才接了。

而现实中,以前在香港,像小燕一样的大陆客也有很多。

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南方开始吹起,无数人涌来,却只能活在最底层。

她们和小燕一样住在简陋的房间。

即使来香港打工很久了,却连一个地方都没去过。

只能看看挂历上的风景。

例如阿芬,一个偷渡到香港的小女孩。

老家房子有三层楼那么高,她和妹妹一间。

但来到香港后,一家人挤在一起,厨房就在床头,早晨的闹钟就是炒菜声。

因为没有身份,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妈妈一起去刷盘子。

她一次次好奇地看着小燕衣着光鲜地走过小巷。

直到酒店的伙计从背后用榴莲打晕了辉仔,才把阿芬、小燕原本不相干的生活串联起来。

而这也是小燕第一次见到榴莲。

第二次见到榴莲,是在阿芬的生日上。

爸爸用了锤子、刀、锯等工具好不容易才打开。

但妈妈和妹妹都不愿意吃这散发着臭味的果中之王。

签证到期后,阿燕回到东北老家。

离了婚、忙着开店,一切都看似与香港的生活告了别。

而此时榴莲第三次出现,作为小芬寄给小燕的新年礼物。

电影有些文艺,但更多的是压抑。

导演陈果,一个善于用小人物来反映大社会的艺术家。

他的电影,时常因为拍的太现实,而很多不能上映。

但这一溜豆瓣评分8.0以上的作品,代表了大众的认可。

他所反映的这种现实,让人不忍心看,又不忍心不看。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真实,才让我们认清这社会的犄角旮旯。

小燕从南方回来,爸妈为了面子请客请饭,烟酒饭菜全都要好的。

而这一切都是小燕每天冲几十次澡换来的皮肉钱。

也许生活就是一颗榴莲,丑陋的外表、尖尖的刺角,连气味都是臭不可闻。

只有砍开层层的外壳,才能品尝到里面的甘甜。

可最终有多少人,从这恶臭中吃出甜蜜,就不得而知了。

0 评论: 0 阅读: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