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知她的乐迷都知道,这张《Folkesange》才是她最佳打开方式,大受好评

小超玩娱乐 2020-09-24 10:47:44

首先,乐队的夏天Myrkur的金属计划真的不行,熟知她的乐迷都知道,这张《Folkesange》才是她最佳打开方式,大受好评。她的吟唱方式是一种被称之为“Kulning”的古老强调,在北欧地区是用来呼唤牛羊群的。所使用乐器为瑞典古老乐器“尼古赫帕”,声音非常优美,主要是共鸣弦的功劳,听起来非常赞。

其中,最被人熟知的“尼古赫帕”歌手,当是西班牙的“AnaAlcaide”,异域而优美。“我五岁的时候,我的爸爸把我带到他从小放牧的草原。我们小的时候,不会住在蒙古包里。我们拿着自己的羊皮袄露营,因为满天的银河和星斗,天鹅已经落在了湖里边,我们可以听到野生动物的声音,你可以听到小虫子从耳边过的声音。

我最幸福的是,我的妈妈,给我们熬了一壶茶我们坐在那里,夕阳染尽了所有的草原”后来,就有了HAYA“生平第一次没有办法解释的伤感”,而这样的伤感,会随着工业化大潮的不断侵蚀,最后只能将记忆慢慢淡却,化为一次次的前台展演。其实这样的工业大潮,早就在80-90年代初就已经染尽了地球上所有的游牧民族与原住民,大家可以随便去搜一下纪录片,太辛酸了。

从深层次来说,我没有族群认同、先祖认同、家族认同甚至是地域认同,甚至是我们很多人从诞生之初就没有这些天生赐予的“文化符号”,也因此,我们像极了飘荡在荒野的游魂,永无精神定所。因而,这样的音乐注定与我们产生不了太大共情,或者说短时间的舞台展演,达不到共鸣的。尽管HAYA已经很外放这种情绪,想试图通过“工业冲击古老文化”这一永恒的主题,试图引发共鸣。可无奈的是,“我”作为钢筋林立的现代都市听众,为啥要我共鸣我不熟知的“异文化”?算了,我听那些易于接受的爱恨情仇不更轻松吗?

0 评论: 0 阅读: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