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不尊重女性?郭麒麟新剧《赘婿》遭抵制,小说到底写了什么

沁说 2021-02-20 14:32:00

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曾有段言论,大意是:《赘婿》这本书一开始就是写给男性读者看的,本来就不是写给女性读者看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女性思维极为独立又自尊的时代,愤怒的香蕉的这番话,着实显得和“正确”的大众舆论有所偏离,那么,《赘婿》这本书,和改编的剧,真的不适合女性看么?他的书里,真的如一些自媒体所言,充满了大男子主义么?

一本小说写了小十年都未完结,还能做到长盛不衰,必定是好看的。如果没看过原著的都跟着瞎起哄,依我看来,就有点“耍流氓“。相比于网络小说,《赘婿》是有一定的野心的,它不止于儿女情长,还可一窥咱们中华民族的历史秘密。

赘婿》中的女性,到底长什么样

赘婿》原著中有这么一个情节:青楼出身的元锦儿,看到自己的好姐妹、同是青楼出身的聂云竹喜欢上男主角宁毅后,很生气的对她说:“难道没有臭男人,我们就活不下去吗”。

淡泊不喜争吵的聂云竹,只是淡淡一笑了事,并没有正面回答好闺蜜的问题。但是却用实际行动告诉元锦儿:爱情来的时候,我也没法自己做主啊。

其实,纵观《赘婿》全书,出彩的男性角色并不多,尤其他们在开挂的主角宁毅面前,个个都不简单,但人人都又很平庸。相反,十多个主要女性角色,却是个个不同,人人出彩。

比如女主角苏檀儿,理智大方,以女性身份,执掌家族生意,在重男轻女的时代,完全凭借自身的努力(每日工作到深夜),和超乎寻常男子的坚毅执着,在苏州织造界,打下一片天。

女二号聂云竹,性格内向但精通诗词歌赋,虽然出身青楼,但不堕其身,拒绝多名才子的追求,自己给自己赎身,甘愿做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快乐,也不愿意“坐在宝马后座上”哭泣。

聂云竹的好闺蜜元锦儿,古灵精怪,机灵活泼,既能在舞台上唱歌跳舞,也能在人际关系中左右逢源,在面对任何男子时,更是争锋相对,不落下风。

“河山铁剑”路红提,坚毅果敢,身在战乱之世,为了让山寨里的乡亲父老活成好人,她自甘做坏人。杀人放火,刺杀朝廷命官,绑架男主角等等。在她的世界里,永远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强者与弱者的区别。

方腊匪首刘西瓜,豪迈霸气,又瑕眦必报,以女子之躯,统帅一方军队,成为方腊军团中人人不敢惹、人人惹不起的存在,像极了小说版的梁红玉,但又比梁红玉更为出色。

再如国破家亡后,以二八妙龄,撑起流亡小朝廷的小郡主,在女真南下之际,冲在抗金第一线的楼书婉,颠沛流离多年后,始终洁身自好的李师师。

这些女子性格都很独特,绝无一点雷同,可谓是活灵活现,各具风采,但同时,她们又都具有一个相同的特点:独立而坚强。

身逢乱世时,她们不仅仅没有随波逐流,沦为被时代激流磨平了棱角的石子,反而以女子之躯,逆流勇上,在大时代中充分展示着自身的不凡与魅力。

都说女子能顶半边天,果然巾帼个个不简单。

既然是穿越题材,故事的背景不可能独立于设定的时代。《赘婿》虚构的武朝,大致介于北宋与南宋之间,理学当道,男尊女卑是不可避免的社会事实。所以小说呈现的割裂感才更为现实,一方面刻画苏檀儿们的独立能干,一方面又囿限于女性身份的社会属性。

男权当道之下,这些独立女性所面临的困境和超越更显可贵,与穿越过去的宁毅的现代思维的碰撞,才是这本小说的看点,也让故事更有戏剧冲突与叙事张力。

看《赘婿》的缺点,与历史的遗憾

我们说,这些女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个个活出了自我,活出了精彩。

但遗憾的是,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喜欢着男主。

作为男频历史小说,自然要迎合男性市场, “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的小说脉络能大行其道,既是出于对封建传统下历史陋习的“尊重”,也是出于吸引男性读者的需要。

赘婿》虽然出色,但也没能摆脱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无论各女性角色如何出色,最终都会在身份上或者精神上,沦为爱情的“奴隶”。

自信如苏檀儿如是,独立如刘西瓜如是,和男主角宁毅有着杀父之仇的楼书婉亦如是。

但我们稍微想一想,却会发现作者的一个伏笔:每一个女主,在遇到宁毅之前,和遇到宁毅之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

或者说,她们的人生,在遇到宁毅后,陡然转了一个圈。

苏檀儿强势而自负,一直在众人的冷嘲热讽中孤军奋战,在和宁毅日久天长地相处后,终于懂得相信家人,倚靠伙伴。

陆红提冷酷而无情,活像一个没有自我的杀人机器,在遇到宁毅后,逐渐找回了自己活着的最终意义,变得通达而柔软,成为武林一代宗师。

刘西瓜痛苦而迷茫,甚至不知道找谁报杀父之仇,直到宁毅出现,告诉他公平和民主的含义,她才知道人生的列车,应该开向何处。

还有最具代表意义的小郡主和楼书婉。

由于家族之仇,小郡主周佩和宁毅必然是一生的对手,但她最怀念的,恐怕还是江宁那段未成年的时光,在那些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里,老师宁毅教给她很多破局的道理:女子也能做成很多事,闲散郡主也能做很多事,即使嫁人也能做成很多事。

很多年后,明白这些道理的小郡主变得冷酷无情,但也正是这份冷酷撑起了南宋流亡朝廷的最后一片天。

楼书婉的前半生,浪费在了烟花场和虚荣上,但被宁毅杀了父亲和哥哥后,她的人生,陡然变得凶残而坚硬。或许她自己都不想承认,她一生奔波,只是为了向宁毅证明:你当年看不上的那个放荡的楼书婉,也能超越众男儿,成为守护民族的最后一道屏障。

可以说,这些奇女子们,本身都是出类拔萃的一代人杰,但在两宋的男权社会中,社会地位低下的他们,始终迷茫而自卑,宁毅的到来,就如同一盏灯,为她们照亮了黑夜独行的道路。

宁毅不是穿越来送温暖的,但他无形中,成了各位女子的老师和信仰,把二十一世纪的先进理念,带给了这些女子,让她们在原本不属于她们的时代,创造出一个辉煌灿烂的人生。

但我们真实的历史上,却太少宁毅这样的人了。

宁毅像征的意义

孔子讲,“三人行必有我师”。

不断学习,才能不断进步,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们猜测一下,如果没有宁毅的穿越,《赘婿》中那些奇女子们,会是什么下场?

苏檀儿会劳累成疾,最终倒在那一场病上;聂云竹会在拒绝燕公子后,被绑架上京,成为玩物;刘西瓜会在和朝廷军队对抗中,全军覆没;小郡主周佩会在汴梁之变中,作为民族战败的牺牲品,沦为女真的奴隶。至于楼书婉,恐怕还是依旧沉迷于“江宁名媛”的氛围中,一辈子无法自拔。

正是因为她们从宁毅身上,学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价值观,她们的人生,才变得完全不一样:

原来女子还能这样呀。

就像当年郑观应、梁启超、鲁迅、黄兴们,在初次接触到西方文明时,感叹的那样。

就像当年无数革命先贤们在听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看到红色的希望时,感叹的那样。

每每到了民族危亡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通过学习别人、甚至学习对手身上的优点,从而带着自己民族走向前进。

历史早就证明,故步自封,便意味着慢性自杀。

赘婿》讲的,从来就不是一段段简单的爱恨情仇。如作者所言,《赘婿》分为家、国、天下三个部分,而天下部分,才是真正的核心——

他想讲的,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穿越故事,而是中华民族历经几千年而屹立不倒的秘密。

写在最后

很多年后,当宁毅终于在剑门关击破不可一世的女真人后,他怀念的,还是江宁那个安静的下午。

带着婢女小婵儿散散步,和好朋友聂云竹聊聊天,和老对手元锦儿斗斗嘴,再到江边和两个老家伙下下棋,人生多么美好啊!

我们的民族几千年奋斗,所希望的,不正是这样一个人人悠闲而人人平等的时代么?

我们现在所处的,不正是这样一个时代吗?思想独立、文化多元、社会包容。可以悠然散步、与三五好友畅聊人生。可以在网络上与意见不合的人斗斗嘴、与几个配合默契的队友开上几盘游戏……

安稳的人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呢?

大概是从那帮自以为“正义、正确”的“女性斗士”们,杯弓蛇影、上纲上线地认为“宁毅们”不尊重女性、不尊重妻子,从而结伴去欺辱和她们同为女性的“聂云竹们”开始的。

-End-

看古今世事,读书中天地,欢迎关注

2 评论: 16 阅读:6222
评论列表
  • 2021-02-25 12:37

    别炒作了,恶心。还利用女权炒作。特恶心

  • 2021-02-24 13:56

    赘婿好像是女作家写的[笑着哭]

  • 2021-02-23 15:03

    哈哈哈哈,没搞懂写的啥哈哈哈哈

  • 2021-02-23 14:58

    女👊师:只要看见女字就重👊出击,笑死个人[呲牙笑][呲牙笑][呲牙笑]

  • 2021-02-21 15:49

    说实话我真看不懂什么是女权,现在社会都在向大同世界迈进,还在争论女权主义,如果真能睥睨一切,又何必不断强调

  • 2021-02-21 13:42

    睚眦必报

  • 2021-02-21 10:07

    女拳师!

  • 2021-02-21 09:32

    当初我看赘婿,还是双手党,如今孩子一年级了

  • 2021-02-21 09:03

    说白了,霜文是一回事,你拍出来就不一样了[得瑟]

    用户14xxx92 回复:
    赘婿也算爽文吗。。
  • FzJm 28
    2021-02-20 22:10

    满分作文

  • 2021-02-20 19:08

    都是炒作,作者躺枪

  • 2021-02-20 18:06

    现在一堆女权婊,一群历史虚无主义,明明这个是小说,这么写很正确,结果一堆女拳师不乐意了

    好大哥 回复:
    脑子聪明的再拿娱论流量变现,只有你们这种吃饱了撑的,我也理解!网络上发泄发泄就好,动不动上纲上线,恶不恶心
    好大哥 回复: 用户92xxx56
    在我看来你们都是一群疯子
    用户92xxx56 回复:
    对啊,还有一群南拳狗真的是敏感的要死,三十而已嘲讽出轨男一个个急的跟什么一样,纷纷说歧视男性,就离谱,玻璃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