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配圣母,30分钟大尺度戏给我看愣了

电影头条 2021-01-13 10:03:47

2019年,“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婚姻故事》,成了威尼斯电影节上的话题之作。

2020年,“白寡妇”凡妮莎·柯比主演的《女人的碎片》,同样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她还凭借这部作品,摘下了威尼斯电影节影后的桂冠。

同样是女性视角出发,同样是讲述婚姻内的生活,同样是关于“失去”的故事。但不同的是,《婚姻故事》里,女主失去的是婚姻,而《女人的碎片》里,女主失去的是孩子。片中男女主是一对即将为人父母的夫妇。女主玛莎是个白领都市丽人,她的丈夫肖恩是个蓝领工人。两人的社会地位虽然有些差距,丈母娘也瞧不起这位工人女婿,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他们就像每一对即将成为父母的夫妻一样,幸福地期待着女儿的诞生。

简单交代了人物背景之后,影片以一段将近30分钟的分娩戏开场。夫妻二人选择在家分娩,但就当妻子开始宫缩时,原定的助产士竟然不能来了。临时更换助产士让玛莎很紧张,但眼下羊水已经破了,她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在这场戏中,玛莎的饰演者凡妮莎·柯比贡献出了惊人的演技。在她的脸上,能看到疼痛正在一点点的加剧。从身体本能的恶心,

到难以忍受的不适,

再到撕心裂肺的生产过程,

凡妮莎·柯比用她的表演,带领观众一起经历了一场生产大作战。同时,这场戏虽然时间很长,但看起来并不乏味。从厨房到客厅,又从浴室到卧室,镜头始终跟着人物在房间内游移。空间的转换,也预示着生产过程在不断推进。

这种纪实的拍摄风格,让观众更容易共情。同时,片中也拍摄了许多生产遇到的状况,这种真实的小细节,也增强了观众的代入感。似乎我们是在和女主一起,经历了一次胆战心惊的生育。

然而,当婴儿的啼哭声响起,当夫妻二人正要为这场有惊无险、母子平安的生产庆祝时,助产士发现婴儿的身体发青,似乎无法呼吸。当救护车赶到时,一切已于事无补……

影片并没有在之后展现他们的丧女之痛,黑屏之后,直接衔接了玛莎重回职场的镜头。条姐不得不说,这种留白的手法很高明。这种切肤之痛,若实打实地拍出来,很容易有煽情之感。这种痛苦的情感,拍轻了,容易流于表面。拍重了,又容易过犹不及。所以,不如就把这种很容易共情的痛苦,留给观众去想象。

失去女儿之后,玛莎身边人都呈现出一种悲痛且愤怒的状态,反倒是玛莎,表现得异常平静。路人对玛莎表示同情,声称那个助产士一定会遭到报应。

玛莎的母亲一心想要那位助产士得到法律的制裁。她拜托玛莎的堂姐苏珊,来帮玛莎打这场官司。

玛莎的丈夫,情绪更加不稳定。面对医生的诊断,丈夫肖恩怒不可遏,破口大骂。

回到家里,他一边痛哭流涕地想念女儿,一边责怪玛莎对他的疏离。

在向玛莎求欢被拒之后,他出轨了玛莎的堂姐苏珊。

甚至还对玛莎暴力相向。

看到这里,条姐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部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主人公面临着相似的境遇,他们都是难以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的人。但不同之处在于,《海边的曼彻斯特》是男主拒绝与丧子之痛和解,而《女人的碎片》讲述的是周围人对女主丧子之痛的忽视。

他们是夫妻,她们是母女,但他们彼此之间并不理解。夫妻之间,是男女的差异。生理结构不同,身为母亲的玛莎十月怀胎,而身为父亲的肖恩并没有经历孕育生命的过程。他和女儿的缘分,就是女儿出生后那短短的几分钟。面对女儿的死,他无能为力,束手无策,只能通过停尸间去体会女儿生命逝去的感觉。

因此当玛莎开始清理婴儿房时,肖恩的反应才会那么激烈。他嘴上说着不要抹掉孩子的影子,实际上想表达的是,不要抹掉他父亲的身份。

玛莎不同,虽然女儿去世了,但身为母亲,她的身体有记忆。生产之后,即便女儿已经不在了,她依然穿着妈妈专用的成人纸尿裤。

依然会面临漏奶的窘况。

女儿走了,但母亲的身份还在。这种矛盾感也延续到了她的情绪上。表面平静,但内心的痛苦暗潮汹涌。正如片名《女人的碎片》一样,她的悲伤是碎片化的,只能一点点的抽离。

而母女之间,则是两代人的差异。母亲总是试图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安排女儿的人生。她们之间的矛盾,也终于在一次家庭聚会中一触即发。

母亲总是保持着盛气凌人的高姿态,她想要帮玛莎解决问题,她劝说玛莎出席庭审,指控那个助产士。母亲想要的是正义,她想要帮玛莎争取权益。母亲不停地劝说玛莎要面对,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她。玛莎一直都在面对,只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

夫妻关系、母女关系都出现了难以平复的裂痕。母亲给了肖恩一笔钱,让他离开自己的女儿。在这个家庭里,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没有试图去理解对方。一个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最后,玛莎出席了庭审。但在庭审上,玛莎并没有指控那位助产士。在这场庭审中,玛莎展现出了她的强大与柔情。在别人眼中,这个助产士是过失杀人的罪犯,是造成婴儿死亡的凶手。但玛莎却说,这位助产士,并没有故意伤害她的女儿。玛莎保持着理性与同理心,她相信助产士也想接生一个健康的宝宝。玛莎不但没有怪罪她,甚至还对她表示了感谢。在玛莎看来,如果站在这里要求金钱赔偿,那就意味着失去女儿这件事是可以补偿的。但真相是,它是弥补不了的。法律的制裁也好,金钱的赔偿也罢,都不能让女儿复活。因此,她也不想将这种痛苦再施加给别人。

影片结尾处,玛莎收集的苹果核发芽了。

自从女儿死后,玛莎就喜欢上了吃苹果,因为当她生产后抱着女儿的时候,她仿佛闻到了苹果的香味。片中,导演也多次拍摄了玛莎吃苹果的镜头。

影片用这种前后对照的手法,表达了新生的意味。最终,玛莎戴着丈夫留给她的帽子,将女儿的骨灰撒向了大海。在学会与“失去”共存之后,一切也都释怀了。

23 评论: 6 阅读:49367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