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知否》:墨兰一步步坠入深渊,林小娘熬的“鸡汤”太毒了

xy枯叶蝶 2021-10-14 09:53:04

《知否》中,无论是电视剧还是原著,才华横溢的盛家四姑娘盛墨兰的结局都是悲惨的,爹爹不疼,丈夫不爱,偌大的一个伯爵府,一个人孤立无援地与一帮姬妾争斗。

或许想到墨兰和她的生母林噙霜之前的种种作为,我们会用一句“恶人有恶报”来总结墨兰的结局,然而事实上,墨兰之所以落到这个地步,更多的是她扭曲的价值观所致。

原本古代大家族里,小妾生的孩子是由嫡母抚养教育,不能养在生母的身边的,然而盛纮宠妾灭妻,一个妾的地位如同正妻,不但给她房产田产,还把孩子留在她身边。

在林噙霜一碗一碗的毒鸡汤的作用下,墨兰越来越像她的生母,扭捏作态,完全失去了一个大家小姐的样子,俨然一幅风尘女子做派。

1、幸福是比较出来的:只有比别人强,才能过的好

林噙霜是一个落魄官家小姐,家破人亡后,她的母亲凭着与盛老太太有过几面之缘的交情,苦苦求着盛老太太收留林噙霜。

林噙霜虽与盛老太太无亲无故,但善良负责的盛老太太把她以一个大家小姐的标准去培养,琴棋书画,管家算账,样样都教会了林噙霜。

原本想着,等林噙霜到了年纪,就给她找个好人家,陪上一笔丰厚的嫁妆,风风光光地从盛府明媒正娶地抬出去,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对别人的一番承诺。

可是林噙霜不愿走正途,偏偏要勾引盛老太太悉心培养成才的庶子盛纮,未婚先孕,成功地做了盛纮的妾,却也伤透了盛老太太的心。

从前虽然寄人篱下,但是她是盛老太太身边唯一的女孩,不需要与人比较什么,可自从嫁给盛纮后,处处被主母王若弗压制,让她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尽管她得到了丈夫全部的宠爱,可是一辈子不能光明正大地与别人打交道,只能躲在深宅大院里做一个卑微的妾。

久而久之,林噙霜内心产生了不甘,价值观也随着发生了改变,她认为,只有比别人强,才能过得好。

可是她这辈子是没有指望比别人强了,既为别人的妾,一辈子都必须仰人鼻息生活,于是她把希望放在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身上。

因为抓住了盛纮的心,所以她得到了把孩子养在身边的特许,主母王若弗有一儿两女,自己有一儿一女,这一双儿女,是她唯一能够变得比王若弗强的希望。

于是在长枫和墨兰很小的时候,她就拼命地给她们灌输一定要比长柏和如兰强的思想,因为处处争强好胜,好几次都闯了祸,惹得盛纮很气愤。

长枫是个男孩,将来走的是科考之路,因此从小分院憋住,送到庄先生的课上学习课业,没怎么受林噙霜的影响,而墨兰则是与她日日相处,受的影响很大。

所以才有了长枫虽然贪花顽皮,但本质上并不坏,也不怎么爱和人攀比,而墨兰就不一样了,她处处好强,闺中女儿学习的琴棋书画以及待人礼仪,她都要比待嫁的两个妹妹强很多。

可是尽管如此,攀比之心还是深植于墨兰的意识最深处,记得一次孔嬷嬷的课上,原本是一群女孩一起上课,可是墨兰处处抢风头,最后引起了一场姐妹争吵风波。

很多时候,一个人看似骄傲,处处充满优越感,事实上,这样的人内心深处是非常自卑的,在盛家,墨兰处处充满优越感,却又处处感到自卑,她内心是怨自己是庶出的。

相比之下,从不与人比较的明兰,内心是平和而宁静的,从来不会因为不如别人而感到难过。

如兰虽然事事与墨兰争,但她并非是为了攀比,只是为了气一下墨兰而已,如兰的内心,是自信而健康的,这一点从她的择偶观可以看出。

当初如兰还未遇见文炎敬前,是要被许给舅舅家的,但是看着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如兰希望自己可以嫁给一个不那么富裕,家庭简单的人家,这可以间接看出如兰并不是一味攀比之人。

而在墨兰的心里,幸福就是比较出来的,相比其他几个姐妹,爹爹疼我更多一些,所以我是幸福的,我比两个妹妹都更有才华,所以我比她们更容易获得幸福……

幸福原本是一种发自内心,从生活中感受出来的温暖,而在价值观扭曲的林噙霜和墨兰心中,比别人强就意味着幸福,而这样的幸福,往往来的快也失去的快。

2、金钱意味着幸福:只有嫁入高门,才算幸福

每一次林噙霜因为犯错被盛纮责怪时,她就在盛纮面前哭诉自己的“情深不能自抑”,惹得盛纮对她又爱又怜。

可是林噙霜这满口浓情蜜意的背后,又有多少的爱呢?林噙霜当初放弃外头的正房娘子不做,执意要给盛纮做妾,其实是贪图盛家的财产。

她原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夕之间,好好的一个家就被抄个精光,什么都不剩,这段经历让林噙霜对金钱生出了很大的依赖性。

甚至她认为金钱大于一切,当初到了出嫁的年纪,盛老太太已经在帮她相看人家,但是聪明的林噙霜如何不知,凭自己的身份,顶多不过是嫁给穷秀才。

若是秀才能够考个举人进士什么的,还有出头之日,要是考不上,她就要一辈子跟着受苦了,有可能一辈子熬不出头,她不愿意去赌。

她虽然满腹才华,但是她从来不向往郎情妾意,两个人花前月下的精神生活,她喜欢的,始终都是金钱,于是她宁愿嫁给有丰厚家底的盛家做妾,也不愿意出去给穷人做妻。

盛家虽然不算有钱,但是这已经是她能够够得着的最高天花板了,但是林噙霜心比天高,不会满足于这点财富。

于是墨兰成为了她“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从小到大,墨兰听到林噙霜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墨兰将来一定要嫁一个好人家。

而她口中这个好人家,不是门当户对,也不是男人品行能力出众,而是家里要有爵位,有财产。

为了达到嫁高门的目的,林噙霜母子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一个五品小官家的妾室,一个妾室生的庶女,既然会想着要去攀附小公爷这样的国公府嫡子。

墨兰仗着自己的几分才华,以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每次都是自己厚着脸皮贴上去和别人说几句酸诗,然后还洋洋自得地在妹妹们面前自夸。

即使她每日把心思放在小公爷身上,但是她并不是真心钦慕,不过是把别人当做跳板,想要通过婚姻改变自己的地位。

当小公爷这里没有希望时,林噙霜立马给墨兰出主意,让其把目标放在梁晗身上:既然小公爷那边没有把握,那何不如两边抓,也不至于什么都得不到。

于是在林噙霜的筹划下,墨兰一步步走向了毁灭,她们母子每次都打听好梁晗出行的日子,然后墨兰与丫鬟换了衣服,偷偷跑出去与梁晗私会。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以盛家的名誉为代价,在她们看来,只要林夕阁有面子就可以,盛家的面子与她们无关。

终于,东窗事发,墨兰与梁晗的私会被王若弗发现,在刘妈妈的提点下,这一次王若弗没有轻举妄动,回家告知盛纮:真是好大一张床啊!

墨兰用当初林噙霜用过的手段,再一次逼迫盛老太太为她们的无知和下作买单,盛老太太去梁家提亲,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孙女嫁给了梁晗

得知自己可以嫁入比华兰大姐姐家还要体面的忠勤伯爵府,墨兰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翻身了,终于可以把姐妹们踩在脚下了,此后的人生,一定是幸福的了。

3、墨兰“学以致用”,用错误的方式毁了自己的幸福

机关算尽,林噙霜母子算是得逞了,终于得到了她们仰望许久的“幸福”了,可是林噙霜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墨兰虽是高嫁,但是却像是被送瘟神一般送出了门,祖母和嫡母恨极了她,疼爱她的爹爹对她失望透顶,连亲兄弟长枫都对这个妹妹产生了一种疏远感。

林噙霜与盛纮十几年的爱情也被她自己亲手掐断了,两人当堂对峙,这么多年的浓情蜜意,此刻都变成了怨恨,撕开夫妻间的最后一层遮羞布,露出的尽是丑陋。

林噙霜被打个半死拖到外面的农庄里,最后在无人照管中病死,原本她以为这一次也可以像从前那样,哭一哭,装装病,时间一长,就可以与盛纮重归于好,不过,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吴大娘子之所以那么着急给梁晗说亲,实在是一件蹊跷的事情,她看中的是明兰,祖母打听一番后得知是梁晗与庶长兄妻子的一个旁系妹妹有了苟合怀了孕,才着急成亲的。

若不是如此,五品小官盛家是高攀不上的,可是林噙霜母子被眼前的利益蒙了心,看不到问题所在,巴巴地上赶着嫁过去。

墨兰嫁过去后,日子把不好过,新婚前三日,春珂小姐都闹着身体不舒服,要梁晗过去看,墨兰洞房花烛夜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还要假装大度贤惠,亲自去照顾春珂小姐。

日子长了,梁晗对她的新鲜感也过了,重新开始从前的风流生活,与家中貌美的丫鬟们都有了关系,甚至连墨兰身边的丫鬟都被梁晗宠幸了。

说来也是墨兰蠢,一味想着追逐眼前利益,却不顾身后事,她本就孤立无援地活在梁家复杂的人际关系网中,稍有不慎,就会成为猎物。

按理说,应该好好地抓住身边的可信之人,好歹可以帮自己一把,但是墨兰偏不,她刻薄身边的丫鬟,导致失去了她们的忠心,成为了一个众叛亲离的人。

她费尽千辛万苦,终究只是把自己亲手送入了深渊,临到深渊,她还哭诉着自己没有错,全都是按照她小娘教他的方法做的,殊不知,妻与妾之间,隔着得不仅仅是一个身份的问题。

盛家四姑娘盛墨兰,样样出挑,却处处失败,说到底,是她扭曲的价值观害惨了她,在生母的教育下,她早已失去了辨别和享受幸福的能力。

曾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娶一个好女人,造福三代人,娶一个坏女人,毁掉三代人,说的不仅仅是男人择偶的问题,更多的是教育子女的问题。

林噙霜不是不爱自己的子女,她也打心底里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过的好,可是她不知道如何教育,生生地教坏了孩子。

同样是母亲,王若弗的孩子却优秀,她自己都活得稀里糊涂,更别说教育孩子,但是她的孩子个个优秀,是因为她教得好吗?

当然不是,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给孩子灌输错误的价值观,而林噙霜不断地灌毒鸡汤,电视剧中有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明显的差别:

两位男丁长枫长柏要科考,明兰送去一对护膝,大娘子欣然接受,还夸明兰比如兰懂事,林噙霜则不同,对明兰的关心和护膝嘲笑一番,末了还以墨兰的才华为傲,认为那才是一个女孩身上最有价值的筹码,殊不知,一个人若没有了初心,多优秀都是无用的。

所以,不懂教育没关系,只要孩子保持最初的天性,慢慢地摸索,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健康优秀的人,但是用错误的价值观去教育就不一样了,你的价值观,很可能会把孩子带入深渊。

0 评论: 0 阅读: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