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醋到伸手问今夏要礼物的陆绎“你不是说送给我了吗”

Sunshine的小世界 2020-08-06 17:32:46

来到熙熙攘攘的杭州集市,目不暇接的今夏十分欢喜,到处左瞧瞧右看看,很快就被行人头上戴的小玩意给吸引住了。

“你说他们头上都戴的是什么啊?”

看着一脸新奇的今夏,陆绎像是百科书一般的给出解答“这是宋时闹蛾之物,多为年时庆贺之物,在南方比较盛行。”

今夏笑眯眯叫住了迎面而来的商贩“老板,这个叫什么?”

闹嚷嚷?今夏一眼就相中一只飞鸟形状的,十分熟络的插到了自己头上,甚是俏皮可爱的向身旁陆绎显摆,陆绎那莞尔一笑,简直是满满的宠溺之感。

“大……陆兄,你也插一个。”今夏看中了另外一只飞鱼形状的,伸手取下想到戴到陆绎头上。

“诶,不用了。”陆绎轻轻挡了挡,语气温柔的拒绝。

同样是拒绝的场景,回想一下先前在龙胆村为了躲避狂人,今夏也是这般积极地想要往他头上带上花朵,陆绎那时的拒绝是多么的嫌弃,眼下的拒绝就有多么的含情脉脉。

未等今夏继续游说,一旁的谢霄伸手取过“哎,我戴呀,你看,这鱼和这鸟,一看就是一对儿,因为是一张纸做的!”

鱼和鸟是一对?陆绎脑海中忆起,在扬州夜市时,今夏的剪纸就是一条飞鱼。

“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鱼,它是一只会飞的鱼,叫鲲……如果真有可能,我还真想当一条会飞的鱼。”

陆绎看了看谢霄头上戴着的飞鱼,又看了看今夏头上戴着的飞鸟,这飞鱼和飞鸟是一对吗?即便只是戴在头上的小玩意,陆绎心中还是颇有些不高兴。

“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嘛?挺好看的……”一旁的今夏还在夸赞谢霄。

难抑心中醋意的陆绎,碰了碰今夏的胳膊,直接伸出手“你不是说送给我了吗?”

今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要送大人什么了?

陆绎眼神示意她看看谢霄头上的飞鱼,今夏立马了然,全然不顾谢霄的叫唤“不给,我已经戴上了!”动作十分迅速的从他头上取了下来,仔细的给陆绎戴上。

如愿以偿的陆绎一脸笑意与满足,连同身后的岑福都跟着一脸的笑意。

对于今夏这显而易见的偏爱,谢霄哪里肯罢休,“还给我!姓陆的,你还给我!”

“哎,哎,谢霄,谢霄,你带这个,这个好看。”今夏随手取了一个小白兔安抚谢霄,随意给他戴头上。

谢霄十分委屈“我一个大男人,头顶一个小白兔真的好看吗?”

“好看,真的很好看!”憋不住笑的今夏满是敷衍的夸赞。

一旁看着的陆绎倒是忍不住笑了,包含了四分发自内心的好心情,四分得意与满足,还有三分对于谢霄的轻嘲。

这都得益于今夏对于自己显而易见的偏爱罢了,不然此刻郁闷的就不是谢霄,而是他陆绎自己了。

“岑福。”陆绎转向身旁的岑福,又看了看商贩。

岑福惯性的上前以为是要付银子,准备掏银子,“我是让你也挑一个,带上!”

听到陆绎这话的岑福踟蹰着“大人,我就不用了吧!”

平生第一次想要违抗大人的指令,再接收到陆绎一个眼神后,还是妥协了。

看热闹的今夏连忙取了一个蓝色蝴蝶形状的递给他“就是啊,戴一个,戴一个,多好玩!”

看着岑福带上后,陆绎满意的笑了。(之前看到很多人觉得这一段陆绎是不想自己一个人丢脸,才想让岑福一起,我更愿意解读为陆绎是把岑福当兄弟,好玩的事情定然是一起才有意思。)

陆绎、袁今夏、谢霄、岑福并排而行,本就相貌出众的四人哪怕是都头顶着童趣十足的小玩意,走在人来人往的热闹集市,依旧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路上行人纷纷注目,当事人的关注点却并不在一块儿,谢霄的心思都在今夏身上,视线亦是如此,奈何人家根本不曾在意。

今夏满心得意的说陆绎这一身招蜂引蝶,实则自己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他身上。

陆绎了然的笑道“袁兄,彼此彼此!”至于什么彼,什么是此,怕是只有陆绎自己心中知道了。

7 评论: 0 阅读: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