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道歉,揭开与葛优相关的换角往事,冯巩:我怎么都成

浮世人物志 2020-06-25 23:14:24
1、欢笑,是为了趟过生活的苦涩

“我想死你们了!”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一听到这句熟悉的声音,都忍不住会声而笑。殊不知说这句话的男人,曾在苦难的生活中几多挣扎。

1957年12月6日,冯巩出生于天津市一栋漂亮的欧式小洋楼里,这是冯家的祖产,冯巩的曾祖父是北洋三杰之一的直系军阀冯国璋,祖父是响应实业救国思潮的民族资本家冯家遇,名下有众多企业。父母皆名校毕业,才貌双全,外祖父则是京东第一的大银行家。

然而这些显贵的家世,并未给冯巩的成长提供任何助力,相反因为这样的出身,他的生活充满了辛酸与磨难。

冯巩10岁时,一家人被迫搬至大昌兴胡同的一个大杂院里,租住了一间12平方米的破旧小屋,没有窗户玻璃,冬天冷风嗖嗖刮进来,小刀子一样疼,只能找两张旧报纸挡一挡;雨天屋子四处漏水,只好把有限的锅碗瓢盆拿来接上。昔日小洋楼的安逸生活,仿佛成了前世的一场梦。

妈妈刘益素做了教师,一个月工资79.5元。这点微薄的薪水,却是全家的收入来源,每月要交15元房租,要寄20元给在祖籍河北接受改造的爸爸,还要均出一些,贴䃼内蒙古和甘肃下乡的哥哥姐姐,以及条件更不好的亲戚。

余下的所剩无几,必须要精打细算,母子俩才能勉强度日。

年幼的冯巩十分懂事,他去菜市场捡别人丢在地上的烂菜叶子,回来择洗干净,就是一顿饭菜。还去工厂的废土堆里搜寻,要是发现几个黑乎乎煤核儿,会高兴地欢呼起来,哪怕煤核上的火苗还未熄灭,他也不顾烫手,像捡到宝小心地捡起来,心里想着,又可以帮妈妈省钱了。

生活太苦了,可越是苦,冯巩越想咂摸出一点甜来。他迷上了艺术,唱样板戏、拉胡琴、打快板、弹三弦,他聪明又刻苦,学什么会什么,他的嘴皮子也很溜,在天津纺织机械厂工作后,他和厂里一个刘伟的员工搭档说相声,只要他一开口,总能逗得大家前仰后合。

然而,军阀后人的特殊身份成为遮盖冯巩前程的乌云,旁人的指指点点与诸多非议让冯巩感到痛苦与无奈,想干出名堂很不容易。

冯巩还是努力去表演,去笑对人生。好在他的天分与才华是不会埋没的,天津市文艺汇演上,相声界的泰斗马季一眼相中了机灵的冯巩,收他为徒,又在侯耀文引下荐,27岁的冯巩进入北京中国铁路文工团广播说唱团,正式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

多年之后,冯巩在《建国大业》中饰演冯国璋,这个曾叱咤风云雄霸一方的曾祖父,没有予他富贵荣华,却给他带来重重磨难,但冯巩心中已云淡风轻,生活,就是在苦涩中开出微笑的花来。

2、春晚常青树,长在笑点上的男人

冯巩第一次出现在春晚舞台,是在1986年,中央电视台导演黄一鹤点名邀请他参加,冯巩的《虎年说虎》一炮打响。他的标志性小眼睛闪烁着机灵的光芒,细细的脖子顶着硕大的脑袋,螳螂一样两条细长的腿,简直长在了观众的笑点上。

从1986年到2018年,冯巩成了春晚的常青树,奉献了无数的经典作品,给人们带来无数欢乐。

在舞台上,冯巩发音清晰,语气与神态自然亲切,他用家常的口气,自如地抖落一个个包袱,嬉笑怒骂间,让人窥见世间百态,品味人生的苦辣酸甜。

1989年,冯巩临时接到任务,和牛群用五天的时间不眠不休突击出作品《生日祝辞》,两人耗尽心血,作品也十分受欢迎。这是冯巩与牛群的第一次搭档,也成了黄金搭档,很多人看春晚,就是为了看他俩来一段相声

对,是看。冯巩与牛群主打子母哏的对口相声手法,但突破了传统相声的表演方式,两人相互争辩、互为主角,真正做到说、学、逗、唱,将相声变成能听能看的相声剧。

春晚的节目审查十分严格,临上场被撤下都是寻常事,但冯巩却有本事一直站在舞台上,流水的搭档不变的他,原因只有一个,他用心。

对自己的作品,他力求精益求精,一个词、一句话的反复打磨,比观众和评审还要严格挑剔。为了确保交上去送审的作品能顺利呈现在观众面前,他总是多准备一些,被否定了还有备选。三十年春晚舞台沉浮,他锲而不舍,决不放弃。

除了相声冯巩还奉献了很多经典的影视作品,1993年冯巩《站直咯 别趴下》的表演获得了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1998年《没事偷着乐》中,冯帆饰演张大民,将一个小人物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生活娓娓道来,人间烟火气十足,欢乐之余带来反思,凭借这个角色,他荣获第18届金鸡奖的最佳男主角。

1995年的春晚中,冯巩向观众打招呼,第一次说出:“我想死你们啦”,从此成为他最经典的语录,让观众感到亲切、温馨,仿佛他就站在我们身边说相声,让人开怀大笑。

3、豁达做人,佛系引退

冯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豁达、谦和,对朋友仗义、遇事不计较。

冯小刚在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中写道:“巩哥,真的很抱歉。"那年,冯小刚筹拍电影《大撒把》,找了冯巩出演,冯巩二话没说,去费尽心力拉投资、日日夜夜磨剧本,等一切准备就绪了,北影厂却给冯小刚带来大笔投资,以及男主角葛优。

以北影的名气地位,冯小刚只好硬着头皮回绝冯巩,他知道自己这事做得不地道,但冯巩一笑置之:“你是我兄弟,只要这件事对你好,我怎么都成。”

牛群也说过对不住冯巩:“这辈子我只给我爸妈磕头,我给冯巩磕了两个头。”因为想从政,牛群把多年搭档冯巩硬生生闪在半道上,之后失意时又回头找冯巩,但冯巩毫不介意。

是兄弟,来,我接你,走,我送你。这是冯巩的处事风格,他不计较个人得失,他心中装的是深情厚谊。

冯巩乐意提携后辈,他是贾玲最感激的恩师,不仅教她喜剧技巧,还在生活上处处照顾她,得知贾玲租住在一间逼仄的地下室里,冯巩心里很不好受,他说:“以后我带着你,让你挣出10年的房租。”他真的领着贾玲跑场子挣演出费,倾力托举,把她送上光彩的舞台中央。

生活中,冯巩是好丈夫、好爸爸。他和妻子艾慧结婚几十年,恩爱甚笃,是彻头彻尾的绯闻绝缘体。儿子冯开诚从未依仗冯巩的身份与资源,甚至没有进入娱乐圈,而是独自创业,在IT行闯出自己的天地。

三十余年过去了,冯巩每年除夕夜都绷紧神经做节目,行色匆匆,没时间陪伴家人。2019年这个除夕,“下岗”后的他终于踏踏实实和家人吃了一顿年夜饭。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对于自己的引退,冯巩表现得很淡然,认为自己该为后辈让路了。倒是电视机的观众,看不到这张熟悉的笑脸,听不到那句熟悉的声音,心中不免怅惘失落。

但人们惊喜地发现,冯巩玩起了小视频,他很佛系,发的视频不多,但刚入驻粉丝蹭蹭蹭升到几百万,置顶的“我想死你们了”,光点赞数就超过了500万。人们还是那么喜爱他、想念他。

长江后浪推前浪,新的喜剧明星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中,但冯巩却是春晚最深情的符号,他承载了一代人对合家团圆的记忆,他陪伴我们的那些欢乐时光,永远不会被忘却。

作者:玲珑心

15 评论: 7 阅读:5713
评论列表
  • 2020-07-02 12:55

    时隔多年应该给冯巩一家平反,归还房子,承认错误,可恶的路线方针,毁了几代人!

  • 2020-07-01 14:13

    看巩哥和父亲的合影觉得巩哥真是长得有点着急[呲牙笑]

  • 2020-07-01 12:36

    67年月工资79.5元,什么概念。

    林哥 回复:
    高工资
  • abo 13
    2020-06-30 08:23

    冯巩,做人做事都是响当当,当当响[点赞]

  • 2020-06-27 03:16

    冯裤子怎么能和冯巩比?

    好abcd 回复:
    [得瑟]兄dei这条必须给你点赞